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41章:耀眼的和親公主

正文 第341章:耀眼的和親公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昔日一些在高昌街頭耀武揚威,高高在上的人物,短短幾天便只剩下一個人頭掛在城頭之上,鮮血固然已經干涸,但卻禁不住興奮百姓的圍觀,尤其是自安氏家族抄家所得的財物、地契以及房產,在城門清清楚楚的羅列出來,而且大半財務都還給苦主。

    大多過往的百姓都會說上一聲活該。

    隨著馬漢等高官以及一群高昌世家子弟的伏誅,以及財務的如實到手,隋軍已經贏得高昌百姓的民心!

    這一來,隋軍收獲高昌民心無數,儼然成了高昌百姓心中的守護神一般,在民間的聲望遠遠的超過‘窩囊懦弱’、‘膽小怕事’的高昌君臣。

    在這股風潮之中,驕奢無度、役民無已、識人不明、重用饞臣、欺壓百姓……等等詞匯漸漸地冠上了麴伯雅的名字之前。

    “隋軍究竟想做什么?”高昌王麴伯雅憤怒的咆哮著,整個人猶如一只發狂中獅子,高聲咆哮著,發泄著。

    麴伯雅不笨,知道這是隋軍在逼他,就算沒有他這個高昌王的支持,隋軍依然可以在高昌國內橫行。

    不配合?那今天的可汗浮圖城就是高昌諸城的明天。

    不配合?那今天修路的西突厥人就是高昌人的明天。

    不配合?那今天被大隋斬首的不得民心的高昌貴族,就是他麴伯雅家族的明天。

    幾名高昌大臣跪伏一地,他們都看的出來。

    麴伯雅之所以憤怒、之所以咆哮,不是因為大隋觸動了他的逆鱗,而是他在心虛。他怕,他為了掩飾害怕,只能不停咆哮和發泄。

    “究竟是誰在說我驕奢無度、役民無已、識人不明、重用饞臣、欺壓百姓?我要殺了他,我要殺了他!”

    高昌國大臣一個個都默不作聲,這說法很明顯是隋軍放出去的風聲,經過屠戮了數十名高官過后,高昌百姓認為高昌大臣都不是好東西,而高昌臣子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的欺壓百姓,是高昌王縱容的結果。在這背后,高高在上的高昌王將會得到更多的利益,欺壓百姓這種事甚至還是高昌王在慫恿,否則,高昌王明明設立了諸多卷宗,何以為懲治那些貪官污吏?

    事實上,高昌王也知道那些人不干凈,但高昌國不是他一個人說算,他需要向高昌境內的貴族妥協,才能維護他的統治,也因此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可誰想到這東西爆發出來以后,民怨的矛頭直指向了他。

    “廢物,一個個都是廢物!”麴伯雅破口大罵,“都跪在這里干什么。還不趕快去抓人?”

    他盛怒之下,一腳一個的將大臣踹倒在地,將一眾大臣趕了出去。

    大臣們如蒙大赦,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還要快。

    老子還怕隋軍找上門呢。抓隋軍?呵呵!你開什么玩笑?

    黑鍋我背,要死你‘磕’。

    等到大臣們一個個飛也似的離開,屏風后走出了一位年約三旬衣著華貴美少婦,她面容嬌好,歲月在她臉上留下了絲絲痕跡。她一身的中原打扮,顯得氣質高貴。

    她是高昌國王麴伯雅的夫人、大隋華容公主。當年麹伯雅入朝楊廣,并從楊廣出征高麗,事后,楊廣親戚女宇文氏冊封為華容公主嫁給麹伯雅為妻。

    華容公主看著已經陷入無助的麴伯雅,長嘆道“早知今日,何必當初!你當年要全面倒向西突厥的時候,我就勸說過你,高昌國處于絲綢之路戰略要沖,不管是隋朝也好,還是其它取代隋朝的中原王朝也罷,都是不會放棄的,你可以和突厥交好,但你要不偏不倚,要走平衡之道,可你不聽;當中原大亂,秦王崛起天下、雄霸草原,讓你重續大隋和高昌的關系,你依然不聽,你以為高昌離大隋相隔數千里,道路難行,自顧不暇的大隋必亡。現在如何?大隋來了,還帶了十數萬大軍。小小高昌還不如中原一個郡大,你如何抵擋?現在的高昌兵沒了,連民心都心向著大隋,你又如何應對?”

    麹伯雅臉上陣青陣白,額上青筋暴露,卻無言以對,也暗自后悔。

    華容公主一語道破了他的心思高昌占據地利之便,是絲綢之路必經之路,十分重要,人人都在眼紅。只不過高昌軍事力量位居西域之首,而且還擁有堅城,游牧民族都奈何不得他們。

    唯有西突厥擁兵數十萬,盟友無數,能夠威脅到高昌的存在。他覺得大隋完了,威脅不到自己,中原再想一統,還需要很多很多年,而近在咫尺的西突厥才是致命的威脅。

    西突厥的統葉護可汗有心一統西域,再現突厥的昔日雄風,況且西突厥大恩于他,故而跟西突厥交厚,成為西突厥的一條狗,借機蠶食著周邊小國的土地,壯大自己。

    但是他忽略了西突厥人殘暴的本性,他們從來沒有將高昌當作朋友,只是將之當成盤剝的下等人,對高昌貴族尤且如此,對百姓的欺壓更甚,也因此,百姓恨西突厥人的殘暴,更恨引來豺狼<!--中间广告位置-->的高昌王,這也是隋軍屠戮西突厥人幾天以后,迅速受到高昌百姓愛戴、擁戴的根本原因,在高昌百姓看來,隋軍就是他們的大恩人,隋軍是真真正正為他們著想的人。構成高昌國的主體百姓是漢民,相貌相當、信仰相同,有著天然的親近力,大家同族同源,百姓自然選擇真正為他們著想的人了,因此百姓接納隋軍毫無心里壓力。

    過了半晌,麴伯雅漠然的看了華容公主一眼,冷冷的說道“你說我該怎么辦?”

