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96章:騎戰帶來的總結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96章:騎戰帶來的總結

正文 第396章:騎戰帶來的總結

推薦閱讀:

    <r />

    “殺!”震動山嶺的咆哮聲中,數百名隋軍鐵騎殺入了被玩暈劉黑闥軍之中。軍勢如潮,一層一層楔入不成建制的敵軍之中,揮舞著長刀、馬槊,狂沖疾馳。<r />

    <r />

    勝負已然沒有任何懸念,劉黑闥的近衛軍雖然悍不畏死,人數也多于隋軍兩倍,但他們從上到下都沒有人吃透騎兵戰法,根本發揮不出騎兵兩三成威力,大有畫虎不成反類犬之感。<r />

    <r />

    反觀隋軍鐵騎,幾乎都參與過與域外民族之戰,他們有強大的域外騎兵當磨刀石,騎戰水準決不是步戰為主的中原諸侯所能想象的。<r />

    <r />

    同樣是騎兵,隋軍是敵強己強,而劉軍是敵弱己弱。<r />

    <r />

    劉軍匆忙之下結成的陣型沒有絲毫用處,破綻百出,隋軍像一柄柄鋼刀從薄弱處切割進去,將劉軍肢解,剩下的被其余士兵一擁而上,將這塊塊肥肉吞進肚子里。<r />

    <r />

    劉軍毫無辦法,即便有充足兵力,也因為戰術不當、失了先手而顧此失彼,只有笨拙的應付著各種攻擊,被隋軍牽著鼻子打。不管什么方式也挽回不了敗局了。隋軍面對密集結陣的槍騎兵陣,立即提韁掠過,劃著弧形沖入另一側的薄弱點……<r />

    <r />

    隋軍越戰越勇,喊殺震天,就像一把把極為銳利的橫刀,在敵軍之內肆無忌憚突殺奔馳,劉黑闥的士兵要么各自為戰,要么四散奔逃,大群大群向四周奔逃。<r />

    <r />

    隋軍所向披靡,<r />

    <r />

    劉黑闥到處都在宣告潰敗,被反復分割、壓縮、沖殺……尸橫遍野。在隋軍摧枯拉朽的攻勢下,空間被不斷壓縮,人數不斷減少,各種防御陣型形同虛設,<r />

    <r />

    劉黑闥知道敗亡只是時間問題而已,只得帶著三四百人從側翼突圍而出,一口氣東逃數十里才慢慢停下來。來時的赳赳三千騎兵,如今已不到五百。心中不勝悲戚,他回頭望著稀稀拉拉、渾身浴血的士兵,想到想到自己偷雞不成,反而將傾力打造的三千精騎就此覆沒,他悲從中來,蹲在野地里放聲大哭。<r />

    <r />

    眾人面面相覷,皆搖搖頭嘆口氣,劉什善翻身下馬,來到劉黑闥身邊低聲安慰道“勝敗乃是兵家之常事,大哥不要過多悲傷了,我們的軍隊雖然沒有了,但主要將校都在,而且我們還有戰馬,或許可以重振旗鼓,重建精騎,現在還需要大哥振作精神,帶領大家勝利回到齊郡!”<r />

    <r />

    眾人都紛紛勸說,劉黑闥抹去眼淚,起身對眾人說道“這一次失敗責任皆在于我的貪心,我悔不該不聽王小胡之勸,貪婪的碰撞隋朝,我劉黑闥將記住今天之恥,以斷指明志!”<r />

    <r />

    劉黑闥從靴里拔出匕首,在眾人的驚呼聲中,斬下了自己左手小指,頓時血如泉涌,兩名親兵搶慌忙替他包扎,眾人一起勸說“請大王保重!”<r />

    <r />

    “同樣是騎兵!我軍將士同樣悍不畏死,但為何有此慘敗?”劉黑闥嘆了口氣,道“是我們的戰法不好,是我們對騎兵理解不透,才被壓著打。”<r />

    <r />

    “他們打法其實相當簡單,但很致命!”劉什善嘆息了一聲,苦笑道“和隋軍比起來,我們完全就是騎著馬的步兵,騎術不如人、戰術不如人,停下不動會被射殺,不停下來只能被動挨打。而隋軍不僅騎術驚人,來去如風,分分合合、調兵轉向瞬間完成,然后不斷對我伍進行獵殺,等到時機成熟就迅速集結大批兵力。試探出我軍虛實后行致命一擊,幾乎不打則已一擊必殺。我們根本沒辦法應付他們這種戰術……”<r />

    <r />

    劉黑闥艱澀道“我們從未有過用騎作戰經驗,騎兵的很多困難和問題都不知道,甚至怎么用騎都不知道。一定要吃此教訓,加強訓練。”<r />

    <r />

    “喏!”<r />

    <r />

    此戰劉軍慘敗,但也隱隱約約的摸到了騎軍的門徑。<r />

    <r />

    ……<r />

    <r />

    東平郡鄄城以東的戰場,戰爭已經徹底結束了,朔風撲面,放眼望看去,滿目尸體,在這火紅的最后霞光之下極為醒目,地上如同被鮮血洗過一般。<r />

    <r />

    “迅速清理戰場,收攏戰友遺骸、回收弩箭!”<r />

    <r />

    這一戰算是結束了,但陰明月不知道今晚、明天還有沒有戰斗,所以必須收回足夠的弩箭,“時間為半個時辰!”<r />

    <r />

    “喏!”<r />

    <r />

    陰明月也沒時間理會此間事,把清理的任務交給副將,帶著兩百名士兵迅速回到營地。<r />

    <r />

    “將軍!”幾名駐守女兵上前,對著陰明月抱拳一禮。<r />

    <r />

    陰明月點了點頭“速請王妃下山。”<r />

    <r />

    “我已經來了。”裴清華在一群女兵護衛走了出來。<r />

    <r />

    陰明月狠狠的瞪了女校尉一眼,行禮道“末將參見王妃。”<!--中间广告位置--><r />

    <r />

    “陰將軍無須多禮!”裴清華目光在歸來的將士身上掃過,個個渾身都是尚未干涸的血,形象相當慘烈,她強忍不適,深吸了一口氣“一千多名將士,就只剩這些了?……”<r />

