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64章:挖墻角進行時

正文 第364章:挖墻角進行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草原之上,軍營之中。

    陰明月包裹在盔甲中,冰冷猙獰修羅面甲之下,一雙鳳眸冷酷如冰,在這雙眼中充滿了無情!

    蔡薇看了她一眼,暗自一嘆無怨無悔為君長做面具人,你值得么你?

    渾不知蔡薇所想的陰明月,對一群女子說道“如果你們怕死、如果你們吃不了苦,現在可以退出,然后接受朝廷安排,過上男耕女織的平靜生活……這是你們唯一的一次選擇,不會再有第二次!以后,擅自脫離軍隊,殺無赦。”

    一聲‘殺無赦’說得殺氣沖天、殺氣凜然!幾千名女子站得筆直,渾身的肌肉都繃得緊緊的,唯恐被斬首。

    驀然,一片寂靜之中,陰明月凌厲道“我數十個數!在這十個數的時間里,選擇吧!”

    “一…二…三…四…五……”

    六還沒有數出來,終于有幾名女子經不過美好生活的誘惑,默默的退了出去。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的,有一就有二,見到‘榜樣’沒有受到懲罰,很多人在陰明月冰冷的聲音之中退了出來!待到‘十’字截止,密密麻麻的隊列一下子空了,一清點下來,居然還剩下三千二百多人。

    “既然大家都愿意從軍,那本將現在就宣布訓練紀律。”陰明月冷冷的說道“本將只說一遍,但無論你們違反了哪一條,沒有例外,更加沒有下一次!殺無赦!”

    “訓練時間內,遲到者,斬!”

    “訓練時間內,早退者,斬!”

    “訓練時,偷奸耍滑者,斬!”

    “訓練時,自作聰明者,斬!”

    “訓練時,交頭接耳者,斬!”

    “心有不滿、宣于口者,斬!”

    “違抗命令者,斬!”

    “……斬!”

    “……斬!”

    一連串斬字,讓三千多名估且說是‘女兵’的女子精神緊繃,唯恐漏了哪一條。

    說完了軍紀,陰明月接著說道“你們是我的兵,除了我陰明月,任何人都不能欺凌你們,蔡薇將軍主管軍紀、軍務的將軍,若你們受到不公待遇,可告知于她,她會為你們主持公道,本將軍也絕不容許我的兵受人欺凌。”

    “喏!”眾人稀稀拉拉的應道。

    “沒吃飯嗎?”陰明月森然道。

    還真沒吃!

    不少人心中腹誹,卻不敢表現出來,之前陰明月說了,哪怕她是錯的,在這兒也是對的。

    當下再次應了,比之前整齊了些。

    “聽不到!”陰明月冷聲道。

    “喏!”這一次,整齊響亮,這些女兵顯然領悟到一些要領了。

    “今天沒有吃的,晚上才有!”陰明月惡狠狠的說了一聲,命令道“現在聽我號令,繞著營地,跑到晚膳時間!跑到最后的兩百人,明天不用來訓練了……”

    說到這里,陰明月又說道“訓練時偷奸耍滑者,斬!”

    一句話,打消了后悔者自作聰明的念頭,看樣子,只有力盡后才能躺著出去了。

    “開始,跑!”

    隨著陰明月一聲令下,隊列頓時大亂,三千多名女兵開始邁步跑了起來。

    那一千男兵騎上戰馬,拎著馬鞭跟在隊伍后面,對著落后的女兵,就是一鞭子下去。

    他們的力道拿捏到位,不會皮開肉綻,連衣服都不會破,卻能讓人感到鉆心的疼,一群女兵一群男兵馬鞭的壓迫下,瘋狂往前沖。

    此刻的男兵,化身成一頭頭惡魔,他們毫無憐香惜玉之心,像趕牲口一樣騎在馬背上抽人!

