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80章:皇后?沒感覺

正文 第380章:皇后?沒感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歷朝歷代,本國戰勝外族都是件振奮人心之事,大隋也不例外,當凱旋消息傳回大隋,全境沸騰。

    鄴城全城沸騰,百姓自發上街,各用自己的方式歡迎勝利之師,用發自內心的喜悅來慶祝這次大勝。

    前線獲得的勝利激發了人們保家衛國的熱情,僅在短短半個月時間,大隋各地要求從軍的青壯人數便超過了七十萬人。

    盡管大隋軍隊在戰爭出現極大傷亡,但楊侗并不打算擴軍,而是順勢在全境推廣民團制度。

    在他的授意下,兵部命令各郡各縣在年前皆要將民團組建起來,讓各縣青壯在農閑期間集中訓練,這實際就是一個民兵組織,為以后征兵創造條件。

    當楊侗回到鄴城時,離大勝已經過了一個多月,百姓熱情已漸平息,城內似乎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和秩序。

    楊侗沒有像進入長安那樣大張旗鼓,而是在數百親兵的護衛下從西門悄悄地進了城,盡管已經享受不到滿城歡迎的盛況,但還是體會到和以前的不同。

    或許!多了一絲帝都的氣息吧。

    楊侗如是想。

    當路人認出進城的這隊騎兵竟是秦王殿下時,紛紛閃到兩邊、讓出道路,一些人自發的拱手躬身行禮。

    神武宮前橫街的人,也因此慢慢多了起來,很多人從坊間奔跑出來,默默地站在道路兩邊行禮。一雙雙目光中充滿濃郁的感激之情,各用極大誠意迎接他們的救命恩人、心目中的皇帝陛下。

    百姓們默默地注視著秦王的軍隊緩緩而行。

    驀然,人群中大喊一聲,“秦王萬歲!”

    這一聲就像一把開啟百姓情緒的鑰匙,使沉默的人群激動的爆發出驚天動地的喊聲“秦王萬歲!”

    “秦王萬歲!”

    “秦王萬歲!”

    百姓們振臂高喊。

    這是百姓們發自內心的吶喊,一些人的眼睛都濕潤了,對他們而言大隋秦王就是恩人,是秦王將他們從火坑帶向幸福的日子。

    他在,自己一家子就能過上幸福美滿的日子。

    人越來越多,大街兩旁很快就積聚了數萬人,黑壓壓的人群延綿了數里長。

    一支城防軍聞訊趕來,在將領指揮下,護衛在隊伍兩邊,替楊侗擋住激動萬分、奔涌上前的民眾。

    “這是誰啊?排面居然這么大。”一個西域行商望見這一幕,驚嘆不已。

    身邊的一個突厥人相貌,卻身穿漢服的漢子斜著眼睛瞄了他一眼,那眼神像是在看沒見世面的土鱉,他挺起了胸膛,高傲的恥笑道“居然連我大隋秦王都不知道?你剛來我大隋吧?這是我大隋秦王從草原上凱旋歸來。”

    他臉上帶著大隋百姓共有的自豪表情,道“此戰我大隋兵分三路,克敵四十多萬,連統葉護可汗都死在我大隋之手,西域各國的西突厥駐軍盡皆滅亡!哈哈…所以你以后回國,就不用擔心被西突厥盤剝了。”

    “您是隋人?”西域行商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那是!”這名已經幸運入大隋國籍的突厥人傲然道“我在戰場之上斬首三十三級,立下了汗馬功勞,得到偉大的秦王殿下特赦,成為一名光榮的大隋子民,這是我曹尼瑪的榮幸!”

    “先生叫曹尼瑪!”

    “正是!”曹尼瑪驕傲的說道。

    “幸會!”

    “哈哈,相遇也是緣分,我曹尼瑪今天請客!”曹尼瑪高興的說話。

    “這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我曹尼瑪一直好客。”

    “曹尼瑪先生實在太熱情了。”

    “哈哈…我大隋上下都熱情好客!”

