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79章:問策裴矩

正文 第379章:問策裴矩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裴愛卿,可有要事?”李淵詢問道。

    “圣上!老臣特來向圣上辭職來了。”裴矩說道。

    李淵愣住了,半晌道“裴愛卿為何要辭職?”

    裴矩雙手遞上辭呈,道“老臣承蒙圣上不棄,授以禮部尚書之職,然老臣今年七十有三,早年間更以一介書生身份平定嶺南、討伐突厥、經略西域、隨隋武帝征伐遼東、總領北蕃,在諸多戰爭之中負創無數,尤其在雁門之戰,胸中挨了一箭,以前不覺得,可如今年老體衰,各處舊傷每天都在蠶食老臣生機,老臣自感生命在一天天流逝,留在世間的日子已經不長了。老臣想好好度過不多的晚年,懇請圣上恩準。”

    李淵聞言,心情煩悶的背著手來回踱步,他想不到裴矩會辭官,而且理由讓還他無法拒絕,這讓李淵心里有些懊惱,如果就這樣把裴矩放走,實在有點可惜了,裴矩還有大用,有他在,至少可以拉攏關東貴族。

    與裴矩的巨大影響力相比,裴寂差得太遠了,哪怕自己將裴寂推到裴家的家主位置上,也不如裴矩,一旦裴矩離開,家東士族會怎么想?可他實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想了一想,李淵臉上露出—絲寬和的笑意,“裴愛卿,朕本不該強人所難、罔顧愛卿的身子,但現在國事艱難,朝廷正是用人之際,你就再為聯效力一年,到了明年,聯—定讓你風風光光的回家調養。你看如何?”

    裴矩苦笑道“圣上知遇之恩,老臣感激不盡!不過還請圣上早日物色好接替人選,老臣怕撐不到那時候了。”

    李淵心頭一驚,“裴愛卿的身子竟……?”

    “入秋以來,老臣已無故昏厥多次了。”裴矩老謀深算,心知上車容易下車難,早在官衙之內昏了無數次。

    李淵得到李建成確定的目光后,道“建成,官中尚有根千年老參,等會讓人包好,給裴愛卿送去。”

    “喏!”李建成應道。

    “多謝圣上!”裴矩感激道。

    李淵滿意地點了點頭,“朕現在遇到件難題,還請裴愛卿參考參考。”

    “請圣上明示。”

    “是這樣的……”李淵低聲將自己在長安發動的大興宮之變原原本本說了,最后苦笑道“楊侗現在讓人在邊境鬧得沸沸揚揚,連贖金都開了出來,用不了多久,便會傳到了這里,愛卿可有良策?”

    這個消息讓裴矩大吃一驚,唐皇竟然在無聲無息之中干了這種事情。更讓他吃驚的是裴家參與了進去,可自己居然不知道,這說明自己根本不受李淵的信任。不過他在宦海中起起落落了幾十年,深知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道理,倒也沒有放在心上。

    想了想,裴矩微微一嘆,“事到如今,就算圣上不愿接受楊侗的條件,各個世家也會聯合來逼圣上答應,既然躲不過,何不率先表態同意楊侗的條件,博得世家們的好感呢。到時候只要圣上接著推行仁政,輕徭薄賦,與民休息,那么大唐就會慢慢平息下來,再用幾年時間勵精圖治,就能與隋朝并駕齊驅。”

    李淵沒有表態,他發現裴矩或許是離開官場太久,他看問題已經沒有自己想象中老辣深刻了,反而像個少年一樣單純,居然指望休養生息。他雖想休養生息,可楊侗不給他時間啊,如果他停下攻伐的步子,只會死得更快。

    這一刻,李淵感覺索然無趣,裴矩令他有點失望,太過理想化了,這讓李淵想到了楊侗詩文集上的一句話‘廉頗老矣,尚能飯否?’

    裴矩真的老了。

    李淵心中遺憾,臉上的笑容也變得有點苦澀起來,他盡量保持著禮貌,不讓裴矩看出他的失望。

    裴矩老眼昏花,沒有看出李淵眼中露出的失望,他想了想,說道“圣上,老臣有句話,不知該不該說。”

    “裴愛卿盡管明言。”李淵強笑道。

    裴矩嘆息了一聲,道“圣上,其實大唐不應該落到今天這步的。”

    李淵精神一振,連忙問道“可為何會到這一步?”

    “是您太傲了。”裴矩一句話令李淵的笑臉垮了下來,卻讓李建成、李世民雙眼一亮,他們也發現李淵的問題,可沒有人敢說,如果裴矩能夠令李淵自省,實乃大唐之幸。

    裴矩接道“圣上在對待楊侗的時候,總以為他是一個可以任憑大唐拿捏的小孩子,沒有將之當成一個強大的對手,覺得大唐敗給一個小孩很丟臉,總想從隋朝討回失去的榮耀和國土,也因此不可自拔,一再吃虧。臣以為我大唐應該將之視作一頭惡虎、一國之君,而不是一個毛頭小子,只有正視敵人,大家以后才不會吃虧。”

    李淵點了點頭,這個建議很好,他能接受,沉思片刻,李淵又問“裴愛卿,依你之見,我大唐還有統一天下的機會么?”

