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81章:登基五步之爭

正文 第381章:登基五步之爭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翌日清晨,一線天光透過窗紙灑入臥室,帶著幾分暖意的照在楊侗的臉,幽幽芬芳沁入鼻翼,只是楊侗仍舊不愿從被中出來。<r />

    <r />

    “夫君該去和諸位臣公議事了。”小舞如同慵懶的小貓一般瑟縮在楊侗懷里,長長的眉睫不住顫動,呼吸似乎也有些凌亂,最終忍不住按住作怪的手,迷迷糊糊的聲音帶著幾分嬌嗔意味。<r />

    <r />

    和丈夫一起,仿佛又回到青蔥歲月,完全不像是兩個孩子的母親,當然,她的年紀其實還很小。<r />

    <r />

    長孫無垢、水天姬、李秀寧在一旁酣睡,自從小舞下了那道荒唐的‘懿旨’,這種大被同眠的日子似乎已經成了常態,幾個美少婦已經從羞怒、無奈、不適應變成到現在的習慣!<r />

    <r />

    昨夜!<r />

    <r />

    沒發生什么,只有重逢述說的溫馨,倒不是楊侗變成了柳下惠,實乃是誕下子女這三個尚未恢復,另一個挺著大肚子,楊侗再禽獸也不會拿老婆的健康、壽命開玩笑。<r />

    <r />

    他覺得忍一忍就過去了。<r />

    <r />

    果真,雙眼一閉一睜,一個晚上就過去了。<r />

    <r />

    “我要從今天開始,把親王最后幾天日子好好的過一遍……”楊侗繼續抱著小舞溫存,小小少婦身上,有一種令人著魔的魔力,讓他愛不釋手。<r />

    <r />

    “怎么過?”裝睡的水天姬、李秀寧立馬張開了眼,兩雙鳳眸有濃濃的好奇之色。<r />

    <r />

    楊侗心下好笑,就知道她們兩個會這樣,深吸一口氣,苦著臉道“貧僧苦戰四妖道,從此腰疼罷早朝?”<r />

    <r />

    “下流!”<r />

    <r />

    “無賴!”<r />

    <r />

    “流氓!”<r />

    <r />

    小舞、長孫無垢、李秀寧羞得要死,紛紛斥責,俏麗的面容染上了一層酡紅,秋波蕩漾的水眸半睜半闔,羞得恰似煙波浩緲的晨間大海。<r />

    <r />

    一陣無言的窘迫。<r />

    <r />

    是一頓玉指掐、秀腿揣……<r />

    <r />

    水天姬一臉茫然,看看這個、看看那個,莫名其妙。<r />

    <r />

    “哈哈!好詩啊好詩。”楊侗暢快大笑,老婆舍不得下狠手,又怕碰到李秀寧的肚皮,跟搔癢癢差不多。<r />

    <r />

    又胡鬧了一番,楊侗這才不舍的讓自己離開溫柔鄉,暫時的放松可以,但太過留戀就不好了。<r />

    <r />

    “誓將諸侯虐成狗,昏君才能當長久。”楊侗穿衣完畢,窗外天光也已大亮,距離‘早朝’沒多長時間了,嘴上念著歪詩拽歪歪的走了。<r />

    <r />

    ‘四妖道’對視一眼,俏臉一紅,忍俊不禁的笑出聲來!<r />

    <r />

    他在!<r />

    <r />

    家里鬧騰,心卻鏡平<r />

    <r />

    楊侗洗漱過后,到另一間大臥室看了看四個可愛的小寶貝,親親他們紅撲撲的小臉蛋,忽然多了幾分奮斗動力。<r />

    <r />

    ‘早朝’商議的關于登基的事情,畢竟事情說來簡單,但安排起來涉及到很多,特別是晉升和薪俸方面不能大意。<r />

    <r />

    當然,觀禮的人各國國君、使臣不少,禮節方面也要跟上,不能丟大隋的臉面,這是天朝從古自今的慣例。<r />

    <r />

    看著下首群臣,楊侗笑問道“登基大典準備得如何了?”<r />

    <r />

    “稟殿下,各郡郡守都已陸續抵擋鄴城,登基大典的一切事宜皆已準備妥當。”楊恭仁匯報道。<r />

    <r />

    楊侗點了點頭,對孔穎達說道“孔尚書,你負責這一次大典的所有流程,你跟我說說具體的情況”<r />

    <r />

    孔穎達神色嚴肅的抱拳道“稟殿下,登基大典分為五步。”<r />

    <r />

    “一、殿下先于太廟祭拜祖宗先靈,宣讀祭文”<r />

    <r />

    “好,就由左仆射捧祭文,隨我入宗廟。”楊恭仁不僅是大隋最高的文臣,本身也是皇族宗親,由他來做此事最為恰當不過。<r />

    <r />

    “謝殿下。”楊恭仁施禮應道。<r />

    <r />

    “二、于鄴城之南的祭壇拜祭天地,告皇天后土殿下得天命,繼承大隋國祚,而后檢閱三軍。”<r />

    <r />

    “準備多少士兵?”<r />

    <r />

    “稟殿下,城南廣場巨大,可容納數十萬人,尚書省準備調取從軍中調取精銳九萬五千人,滿足九五之數。”楊恭仁回道。<r />

    <r />

    “會不會太興師動眾了?”楊侗有點撓頭。<r />

    <r />

    “不多,且有必要。”楊恭仁頓了一頓,笑著解釋道“首先、這支軍隊從鄴城周邊駐軍抽調出來,并不算興師動眾;其次、此次登基大典,到賀的各國大人物不少,分別有高句麗王高建武、新羅國王金白凈、百濟國王扶余璋、突厥大可汗阿史那思摩、頡利可汗的兒子疊支羅、乙失缽的長子夷男、吐谷渾天柱王、西域諸國有十二名國王到賀,其他國家也派重要人物抵達;所以我們動用精銳之師越多,越能起到震懾異國、保證邊境和絲綢之路安寧之效,如果能用赫赫兵威,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最終目的,別說十萬,就算二十萬、三十大軍都值得調動。”<r />

