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31章:天威

正文 第331章:天威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隨著隋軍的楔入,后軍的慘敗、契苾三部的撤離,頡利軍軍心崩潰,那無法匹敵的無力感,使他們陷入無盡的絕望之中。

    “大可汗,撤吧!”

    阿史那社爾、執失思力各帶五千余名血人狂奔而至,他們也被打崩了。只管焦急催促頡利可汗北撤。

    頡利可汗噗通一聲,重重地跪在地上,這一刻,絕望、憤怒、不甘等情緒充滿了他的心,淚水流滿他的臉龐,他把雙手高高舉起,對著天空悲喊“長生天啊!您憐憫突厥吧……’

    忽然,一顆顆豆大雨點而砸在了他的臉上,他驚訝的抬起頭,這才發現天空濃云密布,一道道如期銀蛇的閃電在天空上扭曲著。

    狂風大起,卷走了漫天黃沙,隨著風雨突至,雷電轟鳴,天地咆哮起來,狂風暴雨竟是一時間瓢潑而下。

    冰冷的雨水打在臉上如刀子一般。

    暴雨如注、大雨滂沱,積蓄了多月的雨水仿佛都集中在這一刻傾盆而下,僅只剎那一瞬,所有人都渾身濕透,地上血水被沖淡,眼前一片雨霧茫茫。

    忽然,天際一聲巨雷,轟然而作。

    雷聲一起,隆隆之聲轟鳴不絕,眾人身形狂震,不分敵我,無不在頃刻間便變得全身麻痹,如被雷電擊中。

    敵我雙方都不打了。

    沒錯!

    就是不打。

    草原民族崇拜大自然的威能現象,而雷電正是其中的一種,如今霹靂雷聲驚天動地,雙方都以為是天神發怒!

    都不敢打了!

    這在秦瓊等隋軍看來相當奇葩的事情,確確實實發生這場大戰之中了。

    秦瓊知道已經事不可為了,若是繼續戰斗的話,會被突厥人認為褻瀆神靈,恐怕遭到雙方突厥軍聯合絞殺。

    “鳴金收兵!”秦瓊下達了退兵命令,戰爭往往要為政治服務,徹底擊潰頡利可汗,也不符大隋的草原戰略,打死了頡利可汗,他還賠不起呢。

    秦瓊心中的遺憾,也僅是一閃即逝而已。

    另外一邊!

    “長生天顯靈了!”頡利可汗忽然放聲大笑。

    阿史那社爾、執失思力和幸存者,跪在血肉的泥濘之上,瘋狂大笑。

    趙德言孤零零的站著人群,一臉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仰望著蒼天,好半晌,暴了句粗口“我草你”

    “轟!”

    一道驚雷,忽然來襲。

    趙德言目瞪口呆

    。。。。。。。。。。。。。。。。

    暴雨過后,彩云當空。

    “唳!”忽然傳來一聲尖利的鳴叫。一只威武的金雕盤旋于高空,俯瞰大地,振翅九霄,在它身后還跟著三只海東青。

    一雕三鷹,在居延澤上空巡視一圈,直撲向隋軍營盤的中軍大帳。

    不一會兒,一道巨大灰影快如疾雷閃電降落在楊侗身邊草地,卷起一股狂風,帶起了漫天的青翠草葉,楊侗和羅士信等人說有多狼狽就有多狼狽了。

    闖了禍的大家伙高達一米左右,它相貌兇狠,上半身羽色為深褐色,下半身為淺黃白色相間,頭部有許多柳葉狀冠毛,色黃有斑點。面部和尖銳的嘴為黑色,冠羽高聳,精光駭人的雙目冷冷觀察四周的一切。它雙翼敞開的時候,整個身子寬達三米有余。更讓人驚懼則是那倒鉤尖嘴和那如刀鋒般的利爪,一只牛犢大小的灰狼被它扔在一旁,死得不能再死了。

    雙翼緩緩收攏過后,也有一米二三左右,被建奴舉為萬鷹之王的三只海東青在它身邊,就跟嬰兒一般。

    粟末靺鞨酋長突地稽進貢的一雕三鷹被楊侗一手帶大,以它們特有的本事,加入到了隋軍的戰斗體系當中。

    “雕大爺!”羅士信熱情的打著招呼。

    然則,大雕甩都不甩他。徑直走向楊侗,用嘴輕輕拱他,像是撒嬌的孩子一般。

    楊侗伸手撫摸大雕光滑的毛發,大家伙享受著閉起眼睛,羅士信不由咧嘴罵道“草,我羅士信好歹也是堂堂正正、名聞天下的大隋將軍,居然連鳥都不鳥我。”

    楊侗哈哈大笑起來,鄙夷道“我當初學‘鷹語’的時候,你也在一邊看著,偏偏你不學無術,怪得誰來?”

