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75章:大贏家大輸家

正文 第375章:大贏家大輸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玄重門城樓上,隋朝文武已經散去,只有楊侗和一個綁著的竇琮。

    竇琮忽然發出蒼涼大笑,悲涼道“好,好一個秦王殿下,真是深謀遠慮,將所有世家在關中的勢力都裝進套子里,然后一網打盡。可恨,可恨的叛徒!”

    “其實有沒有叛徒都一樣。”楊侗淡然道“當初關中大戰結束,李建成和蕭瑀到灞上大營求我寬限時間,我給李淵三日時間,讓他從從容容的撤離長安,也是讓他從從容容的布設棋子。”

    “你,你居然在當初就為今天準備了?”竇琮的笑聲咔然止,一副見了鬼的表情。

    “是!”楊侗隨口答了一句,“我大隋有今日之局,皆因你們關隴世家無度膨脹所致,文帝的懷柔政策感化不了你們;武帝的分化離間也無法阻止你們關隴世家的擴張!既然柔和剛都不行,所以我才走上這條純粹的路。但是你們關隴世家在關中立足百多年,根深蒂固。戰爭手段和順應民心民意行動,只能拔除你們明處力量,但暗勢力卻是除不掉的。”

    “但是你們的暗勢力終是動搖不了朝廷對關中的統治,你們若是就此潛伏起來,終是一個巨大的禍患!所以我特意給李淵三天時間來布局。當你們覺得所有力量加起來,足以顛覆大隋王朝對長安、關中統治的時候,你們所有力量自然就會浮出水面……”

    “好魄力……”竇琮語氣十分復雜,深思了一會兒,即已經明白楊侗的用意。

    蜉蝣雖小,卻能撼大樹,任何一人在垂死掙扎的時候,總是激烈反應,沒人愿意在沉默之中沉淪…所以才有‘毀滅前的瘋狂’之說…

    關隴世家榮耀這么久、顯赫這么久,楊侗剝奪了他們的‘祖地’、地位、權力、榮耀,斬斷他們繁榮的根系,這讓所有人都恨之入骨,只不過畏懼大隋赫赫天威,所以只能潛伏在暗中,準備給大隋致命一刀,但因為有李淵牽頭、打氣…就不一樣…

    竇琮想清前因后果,心里哀嘆這個妖孽實在太妖孽了,以前沒感覺什么,但失敗以后,才發現眼前這個妖孽其實一步步積大勢、穩扎穩打、步步為營,然后悄無聲息、不知不覺的設了一個大局,讓人們看到成功希望,誘惑著人們陷入他的大局之中……著實令人心驚肉跳!

    這位大隋秦王看起來比他的太祖、祖父都強烈暴躁,但胸中卻暗藏丘壑,這樣的君王其實才是最可怕的君王!

    仔細想想這位秦王所做的事情,好像東下榔頭、西一棒,可是等到最后結果出來時,才發現各個看似毫不相干、毫無作用的棋子都活了,并起到了巨大的作用。這份心思委實縝密無比,知道什么時候該做什么,什么時候不該做什么!

    你以為自己可以擋住他和甚至反他,但當頭來卻會發現根本沒有用!

    不管是忠于他的自己人、還是逆他的人,都是他擺在棋盤之上的棋子……

    如此一想,竇琮不寒而栗、毛骨悚然……慘然一笑,道“你還是殺了我吧。”

    “不!”

    楊侗微微一笑“你還有利用的價值,所以我不會殺你。”

    “是嗎?”竇琮冷哼一聲,道“我殺不了你,難道還殺不成自己?”

    “當然可以!但是你不會。”

    “何以見得?”

    “你們竇氏在此戰中的損失委實不小,你們的勢力幾乎被我連根拔起,甚至連中流砥柱的竇抗也死了,你難道你不抓出告密者?你難道不想報仇?”楊侗云淡風輕的看著竇琮,雙手抱在胸前,笑著說道“竇威雖是李唐相國,但年紀擺在那里,離死不遠了,他一旦死去,你們竇氏只剩你和竇軌,你若一死,一個竇軌撐不了竇氏,沒落已成定局!為了竇氏的繁榮富強,你哪怕再想死也不會死、不敢死!”

    楊侗語如鋒芒,一字一句都刺到了竇琮骨子里去了。

    “哈哈!你說得對……老夫的確不敢死。”竇琮的脊梁像是忽然被打垮了一般,笑聲之中充滿了無奈、悲愴。

    是的!

    經過楊侗這么一說,他還是真不能死、也不敢死。

    世家子弟從出生那一刻開始,享受到常人難以想象的榮華富貴、名利權位,但他們的人生、命運,甚至連命都不是自己的了,這是大世家、大家族子弟最大的無奈!

    “你一回到襄陽,必然會竭盡全力的尋找告密者,李唐也因此內斗不休、暗戰連連……這就是你竇琮活著的唯一價值,也是我饒你一命的根本理由。而你明知我在利用你,但你不得不順著我的意去做事!”

