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68章:將軍、道士、女將

正文 第368章:將軍、道士、女將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扶風郡太白山是秦嶺山脈最高峰,又有太乙山之名,據說是太乙真人修煉之地,如鶴立雞群之勢冠列秦嶺群峰之首。自古以來,太白山就以高、寒、險、奇、富饒、神秘等特點聞名于世、稱雄關中。

    太白山是關中第一高峰,太白山氣勢巋然、風雨無時、僅在六月盛暑始通行人,俗呼“開山”,六月以外霧雪塞路、人跡罕至,故而俗稱“封山”。

    東山屬于低山區,相對高差不大,四季都暢通無阻,但這里山勢陡峭,山上覆蓋著濃密的森林,偶然也有大片裸露在外的陡壁,這些峭壁像被利刀削過,峭壁下堆滿形態萬千的巖石,有的小如鵝卵,有的巨大如數層樓高,一條彎曲幽長山路從大大小小的巖石中穿過。

    幕色蒼茫的太白山格外寂靜,兩邊樹林和巖石縫隙中傳來一陣陣沙沙的聲音,偶爾還有一只夜梟從樹上發出凄厲怪叫,令人毛骨悚然。

    但很快,寂靜山路便被一支軍隊打破了,一支人數約有三千的步兵背負橫刀、強弩迅速攀爬。

    為首大將乃是薛萬均,身邊是他的五弟薛萬備,兄弟二人得到楊侗之命,率領三千名‘山地兵’潛伏在太白山中,之前不知何故,直到前幾天,他們看到一些青壯帶著簡單的‘武器’陸陸續續入山,合計起來,少說也有三四萬人,薛氏兄弟這才知道有人打算在此聚眾造反。只不過這些賊子謀劃不密,被朝廷事先知道了。

    早上的時候,他們獲得來自長安的鷹信,說是這些人可能會在今晚下山,讓他們兄弟滅了這些人。

    讓他們兄弟以三千之數殲滅三四萬人,說起來件很可笑、很荒唐的事情,但如果借山勢、地利來發動攻擊,也并非不可能。

    “松陽道長,您說東山往上、往下都只有一條路,確定么?”薛萬均讓大軍就地休息,然后跟一名道士觀察地勢。

    這個名叫松陽的道士,是太白山上高山區太乙宮里的道士,下山采購時被叛軍追殺,從山上落到一叢藤蔓之中,被隋軍所救,他聽說朝廷前來剿匪,便主動為薛萬均帶路,薛萬均一番盤問,最終相信他是真心為朝廷效力。

    “北魏酈道元在《水經注》上說‘太白山于諸山最為秀杰,冬夏積雪,望之皓然’。意思是說太白山終年積雪,向山頂看去,常常是白色。東山往上,一年之中很少沒有積雪的時候,大軍往上駐扎的話,每天消耗的龐大給養跟不上,這是其一;其二、東山之上異常險峻,委實不利大軍行走。”

    松陽道長說到這,手指前方道“將軍請看。”

    薛萬均順勢看去,看到一塊巨大無比的巖石仿佛從天而落,正好鑲嵌在狹窄峭壁中間,把整條谷道堵得嚴嚴實實,這塊巖石寬約八丈,高十余丈,上面長滿藤蔓青苔,巖石中間裂開一條寬五尺的石縫,只能步行通過。

    “這是大雪封山后,最好走的一條路,其他地方很難攀登,而且這條縫隙蜿蜒近一里長,如果我是一軍主將,不到生死,我是絕對不會率領軍隊往上面去的,將軍以為然否?”松陽道長說道。

    “道長好見識!”薛萬均笑著說道

    松陽道長搖頭道“不是見識,是住在山上久了,知道太白山的優劣!”

    薛萬均回顧東山的地形,已經有了定計。

    “將軍打算用火攻么?”

    “對!”薛萬均點了點頭,笑道“道長覺得不忍么?”

    “沒什么不忍的!”松陽道長苦笑了一下,道“貧道雖不入世,不管天下紛爭,卻也眾關中的變化看出大勢、民心盡在大隋王朝;可這些人為了一家之私利執意抵抗王師,縱得一時之勢,也不過徒令天下陷入更久的戰亂而已。”

    “如果殺三四萬人,能挽救萬千黎民,能讓萬萬千千百姓早日脫離戰亂苦難,這三四萬人當殺。他們是對是錯已經不重要了,因為他們的存在于民無利、于國無益、于我族更不利!

    薛萬均肅然起敬“道長比天下大多數人都看得透徹,令我萬分佩服…如果人人都如道長這么想,那才是我族之大幸…”

    “將軍,時間不早了!”松陽道長看了下天色,道“再過半個時辰,天就徹底黑了,不利行軍。”

    “多謝道長提示。”

    薛萬均躬身一禮,回到了駐地,帶領三千名隋軍抄近路繞到東山背后,距離叛軍營地已經不足六里。由松陽道長為向導,再從一條密林蓋得嚴嚴實實的清溪,向叛軍大營潛近。

    ……

    太白山下,溫湯鎮矮小破舊,周長不過三里,由于這里是貧瘠山區,產出不高,全鎮百姓已經被遷往土地肥沃的天水郡。

    小鎮最深處的地方,一座頗有規模木質建筑赫然立在最醒目位置,此刻,卻不斷有人匆匆忙忙的走進建筑之中,建筑極為破舊,可內部極為寬敞。

    一名大漢坐在臺階之上,這名大漢臉<!--中间广告位置-->上的一道長長的疤痕,這道疤從他的左臉一直拖到右臉,直接將他的鼻子疤截成了上下兩段,右臉頰凹了一個大洞,幾乎可以看到里面面頰骨。