    “我沒有語言天賦,學不來。”羅士信苦惱的看著一邊的一名鷹奴,拍了一巴掌,疼的對方齜牙咧嘴,他嘿嘿的笑道“下次也幫我弄一只雕來。”

    “這金雕兇悍桀驁,一般就算抓到了,大都寧死不屈,想要馴服很難。金雕本是雕中上品,這一只更是極品中的極品,最厲害的是它的嘴和翅膀。它的嘴巴能夠輕易在人獸的腦骨挖開一個洞吃食腦髓,厲害無比。它巨大翅膀是它的有力武器之一大,一翅扇可以直接將獵物擊倒在地,甚至于直接拍死。而<!--中间广告位置-->它最厲害的不是嘴和翅膀,而是利爪和速度。抓獲獵物時,它的利爪像利刃一樣刺進獵物要害部位,甚至扭斷獵物脖子。它一爪就能抓裂巨狼的頭骨,一擊致命。”鷹奴想也不想的說道,“這是獨一無二的金雕,羅將軍殺了我,我也沒辦法給你弄來這么一只金雕。”

    “海東青呢?”羅士信退而求而次。

    “海東青是鷹中上品,如果養成,它對自己的主人十分忠心,如果息的主人被敵人所殺,會為主人報仇后自殺。它是天空中最優秀的獵人,它從來不會跟你硬拼,等你放松警惕就下來攻擊。在我們粟末靺鞨,現在都沒幾只,近年也沒聽說出現過。”

    “突地稽酋長一次性進獻給殿下一頭雕,三只海東青,他又哪來的?”沈光看著眼饞,也加入了進來。

    “金雕和海東青這類神物,只有大機緣者才能得到。”鷹奴苦笑道。

    “明白了,是我們機緣不足,只有殿下有是大機緣獲得者。”沈光很遺憾、很理所當然的說道

    機緣?

    楊侗嘿嘿一笑,鷹奴這說法就跟忽悠人的佛家一樣,你沒有修成神佛,一個個油光滿面、肥頭大耳的光頭佬會說你誠心不夠、機緣不足,至于要信徒有多誠、有多大的機緣,他沒給你一個界限,總之,你修不成神佛,你就是向佛之心不誠、機緣不足,于是,信徒們就拼命的投入‘敬佛’的香油錢,最終,餓死了百姓,肥了一群不事生產的光頭佬。

    金雕和大青、二青、三青(三只海東青的名字)可不是來玩兒的,它們帶來了秦瓊的戰報。看著楊侗的捷報,楊侗高興的大笑了起來。

    命運是如此的巧合,頡利可汗在野馬川又一次栽了跟頭,更巧合的是,依舊被偷襲了,而導致正面對決變成偷襲戰的,居然是百毒俱全的程咬金。

    楊侗心中繃緊的一顆心終于松了下來,頡利可汗潰逃回于都斤山,意味著自己手中很快就多出兩萬大軍和幾員驍勇戰將。

    “殿下,何事如此高興?”沈光奇道。

    楊侗滿面春風的將手中的捷報遞了過去,笑著說道“北路軍主帥秦瓊將軍打贏了頡利可汗,”

    頡利可汗在付出了九萬多人的代價之后,終于在‘雷神’的幫助下,成功的脫離了戰場,凄凄慘慘的退回了于都斤山,而阿史那思摩雖然獲得了最后的勝利,卻也付出不小代價,十二萬人在戰后清點,還剩下八萬余人。損失的近四萬人,主要是被執失思力和阿史那社爾的五萬大軍造成的。

    從戰果中,也可以看出頡利可汗手中這一支精銳極為強悍,在極不利的條件下,還打得出這么精彩的戰績,真的了不起,不過這支軍隊能夠安全脫離戰場的,也已經不足兩萬了。

    阿史那思摩手中最精銳的一萬陌刀手被打殘了,可見戰爭之慘烈,不過勝利終究是勝了。雙方的實力經此一戰,進入實力相當的階段。甚至從某種意義上說,阿那史思摩占據了上風,因為他有子民有大隋的長城保護,可以放心大膽、無后顧之憂的的深入草原,掠奪頡利可汗的部落。而頡利可汗處于被動一方,只不過頡利不凡的才智可以為他扳回一部分優勢。

    阿史那思摩這條狗,經過這么多年的喂養,終于成長起來了,楊侗也終于可以把他放入去草原咬人了。

    “希望阿史那思摩不是扶不起的阿斗。”楊侗說道

    “殿下,這個阿史那思摩絕對不是阿斗!”沈光斷然反對,然后說道“阿史那思摩的母親是胡人,父親啟民是突厥人,但他卻遺傳了胡人血統,長得碧眼金發的。因此一直被人懷疑根本不是突厥種,可是在萬眾指責和諷刺之下,他卻在開皇十九年,啟民可汗逃奔我大隋的時候,得到漠北各部擁戴思摩擔任突厥大可汗。啟民可汗得到我大隋支持回去后,他便立即去掉了可汗的稱號。之后的日子里,他始終得到啟民、始畢的信任和喜愛!而在始畢被困于馬邑時,又毫不猶豫、當機立斷的投我大隋,這樣一個人,豈是阿斗?”

    “你是說……”楊侗心頭一驚。

    沈光道“殿下,難道沒看出這個阿史那思摩跟劉備、跟啟民很像嗎?”

    楊侗默然的點了點頭

    羅士信也明白了過來,大怒道“這個混蛋!原來一直在裝孫子,他準備仿效啟民可汗,借我大隋之力鏟除始畢、處羅、頡利等政敵,然后一統東/突厥,再與我大隋為敵。”

    “其實我一直沒有小瞧他!當初他去鄴城的時候,我故作不經意的以東/突厥大可汗來試探,他當即露出了濃濃的野心!”楊侗憶起當初那一幕,眼中寒光一閃道“以前還一直擔心他不是頡利的對手。但聽沈將軍如此一說,我更放心了。”

    “殿下英明!”

    兩個旗鼓相當的人,才能一直斗下去,一家獨大要不得。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0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