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400章:莫道帝王皆無情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400章:莫道帝王皆無情

正文 第400章:莫道帝王皆無情

推薦閱讀:

    &ap;lt;!--o--&ap;t;<r />

    傍晚,為了迎接裴清華,蕭后在朝露殿舉辦了盛大的家宴,實際上也大不起來,主要是皇室人口太少,而且是陰盛陽衰。<r />

    <r />

    “來,讓姑奶奶抱抱。”楊侗一家九口出現時,小公主立即被四個奶娃娃吸引住了,從楊侗懷抱里搶走了老大楊蕙。<r />

    <r />

    小家伙離開了熟悉的懷抱,顯然十分不滿,只是在小公主懷里不安分的扭來扭去,想要掙脫小公主的懷抱,去找自己父親。<r />

    <r />

    “小沒良心的,枉我那么疼你,你老爹一回來,就叛變了。”小公主氣壞了。<r />

    <r />

    盡管楊侗很少在家,但或許是父女天性,一旦回到家,再經過幾天熟悉,小家伙們便立馬不理疼愛他們的小公主,‘叛變’投敵了。這讓小公主很是不滿。<r />

    <r />

    蕭后看著自己血脈延續出來的幾個小家伙,鳳眸流露出濃濃的喜愛,她聽到小公主抱怨,立即笑道“你這么喜歡孩子,以后可以多生幾個。”<r />

    <r />

    楊侗暈倒,小公主今年不到十三,居然說到了那么長遠的遠處,讓他有些受不了,哪怕已經穿越了好些年了,他還是不適應這時代的早婚制度。<r />

    <r />

    使勁親著楊蕙小臉的小公主聞言抬頭,秀眸閃閃的笑道“將來我要嫁給一個和侗兒一模一樣的男人!”<r />

    <r />

    蕭后差點咬到自己的舌頭了……這話聽著怪嚇人的,嗔道“瘋丫頭,瞎說什么呢?天底下就那么一個侗兒,到哪去找一個一模一樣的?各人有各人的緣法,指不定有一個更好的男人等著你呢。”<r />

    <r />

    “能有侗兒寫詩寫文章好么?”小公主問道。<r />

    <r />

    “這個有難度。”盡管是在安慰小公主,但是蕭后實在不能違心,因為放眼天下,敢說文采超越楊侗的,真沒有一人,別的不說,一篇瑯瑯上口、天下傳唱的《三字經》就足以將楊侗列入儒道宗師之列,更不要說還有《師說》、《馬說》、《登芙蓉樓記》、《過秦論》等等蓋世篇章,詩詞就更不用說了,張口就是意味深長、飽受哲理的名句,如果拋開楊侗皇帝的身份,怕是天下最飽學的鴻儒在面對楊侗的時候,都得恭恭敬敬口稱一聲“大師”<r />

    <r />

    “那么,比侗兒更會打仗么?”<r />

    <r />

    “這個…怕是也難…”蕭后皺眉說道。<r />

    <r />

    如果有人比楊侗更會打仗,也不會有今天的大隋了。今之占據天下五分之二疆土的大隋不是繼承,是楊侗一刀一槍拼出來的江山,而且每一場戰役,都是楊侗自己主導的。或許會有人比楊侗能打,但楊侗的功績是不可再生的奇跡,因為沒有人敢說自己可以打下一個北方,且能打爬兩個強大的突厥。<r />

    <r />

    不管你服不服,這江山都擺在這里,容不得半點虛假。與其說比楊侗能打,倒不如說詩詞文章比楊侗更好,畢竟每個人的鑒賞不同、喜愛不同,詩詞文章呈現在每個人眼前的也不同,沒有一個統一規則去衡量,哪怕是流傳千古的名作,照樣有人嗤之以鼻、不屑一顧,比如說經學大師劉炫,他最喜歡干的事情就是挑刺,專門挑圣人的刺。<r />

    <r />

    “能比侗兒做菜更好吃么?”小公主接連發問。<r />

    <r />

    “這個肯定有……但是……”<r />

    <r />

    蕭后說不下去了。<r />

    <r />

    宮中御廚可不是吹的,個個廚藝精湛,在這個領域上,個個都能將楊侗碾成碎片,但是小公主會嫁給一個廚師么?就算這條過了,可是這個廚師會作詩、會打仗、會治國么?<r />

    <r />

    “能比侗兒的官大么?”小公主窮追不舍。<r />

    <r />

    “瘋丫頭,你還有完沒完了你?”蕭后狠狠地敲了一個小公主的腦瓜子<r />

    <r />

    天地之間,誰敢說自己的官比皇帝大?現在除了楊侗,確實還有幾個假皇帝,但除了自己的侄兒蕭銑年輕一點,個個都是老頭子。“不和親、不賠款、不割地、不納貢;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可不是楊侗嘴上說說而已,那是浴火重生的大隋王朝的國魂、國格,朝野上下莫不推崇有加。依楊侗現在剛烈的性格,恐怕是寧愿國破家亡,也不會將小公主嫁給那些老頭子。<r />

    <r />

    “所以母后根本就是在撒謊,分明沒有比侗兒更好的男人!”小公主嘟著小嘴,十分不滿。<r />

    <r />

    蕭后心說母后不是安慰你么?你還當真了…家世相貌、錦繡文章、軍事才華、個人武藝、治國水準等等加起來以后,根本沒有人比得過侗兒,天上地下就這一個。而且就算侗兒再好,那也是你的侄子……<r />