    “怎么辦?”華容公主冷然一笑,道“你知道的。”

    華容公主帶著為大隋靖邊事業出力的野望,嫁給一個糟老頭,感情?能有什么感情?

    但她和義成公主一樣,在出嫁前,接受大隋皇室的洗腦,對大隋王朝懷有死忠之心,恪盡職守的履行著自己的任務。認真的履行著高昌國王后的職責,盡心盡力的當隋朝和高昌之間聯絡的紐帶,只是她想不到威凌天下的大隋王朝,竟如偉大的秦朝一樣曇花一般,輝煌卻短暫。

    娘家的沒落,直接影響和動搖了她在高昌的地位!讓她在高昌的日子江河日下,麴伯雅曾有多次對她動了殺機,準備殺了她再娶突厥皇族女。

    然則,西突厥人十分排外,他們始終將突厥以外的民族,視為奴仆,即便是高昌王麴伯雅在突厥人眼中,也不過是個高級奴仆罷了,高貴的西突厥皇室,又怎么可能將皇族女子許配給他呢?也因此,華容公主僥幸逃過了一劫。

    她本以為自己終將死于麴伯雅之手,卻不曾想,短短幾年時間內,天下形勢一變再變,自己娘家這邊出了一顆耀眼的新秀,支撐起了大隋江山,不僅挽大隋這棟將傾之大廈,還經營得蒸蒸日上。

    新生的大隋以燎原之勢,冠蓋天下,聲勢之隆、威望之大,連身在王宮之中的華容公主都有所聽聞。

    如今更厲害了,直接打到高昌,正一步步的奪下高昌的大權。

    有伊吾國的前車之鑒,她當然知道大隋的真正用心是吞下高昌這個戰略要地。

    當隋軍在麴伯雅的名字之前冠上‘驕奢無度、役民無已、識人不明、重用饞臣、欺壓百姓……’的時候,華容公主就知道隋軍奪下高昌的時機已經成熟,下一步,肯定向麴伯雅發難。若麴伯雅不識進退,那么,高昌麴氏,將會步闞氏高昌、張氏高昌、馬氏高昌的后塵,被憤怒的百姓打死干凈。

    此之一切,華容公主不信玩弄權利一輩子的麴伯雅看不出來。

    “你讓我向隋朝投降?你在找死!”麴伯雅殺氣騰騰的握緊了拳頭。

    “在大隋危難之際,你想成為西突厥中的一員,跟在他們后面喝湯,所以你要殺我,可你最終還是沒殺,不是你對我有多么好,而是我還有價值……當統葉護準備攻我大隋時,你又想殺我,可強大的大隋以再度崛起,再一次以睥睨天下之勢雄霸天下,所以你不敢殺!如今大隋雄師已經處于高昌城內,你還想殺我……可是你敢么?”

    華容公主清脆的語聲,不帶絲毫諷刺,如若一股沁人心脾的清泉,純凈卻很冷冽!冷得麴伯雅心都凍住了,他自嘲一笑,本以為掩飾得好,誰想到華容公主都知道。

    不過,轉念一想,卻又釋然了!

    因為自古以來和親的漢家公主都身懷巨大、宏偉的使命,她們除了具有傾國傾城的容貌,還都有顆玲瓏心,這也是各族各國的君王酋長明知她們是中原王朝派來的高級間諜,卻依舊中招的根本原因。

    你若小瞧漢家的和親公主,惹她不爽了,她可以顛覆一個國家的統治,你什么時候死、怎么死都不知道!

    而那些貌美如花腦子殘的公主,卻是連和親的資格都沒有的。

    這個華容公主能和親,足以證明她不是一個簡單的女人,她看出自己的丈夫要殺她,又有何稀奇?

    華容公主行了一禮,翩然而退,到了門口,又回頭看了頹廢的麴伯雅一眼,鳳眸之中閃過絲絲不忍,道“大隋的用意很明顯,不只是要你屈服,而是要扎下根,以此為掌控西域的重地,所以才竭盡全力的清除高昌不法臣子,以獲得高昌民心。大王為了自己一家之利,引西突厥害百姓,大王不可能奪得回高昌民心。失去了民心,你這大王隨時被憤怒的百姓殺死。”

    “還有就是被迫投降和主動投降是不一樣的。若是大王明確上表降隋,要求遷居帝都,大隋遂了心意,下邊又有無數國家在看著,大隋決不會虧待了大王,到那時大王的安全,更是無虞。試想,若是主動請降的國君在大理哪怕掉了一根汗毛,天下的國君會怎么想?普天下的臣民會怎么看?言盡于此,大王自己考慮吧。”

    華容公主每每想到高昌史就想笑,高昌大不如中原一個郡,短短百多年卻換了四個姓,這期間,還老是發生謀朝篡位的‘大’事件,歷代君王還平衡、妥協玩得不亦樂乎,她覺得挺有意思的。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