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71章:大哥,你降過一回了。

正文 第371章:大哥,你降過一回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r />

    夜半!<r />

    <r />

    沸騰了一天的大興宮早已陷入了安靜。<r />

    <r />

    兩儀殿中!<r />

    <r />

    沈光、羅士信、謝映登、程咬金等將甲胄齊全,武器在側,一副將要作戰的模樣。<r />

    <r />

    楊侗此刻正在和房玄齡下棋,韋云起、杜如晦、裴仁基等人在一旁興致勃勃的觀戰。<r />

    <r />

    棋,是象棋!<r />

    <r />

    楊侗也會下圍棋,但不精,無論是跟楊恭仁、楊師道、魏征、房玄齡、杜如晦這些智商聞名的臣子下,還是跟自己的老婆下,楊侗往往被虐得想死,所以他把‘炮’改成了‘弩’之后,將后世的規則搬到了大隋王朝。作為新式象棋的規則制定者,楊侗感覺自己起碼不會輸在起跑線上。<r />

    <r />

    楊侗從棋盤上一個不起眼的地方拿起一個‘弩’,輕輕的笑了一下,然后啪的一聲響,敲在了房玄齡的老‘帥’之上。<r />

    <r />

    “不算!這一步不算!”房玄齡把手中的一個‘車’放回了棋盤。<r />

    <r />

    “能不能別這么無恥啊你!”楊侗將手中的棋子放回了棋盤,笑著說道“據說新羅王和王女都會來我鄴城朝賀,到時候我作主,讓金白凈將金德曼許配給你,省得你老是惦記。”<r />

    <r />

    “臣不敢!”房玄齡云淡風輕的說道<r />

    <r />

    羅士信笑嘻嘻道“為何不敢呢?金德曼可是一個大美人呢。”<r />

    <r />

    “夫人不讓所以不敢。”房玄齡翻了個白眼你小子,這不是明知故問的廢話嘛,克明比我還怕老婆,干嘛老是拿我開涮啊。<r />

    <r />

    眾人“……”<r />

    <r />

    夫人不讓所以不敢……<r />

    <r />

    這理由很強大!<r />

    <r />

    眾人發現自己無言以對……<r />

    <r />

    “羅將軍,你要是有本事!弄個三妻四妾給大家瞧瞧。”房玄齡卻沒放過羅士信了。<r />

    <r />

    羅士信訕訕一笑“這個,哈哈!我家夫人也不讓,所以我也不敢。”<r />

    <r />

    眾人狂暈!<r />

    <r />

    仰天長嘆一聲,楊侗忽然發現自己是最幸福的男人,看向羅士信道“小羅,你家夫人也有身孕了,想好名兒沒有?”<r />

    <r />

    “沒啊!”羅士信搔頭道“末將想了無數個,全都被夫人嫌棄了。回了鄴城后,請劉炫大師幫忙物色一個。”<r />

    <r />

    裴仁基看著傻乎乎的羅士信,提醒道“士信,何不讓殿下幫你起一個?”<r />

    <r />

    裴仁基好想一腳踹過去殿下賜名是多大的榮耀啊,這小子居然舍近求遠,真是笨到家了。<r />

    <r />

    “殿下,勞煩幫忙想個。”羅士信無所謂的說道。<r />

    <r />

    “羅成!”楊侗想也不想就說道。<r />

    <r />

    “羅成,萬事皆成功,不錯不錯。”<r />

    <r />

    羅士信哈哈一笑,不管竇線娘這一胎生的是男是女,總之,他的第一個兒子以后就叫羅成了,“殿下,要不您再取一個?”<r />

    <r />

    “怕你夫人不讓?”楊侗失笑道,‘羅成’本身就是根據羅士信創造出來的虛擬人物,現在讓他給了羅士信的兒子。<r />

    <r />

    “當然不是!我覺得夫人這一胎有兩個兒子。”羅士信道。<r />

    <r />

    眾人無語!<r />

    <r />

    雙胞胎哪能這么容易?<r />

    <r />

    “羅通,一生順遂,諸事通達。”古代的名字很有講究,一般都是單名,雙名被正統漢人視為賤名。如果是別人的孩子,楊侗真不好胡亂說,羅士信家的孩子容易多了,把現成撿來用即可。演義家是文化人,他們創作演義故事都是逐字逐句推敲,故事中的人名,肯定有理有據、合情合理。<r />