    <r />

    小公主嘻嘻一笑,親了親小楊蕙的小臉,秀眸閃閃道“小楊蕙,你長大了,也要嫁個像你父親這樣的如意郎君!”<r<!--中间广告位置--> />

    <r />

    眾人撫著額頭,無語長嘆。<r />

    <r />

    其實所有人都知道,即使拋開亂七八糟的一切,小公主的婚姻問題也是一個令人頭疼的老大難,單憑她是皇姑這一重身份,就足以讓很多男人望而卻步。除非楊侗下旨賜婚,可是楊侗估計是不會強迫小公主嫁給一個她所不喜歡的人。<r />

    <r />

    “皇姑還小,這個問題暫且不談!”楊侗當起了和事佬。<r />

    <r />

    “還是侗兒好。”小公主美滋滋的說道。<r />

    <r />

    “你不是要出去讀書嘛,等你再大一點,朕讓你去清華學宮讀書,這樣你就多了些玩伴。”說到這兒,楊侗忍不住看了在清華一眼,卻發現默默站著的裴清華也在看著自己。<r />

    <r />

    楊侗笑了一笑,感覺挺尷尬的,自己把大名鼎鼎的‘清華’二字用在了學宮之上,卻不想成為了一個大烏龍,若是他和裴清華沒啥關系也就算了,可兩人偏偏是初戀情人,還做過不可告人的事兒。他現在甚至懷疑裴清華也認為自己對她念念不忘,這才有清華學宮這個名字,否則,為何不叫仁謹學宮、鳳舞學宮……<r />

    <r />

    現在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r />

    <r />

    其實裴清華的年紀也只比自己大一歲而已,只是在她美好的身體內,包裹著的卻是飽經滄桑的靈魂,以及一顆支離破碎的心,神色中帶著一種看破紅塵的意味,讓楊侗也十分惋惜,這本是一個正值美麗年華的花季少女,但除了年輕身體、美麗容顏之外,她的心和靈魂卻似乎麻木了。<r />

    <r />

    這樣一個大美人,不是寡婦勝似寡婦,然后還甘心情愿的守著‘寡’,要是放在后世簡直就是不可思議,但是在這里卻如此自然,確實是一種莫大的悲哀,同時也是資源上的巨大浪費!我若是能夠…<r />

    <r />

    我草,又來了。<r />

    <r />

    楊侗暗罵一聲禽獸,使勁驅逐掉這個荒唐的念頭。<r />

    <r />

    宴會很快開始,又在融融氣氛中結束。<r />

    <r />

    當楊侗提出賜予裴清華府邸一座時,卻遭到皇家女子們一致反對,說起來,這群‘楊門女將’半數都是不幸的可憐人,不說兩位太皇后、兩位太后,便是南陽公主也有不幸婚姻,她們這些遭到慘變的人,將心比心之下,都不忍心裴清華孤身在外<r />

    <r />

    “哎!”楊侗深深地嘆了口氣,一時間也不知道該怎么辦了。<r />

    <r />

    劉太后道“麗妃臨盆在即,你的第五個孩子就要出世了,她們四個要照顧五個孩子,很辛苦的,清華可以幫你們照看照看一下。”<r />

    <r />

    “不是還有你們么?”楊侗說道<r />

    <r />

    蕭后見楊侗愁眉苦臉,拍板道“侗兒,就這么定了,讓清華留下。反正朝露殿也不是沒有空余的房間,多個人這里也會熱鬧一些。”<r />

    <r />

    “呵呵!”楊侗干笑兩聲,“大家都這么說了,我還能說什么?。”留下裴清華,這里何止會熱鬧一些?<r />

    <r />

    裴清華的事情就這么定了下來,無論對楊侗還是‘楊門女將’乃至于滿朝文武來說,裴清華其實不算一件大事,在這天下之中,便是‘楊門女將’個個也都自認為女人終究起不到任何作用。<r />

    <r />

    這也跟時代環境有關,從亂世開始至今的十多年里,戰爭就沒斷過,大量男人的戰死,女性的地位自然就會開始下降。裴清華哪怕出身再好,地位再高,也不過是一個女人而已。如今的天下百姓關注的自己的一日三餐,哪有時間和膽量去八卦皇家之事?而對于蕭后她們這些經歷大變的女人們來說,她們更在意亂世中的親情,珍視每一個至親的親人。<r />

    <r />

    都說最是無情帝王家,其實楊侗此刻想來,無情的并不只是帝王,帝王很多時候其實也挺可悲的,他那位祖父就是很好的例子。從他數十年如一日的寵愛蕭后,即可知道他不是一個無情的人,但當時的臣子清少濁多,這些人無時無刻在揣摩上意;但作為帝王,武帝也要無時無刻都在揣摩這些臣子。<r />

    <r />

    一個個團體揣摩一個人容易,但一個人要揣摩數百人、數百個團體,卻是何其之難?<r />

    <r />

    他時時刻刻、絞盡腦汁去分辨這些高智商的人說所的話有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哪一句為國為民、哪一句陷害別人…即使是為國為民的建議,他也要去揣摩背后所蘊含的深意,分析此人此舉得到的是什么,他之所得對國家和朝廷會不會有重大危害?而同意這項建議的人,是不是又與提出建議者有什么瓜葛,他們的用意何在……如此常年累月下來,人也不瘋掉算是好的了,哪有時間去理會情不情的。<r />

    <r />

    書客居閱讀網址<r />

    <r />

    &ap;lt;!--ovr--&ap;t;<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