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95章:‘逗牛’戰術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95章:‘逗牛’戰術

正文 第395章:‘逗牛’戰術

推薦閱讀:

    天將暮!

    空中忽然有三聲尖厲的鷹鳴傳來。

    陰明月抬頭一看,只見三只雄鷹從東方劃空而至,她猛然起身,下令道“備戰!”

    “喏!”命令傳下,疏散寧靜的營地氣氛大變。

    “陰將軍,發生了何事?”裴清華緊張的問道。

    “有三千精騎從東方殺過來。”陰明月望著天上三只雄鷹擺出的隊形,淡淡的說道“請王妃穿上鎧甲。”

    幾名女兵迅速上前,為裴清華主仆三人套上鎧甲,融入人群之中,幾乎看不出她們是女子。

    將士們衣甲整齊的坐在馬背上,弓上弦、刀出銷,一股殺氣撲面而來,可見將士們雖是到了用餐時間,但他們始終保持足夠戒心。只憑這一點,足可表明支軍隊是一支隨時隨地都能夠上戰場的精銳。

    原本恐懼之極的裴清華,看著這支反應迅速的軍隊,不知怎的,突然生出了一股安心的感覺,狠狠地呼了口氣,裴清華才道“是那三千魏軍嗎?”

    “不知道,不過這里已經不安全了!”陰明月向三名身材高大魁梧女兵命令,道“你三人載著王妃主仆,修羅衛掩護王妃藏身于叢林,若事不可為,自己設法北上。”

    身在敵境,陰明月不得不往壞處去考慮。

    “喏!”

    “陰將軍……”望著翻身上馬的女將,裴清華十分過意不去,同樣是女人,別人可以上陣殺敵,而自己卻成為累贅,感覺很不美妙。

    “王妃盡管放心,我大隋從沒吃過敗仗,以后也不會。”一名女兵自信的說道。

    望著英姿颯爽、信心百倍的女兵,和煞氣騰騰的男兵,裴清華忽然悲哀的想若是自己的夫君當年也有這樣的軍隊,想必也不會出家為僧,自己也不會孤苦零丁、飄泊在外,只是大難來臨之時,最能看出一個人的秉性不是么?

    “這……”裴清華忽然發現陰明月居然率領一千士兵離開了大營,這讓她十分不解。

    她固然不懂兵事,可也知道除了營地這一邊,別的地方無險可守,這個陰明月居然主動出擊,真是奇怪得很。

    “我大隋從不會被動挨打。”

    聽著女兵的話,裴清華默默的嘆息了一聲,沒再多言,跟著女兵進入叢林中躲避戰事。

    ……

    疾速奔行的劉黑闥被呼嘯的寒風一刺,凍得打了個哆嗦,即便裹著幾層衣服也難以擋住著透骨的嚴寒。

    天地間一片肅殺。

    此時離隋軍駐地只剩下了十幾里路途了,按常理來說,隋軍不會知道他們到來,即使知道了,人數遠不如自己的隋軍也不會發動攻擊。

    因為隋軍的隊伍之中,有燕王妃這樣一個大人物,所以驍果軍便是再能打又能如何?

    劉黑闥覺得這是常識,如果換成是他的軍中有這么一個大人物,肯定也不會主動的以弱擊強。

    但如果他知道李景的履歷,就不會這么想了。當年李景護送義成公主到突厥和親,走到恒安的時候,遇到突厥寇邊。當時代州總管韓洪被突厥打敗,李景扔下義成公主,親率幾百名護衛前往救援。拼力大戰三天,殺死了很多突厥士兵,得到皇帝賞賜三千物品,并授予韓州刺史的官職。可惜的是劉黑闥與李景沒有絲毫交集,自然不知其往事。所以他到得此處之后,他下令養精蓄銳,蓄足戰力,打算休整好了再對隋營發動攻擊。

