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34章:只因他怕死

正文 第334章:只因他怕死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西涼大王李軌起事于大業十三年,他當時看到薛舉反了,也與同郡曹珍,關謹等人密謀起兵,但大家互相推讓,都不肯當盟主,最后曹珍說“早就聽聞讖語說李氏當王,如今你打算起兵反隋,這不正是應了天命嗎?”大家都認為在理,李軌也就被推舉為盟主。李軌起義后,自稱河西大涼王,設立官員,統軍攻克敦煌,張掖等郡,盡得河西五郡之地。

    李軌兵力最鼎盛之際,手下有十萬之眾,當年大旱,李淵提出用五萬石大米換五萬匹戰馬,沒想到他竟然答應了,可見他是一個缺乏戰略眼光的人。接著李淵又換去他很多戰馬,并提供給他一些稀缺的戰略物資,從而讓他放下了警惕。緊隨其后,他又在李淵的慫恿下,趁著薛舉征伐關中中,忽然捅了薛舉的屁股。在那一戰中,李軌親率四萬大軍屯兵金城郡,從正東和東北兩個方向威脅薛舉,而李軌又派弟弟率軍三萬軍從大斗拔谷進入了西平郡,直接威脅薛舉后方。

    二李聯合,將薛舉殺得連連潰敗,可在他以為能夠坐享西平、金城、枹罕四郡時,隋朝忽然殺了他一個措手不及,不僅丟失了剛剛入手的三郡,連老巢武威郡也淪陷于大隋之手。

    此役過后,李軌兵不足五萬,輜重糧草大半丟失,實力也一直沒有恢復過來,雖說他占有張掖、敦煌、伊吾、鄯善、且末五郡,疆域十分遼闊,但人口十分稀少、錢糧不足,補充兵力成為他所面臨的最大問題。

    這好不容易恢復了一點點,又聽說西突厥統葉護在敦煌以北陳兵數十萬,于是便生出了抱大腿之心,大腿是抱到了,可也被熱情的西突厥勇士灌得吐了血,待他喜滋滋的南下,到得中途時,才知道張掖被隋軍攻陷了,親信曹珍、安修仁等人盡皆戰死,待他退到敦煌,隋軍已經從嘉峪山殺向了敦煌。

    李軌收到消息后,立刻命弟弟李懋為玉門主將,率領最后的兩萬大軍駐扎玉門,阻擋隋軍的進攻,自己則往晉昌城募集軍隊,同時派遣使去向統葉護可汗求救,他相信只要堅守十天時間,西突厥那些豪邁的朋友便會前來營救。

    這一天,在敦煌晉昌城官邸內,消瘦了許多的李軌望著手中的書信,大喜道“統葉護可汗仗義,來得好快。”

    信,是弟弟李懋剛剛發來的,說是統葉護可汗擊潰了楊侗親信統領的隋軍,隨后親率十五萬精騎沿著溺水河直撲張掖,隋軍主將韋云起迫于西突厥兵鋒,倉惶退往武威郡,請他速速進奪。

    “哈哈!”李軌一掃愁容,整個人意氣風發。

    “恭喜父王,天佑大涼!”太子李伯玉聽說西突厥大軍來授,逼退隋軍退守武威郡,立即大聲道賀,說完之后,還得意洋洋的橫了二弟李仲琰一眼。

    李軌的兩個兒子為了軍權明爭暗斗已非一日,他們這些年來掠奪人口糧食,內斗十分激烈,極大地削弱了西涼實力。

    對于西涼國內部亂象,李軌視而不見,他的心腹謀主梁碩有謀略、為人剛正不阿,勸他收回李仲琰兵權,制止兄弟內斗他也置若罔聞。李仲琰因此懷恨在心,不久梁碩見到西域遷來的胡人種族繁盛,漸漸蓋過漢人,曾勸李軌加以提防,因而與戶部尚書安修仁交惡;安修仁和李仲琰一起誣陷梁碩,李軌持毒于其家殺害梁碩,由此故人漸漸心懷疑懼,不再為李軌所用。

    “王兄此言差矣,此乃是九天玉女庇佑!更是父王誠心所至,與天有何相干?”次子晉王李仲琰亦是不甘示弱的說道。

    “哈哈!仲琰所言極是。”李軌開懷大笑,對次子抱以了贊賞。

    李軌的信仰十分奇怪,他不信佛,也不信道,而是信奉玉女。早在兩前年,曾有胡巫對他說“天帝將派遣玉女從天而降”。于是他便招集兵士修筑樓臺以候玉女降臨,靡費錢財甚多,以致饑年到來時,發生人吃人之事,李軌盡其家資予以賑濟仍不足供給,成為李軌一大心病,如今聽到次子之言,登時如同吃了靈丹妙藥一般,神采煥發。

    “父王,雖然楊侗潰敗,隋軍懾統葉護大可汗之威嚴退入武威郡。但我大涼終究勢單力薄,若是隋軍再次來犯,我大涼依舊困難重重,我大涼需要倚重西突厥之處頗多,兒臣以為理應派位高者前去犒勞友軍,博取統葉護大可汗及其麾下將領的好感,從而獲得他們的長期支持。兒臣相信只要我們度過眼前這道難關,堅守復興信念,必然會再煥神采。”李伯玉向李軌行了一禮,接著說道“兒臣乃是大涼太子,地位僅在父王之下,由兒臣出面的話,既能顯示誠意,又不墮我大涼之威嚴。”