    <r />

    陰明月緩緩搖頭,道“還有幾百人在打掃戰場!我大隋將士皆是以一擋百之士,王妃盡管放心便是。”<r />

    <r />

    “聽將軍如此一說,我倒是放心了。”裴清華見陰明月欲言又止,微笑道“將軍有何事,可在一并說來,我一切聽將軍的。”<r />

    <r />

    “我軍雖不懼任何敵人,然王妃在此,末將不敢放開手腳打仗,且敵軍乃是竇建德的夏軍,末將以為此地已經不安全,應該連夜北上。”<r />

    <r />

    裴清華驚訝道“這里不是李密控制的地方么?”<r />

    <r />

    陰明月點頭道“東平、濟北都處于李密的掌控之下,可是竇建德的軍隊卻度過濟北,到了鄄城。觀夏軍之模樣,他們途中未經一戰,再加上李密的三千護衛忽然撤離,兩者顯然是勾結到了一塊。”<r />

    <r />

    “我不懂兵事,一切由陰將軍作主吧。”就算陰明月不請示,裴清華也只能跟著走,對方這般詢問,也是給予她這個王妃應有的尊重。沉默了一會兒,又好奇的問道“只是如今天色已暗,不知將軍打算怎么走?”<r />

    <r />

    “最危險的地方,往往是最安全的地方。末將打算今晚入住鄄城!”陰明月說出了自己的決定。<r />

    <r />

    裴清華為之一愣,復又為陰明月的辦法叫好。<r />

    <r />

    李密不敢得罪大隋,鄄城守軍亦然,他們大張旗鼓、大明其白的住到鄄城,李密縱有千般手段也不敢使用,因為他們一旦在李密的地頭出事,大隋報復的第一個對象即是李密。<r />

    <r />

    …………<r />

    <r />

    山林之中,一支人數三千的士兵立有一個大營,衣著和旗號皆是竇建德的夏軍,但到了中軍大帳中,坐著的卻是魏軍的徐世績,他坐在那里觀看一張地圖——荊州的形勢圖。<r />

    <r />

    徐世績奉李密之命,率領三千士兵護送燕王妃一行人到了東平郡,然后以戰事吃緊為由提前撤離,為的是讓劉黑闥有攻擊的機會,從而起到禍水東引的目的,如果劉黑闥勝了,那么徐世績會象征性的追殺一段路程,如果隋軍勝了,則冒充夏軍進行第二波攻擊,總之,就是要挑起隋朝和竇建德之戰。<r />

    <r />

    其實徐世績對于李密的決定其實是反對的,隋朝的戰略到如今已經相當明朗了,他們接下來極有可能消化今年戰爭之所得,不想陷入到南方諸侯混戰之內。楊侗想坐觀南方大戰,待到南方打得兩敗俱傷再舉兵南下。只要南方分不出勝負,亦或是眾多諸侯尤在,楊侗是不會插手南方之事的,這時候去招惹隋朝,委實沒必要。<r />

    <r />

    而且楊侗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看不出這禍水東引之策呢?若是陷害竇建德不成,反而把隋朝招惹過來,那對魏國的影響絕對不亞于地龍翻身,但是作為將軍,他只能盡量做好這件事情。<r />

    <r />

    “將軍!”一名校尉匆匆走到徐世績向前,神色十分凝重。<r />

    <r />

    “壞消息?”此將默默點頭,他突然不知道該如何與徐世績說。<r />

    <r />

    “說吧!”徐世績苦笑道,他大概通用想到如今的局勢了,那一千隋軍固然不錯,但人數少于劉黑闥,且被有心算無心,成功戰勝劉黑闥的機率相當之低。<r />

    <r />

    “劉黑闥慘敗而歸,他視之為利刃的三千近衛軍被一千隋軍剝衣服一般,一層一層的剝光,隋軍中軍直搗,兩翼策應,迂回包抄,劉黑闥但凡組織起抵抗,都被他們以雷霆壓頂之勢瞬間掃平,勢如破竹…劉黑闥的三千精騎在隋軍面前就像是小兒一般,被生生玩廢,對隋軍沒有造成多大的損失。…”這名部將看著徐世績,驚嘆道“末將從不知道騎兵還能這樣打的。論起用騎,恐怕隋軍天下無雙了吧。”<r />

    <r />

    “劉黑闥慘敗了?”徐世績尤自不信道。<r />

    <r />

    “對!”部將點頭道“除了正面硬撼時,隋軍有所損傷,他們在奔馳作戰時,幾乎是打著玩。”<r />

    <r />

    徐世績默默的點了點頭,問道“隋軍呢,還在駐地之中?”<r />

    <r />

    他固然不愿為魏國招惹來隋軍,但他是一介武夫,除了聽從號令,別無他法。<r />

    <r />

    “走了!”部將面色古怪道“看樣子,是打算進入鄄城。”<r />

    <r />

    徐世績愣了一下,心頭為之一松,道“聰明的做法。”<r />

    <r />

    “將軍,我們該怎么辦?”<r />

    <r />

    “隋軍如果在鄄城出事,責任便是我魏國了,放棄攻擊,今晚盯著鄄城,千萬不能讓第三方勢力攻城。”<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