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343章:形勢驟變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43章:形勢驟變

正文 第343章:形勢驟變

推薦閱讀:

    越過金山,往北便是茫茫無際的草原,在這片無邊無際的草原上,有一條南北流向的河,叫做青河,這條發源于金山的河流在草原之上,青青的,就像少女一般美麗文靜,延綿數百里,一年到頭波瀾不驚。

    統葉護可汗的后勤大營便設在青河西岸,這是片營地延綿十幾里,住有一萬多牧民和兩萬五千軍隊,看護放養著數百萬頭牛羊和無數干草,這就是西突厥二十五萬大軍的軍糧,每天有士兵趕著上萬頭牛羊前往軍營,東向草原上牛羊絡繹不絕,相隔十多里必有大群牛羊出現。

    秦瓊率領的隋軍接到命令以后,一路疾奔,他們早在抵達金山前便知道了突厥后勤大營所在,但秦瓊并不急于攻擊,當年張須陀輕率和魯莽的后果,給他留下一生中最深刻的教訓,從此以后,秦瓊做任何事情都三思而后行。

    對方兵力、牛羊運送既定路線、牧民數量和裝備、有多少牛羊、大營怎么駐扎這些情況,他都要摸清楚。

    大帳內,秦瓊向謝映登、程咬金、樊則和鷹揚郎將部署他的作戰計劃,他在一張大紙上畫下一幅草圖。

    “這條長長的河流就是青河!”

    秦瓊用根木桿指著一條長長的河流,畫了無數的圓圈,“這是突厥營地,三千多頂帳篷,長約十五里,軍隊原本有一萬五人,可昨天又來了一萬,說明統葉護可汗開始重視了后勤。他們分為三地部署,西面約有一萬人;另一處青河以東在中部,大約一萬人,另外一部護送往來牧民,防御十分嚴密。青河水不深,我們直接進攻營地的話,東面的軍隊可以渡河支援,會給我軍造成不小的傷害,所以強攻實非上上之策。但我有辦法。”

    秦瓊將木桿移到東邊更遠的地方,那是一條長長的道路,道路上隔一段距離畫著幾只羊,所謂的羊由兩只腳、四肢、主干和尾巴八條線,很滑稽的樣子。眾將看了,都不禁笑起來。

    秦瓊笑著說道“這就是他們往東北方向前進的軍糧線路,繞過大斤山金山山脈南麓,穿過小金山,北上五十六里左右即可送達突厥大營,如果騎兵話要走三到四天,但羊走得很慢,他們一趟路程至少是六天,也就是說,路上至少有六支軍糧運分隊,每一支至少有萬頭牛羊,三百名牧人和一千士兵護衛。我們的任務就要襲擊路上的糧隊分支,糧道被襲之后,敵軍定會增加軍隊護送。大營的軍隊人數就會少斷減少。從而給了我們襲擊大營創造條件。”

    秦瓊的目光落在樊則身上,“樊將軍,我給你五千人馬,務必將糧道破壞得干干凈凈,我的要求是斬盡殺絕,一人不剩!”

    “為何不是我?”不待樊則接令,程咬金便嚷了起來,楊侗登基在即,他想借此一戰,撈個開國國公當當。

    “我怕你不忍心。”秦瓊笑了一笑,雖然大戰進行至此,勝算已經慢慢偏向了大隋,但秦瓊卻并沒太多輕松之色,因為只有他知道,楊侗手中的兵力不足統葉護可汗的二分之一,那邊壓力極大,一旦西突厥大軍斷了糧,統葉護可汗必然瘋狂的攻擊大隋軍營。所以他必須將突厥后勤殺個干凈,沒有的后顧之憂的支援楊侗!

    程咬金和謝映登固然不錯,但他們沒有經歷過慘無人道的屠殺方式。

    特別是程咬金,經過這么久的相處,秦瓊發現這家伙是個死鴨子嘴硬的貨,別看他兇神惡煞的模樣,實則有一顆慈悲心腸,秦瓊就是擔心程咬金的慈悲誤了大事。

    樊則則不同了,他武藝不如程咬金和謝映登,但他卻是楊侗麾下最早的一批將士,早已習慣了邊境生涯,也習慣了屠殺,而且他指揮大軍作戰的水準,比半路出家的程、謝二將只強不弱。

    “去吧!”

    “喏!”樊則肅然應命,前去傳令,五千精騎很快開拔,經過這么多天的休整,戰士們士氣高昂。

    。。。。。。。。。。

    黃昏時分,暮色籠罩原野,西突厥士兵收攏牲口歸圈,吃過晚飯,都早早休息。大營內一片寂靜,只有巡邏士兵列隊行走,嚴加防范,氣勢較之往常嚴肅了許多許多。

    此時,西突厥可汗統葉護和麾下戰將緊急商議軍情。

    一名斥候兵正灰頭土臉的跪在地上,臉上的恐懼之色難掩。

    統葉護可汗坐在主位之上,臉色鐵青一片,眼中閃爍著熊熊怒火,那如惡狼吃人般的眼神讓大殿里的所有戰將都膽戰心驚。握著刀柄的手是握了又松、松了又握,熟悉他的人知道這是統葉護可汗準備殺人前的動作。

    下方兩排戰將滿臉震驚,有些人的臉上露出擔憂、惶恐、恐懼、害怕之色,甚至有一些人,面如死灰。

    高昌降隋,二萬大軍全軍覆沒;可汗浮圖城告破,八萬大軍損失殆盡,南下西域的近路自此落入大隋之手;可汗浮圖城以北,數十萬子民被搶了一空,一個名叫薛萬均的將軍,從鄯善郡沿著北河(塔里木河)西進,將焉耆國、龜茲國的西突厥駐軍屠殺一空,然后與一個叫蘇定方的會師于三彌山,搶光、殺光以后,一把大火將西突厥東部汗庭燒成白地,接著又分兵縱橫于白山南北(天山),隋軍所指,西域諸國紛紛配合著<!--中间广告位置-->圍殺西突厥駐軍,西突厥在西域的殖民體系,轟然坍塌……

    也就是說,在統葉護可汗離開千泉城短短不到兩個月的時間內,西突厥丟失了半壁江山啊,不,應該說整個西突厥都處于大隋的兵鋒之下!

