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89章:登基為帝,顧慮漸多

正文 第389章:登基為帝,顧慮漸多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侗登基了!

    這個消息如海潮席卷開來,雖說這是意料中的事情,但天下依舊為之震動,以秦王親王身份鎮國與皇帝坐江山,完全是兩回事,對大隋對天下的影響完全不一樣,秦王代表楊侗與南方諸侯對等,哪怕是李淵、王世充、蕭銑稱帝,百姓也不會說他們的地位高于秦王,因為隋朝尚存的前提下,他們這些人始終是隋朝的逆臣;楊侗登基之后,這些人的地位更沒法比了,如果隋朝勢弱,大家也不會在意,但此時的大隋卻已一統北方,成為天下第一勢力,這也讓天下人感到大隋卷土重來,只不過經過這些年潛移默化的影響,以及各種利民政策被人為的散播之下,‘暴隋’二字早已在各方勢力的民間抹除了,百姓僅有的念頭便是對各種新政的向往,甚至懷疑這不是真的,數百年都這樣過去了,使百姓自己都覺得被世家大族盤剝是一種理所當然之事,正因如此,才對大隋的政策向往的同時,也抱以置疑。

    百姓的看法、想法、說法,楊侗自己看不到、聽不到,也感受不到,即使聽到了,也顧及不上。他只想以登基的方式,來徹底穩定北方,將冀州、幽州、并州、雍州、涼州和遼東重新打上大隋的印子,讓北方百姓成為正正式的成為大隋的子民,讓文武大將為大隋的興盛而奮斗。

    楊侗定年號為‘圣武’,也是在告訴天下人雖然國號依舊是大隋王朝,但實際與舊隋有著極大的區別,如今的大隋是他楊侗一刀一槍打下來的江山,而不是從文帝楊堅、武帝楊廣手中順勢繼承而來,他是依靠武力得到的江山,是依靠神圣一般的仁愛之心治理好的北方大地,與文武二帝沒有半點關系,從而奠定個人的無上威望。

    各地諸侯對楊侗的登基不發一言,似是不屑一顧,又似在暗中惶惶,不過不管他們是什么想法,有什么解讀,都只能把自己的心思放在心里,因為此時的楊侗,不是在洛陽稱帝的楊倓軟弱可欺

    第一、楊侗不僅有武帝楊廣血書遺詔,還有傳國玉璽,從法理上說,他當大隋第三世是前輩之意,名正言順;

    第二、天下諸侯縱橫是結合在一起,以大隋目前的底蘊也絲毫不懼他們,更何況各路諸侯,怎么可能為了大隋內部之事而結合在一起呢?他們目前都在想著增強自身實力,一統南方以后,與大隋王朝分庭抗禮,從而實現北分治、一統天下的夢想。

    竇建德、蕭銑、杜伏威、沈法興、李子通、林士弘都秘密派出使臣送上重禮,雖然沒有稱臣之說,但言語之間都表明了和平相處的意愿。

    尤其是蕭銑的使臣岑文本,更有結盟的想法,蕭銑雖然勢弱,但他不是笨蛋,李淵、李密、王世充都是梟雄,他們北上無望就只能南下西進,發生在荊州大地上的多國大戰,就說明大家都打算把他搞死,先讓西梁國出局。而他的西梁國雖然十分富有,但大將各懷心思、軍隊戰力也不強,根本對抗不了一頭頭惡虎豺狼,為了基業著想他甚至愿意去除國號,尊隋而自立。

    楊侗現在忙得很,暫時沒有時間接見和回復,但也讓禮部尚書裴仁基進行了安撫。

    至于王世充、李密這兩個中原梟雄,不僅禮物最重,使節團的規格也同樣是高的,帶隊的分別是鄭國的蔡王王虔壽、魏國納言邴元真。

    不過,楊侗也同樣沒有進行接見,于大隋而言,這些諸侯皆是反賊,地位完全不對等,若是率先接見這些人,那是把自己的身份降到與反賊同等的地步。

    這看似有些作,但事實確實如此,因為楊侗不是白手起家的人,更不是依靠造反得到今天這個地位,他是苗根正當紅的正統,其他諸侯統統是草頭王。

    登基五天后!

    楊侗終于慢慢的緩了下來,也慢慢適應了皇帝這個角色,正如小舞說的那般,哪怕當了皇帝,宮中的變化也不大,真要說變,就是把‘我我我我’的自稱改為‘朕’,別的一切似乎如常,一些細微變化楊侗也沒放在心上。

    仔細想想,其實也不過是角色上的變化罷了。

    而人生階段不同,扮演的人生角色也不同,父母面前自己是孩子,愛侶面前自己是伴侶,孩子面前是父母。在臣民面前,楊侗的角色也一步步的改變,從傀儡似的越王到秦王,從秦王又變成了如今的大隋皇帝。

    如今。

    各地官員已經陸陸續續離開了,鄴城漸漸也恢復如常,各國使節則是好吃好喝的供養在驛館之中,楊侗還是沒空接見他們。

    朝陽殿。

    楊侗和重臣議事,他看著楊恭仁來時嚴肅的臉上掛滿了笑容,很是無語的說道“太保,這都三天,你居然還在笑,朕都差點懷疑你樂暈了。”