    <r />

    “多謝殿下!”羅士信喜不自勝線娘以后有了第二胎,我也省得想名字了!<r />

    <r />

    此時,外面傳來了‘梆梆梆’的打更聲,<r />

    <r />

    兩儀殿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氣氛驟然一緊!<r />

    <r />

    “他們應該要開始了,我們這邊也該動手了。”楊侗的眼神更像是一把無形的寶刀,語如鋒刃道“羅士信立刻帶領人馬,奪取玄武門兵權!膽敢反抗者,殺無赦。”<r />

    <r />

    “末將領命!”羅士信應命而去。<r />

    <r />

    “謝映登帶領人馬,奪取玄重門兵權,膽敢反抗者,殺無赦。你要按照我們得到的情報,放敵人入宮,然后來他一個關門打狗。”<r />

    <r />

    “末將領命!”<r />

    <r />

    “裴老將軍接管朱雀門、沈光接管含光門、程咬金接管安上門防務!膽敢反抗者,殺無赦!其他人,按計劃行事!”<r />

    <r />

    “喏!”<r />

    <r />

    ……<r />

    <r />

    一炷香左右。<r />

    <r />

    玄重門守將楊昆看到換防時間將至,便收攏兵力,準備等常何前來接手,忽有衛士跑來道“啟稟將軍,謝映登將軍讓你先不解散士兵,正在大帳之中等候。”<r />

    <r />

    “等候我的命令。”楊昆向士兵下了命令,大步走進軍衙之中,卻見謝映登一身戎裝的等在那里,另外八名禁衛統領亦已到來。<r />

    <r />

    “謝將軍?您這是……”楊昆微微一驚,連忙上前躬身施禮<r />

    <r />

    “事急從權,楊將軍不必多禮。”謝映登微微伸手虛扶一把,示意楊昆起身。<r />

    <r />

    “謝將軍突然到來,可有戰事發生?”楊昆原是玄甲軍中的一名校尉,今為大隋鷹揚郎將,久經戰陣,見多識廣。此時見到房玄齡神情凝重,一派上陣砍人的模樣,神色也嚴肅了起來。<r />

    <r />

    “楊將軍,可識此物?”謝映登沒有解釋,而是從手中亮出一面金牌。<r />

    <r />

    “至尊令?”楊昆面色為之一變。<r />

    <r />

    ‘至尊令’全稱‘至尊無上令’,對于它的存在,整個大隋只有朝中重臣、軍中大將,以及出自玄甲軍、負責各個禁宮安全的原玄甲軍將校知道。像梁洛仁、何潘仁、向善志、馮端、常何這些降將,并不知道‘至尊無上令’的存在。<r />

    <r />

    對于知道‘至尊無上令’的人來說,此令如同楊侗親臨,必須無條件遵從。<r />

    <r />

    “有人圖謀不軌,會在今晚發動政變,諸位將軍及麾下禁衛,自現在起皆由我來接管。”謝映登肅然道。<r />

    <r />

    “喏。”<r />

    <r />

    “謝將軍!”楊昆拱手道“再過兩刻左右,常何將軍就來接手防務,要不要……”<r />

    <r />

    “常何、馮端等人便是敵軍內應。”<r />

    <r />

    “該死的混蛋。”<r />

    <r />

    從鷹揚郎將無不大怒,他們全是從玄甲軍出來的人,對楊侗的忠誠達到了極限,哪怕楊侗讓他們去死,也毫不猶豫。現在聽說內部有有內奸,自然痛恨不已。<r />

    <r />

    謝映<!--中间广告位置-->登淡然道“今晚之事早在殿下的掌控之中,不過是一場鬧劇罷了,大家一點都不用擔心。你們現在聽我安排,今晚務必將這些反賊一網打盡。”<r />