    隋軍能在這么短時間內,有這么大的戰果,歸根究底還是突厥不勞而獲的貪婪統治制度不得人心,突厥自身強大時,還能依仗武力威懾天下,一旦衰弱,或是強敵來犯,這極其脆弱的所謂的國家很快就四分五裂。

    突厥民族內部又是一個以自身部落為重的民族,他們以自身利益為先,至于國不國的,根本沒有放在心上,當強敵到來時,一些對西突厥汗國沒有歸屬感的部族,毫不猶豫的放棄抵抗,卷著整個部落跑向了草原、沙漠深處。而失去外圍力量隔阻的后果就是隋軍以幾近完整的編制,很快就打到了西突厥的核心地帶,肆無忌憚的踐踏他們的家園,屠殺他們的子民。

    也是到現在,統葉護可汗他們才明白大隋王朝的戰略意圖他們的主戰場并沒有放在這里,他們將主力拖在這里的用意是為數百外的其他幾路奇兵創造戰機,最終如愿以償的端了自己老巢,這是戰略格局上的差距所致。

    “大家都說說,我們應當如何?”統葉護可汗深深的吐了一口氣,強行將心頭的殺機壓了下去。

    眾人聞言,盡皆緘默。

    不是大家不想說,而是統葉護可汗為人心高氣傲、自負霸道,他年紀輕輕,就取得傲人功績,由是變得恃才傲物起來,偌大的西突厥上下皆由他一人謀劃決斷、獨斷專行,以至于聽不進任何人意見,到今時今日已經沒人可以與他商議對策。

    統葉護可汗本人卻不怎么在意,覺得手下才智都不如他,聽不聽建議都無所謂。到了危難關頭,才發現自己身旁連個拿主意的人都沒有。

    盡管他現在表現出了聽取意見和建議的態度,但大家平時懾于他的淫威,從不敢提異議,現在這時候若是說錯了,恐怕項上人頭不穩,是以全體靜默不語。

    統葉護可汗怒火熊熊的目光向眾人一一看去,目光落在伯父莫賀咄臉上,見他欲言又止,便道“伯父盡管說。”

    說起來統葉護可汗這一次也夠冤的,因為他這一次的目標并不是大隋王朝,而是東部突厥。

    東部突厥占據的漠北草原對于中原人來說,是苦寒之地,但是對于西突厥來說卻是人間樂土。東部突厥這些年內亂不休,西突厥卻逐漸崛起,勢力之強盛,已經隱隱蓋過日益衰敗的東部突厥,成為這草原上的一大霸主。只是雖然他們占地廣闊,卻不如東部突厥的肥美,因此早有東進之志。可他見識過始畢可汗時代的強大,是以強行按下覬覦之心,不敢貿然東進,轉而向南發展,默默的構建著龐大的‘殖民’體系。

    東部突厥的內戰,以及頡利可汗的邀請,對于統葉護可汗來說,就是一統突厥的契機,只要頡利可汗與阿史那思摩拼得兩敗俱傷,那他就可以一統突厥,讓突厥恢復到最巔峰最鼎盛的時期,度過了這一步,接下來即可南侵同樣在內戰的中原王朝。

    可他想不到,隋朝不知是吃錯了藥還是怎么的,居然跟他卯上了,不過他也無所謂,打就打吧,只要將隋軍打敗,那他完全可以調頭南下,中原大地可比東部突厥的地盤好多了。

    可是結果又出了他的意料,這邊戰事遲遲無法殿下之際,老巢卻被狡猾的隋軍翻得四腳朝天,心中的憤恨可想而知。

    莫賀咄猶豫了一下,道“楊侗設大營于我軍東北方,隋國奪了可汗浮圖城,威脅我大軍西部,又有隋軍兵出伊吾郡,而北方是白雪茫茫金山,我軍處于一個被隋軍面包抄的三角之地,十分危險,而且隋人詭計多端、陰險狡詐,極有可能斷我糧道,我以為我們眼前之要是平平安安的退回國內,獲得穩定保障。”

    “大可汗!隋人有句話說得好,危急之際,只救無過,不求有功,守住就是大勝了!所以我們應該以自保為第一要務。”

    “撤吧,大可汗!”

    “我國境內不穩,先以國內為要,如今隋軍勢大,我建議暫避一時風頭。”

    “……”

    有人開了頭,擔心自己部族的戰將紛紛發表了自己的意見,九成以上的人都建議撤軍。

    “統統給我閉嘴!”統葉護可汗仿佛一頭獅子低吼般的咆哮著。

    喧嘩的大帳為之一靜!

    “隋國踐踏我國土,殺我子民,如此猖狂,若不狠狠教訓!我突厥有何顏面統御西域諸國?如何一統大突厥?你們不思雪恥,卻說隋國強大,長他人威風是何道理?”統葉護可汗怒道

    “那大可汗以為我們應當如何打?”莫賀咄小心翼翼的問道。

    統葉護可汗手朝隋軍大營方向一指,大聲道“只要殺了楊侗,什么問題都解決了。”

    眾人一怔,發覺這也是一個不錯的辦法。現在雖然還沒有‘擒賊先擒王’這句話,但并不妨礙大家知道這個道理。

    “明日,大營前進六十里,擇機與敵決戰!”

    “是!”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1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