    <r />

    “示敵之以威,確實有必要。”楊侗十分認同。<r />

    <r />

    很多國家還在執行奴隸制度,實在太不人道了,作為堂堂正正的大國,理應本著人道主義精神,解放勞苦大眾!<r />

    <r />

    只是大隋現在也不行,等以后國內統一了,再去解放諸多受苦受難的異族百姓,讓他們前來大隋修路、挖礦,從而幸福的終老于巴蜀、苗疆等青山綠水之中。<r />

    <r />

    楊恭仁接著說道“另外,從城南廣場到神武宮前的神武大街、宮前的圣武橫街等主要街道均是五步一崗,所用侍衛皆為百戰雄兵,總計動用了近二十萬大軍。”<r />

    <r />

    楊侗道“左仆射考慮得相當周到,登基當天嚇暈幾個國王更好。”<r />

    <r />

    “臣也這么想的。”楊恭仁笑道。<r />

    <r />

    羅<!--中间广告位置-->士信道“您太壞了。”<r />

    <r />

    眾人皆笑。<r />

    <r />

    “孔尚書,您繼續。”楊侗向孔穎達示意。<r />

    <r />

    “喏!”孔穎達拱了拱手,接著說道“第三、殿下于朝天殿內,正式冊封太皇太后、太后、皇后、諸妃、太子、皇子、公主,以及文武百官”<r />

    <r />

    楊侗點了點頭。<r />

    <r />

    兩個蕭太皇太后、兩個太后就在不正式的時候上位的,若是以皇帝的名義冊封,更顯莊重,此四位代表的是過去。<r />

    <r />

    而他的老婆孩子代表的是現在和未來;至于文武百官,這個是最重要的一步<r />

    <r />

    “第四、傳檄天下,宣布殿下正式繼承大隋國基。”<r />

    <r />

    聽到這話,楊侗禁不住樂了起來“說到這兒,我還真佩服劉炫大師的生花之妙筆,在他那篇錦繡檄文中,都把我說得不是人了。”<r />

    <r />

    劉炫不愧是當世第一大儒,在他那鴻篇巨制中,關于自己的各種祥瑞多不勝多,這完全就是借助古人對未知之事的敬畏,讓百姓尊崇,從而讓自己登上帝位變得名符其實。<r />

    <r />

    搞得楊侗好像天生就是當皇帝的命,不當皇帝都不行,大家不遵從,就是對上天的不敬。<r />

    <r />

    “殿下是我大隋萬民之主,自然是天上下凡之神祉,臣看劉大師寫的挺好的。”楊恭仁也樂了起來。<r />

    <r />

    這種事情,其實皇家子弟最清楚了,表面上個個敬神,其實個個不信,神仙之說無非是愚民的手段而已。<r />

    <r />

    “第五步,是不是盛大的晚宴?”楊侗笑問。<r />

    <r />

    “不是!”<r />

    <r />

    孔穎達搖了搖頭,神色有些古怪。<r />

    <r />

    刑部尚書魏征、御部尚書劉政會黑著一張臉,很不爽的樣子。<r />

    <r />

    “有爭議?”楊侗好奇的問道。<r />

    <r />

    孔穎達嘆息了一聲,有些不自然的說道“確實有爭議。”<r />

    <r />

    魏征道“自古以來的爭議。”<r />

    <r />

    “說說看。”楊侗更加好奇了。<r />

    <r />

    “第五步、是大赦天下。”<r />

    <r />

    “大赦天下?”楊侗神色凜然,似乎明白了爭議之所在了,“你們的意思是說將大隋監獄中的囚徒全部釋放?”<r />

    <r />

    “倒也不是全部赦免。”魏征介紹道“一般來說,新皇登基都會大赦天下。然這其中亦有十惡不赦,十惡分別是謀反、謀大逆、謀叛、惡逆、不道、大不敬、不孝、不睦、不義、內亂等十種罪行,此十惡皆不在赦免的行為。”<r />