    劉黑闥一邊和劉什善商議著攻營之事,一邊啃食著干糧,忽然,他戰馬的耳朵支棱了起來,原本匍匐在地上的四肢突然立了起來,警惕的看向遠方。

    劉黑闥詫異的看了愛馬一眼,忽然發覺所有戰馬都愣愣的站了起來。

    劉黑闥心叫不好,叢林山地之中危機四伏,狼蛇虎豹之類的猛獸數不勝數,人類對這類危險往往防不勝防。但是畜生卻有先天性的優勢,對于危險的敏銳遠勝人類。經驗老道的人往往會根據馬牛羊狗等牲口畜生的反應來判斷危險。從而細心戒備。

    愛駒和諸多戰馬這一異常,劉黑闥頓覺不妙。

    還未等他有所反應就覺得足下輕微震動,若有若無的蹄聲由遠及近,當了十幾年草寇的他,如何聽不出來這是奔馬踏地的聲音?

    “敵襲!”大地開始震顫,戰馬也越發焦躁不安起來,劉黑闥扯著嗓子大叫了一聲。

    他清楚這代表著什么,這是大部隊行軍才出現的動靜,遙遠的地平線上,已經看到一條黑線不斷蠕動、變粗,一股蕭殺的氣勢撲面而來。

    “敵襲,快上馬應戰。”劉黑闥騎上自己愛馬,不斷的吆喝著兀自發懵的士兵。

    “轟隆隆~”

    近衛軍紛紛上馬,但他們剛剛收到放馬休息的命令,此時收攏戰馬,似乎已經晚了一些。浩浩蕩蕩無窮無盡的鐵騎席卷而來。

    不過也有近千人登上了坐騎,劉黑闥、劉什善迅速攏起這支已經準備好的精騎,列出整齊陣形。

    但見前方有黑壓壓的騎兵隊列朝這邊直沖面來,以左中右的箭陣之勢殺了過來。

    “給我殺過去!”劉黑闥拔出腰間戰刀,指揮軍陣沖殺過去,自己的后路現在亂作一團,只有將戰場拉開,后軍才有充足的準備時間,敵軍若是穿鑿而過,后軍就完了。

    但是很快劉黑闥發現對方沒有按照自己的套路來<!--中间广告位置-->打,當己軍開足馬力沖殺上去的時候,敵軍速度卻慢了下來,雙方間隔百步之遙時,敵軍忽然左右一分,使全速撲擊的己軍撲了一個空。

    雙方交錯而過之際,劉黑闥的軍隊就像穿梭在兩堵墻之間,而完全緩下馬速的隋軍亮出一張張手弩,悠哉悠哉的對著停也停不下來的劉黑闥軍發射箭矢。

    隋軍并不是盲目發射,而是由先與劉黑闥軍交錯而過的軍隊先來,像后世鳴放禮炮那般,一隊隊的來。

    劉黑闥軍對頭箭矢而來,箭矢的威力進一步加強,且劉軍陣形密集,隋軍的箭矢幾乎全部被他們承接了下來。

    原本氣勢如虹的洪流一瞬間仿佛突然塌陷了一片,慘叫聲中落地的劉軍士兵就算沒死,也被隨后而來的袍澤踩成了肉糜,速度也自然受到影響,原本天崩地裂般的威勢,一下子空了近一半。

    然而災難才剛剛開始。

    在兩道人墻停下來發射箭矢之時,外圍隋軍從他們身邊迅速滑過,以一個‘雙手合抱式’弧形對著劉軍散成一團的后軍包抄過去。

    他們根本沒有跟劉軍硬碰硬,人人腳踏雙馬蹬,釋放出了雙手將士們手托強弩對著劉軍士兵就是一陣掃射,隨著一聲聲弩機的咔嚓聲,無數鐵箭儼如疾風驟雨般射向敵軍,固然有些箭矢被射偏了,但依舊有許多箭矢穿透了劉軍士兵的胸膛或者頭顱,血光綻開,前沖的士兵也不管殘余敵軍,只管悶頭前進,殘余敵軍自有后方戰友來收拾,剎那之間,響起一片慘叫聲。

    劉軍但凡組織起抵抗,都被他們以以雷霆壓頂之勢瞬間掃平,勢如破竹,劉黑闥的近衛軍固然是由精銳士兵組成,但他們沒有和騎軍交戰經驗,再加上恐慌情緒,難以組織起有效反擊。