    楊侗徹底將竇琮最后一點驕傲、尊嚴打滅了,因為楊侗的目的自始自終都不是他和裴律師,楊侗要對付是關隴世家的暗勢力,成功了以后,又要用自己去對付李唐王朝;而自己就和紙鳶一樣,被楊侗用一根無形的<!--中间广告位置-->線牢牢掌握,這根線便是竇氏家族。

    只要自己在乎竇氏興衰,那就是楊侗的棋子。

    放下不管?根本不可能。

    竇琮蒼老臉上泛起一抹苦澀笑意,他可以肯定,不管自己活不活,楊侗都會設法讓家族的人知道竇氏給人賣了這件事。

    如今給自己說,不過是通知自己,你竇琮已經是我的棋子了你活著,是棋子;你死了一樣是棋子,我會讓竇氏其他人去掀開李唐內斗的序幕,甚至還能讓李唐更亂。

    楊侗這一招太陰了!而且是陽謀,最最無賴、無恥、惡心的陽謀,就算竇琮現在知道了楊侗的險惡用心,也沒任何辦法規避。

    早知道就應該一刀子抹脖子算子,不聽他的鬼話,如今想逃避也逃避不了了,還得順著他的思路為他賣命。

    “秦王殿下你簡直就是一個王八蛋,夠狠!夠毒!我這次卻是徹底栽在了你的手里了!栽得心服口服!”竇琮憤怒的說道。

    “戰爭,不止在戰場之上。”

    楊侗掃了竇琮一眼,幽幽道“其實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有多么厲害,我最先只想當一個好人,可你們不讓!我也不想死,只能當惡魔了。”

    “呃……”竇琮無語,感情這頭惡魔還是各路反王造就的了。但好像確實是這樣。因為楊倓、楊侗、楊侑三兄弟之中,老二楊侗當初被所有人視為最沒出息、最窩囊、最沒前途那一個,所以遭到了眾人的遺棄,直到后來翟讓和李密把他逼狠了,楊侗索性扛著馬槊上陣拼命,這一拼命把秉性寬厚的越王拼沒了,轉眼之間,就多了大隋秦王這么一頭巨獸。

    這能怪誰?

    要怪就怪該死的翟讓,沒把楊侗弄死。

    “這亂世來得很好,若非是這亂世,我現在或許還在洛陽城,當一群世家子弟手中的傀儡。”楊侗拍了拍竇琮的肩膀“好好看著吧,大隋王朝,一定在我手中再次輝煌。”

    “來人,速速派‘快馬’前往邊關,告訴李唐兵卒,就說兩位‘豆’大將軍在我大隋手中,活的這個賣價一百萬石上好糧食、死的那個賣價五十萬石,還有裴律師,這個不值錢,只賣三十萬石糧食……各家代表一人二十萬石,死的活的關隴世家子弟一律十萬石!一口價,沒有折扣。”楊侗對著黑暗之處大聲吩咐道。

    “喏!”

    “記住,一定要鬧得邊關皆知,鬧得越大越好。”黑暗之中,傳來房玄齡悠然的聲音。

    “喏!”

    “呃……”竇琮只聽得冷汗浸濕,看著楊侗淡定的目光,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悲哀,非是為自己,而是為了李淵。

    諸侯之中,李淵絕對是愛世家控制最嚴重的一個,別的諸侯可以在世家大族和寒門之間左右擺搖,甚至可以像楊侗這樣完全拋棄世家,但李淵不能。

    因為他起事之初,之所以能夠迅速拿下整個并州,太原王氏、太原溫氏、聞喜裴氏等關東世家功不可沒;入主關中,則是關隴世家的功勞,乃至與大隋作戰、賠償,都在依靠關隴世家支持。

    若是楊侗這筆買賣鬧得天下皆知,李淵買也得買,不買也得買,否則,李唐那些世家將會拋棄李淵,使李淵之前所營造的一切給徹底摧毀,從而失去角逐天下的資格。

    即使李淵破罐子破摔,對楊侗的訛詐不加理會,然后學楊侗這一套重用寒士,也不行。因為楊侗手中這些人,是為李淵賣命才被楊侗抓到的,如果李淵不買回去,那么,他麾下將士又會怎么想?誰還敢跟隨為他賣命?

    所以!

    李淵只能咬牙切齒的接受楊侗這一番訛詐,將好不容易積攢的點點家底拱手資敵,甚至還遠遠不夠。

    這一場鬧劇似的長安之變,李淵表面上的實力確實沒受到多大損失,可內里損失得一塌糊涂。將這一場說成一場不亞于關中之戰的慘敗亦無不可。

    楊侗用實實在在的行動詮釋了什么是“戰爭,不止在戰場之上。”

    楊侗此舉是對李唐執行敲骨吸髓的絕戶計,而且,還是讓人避無可避的無恥的陽謀。

    竇琮深吸了一口氣,問出了心中的疑惑“宮中兩千玄甲軍可以裝醉,另外三千人明明已經走了,可是最后宮中居然還有這么多兵。我很想知道,宮中的軍士哪來的。”

    “穿上玄甲軍的衣甲,就一定是玄甲軍嗎?”勝負已定,楊侗的心情很好。

    “對于大興宮的人員,我們一清二楚!大興宮的人加起來也沒這么多。”竇琮皺眉道。

    楊侗笑著反問“牧羊女難道不是人?”

    竇琮呆了一呆,搖頭苦笑,他真把這個群體忽略了,嘆息道“敗得不冤!”

    頂點

    dasuidisanshi00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