    這些女兵都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少路,只管悶頭跑到停,有的人心神一松,不少人直接昏倒過去。

    對于昏倒的人,陰明月直接叫人掐人中將其掐醒,接著還是跑,不給她們任何休息機會。

    大家的體力全都耗干了,現在完全是意志力的比拼,與體力相當,陰明月更看重意志力強的人,如果二選一,她會毫不猶豫的選擇意志力強的人。

    在女兵咒罵聲中,終于迎來晚餐時間,一鍋鍋肉食彌漫香氣撲來,讓餓了一天的早已饑腸轆轆的女兵一窩蜂涌了過來,然而她們不知道的是吃飯也是訓練中的項目……

    。。。。。。。。。。。。。

    目光往南,長安朱雀門前的善和坊最北方一個院落內,裴律師指揮著一群人小心翼翼的挖掘坊墻。

    南北夾攻是竇琮突襲大興宮的計劃,北攻宮城為主,大致就是效仿楊侗,從玄重門對宮城發動突然襲擊;而南方只是輔助而已,但南北雙方都取得戰果無疑會更好。

    他的南路軍,現在就藏在善和坊,此坊與大興宮只有一道朱雀橫街和坊墻之隔,它和其他三十五個對著大興宮正面的坊與其他坊相比,只有東西坊門。

    這是隋文帝建城之始,為了大興宮的安全考慮,只讓正面的三十六坊開設東西二門,坊里的人即使對大興宮發動攻擊,也需要繞上一圈,從而為了大興宮多出一點點寶貴的反應時間。也因此,正對面的太平坊、善和坊興道、務本四坊的坊墻修得異常高大堅固,并且每年都有人進行嚴格檢查。

    善和坊最北邊這一排房舍雖然掛在普通百姓的名下,實則皆是李淵的宅子,那些所謂的‘主人’都是李淵的死士。

    這是李淵離開長安前,準備的后手,他希望打回長安時能夠用得上,他當時是長安之主,要換個戶籍簡單得很,為<!--中间广告位置-->了保險起見,還毀掉長安戶籍。

    裴律師潛到長安以后,便悄悄地聯系上了這些宅子的‘主人’,他為了避開坊兵,可以更快的發動攻擊,所以命人悄悄挖掘善和坊的坊墻,只要挖空了墻,到時一推即倒,即可殺向對面的大興宮。

    只不過坊墻由大條石修筑,在不能驚動其他人的前提下,只能在晚上作業,進度異常緩慢,不過據情報上說,楊侗那個暴君還在五原停留,所以他并不著急。

    “大家小心一些,慢一點不要緊,千萬不能驚動其他人。”裴律師聽到聲音不小,連忙小聲吩咐。

    “喏!”一干死士放緩了動作。

    裴律師抬起了頭,透過蒼茫夜色,看向了對面高大的宮墻,那一雙目光之中溢滿了濃濃的仇恨之色,正是即將入駐宮中的新主,令他們裴家失去了聞喜這個根基之地,也是那個人,狠狠地羞辱了他的父親裴寂,不僅剃光了父親的頭發、眉毛、胡子,還烙上了九個香疤。毛發可以長,可九個香疤印子卻是怎么都去不掉的,這九個香疤是裴家的九道巨大恥辱,深深的銘刻在裴氏父子心中。

    裴寂以前是儒林之中著名的名士,他當初的名聲有多大,現在的恥辱就有多大,他如今威嚴盡喪,成為名士之林中的笑柄,政敵劉文靜在爭執之時,不時蹦出來的‘雞婆大師’更讓裴寂在李唐百官面前丟盡了顏面和威嚴。

    最最可惡的是,楊侗這混蛋居然讓人四處放出風聲,說自己的父親能夠得到今天的地位,不是他才能有多高,而是因為年老色衰被李淵無情拋棄后所得到的補償。

    這是啥意思?意思就是裴寂今天的地位,是年輕貌美之時,ai屁股給李淵。李淵舊情難忘,對老情人加以補償……現在別人一說到‘裴寂’這個名字的時候,裴氏父子自己都會腦補為‘裴妓’,覺得所有人都在笑話他們。

    這一切,都是楊侗給予裴家的種種羞辱,裴律師不恨如天高才奇怪了。

    “都尉,都尉。”這時,一名死士走來。

    裴律師收回了目光,問道“什么事?”