    在他下方分別坐有百余人,他們有的四五十歲,有的二三十歲,年紀不等,有男有女,有僧有俗甚至還有農夫。有人腰懸長劍,有人斜佩橫刀,這些人彼此間似相識又似陌生,像是無法聯系在一起的天南地北客,但此時他們卻同時聚集到了一處。

    但顯然,他們都以那名恐怖的漢子為首。

    “大哥,這兩位來自韋氏,不但武藝高強,而且昔日也是魏刀兒將軍軍中驍勇壯士。”一名精瘦的漢子對著那名大漢笑道。

    “哦?”大漢俯視著二人,其中一人膀闊腰圓,煞氣騰騰,顯然是殺過人的,讓不禁點頭稱贊“像條漢子。”

    另一個比較普通,只是眸子里帶著一股野獸般的兇光,微微點頭,向二人道“你二人昔日也是魏刀兒將軍的下屬?”

    “不錯。”那壯漢點頭道“當初某跟隨魏將軍,后來魏將軍兵敗于雀鼠谷,這些年東躲西藏,后來得到韋氏庇護才逃過了一劫,此番奉命前來聽從主將號召,萬想不到主將居然是甄將軍。”

    “你認得我?”大漢詫異道。

    “您是魏將軍坐下將軍,叫甄寬,某曾在魏將軍身邊見過您一面。”

    “你是何人?”甄寬問道。

    “小人曾是魏將軍親衛,名叫魏壁。”

    “魏壁?我聽過你。號稱是魏將軍麾下第一親衛。”甄寬笑著站了起來“有魏壁將軍相助,我軍如虎添翼也!”

    “甄將軍過譽了。”魏壁眼中帶著幾分自信。

    甄寬哈哈大笑,恐怖的眼中閃過一種名叫野心的神采,他當初確實是魏刀兒的部將之一,不過卻聽命于他的堂兄甄翟兒麾下,甄翟兒在大業十二年奉魏刀兒之命率眾十萬攻打太原,隋將潘長文兵敗身亡。楊廣命當時還是右驍衛將軍、唐國公的李淵為太原留守,虎賁郎將王威、虎牙郎將高君雅為副,他們三人率兵討伐甄翟兒。與甄翟兒遭遇在雀鼠谷,隋軍大破魏刀兒的十多萬大軍,甄翟兒戰死。

    李淵當時為了起兵準備,收編了甄翟兒的力量,不斷擴充自己的實力,甄寬便是其中之一,由于驍勇善戰,被提拔成驃騎將軍。

    甄寬賊性未除,并不滿足現狀,他一直夢想著像堂兄脫離魏刀兒那般脫離李淵的掌控,如今被李淵派來掌管關中幾萬力量,令他看到了自立的機會,只不過他名為主將,但眼前這百余人皆是關隴世家的心腹之士,瞧不起流寇出身的他,所以,要想自立,必須除掉這些人,最好的辦法,無疑借隋軍之手干掉這些人,然后自己帶著山上的兵員潛入秦嶺,整編成一支上下一心的軍隊。

    同為一脈的魏壁的到來,讓甄寬興奮不已,只要將之收服,自己會憑空增加一員干將。

    就在這時,有人驚呼“火,山上發生了大火!”

    甄寬一愣,起身朝山上望去,只見太白山上果然火光沖天,大火帶足有十幾里,正是軍營方向燒的火,甄寬仿佛一腳踩空,心直墜下萬丈深淵,完了,他的自立夢全完了。

    他呆呆地望著太白山,一臉絕望之色。

    “敵襲……啊~”

    未等甄寬說些什么,外面傳來一聲短促的慘叫,負責警戒的士兵那失去生機的尸體已自房頂上跌落,也打破院中的死寂。。

    “噗噗噗~”

    凄厲的破空聲、慘叫聲、利器撕裂肌肉的聲音忽然接踵而來,站在高處的士兵一個個被人射落下來,緊跟著,院門被人轟然撞開。

    一名身穿鎧甲,面帶修羅面甲,身披戰袍,身材修長的騎將躍馬而入,竟是一名女將。

    隨著她的出現,房頂上忽然傳來一陣輕響,近百道纖細修長身影如月下的靈貓一般,她們手執寒光閃閃的強弩。

    冰冷的殺機伴隨著淡淡香風緩緩逼近,有反應過來的兩個人殺向了門口這名女將,然則回應他們的是一陣弩箭。

    “殺!”猙獰冰冷的修羅面甲之下,忽然傳來了一陣漠然的聲音。

    剎那之間,一個個俏生生女兵扣動強弩,一支支弩箭從四面八方向院中百余人射去。

    場面頓時大亂,里面的人被射殺得慘叫連連,紛紛倒地,一個個驚恐萬分的大喊大叫。

    “殺出去。”

    甄寬及時抓住身邊的魏壁當擋箭牌,僥幸的逃過了一劫,見弩箭不再射落,揮刀向那女將殺去。

    女將手臂一招,一手一把強弩,在甄寬魂飛魄散之下,兩支弩箭狠狠地釘在了他的膝蓋,甄寬慘叫著撲倒在了地上。

    數十名女兵從女將兩側沖了進來,一陣亂槍將甄寬捅死在地上。

    “你們不錯!”女將淡淡的說了一句。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4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