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58章:布局西域

正文 第358章:布局西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東突厥南部汗庭所在的白城周長三十多里,如今更名為義成城,劃入五原郡。

    昔日的汗宮也改名為昭武宮

    這是一座宏偉磅礴的巨大宮殿,看上去大氣雄渾、氣勢萬千。一眼看不到邊,假山林立,流水潺潺,亭臺樓閣數不勝數,看上去美不勝收,很有中原特色。

    宮中!

    一處偏殿,楊侗正與漠南道總管李景、杜如晦、薛萬述等人議事。

    東突厥再次一分為三,人人自顧不暇,即將陷入內戰之中,而且讓他忌憚的頡利可汗不僅實力最差,還面臨東西兩路的夾攻,形勢相當不妙。

    如今頡利可汗立足于都斤山,薛延陀立足肯特山以東、阿史那思摩立足三大湖區。

    三大湖區于金山以東、于都斤山以東、康努山以南,由烏布蘇諾爾、科布多和扎布汗三大盆地組成,其間分布著大大小小數十個湖泊,是漠北草原上的一塊寶地。

    相比起頡利可汗的凄凄慘慘戚戚,阿史那思摩可謂是躊躇滿志,他知道頡利可汗掌控的部落雖然近千,可他帳下的士卒已經湊不足十萬之數,更令他欣喜的是鐵勒的薛延陀已經背叛了頡利可汗,只要他能夠離開大隋的土地,即可與薛延陀一南一東,對吉利可汗進行夾攻,只要頡利可汗一死,那他這個大可汗就會名正言順。

    但是他知道自己的一切源自楊侗,楊侗只需一句話,即可將他打回原形,失去現有一切,正是這個不安全感,促使他大勝頡利可汗于野馬川之后,便以追擊頡利可汗為名請示離開,得到楊侗允許后率部離開了漠南草原,北出長城,扎根于三大湖區。

    只不過普通牧民都喜歡大隋的安定生活,不想參與朝不保夕的突厥大戰,像蘇烏、赫拉等崇拜秦瓊的平民將軍都不走了,愿意為大隋效力,所以跟阿史那思摩北上的人只有二十多萬人左右,軍隊只有可憐的五萬。

    但是阿史那思摩并不在意這么多,一是頡利可汗的實力嚴重縮水,許多部落都有反叛之心,只要他扯起了大旗,便可拉攏到一些追隨者;二是他得罪不起大隋,不敢強迫牧民跟他走;三是他打算跟薛延陀結盟。

    楊侗當然明白阿史那思摩是怎么想的,不過他也無所謂了,突厥這三足相當穩定,這次的內亂絕不會像上回那么容易統一了,主要是三者之間,都沒有什么特別明顯的優勢。

    真要算起來的話,薛延陀實力最強,但他們鐵勒在突厥人眼中,是擺不上臺面的奴仆、是下人,不會得到突厥人的投靠,在大局未定之時,很難自然壯大!

    頡利可汗接二連三的失敗,他的嫡系消耗殆盡,就算再募集人馬,無論數量還是質量都不如薛延陀和阿史那思摩,可他底蘊還在,能夠獨領一軍的將領大有人在,而阿史那思摩如今連上得了臺面的將領,恐怕也拿不出幾個來。只不過他夾在薛延陀和阿史那思摩中間,而且和另外兩人都沒有和解的可能,對頡利可汗來說,這才是最尷尬難過的事情。

    楊侗笑著說道“對外之戰算是告一段落了,東西突厥對我大隋已經構不成威脅,接下來我大隋的重心是休養生息,徹底將遼東三郡、雍州、涼州納入我大隋的掌握之中。”

    “殿下,我看那頡利可汗已經破膽,兵馬也不剩太多,為何不一鼓作氣,將突厥連根拔起?”老將李景忍不住開口問道。

    其他人也看向楊侗,李景、薛萬述、孟孝敏、劉大俱他們不了解楊侗的為人,以為楊侗是因為即將登基,不愿造太多的殺戮而放了突厥一馬,但秦瓊、羅士信、裴行儼、尉遲恭、薛萬徹、沈光、杜如晦、陰明月等人跟在楊侗身邊很久,可是很清楚自家這位殿下對敵人從來沒什么憐憫之心的。

    “如果這么簡單就好了。”楊侗笑了一笑,道“若是以前,我或許會有除惡務盡的想法!但現在不是了。”

    眾人不解的看向楊侗。

    “‘敕勒川,陰山下。天似穹廬,籠蓋四野。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楊侗誦讀了一遍,然后向李景問道“老將軍知道這首民歌嗎?”

    “當然知道!”李景點了點頭道“這是北朝流傳的一首民歌,都說是鮮卑語譯成漢語的。可是這和突厥人又有何關系呢?”