    “大將軍讓你前去議事,說有很重要的事情。”

    “人在哪里?”

    “在書房。”

    “我知道了!”裴律師稍微整理一下亂了的頭發衣冠,便向書房走去,剛走到房門口,就聽到竇琮開心的笑聲。

    “律師參見大將軍。”裴律師走了進去,行禮道。

    “請坐!”

    “多謝大將軍。”裴律師落坐之后,目光一掃,發現人群之中多了一個陌生人,其衣著似是隋朝的武官。

    不待裴律師詢問,竇琮笑著介紹道“這位是馮端將軍,原是梁師都麾下名將,如今擔任玄武門守將。”

    裴律師眼睛一亮,玄重門有常何,玄武門有馮端,豈不是說,可以暢通無阻的殺到宮城。也不知竇琮是如何拉攏過來的。

    “馮端將軍是我竇家的人。”竇琮一句話道破了馮端的身份。

    裴律師恍然點頭。馮端受竇氏之命投入梁師都麾下,然后順勢投降隋朝,這很正常。因為多方投資是世家大族慣例,裴家也不例外,他們父子和裴矩如今效力于李唐,而裴世清為首那一支則在李密麾下做事。

    “據我所知,馮將軍應該在漢川,何以突然回了長安,并成了玄武門守將呢?”裴律師總覺得太巧合了一些。

    “其實也算是幸事。長安是關隴世家的核心要地,落到隋朝之手還不到半年時間,裴仁基、李靖是聰明人,知道關隴世家印跡并不是一朝一夕不是可以消除的。而楊侗呢,他是隋朝實質上的皇帝,他現在要來長安巡視,對于裴仁基、李靖等留守官員來說,可不能有一絲一毫的紕漏。所以調遣可信將軍入駐長安,以護楊侗安全。”說到這里,竇琮哈哈一笑道“他們以為馮將軍是梁師都的人,與大唐沒絲毫關系,卻做夢也想不到馮將軍實際上是我竇氏的人。”

    長安有兩萬精銳以及三千關中降卒,竇琮想要行刺楊侗并不容易,用關隴世家殘余力量調走兩萬精銳只是第一步。

    第二步,就是利用關隴世家人脈,說服長安那些原屬于李唐的降卒,只是投降李唐將軍都已經被調離長安了,而負責統領這三千降卒的,則是李靖的弟弟李客師。當打探到這個消息之后,竇琮明白說降降兵的方案行不通了,只能采取強攻之策。

    以城中將近兩萬的各家家奴對付三千降卒并不難,而且還可以拖住玄甲軍,所以要強攻玄武門還得依靠他帶來的三千名精銳,不過他也知道楊侗不可能事事按照自己的設定來走,所以加大了將要攻擊玄武門這一邊的力量。

    可裴仁基和李靖為了避免長安出亂子,將玄重門、玄武門的守衛從兩班增加到了四班,每一班各有五百人,馮端便是新增的一班守衛的主將。

    對于竇琮來說,無疑是一個天大的好機會,只要常何、馮端能夠調整到同一時間,那么,他們將可暢通無阻的看進入宮城后宮。后宮是沒有禁衛的所在。雖說他已經打聽到楊侗手下有一支女兵,可人數實在少得可憐,不管是人數還是戰斗力,都不如他。

    這期間,頂多會和接手部分防御點的玄甲軍發生交戰,只要依仗人數和突擊的優勢,即可將之擊斃。畢竟,他帶來的人在裝備方面都是頂級的配給。

    至于楊侗、羅士信等人,再強也是雙拳難敵四手。

    頂點

    dasuidisanshi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