    “哈哈!圣上登基,所有一切都名正言順了,誰不高興啊?”一旁的房玄齡樂不可支道。

    如今<!--中间广告位置-->大隋有了皇帝,各個部門正式成為朝廷的行政體系,檔次從‘小’勢力上升到了國家的高度。也就是說楊侗的登基,并不是他個人的事情,已經關系到整個政權的穩定。

    楊侗以前用秦王之身行使皇帝之權,他自己沒什么感覺,可是臣子們的感觀卻不同,雖說三省九部、八寺皆立,總有名不正言不順和盜竊官職之感,總覺得低人一頭,所以不管是皇室還是朝野上下,都希望楊侗正式登基,結束這種令人尷尬的不正常狀態。

    隨著楊侗的登基,這種尷尬局面已經不復存在,一切都變得正式起來,官員、將士有了奮斗目標、奮斗動力,表現出來的精氣神遠非以前之比。

    這種精氣神上的變化——

    楊侗感受得到。

    直到現在,楊侗才明白了‘名正言順’在古代的含金量。

    “朕是皇帝了,接下來有什么是必須要做的呢?”楊侗笑問道。

    朝陽殿不是外朝朝天殿,也不是朝天殿之后的內朝朝圣殿,這里只是楊侗與重臣議事的偏殿,君臣之間說話不用講究那么多的禮儀。

    “一般來說,皇帝登基之后會大赦天下,釋放一些罪犯以示仁德,不過我朝取消了這一步,是不是應該讓其他方式代替?”禮部尚書裴仁基也已進入了角色,一聽楊侗詢問,便以本職熟練的說出登基之后的流程。

    “免除明年田賦。這個受益的都是老百姓,而不是那些罪犯,比大赦天下實惠得多。”

    “全免了會不會影響朝廷收入?”裴仁基擔憂的問道。

    “我們租給百姓耕種的官田很多,這不是百姓的田,該收的還是要收的!雖說不會太多,但是怎么算都可以補一季之用。至于不足之處就從國庫調度吧!今年全國各地遭了大旱災,百姓的日子很苦,我們不能把負擔壓在百姓頭上,而且我們將會裁掉許多軍隊,開支會少于以往。”

    以如今的底蘊,白吃白喝的養一國百姓五年都沒問題,當日在眾武將面前叫苦連天,是楊侗和這些人演的苦肉計,為的是將裁軍之策勝利執行下去。

    更何況長安天牢中還關著一批巨款呢,若能訛詐勝利,用來養大隋百姓一年都還有剩余,楊侗都想送李淵一面錦旗,上面寫‘送財童子’四個字。

    裴仁基見眾人都笑而不言,也就不再糾結這個議題,轉而道“圣上,還應該將李淵、李密、王世充、蕭銑、杜伏威、沈法興、李子通、林士弘等人宣布為逆賊。”

    說到這個,楊侗真有點腦子疼。

    他以前不是皇帝的時候,可以用和稀泥的,對李淵、李密、王世充、竇建德他們睜一只眼閉一只眼,默認他們自立的事實,然后通過商業手段,用爛錢抄他們家底,一步步蠶食各個政權的生機,悶聲發大財的坐看他們廝殺。

    但現在肯定不行了,代表正統的自己不僅要對這些諸侯進行強烈譴責,還要言辭鋒利的把他們統統定義為大反賊,而這樣做的后果是什么?

    一、商業抄底、坐觀成敗手段成空,與這些人繼續往來的話,就是出爾反爾的失信于軍民。

    第二個后果就是,這些諸侯極有可能因此而聯手如果大隋還是那個只有兩州之地的大隋。南方諸侯感受不到大隋的威脅,他們對大隋的詔令不置一辭、不屑一顧,當笑話聽完之后,接著各干各的。但現在的大隋是天下第一諸侯,七分天下獨占其三。人人都怕體量龐大的大隋,人人都以為詔書是真的、人人都擔心大隋會對付自己,于是,摒棄前嫌、協同作戰就變得可能了起來。

    當楊侗將這個顧慮說出來,大殿內頓時一陣沉默。

    半晌!

    楊恭仁鄭重道“圣上,下詔斥責南方諸侯為賊,確實有可能讓他們聯手!但此事必須要做,以獲得名份和大義,才能筑成將來統一天下的基礎!況且南方諸侯矛盾重如山、恩怨深似海,他們即使結盟來戰,也做不到同心同德。”

    “臣復附!”這時,一道柔和不失堅定的聲音從一旁響了起來,一位相貌堂堂,氣宇軒昂的中年男子站了起來,他便是百戰百勝的歷史牛人楊善會。

    他拱手道“若因為未必存在的松散聯盟,就被束縛了手腳,那他日圣上如何號令天下,如何讓百姓敬畏?所以此詔該下。”

    “殿,圣上,我大隋最艱辛的日子都過去了,難道還怕這群草寇不成?如果他們真要結盟,大可一網成擒!”郯國公羅士信驕傲的說道。

    楊侗啞然失笑,拍了拍腦門,道“當了皇帝以后,朕都感覺自己膽子變小了。”

    “不是圣上膽子變小,是圣上長大了!”楊恭仁說道。

    “呃……!”楊侗臉色一黑,轉頭不去看他。

    dasuidisanshi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