    <r />

    “除此十惡不在赦免之外,還有殺人、放火、劫囚、罪官也不在赦免行列。因此所謂的‘大赦天下’最多是減免罪行而已,真正赦免的只是一些危害不大的罪犯,比如說小偷、詐騙罪犯等等無不緊要的囚徒。”<r />

    <r />

    楊侗點了點頭“那你們的爭議是什么?”<r />

    <r />

    一時間,眾人都不說話了。<r />

    <r />

    “按照以往的規矩,新皇登基之日,都會赦免一些無關緊要的囚徒以示仁德。但是大赦天下這個規矩的存在,讓人們覺得自己犯了罪,也可以等到赦免,從而錯誤的認為犯罪代價低,從而在心存僥幸之下進行犯罪行為,其他人見到有罪犯得到赦免,因此膽大之徒紛紛效仿!最終的后果是律法遭到踐踏,制度遭到破壞。”楊恭仁介紹到了這里,說道“大赦天下產生的爭議是該不該為一時仁德,而犧牲律法的威嚴、尊嚴。”<r />

    <r />

    “律法存在的意義是讓所有人都知道人犯了錯,就該為自己的錯誤付出相應代價,只人堅決、堅定的維護律法的尊嚴,才能起到約束刁民效果。”<r />

    <r />

    魏征拱了拱手,肅然道“罪犯若是得到了赦免,繼而會產生三個問題,一、罪犯會不會報復舉報百姓?二、受害百姓拿什么保護自己?三、受害百姓得不到保護之后,會不會憤怒殺人?受害百姓無奈的憤起殺人,其情可憫,然則他畢竟犯了法,在情與法之間,朝廷該懲治還是不懲治呢?懲治的話,地方百姓覺得朝廷不公、不仁道;不懲治,被受害百姓殺死的罪人的兄弟子侄肯定因怨報復,如此一來,冤冤相報……天下大亂。”<r />

    <r />

    說起來,這根本就是儒法之爭。<r />

    <r />

    在諸多百家之中,論起儒家最大的對手,其實并不是曾經和儒家齊名的墨家,而是依法治國的法家。<r />

    <r />

    早在戰國時期,法家思想大行其道,著重強調“不別親疏,不殊貴賤,一斷于法”;其‘刑法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的主張,和‘刑不上大夫’的儒家乃是天生對立的存在。<r />

    <r />

    當時法家先賢李悝、吳起、商鞅…相繼在各國實行變法,從而造就了一個又一個強國。<r />

    <r />

    可以說,腦子稍微正常一點的皇帝都知道法家才是強國之本。<r />

    <r />

    但——<r />

    <r />

    自從外儒內法的治國理念存在以后,法家已經成了皇帝沽名釣譽的犧牲品,法家看似依舊在,實際上卻已經失去它的精神和靈魂。只因皇帝一句‘大赦天下’,就是在污辱和踐踏律法的尊嚴、精神、靈魂。<r />

    <r />

    “一個人的德行非一日之功,一個道貌岸然的大師也有可能經不住誘惑而晚節不保,這是單純的以儒治國所存在的不足;而律法的終級目的是震懾,非是懲治,它在‘忠孝仁義禮智信’等儒家思想的輔助之下,能夠取到約束萬民、天下太平的作用,所以,儒、法是相輔相成的存在,并沒什么沖突。”<r />

    <r />

    楊侗遲疑了一會,接著說道“而赦免罪犯,不僅是律法慘遭踐踏,也是對品德端莊之士的不公,我們一旦對罪犯松了綁,遵紀守法的百姓會覺得當好人吃虧,從而導致‘忠孝仁義禮智信’等美德受到重創。”<r />

    <r />

    “因此,我不僅要取消‘大赦天下’這個不合理的陳舊規則,還要把這變成一種鐵律,日后我大隋世世代代都不得以任何理由、任何借口赦免任何一名罪犯!”<r />

    <r />

    “喏!”眾人轟然應是<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5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