    “……”

    楊侗做為最高統帥,當仁不讓排在最前面,左右是羅士信和帶著修羅面具的陰明月。

    楊侗和羅士信都是英武俊俏的大帥哥,玄甲軍將士個個威武雄壯,如出鞘利劍,陽剛之氣彌漫一街。

    大姑娘、小媳婦給迷得神魂顛倒,尖叫聲幾乎將神武宮都掀翻了了,然后數不清的鮮花、瓜果、糕點、香囊跟雨點一樣撒了過來,幾乎要將當先的楊侗和羅士信給埋進去(冬天,哪來的花?各自腦補下冬天有什么花。)

    城防軍拼命阻止都阻止不了大姑娘、小媳婦們的熱情。

    有一些扔偏了,都一古腦扔到旁邊的陰明月身上,她也不生氣,只是警惕的看著四周。

    羅士信嘿嘿笑道“殿下風采照人,引無數佳麗競折腰啊!哈哈哈哈…我小羅也不差…”

    “‘潘岳妙有姿容,好神情。少時挾彈出洛陽道,婦人遇者,莫不連手共縈之。左太沖絕丑,亦復笑岳游遨。于是群嫗齊共亂唾之,委頓而返。’”一旁,陰明月冷不丁的說了句。

    羅士信搖頭晃腦的問道“啥意思?”

    “西晉時期第一美男子潘安是一位才子。他有美好的容貌和優雅的神態風度,還有不俗的才學。潘安年輕時駕車走在街上,連老婦人都為之著迷,用水果往他的車里丟,一圈下來他的馬車裝滿了瓜果。”楊侗說到這里,接著笑道“潘安有個好朋友叫左思,這家伙長得相當難看,他學好友潘安那樣,搞了一副同樣的行頭,然后駕車游逛了,結果婦女都向他亂吐唾沫、扔磚板,弄得他垂頭喪氣、眉灰土臉回來!”

    “明白了!”羅士信看了一眼楊侗身后的尉遲恭,道“尉遲,陰將軍說你這家伙呢!”

    尉遲恭虎目一瞪,額頭青筋直跳,悶聲道“某如何?”

    “說你是左思!”羅士信很中肯的評價了一句。

    尉遲恭臉上的肌肉跳動了兩下,卻沒有說話!

    這時候,他特別想念程咬金。

    朝廷文武之中,尉遲恭一直以來都是襯托別人顏<!--中间广告位置-->值的存在,終于來了個能夠襯托出自己的人,所以尉遲恭對程咬金十分親近。

    楊侗失笑道“左思遭到恥笑以后,明白自己不是一個能靠臉吃飯的人,便決定通過才華吸引人氣,后來他花十年功夫寫出《三都賦》,引發都城洛陽權貴之家爭相傳抄,一時間洛陽紙貴。蓋世丑男至此憑借才華一舉成名,名垂青史。”

    尉遲恭咧嘴一笑,“左思真是吾輩丑男之楷模。”

    眾人“哈哈……”

    其實尉遲恭雖不俊俏,卻和丑不搭邊,只不過他在楊侗、秦瓊、沈光、羅士信、裴行儼、謝映登、薛氏兄弟、房玄齡、杜如晦身邊,活生生給逼成了丑男。

    到了神武宮!

    留守官員盡皆列隊迎接!

    朝天殿慶功盛宴一直持續到戌-亥之交。

    。。。。。。。。。。

    經歷了入城的歡騰和慶功宴上的熱鬧,楊侗終于體會到了家的親情。他的長輩和妻子們,都在蕭后所在的朝露殿等待他的歸來。

    敘述好別情,才和四個老婆回到自己居住的朝暉殿。

    待看到四個早已睡著的孩子的時候,楊侗心中一陣激動,又是一陣無語。

    只見在房間中間的一張大床上,四個小小的孩子按大小順序,整整齊齊的沉睡,他們各蓋一床一種顏色的被子,

    一股嬰兒特有的奶味撲面而來。

    楊侗湊上前去,只見四個孩子個個長得粉雕玉琢,小臉可愛之極,眼睛微微閉著,長長的睫毛就像兩把小扇子。

    他們呼吸平穩,都睡得很熟。

    楊侗心中一陣激動,險些就流出眼淚,他站在床前一動不動的貪婪看著。

    這一刻,楊侗居然有一種無官一身輕、有子萬事足的感覺。

    “老大傾國傾城……”

    “老二威武霸氣,像我……”

    “老三文靜秀氣、美若天仙…長大以后,也不知便宜那個王八蛋…”

    “老四品貌端正……”

    秦王殿下喃喃自語,逐一點評!