    <r />

    “喏。”眾人更有信心了。<r />

    <r />

    “楊將軍,常何統領求見。”就在此時,一名親衛突然進來,向拱手道。<r />

    <r />

    眾人為之錯愕,紛紛將目光看向了謝映登。<r />

    <r />

    “他來這里干什么?”楊昆疑惑不已。<r />

    <r />

    謝映登心中一動,沉聲道“楊將軍會一會他,且聽聽他怎么說。”<r />

    <r />

    “有請。”楊昆向那親衛吩咐道。<r />

    <r />

    “喏!”親衛沒有多問,連忙告退,謝映登一揮手,與其他人退入了后堂。<r />

    <r />

    很快,常何被人領進軍衙之中。<r />

    <r />

    “常將軍,還沒到換防時間呢。”楊昆故作不知的起身相迎。<r />

    <r />

    “與公事無關!”常何微微一笑,徑直坐到楊昆對面,見軍衙之中只有楊昆一人,頓時放下了心來,低聲說道“我這次來,卻是有一莊大富貴要做。念及同僚情誼,想拉楊將軍一把。”<r />

    <r />

    “卻不知是何富貴?”楊昆回身坐到了主位上,背往后一靠,他怕自己眼中的殺意嚇走了這混蛋。<r />

    <r />

    楊昆見到楊昆如此,心中不由暗惱這家伙真將自己當成將軍了么?他壓下胸中悶氣,笑著道“楊將軍,我聽人說扶風、北地二郡各有數萬大軍起事,所以長安守軍才會連連出動,甚至連三千玄甲軍都出動了。而在宮外,已有三四萬唐軍集結完畢,他們準備在今天晚上對大興宮發動襲擊。”<r />

    <r />

    楊昆冷聲道“你是李淵的人?”<r />

    <r />

    “不錯!圣上當日被迫撤離長安,留下了不少后招,而我便是其中之一,為了取得楊侗的信任,不惜率領近萬名士兵詐降。”常何看了楊昆一眼,侃侃而談道“如今的長安城,守軍不足萬人,宮中人馬更是少之又少,作為最強戰力的兩千玄甲軍更是爛醉如泥,天亮之前,大興宮就是大唐的了。此時正是我等響應大義之時,只要擒拿楊侗,我等便有說不盡的富貴,一個國公是怎么也少不了的。”<r />