    而隋軍氣勢正隆,傾空箭矢之后挺著長槊、揮著鋼刀,在亂成一團的隊伍之中左右沖殺,跟絞肉機一般推進,所過之處鮮血飆飛,斷肢殘臂無數,殺得血流成河。

    “騎兵還能這樣打,有沒有搞錯?”一名劉軍戰將瞳孔猛然一縮,豆大的冷汗從背后冒了出來,在他的觀念里,騎兵最強的之處在于速度和強大的沖陣能力,先是簡單粗暴的破敵軍陣,接著縱橫馳騁、大刀揮舞,哪想到騎兵還能這么用。

    不過此時已經容不得他多思考了,他必須做出反擊姿態,否則不死在隋軍刀下,劉黑闥也一定會將他抽筋扒皮!他提起長槍,回身大喝,“隨我作戰!”

    兩腿一夾戰馬便沖了出去,齊王劉黑闥也不知全速度的沖到哪里去了,但他在發起攻擊的一瞬間,肯定知道齊軍打到這里,定然會迅速做出反應,只要能堅持到那一刻來臨就安全了。

    “殺!”他帶著百多名軍士撲了上去,頗有視死如歸架勢。

    陰明月突進最兇猛,眨眼之間便已經和劉軍后軍交錯而過,她此時已經劃成了“u”字形,正帶著近百士兵劃從北后殺了過來,與尚未走完“u”字陣的士兵成了個‘山’字。

    她在策馬奔馳的時候,一眼瞥見居然還有賊軍敢來送死,當即將槊鋒前指,直撲那賊將而去。

    賊將臉色大變,倉促之下提起長槍,往陰明月的胸口刺去,然而他的攻擊落空了,長槍完全失去了力道,因為他刺出長槍的一瞬間,陰明月已經匍匐在馬背上,槍刃在她背上護甲上擦出了火星子!

    雙馬交錯之際,陰明月早已出鞘的天異劍借著雙方力道,輕易在他腰間切開半尺左右的口子。

    賊將下意識地低頭看著自己半斷腰肢,滾燙的鮮血從中涌出,他只聽見對面那人嘲諷了一聲“蠢貨!”

    交錯過后的陰明月右肋夾著槊桿朝著涌來的敵軍沖殺過去,左手天異劍橫掃刺向自己的長槍,劍鋒過處,長槍紛紛折斷。馬槊不停砍劈,如若一尊煞神。

    此時,隋軍已經與賊軍正面對沖,尤其是陰明月出手極其驚人,長槊如龍,每一次掃出必定要收割走一部分人的生命,她率軍沖進賊軍騎兵陣列之中,如虎入羊群,槊鋒或砍、或掃、或挑、或劈,無往不利,所向披靡,擋在她面前的十多名敵軍瞬間被她挑殺在馬背上。

    隋軍跟隨在她身后,一切擋在他們面前的成建制的賊軍隊列統統都被撕碎了,看得賊軍陣中一陣驚呼,再其后方,隋軍紛紛以箭矢拋射掩護。

    另一邊,劉黑闥、劉什善兄弟終于緩了下來,他們悶著頭沖了近一里之遙,調過頭重整隊列時,發現帶出來的千多名士兵,居然少了一大半。

    “大哥,怎么辦?”聽著后軍殺聲連天,劉什善大急。

    劉黑闥看著從正面遙遙殺來的兩百多名隋軍,一咬牙道“把這該死的隋軍全殺了!沖鋒。”

    “喏!”劉什善一聲令下,全軍開始發力沖鋒,沖到了隋軍眼前之時,對方又是一分為二,任由己軍穿梭而過,然后朝著中間放箭。

    隋軍人數少,這一回的殺敵數目不多,卻也帶走了一百多條性命,他們緊跟在劉黑闥軍的屁股后面放箭。

    劉黑闥兄弟二人好不容易迎頭遇到了隋軍,可對方還是一分為二,接著放射。

    這情況讓劉黑闥想到以前的逗牛游戲。

    自己那頭發怒的牛

    而隋軍則是成了逗牛者。‘逗牛士’手中的紅布,改成了要命的箭矢。

    。

    dasuidisanshi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6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