    小舞、無垢、水天姬、李秀寧集體無語。

    過好久,小舞拉了楊侗一把。

    “干嘛呢你?”楊侗頭也回,很是不悅的說道“讓我再看一會兒!”

    小舞悄聲回答“都快半個時辰了!”

    “是嗎?”楊侗愕然的看向一邊長孫無垢,后者狠狠地點了點頭。

    “哎呀…我腿麻了,小舞、天姬,扶我一把。”

    “……”

    沐浴完畢,楊侗懶洋洋的躺在床上,房間內早已燒了一爐安神香,青煙裊裊升起,房間內彌漫著一種淡淡香味。這種從身體到精神的舒適,不一會兒讓他都差點睡著了。

    這時,門開了!

    小舞走了進來,見丈夫已經處于半睡狀態,便輕手輕腳要離開。

    “陪我說會兒。”

    “我以為夫君睡著了呢。”

    “還沒!等你呢。”

    小舞輕笑一聲,脫下繡鞋上榻。

    楊侗伸手將妻子整個人摟在了懷里,夫妻二人出身不凡,可楊侗當初是最沒前途的皇孫,衛玄家也己敗落,兩人之間的感情反而比較純粹,算不上是患難夫妻,卻也是陪著楊侗從最危險的日子一步步走過來的,跟另外三名妻子自然是不同的。

    “幾個月不多,小舞瘦了,不過也更美了。”楊侗在小舞有些嗔怪和羞澀的目光中,狠狠地將親了她一下。

    “每天纏著兩個小家伙,吃不好、睡不好,不瘦才怪呢。”小舞嘴角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比之以往多了幾分不同的韻味。

    “辛苦你了!”別人帶一個都難,小舞卻一人有倆,還非要自己帶。楊侗沒有帶過孩子,可也知道一個母親的難處。

    小舞甜甜一笑,緊緊的依偎在丈夫的懷中,她忽然想起了危難之時,她也是這么親膩地依偎在丈夫懷里,夫妻二人相互勉勵之余,她心中總想著將來能有幾個孩子。仿佛只是一晃之間,他們就成了兩個孩子的父親母親。

    一陣無聲的沉默。

    許久。

    小舞柔聲問道“夫君似乎有心事?”

    “你怎么知道?”

    “我當然看得出來,不僅是我,大家都感覺得到!夫君這一次明明是獲得了前所未有的大勝,卻沒有以前的喜悅,反而心事重重的。”

    “是嗎?”

    楊侗想了想,笑問道“你對自己當皇后,有什么感覺?”

    “我一點感覺都沒有。”

    “怎么會?真的假的?”楊侗愕然。

    “當然是真的!”小舞淺淺一笑“我現在和皇后沒什么區別,以后不過是把名稱換成皇后而已!其他一切照舊,我還能有什么感覺?”

    楊侗愣了一愣,想想也的確是這個道理啊。

    小舞當皇帝沒啥變化,那自己為帝又有什么變化?

    好像跟她一樣沒啥變化。

    當了皇帝以后,照舊打仗、照舊治國、照舊坑人,照舊行使著目前的權力。

    至于皇帝權威、天子威儀等繁文縟節,大不了以天下未平、一切從簡為由,減省了便是!

    臣民們不僅不反對,說不定還贊許自己有文帝風范……

    而自己也自由了!

    等到皇帝威嚴強大到快沒朋友的時候,立馬把皇帝這個沉重的苦差事甩給兒子,自己當個逍遙快活的太上皇。

    要是實在悶得慌!干脆帶一支遠洋艦隊和一票哥們去打土著。

    想到這里,楊侗心里一片豁亮,整個人輕松了起來。

    頂點

    dasuidisanshi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5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