    <r />

    楊昆冷笑一聲“殿下對百姓秋毫無犯,關中百姓更因大隋入關而安居樂業,這才是大義!看在同僚數月的情分上,我勸你還是向殿下自首吧。否則,腦袋難保。”<r />

    <r />

    “放肆!”常何目光冷了下來,寒聲道“楊將軍,我是念在往日情分上,才給你一個機會,若你執迷不悟,今日必不得善終。你……”<r />

    <r />

    楊昆一揮手,打斷了常何的話,冷然道“你知道我之前供職哪支軍隊嗎?”<r />

    <r />

    “難道不是李靖麾下?”<r />

    <r />

    “是!”楊昆站了起來,傲然道“但是這之前,我是玄甲軍中的一員,我是殿下的兵,你以為我會投降?”<r />

    <r />

    便在此時,接連不斷的慘叫聲在軍衙外響起。<r />

    <r />

    楊昆臉色大變,怒道“你竟敢……”<r />

    <r />

    “為何不敢?”常何冷笑道“原以為你會識時務,不想你如此執迷不悟,你既然是玄甲軍中的一員,現在就算想投降也晚了。”<r />

    <r />

    “是嗎?”<r />

    <r />

    一道平淡的聲音從外面響起,跟接著楊侗帶了百名玄甲軍將士走了進來,手中出鞘長劍,帶著一抹森然光華,如同一波深邃的秋水,劍尖,尤在滴下點點血滴。<r />

    <r />

    “楊侗?”看到楊侗,常何失聲叫道,<r />

    <r />

    就這時,遠處傳來了喊殺聲,是從朱雀門那邊傳來。他定了定心神道“沒想到你竟然來了?聽到前面的殺聲了嗎?”<r />

    <r />

    “聽到了!李靖差不多快到了。”楊侗點點頭,徑直坐在到了楊昆的座位上。<r />

    <r />

    “你說什么?”常何目光一寒,不可思議的看向楊侗。<r />

    <r />

    “蠢貨,殿下在五原就已經洞悉你們的陰謀,你覺得扶風、北地的那些雜兵,擋得住大隋精銳嗎?”謝映登從后堂走了出來,向楊侗躬身一禮。<r />

    <r />

    楊侗揮了揮手,扭頭看向常何,淡淡的說道“你反我的理由,我沒興趣知道。到這一步,那就是敵人。”<r />

    <r />

    “你……你待如何!?”常何有些色厲內荏的道。<r />

    <r />

    “看你也不是個硬骨頭。”楊侗看向常何,失望的搖了搖頭“我不想浪費時間。現在馬上告訴我,你們的全部計劃,”<r />

    <r />

    “憑什么告訴你!”常何冷哼道。<r />

    <r />

    “就憑你一家老小的性命。”楊侗淡然道“以及你自己,可以痛快死去!”<r />

    <r />

    “你要殺我?”常何不可思議的看向楊侗。<r />

    <r />

    “你反我、我殺你,很正常。”楊侗搖了搖頭“你雖然會死去,但我會給你的家人一條生路。你常何是李淵的人,馮端、封吉、柳齊也是,我還知道主事的人是竇琮、裴律師,還知道他們挖空了善和坊墻……也知道扶風的主事者是竇抗、北地郡主事者是馮立…從某種意義上說,我知道的比你還要多,所以你還是不要把希望寄托在那幫蠢貨身上,他們保不住你的家人。”<r />

    <r />

    “我,我可以降……”常何面如土色道。<r />

    <r />

    “大哥!你已經降過一回了!”楊侗一臉無語的看著常何。<r />

    <r />

    謝映登、楊昆等人聽了這話,忍不住噴笑出聲。<r />

    <r />

    “得了吧!你常何也別跟我裝出一副窩囊的樣子,你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你想拖時間是吧?好啊!你每拖十息,我明天就砍你一個家人,現在記時!”<r />

    <r />

    此時,遠處玄武門的一道火焰讓楊侗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然后若有所悟向常何說道“對了,你表面是上李建成的人,實際卻為李世民賣命,你現在順便把李世民埋在關中和李建成身邊的暗子也說了,李建成的也一并說了!”<r />

    <r />

    “這……”常何驚悚的看向了楊侗,這特么的還是人嗎?連這也知道?<r />

    <r />

    “你只要如實回答,我還能給你后裔英烈子弟的待遇,讓他們覺得自己的父親為國戰死,以你為榮。”楊侗似笑非笑的看著他,看來自己猜對了,如果不是玄武門的火把閃了自己一下,還真忘記了一件事情在李氏兄弟版本的玄武門之變中,當李建成和李元吉進宮以后,玄武門守將常何關閉玄武門,徹底切斷李建成和援兵的聯系,以及李建成的退路。<r />

    <r />

    想不到自己利用史實一詐,居然真把常何給詐了出來。<r />

    <r />

    “我說好了…希望殿下說到做到…”沉默了半晌,常何敗下了陣來。<r />

    <r />

    ……<r />

    <r />

    “感謝大家長期以來的支持,感謝一直打賞、給月票、推薦票的書友……<r />

    <r />

    在這里特別特別要感謝一位網名叫‘自在由心’的書友,他來自河北邯鄲。之前這位書友在看盜版,有了群才聯系到了小弟,之后以無數倍于章節的紅包來表達對小弟的支持。<r />

    <r />

    有生之年遇到這樣一個可愛可敬的支持者,是小弟畢生之榮幸!小弟永生難忘、至死難忘!”<r />

    <r />

    <r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4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