    “有!”裴矩瞇眼笑了起來,道“楊侗每下一城,<!--中间广告位置-->便將官員盡數斬殺,再以寒士補充,這些人是楊侗親手提拔起來,忠誠度極高,能夠迅速治理地方,而且楊侗每到一地,便清洗世家安撫百姓,再用代工代賑之法供養百姓、修繕道路、修繕城墻,使得楊侗能夠迅速擁有了百姓的支持。”

    “這……”李淵聽著裴矩所說,有些茫然的搖了搖頭“照愛卿這么說,我們哪有希望可言?”

    裴矩捋須笑道“但圣上想過沒有,教育優勢從古至今都集中在世家門閥,大量人才依舊出自門閥士族,寒門雖有才俊,但因為教育資源不足,所以寒門產出人才少,這些人才不足支撐起一個帝國的官員體系,所以歷朝歷代皇帝要想約束世家,又不得不重用世家。”

    裴矩的話讓李淵深思,停了一下,只聽裴矩又說道“當楊侗將手中的寒士用完以后,就會面臨缺人的窘境,這便他依仗寒士起家所產生的先天不足。他雖然推廣文教、興建義學,但是培養一個人,少說也要十年二十年才能成形。在這些人才能用前,楊侗只有兩個選擇,一是向世家大族妥協,可是他和世家大族的仇恨不可化解,此時他便是解禁,也不會有人冒著得罪天下世家的風險投奔于他;第二、他只能停下擴張的步伐,因為他即使有再大的地盤,也沒有人才治理。”

    李建成問道“他完全可以用軍人治理啊。”

    裴矩笑道“軍人治理只能一時,而不可長久,因為軍漢魯莽,若是將治吏敗壞了,隋朝在民間的形象將會受到嚴重打擊,從而留下無法洗刷的污點,此事一旦傳開,百姓再也不會附從、擁護。若是有人煽風點火,楊侗將會大大的失去民心,而民心,是他的根本。”

    “基于楊侗人才不足的窘境,老臣以為楊侗很長一段時間內不會擴張,轉而治內!也就是說,在他的人才尚未成熟的時間內,是我大唐發展壯大的機會。”

    裴矩這番話讓李淵幡然醒悟,他也為剛才對裴矩的輕視而深感羞愧,裴矩雖然老了,對天下大勢有點看不透,但他對治理江山卻有豐富經驗,還能給自己提出高明建議。

    裴矩又說道“圣上,您瞧不起楊侗,以致于不肯認輸示弱,大丈夫能屈能伸,其實軟弱一下可以使您避開劫難,我相信隋朝內部也有識大勢之人,不會讓楊侗盲目擴張,只要示弱一下,給隋朝一個面子,執此觀點的人就會占上風。圣上,您真應該試一試。”

    李淵半晌無語,敢情一切都是自己的錯了,大唐有今天這模樣,不是唐軍弱,也不是將軍無能,而是他們錯誤的遇到一頭豬皇帝,于是說道“照愛卿所言,如果我大唐不去招惹楊侗,他也不會主動攻擊了?”

    “事實上,楊侗本人也是這么認為的,不然他就將我等殲滅于長安,順勢南下奪走巴蜀。”裴矩點頭笑道。

    “……”李淵感覺裴矩看著自己的時候,像是在看一個大白癡。

    裴矩也是這么想的。

    人家楊侗在能滅掉李唐的時候而不滅,就是不想打、懶得打的節奏。可李淵倒好,居然跑去搞什么大興宮之變,完全是找虐。這不是大白癡是什么?

    又過了半晌,好不容易順過氣來的李淵問道“愛卿之意,我大唐現在的首選之敵不是隋朝,而是南方諸侯了?”

    裴矩點頭道“老臣確實是這么認為的,可老臣畢竟不是楊侗,也不敢確定。”

    話不能說死了,出了事得背鍋。

    “在這種情況下,我大唐應該避隋朝之鋒芒,專注于南方,努力創造一個南北對峙局勢,一旦時機成熟,我們再與隋朝決出天下之主。”

    這話其實李建成和李世民都說過,只是三者拋出的時間不同,所產生的效果也不同,本質都是石墨的東西,前者變成煤炭,后者卻成了閃閃發光的鉆石。

    李淵沉思片刻,終于點了點頭,“愛卿之言有理!”

    李建成問道“對于贖人之事,裴尚書怎么看?”

    “人肯定是要贖的,否則,誰愿意為大唐效力啊?楊侗漫天要價,我們也可以就地還錢嘛。”裴矩笑了一笑,道“老臣記得禮部前不久接待了蕭銑的使臣,而圣上也有意與蕭銑和談,繼而一心對付王世充和李密的聯軍?”

    “確有此事。”李淵點頭道。

    裴矩淡淡一笑“那就讓蕭銑拿錢糧來說,不給就打他。”

    李淵喜不自勝地拍了拍額頭,這簡直太好了,贖金有著落了,他心中大半個石頭便搬掉了,今晚可以放心貼席睡覺了。

    裴矩這句‘不給就打他’,可謂是字值萬萬金啊。

    李建成、李世民嘆為觀止太長見識了。

    裴矩矜持的捊須微笑,心說小兒戲了,老夫當年與長孫晟聯手對付突厥的時候,那才精彩。

    書客居閱讀網址

    dasuidisanshi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