    “有,大有關系!”楊侗笑著說道“這首民歌說陰山之下的敕勒川碧綠的原野茫茫不盡,實際上,這一片草原也確實是水草肥美之地。這一片草原因為水草肥美,所以走了烏桓,來了匈奴,匈奴走了,先后又來了鮮卑、柔然、突厥!也就是說,只要這一片草原還在,就算我們<!--中间广告位置-->將突厥徹底拔除,但用不了多久,還會有其他民族過來。”

    杜如晦、李景、薛萬述、孟孝敏、劉大俱等人若有所悟。

    羅士信卻是不解的問道“但是那又如何呢?難道還怕他們不成?”

    楊侗頭疼的搖了搖頭“如果我大隋強盛自然不用怕,但如今的大隋四分五裂、諸侯割據,我們沒有太多的精力來對付外族。所以與其讓一個充滿變數的民族來,倒不如讓已經喪膽的突厥人在我們北方生存。突厥人有生之年都未必有膽子來打我們,但是突厥人對別人還是那么兇悍,突厥人在我們的外圍,可以幫我們擋住未知的敵人,給我們省去很多麻煩,這叫以敵御敵、借力使力。”

    眾人這才恍然,感情是讓突厥當大隋的看門狗來著。

    羅士信此刻也明白了,佩服道“原來殿下早就知道漠南草原是惹來烏桓、匈奴、鮮卑、柔然、突厥的禍根,所以干脆用高大的長城圍了起來,賊子看不到,也不知道這么一塊寶地,自然就不會來了。還是殿下看得遠。”

    楊侗呆了一呆,但很快就一臉高深莫測的模樣,微微點了點頭,表示認可了羅士信的解釋。

    天地良心,他哪會想到這么多,當初只是覺得長城既然要修,就修一道真正御外之用的大長城,僅此而已。

    “殿下高明!”眾人恍然大悟,佩服不已。

    楊侗一副世人皆醉唯我獨醒的姿態,道“走一步看百步是我成功的秘訣!大家不是主政一方的地方大吏,就是統帥千軍萬馬的大將,要具備長遠目光。”

    “喏!”

    眾人轟然應是。

    楊侗將目光看向白發蒼蒼的李景,有心將他調回鄴城坐鎮,笑道“東突厥總管是壓下去了,我軍能有今天,全賴大家戮力同心,我感覺東突厥的漠南道總管府已經沒存在的必要了,老將軍以為如何?”

    “理當如此!”李景相當配合。

    隋朝吸取監軍為禍的教訓,凡大將出征領受總管位,軍政要務皆在總管之手,無人鉗制,任由總管一人自由發揮。也因為總管職位過重,為了預防武將擁兵自重,也只有戰時才會啟用總管這個臨時性質的職位,大戰過后會收回總管職位和權力。

    楊廣繼位當年便廢除總管府制度,重新啟用監軍制,而到了楊侗這里又恢復了過來,其實在楊侗個人看來,這個總管府制度遠比監軍制好。

    軍隊,自古以來是重中之重。一點都大意不得。

    楊侗打算成立更正規的常備作戰軍團,分散在各個敏感地區,隨時準備出征,而杜如晦建議而設立的‘軍務司’在這種軍團中,無疑會發揮巨大作用。但是這些都要和重臣們商量了再作決定,不過可以先在鄴城進行試點,而李景這員老將無疑是最佳人選。

    “老將軍就與我一道回鄴城吧,我有更重的任務要交給老將軍。”

    “喏!”李景也不問什么。

    “南路軍收復了五個郡,張掖、敦煌、伊吾還好說,但是鄯善、且末這兩個邊郡環境惡劣,形勢也相當復雜和危險,主官不僅要治理,還要和西域諸國、吐谷渾、羌人打交道,有可能會發生戰爭,打完仗,甚至還要不卑不亢的與敵人把酒言歡!”楊侗將目光看向了一眾將領,笑著說道“誰覺得自己通文精武、深詣縱橫之道,還年輕力盛。”

    李景苦笑道“且末郡是我大隋最西之地,北、西、南都與異國接壤,說是最復雜之地一點沒錯,還有就是那里地勢極高。如果老朽年輕十歲倒還可以,如今不行了,吃不消那古怪氣候。”

    一群人聞言,頓時面面相覷!

    仔細想想,鄯善和且末貌似真的好復雜,一般人搞不定。

    安靜了一會兒,薛萬述和孟孝敏、劉大俱便同時上前一步,躬身道“臣愿往。”

    看到孟孝敏、劉大俱這兩名儒生式的郡守也出來請命,楊侗也大為意外,驚訝道“二位還能打?”

    “略懂!”孟孝敏、劉大俱不約而同一笑,十分謙虛的說道。實際上,孟孝敏和劉大俱雖然沒有留下什么大名,可是他們在李唐時期,與段德操打得梁師都、突厥找不著北。

    “看來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楊侗呵呵一笑,在亂世之中脫穎而出的儒生,真沒一個軟腳蝦,只是片刻便已經有了定論“薛將軍任且末郡守,劉郡守任鄯善郡守,孟郡守任伊吾郡守。”

    “多謝殿下信任!”

    頂點

    dasuidisanshi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