    李軌聞言,頓時大為心動。

    擺譜,乃是上位者的特性。當他們面臨困境時,可以像孫子一樣求爺爺告奶奶的求人援助,但是困境一過,這種高高在上的性情便會不知不覺的冒出苗頭,這種特質在李軌這種暴發戶似的上位者身上尤為濃<!--中间广告位置-->烈。實際上,高高在上的高傲背后隱藏著的是對自己出身的不自信,或許還帶著那么一絲自卑。

    李仲琰心知大哥的真實用意不是什么大涼威嚴,而是爭取接觸西突厥可汗的機會,一見父皇大為動心,暗叫一聲‘不好’后,連忙說道“大哥此言不妥。”

    “怎么不妥了?”李伯玉帶著濃濃的不屑。

    “突厥人向來以掠奪養軍,兵鋒所過赤野千里,他們最擅長縱橫千里的騎戰,而不善攻堅戰。隋軍一旦集結重兵鎮守燕支關,突厥人縱然有再多的兵力也打不進去,這時日一長,突厥人必然退回草原。如果突厥人無功而返,大涼將要獨立面對一個強勢的隋朝,我大涼如今勢弱,無力承受隋軍的強烈征伐,若是隋朝大軍此時去而返復,我大涼無生路也。”李仲琰喘了一口氣后,望著面前李軌,嚴肅道“父王,只有挽留突厥人,讓他們輔助大涼度過最艱難的時期,才能保住大涼基業。大哥雖是大涼太子,但地位和統葉護可汗不對等,展示不出我大涼的誠意,更留不住突厥大軍。這個時候,必須要父王親自出馬,以展現我大涼的氣魄和誠意,才能確保突厥奮盡全力一戰,并助我大涼度過難關。”

    “臣附議”

    “臣附議”

    聽到這話,李仲琰也紛紛支持。

    “這個時候的大涼太需要突厥人了,愚蠢的高傲只會害了大涼。”李仲琰最后大聲說道。

    李伯玉正要開口,卻讓李軌一揮阻止了,李軌沉默許久后,沉聲道“晉王言之極是,現在不是高傲的時候,為顯誠意,我父子理應一道前往張掖,犒勞友軍。”

    “父王英明!”李仲琰高聲大贊。

    。。。。

    而此時,在玉門城以西,疏勒水渡橋東岸,是一座小山,這個名名叫疏勒山小山一點也不險峻,四周山勢環繞、叢林密布,西面三十余里外便是晉昌城,疏勒山就扼在前往晉昌城的必經之路上,對于敦煌郡來說,這座小山的地理位置極為重要。

    此時,玉門城已經被隋朝大軍詐了下來,李懋等守將全部被誅殺一空,普通士兵沒怎么抵抗就棄權械投降了,整個過程幾乎沒有爆發過激烈的戰斗。

    如此勝利原因是普通士兵對李軌不僅不忠誠,還懷有深深的痛恨,之所以如此,一方面是李軌對武威郡隋軍嚴重加防范,強征民力修建防御工事,又因糧食匱乏而橫征暴斂,第二個方面則是得益于武威細作的侵入,大量宣傳‘開門喜迎隋秦王,秦王來了不搶糧,打土豪均分田地,農奴翻身把歌唱’,從而讓苦涼已久的將士對隋朝懷有深深的向往。

    幾近兵不接刃的拿下玉門城后,韋云起讓杜如晦模仿了李懋的筆跡給李軌去了一封信。

    然后派王伏寶、蘇定方、牛進達、薛萬均各率一萬潛伏于疏勒山叢林之中。

    對于韋云起近似于殺雞使用宰牛刀之舉,四將有些哭笑不得,便命令已下,四將自然要全力以赴去執行,何況此戰不僅關系到整體局勢,還關系到楊侗與西突厥主力之爭,容不得四將有所大意。

    “副帥,你說這個李軌會來嗎?”牛進達望著認真觀看地圖的王伏寶,抱拳詢問。

    王伏寶道“蘇將軍不是已經說了嘛?不來就強攻。”

    牛進達給狠狠的噎了一下,但他也不好說些什么。公事上說,對方是副帥;私事上說,對方是竇線娘的叔父,如今竇線娘已經嫁給了他了的好兄弟羅士信,這么算下來,王伏寶是他的長輩。

    “王將軍了解李軌嗎?”蘇定方笑著問道。

    王伏寶笑了笑道“我還在靈武當郡守時候,派人去了解過李軌的老底,所以對他比較了解。他從起兵到現在前后不到三年,被我大隋奪走武群郡以后形勢急轉直下,再也沒有恢復到戰前水平,這除了涼州苦寒,不具備稱王稱霸的條件之外,究其原因主要還是缺乏全局觀念,不具備治國之才略,稍有成績便喪失了應有的警惕,一不能審時度勢的處理內外關系,二不能明辨是非、枉殺忠良。甚至連的勇氣膽魄都沒有,因為連起事,都是被曹珍等人逼著上位的。這樣一個人,又豈是能夠成就大事之人?”

    “當初在鼎盛之時,不思與薛舉聯手對付強大的李淵,反而為一時之利,從背后坑害了薛舉,可見其人無甚遠見,且容易輕信他人之言,為了博得西突厥的支持,不惜以‘王’者之身份,遠道去朝見統葉護,當他以為統葉護真的到來,肯定會感恩戴德的前來拜會。”一旁的薛萬均斷定道。

    “他手中尚有五千名由西域胡人、吐谷渾人、羌人組成的精銳之師,戰力相當不錯。大家小心一點。”王伏寶提醒道。

    “王將軍覺得這五千人會來嗎?”牛進達問。

    “會來的,因為他怕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0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