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30章:驚心動魄

正文 第330章:驚心動魄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嗚!嗚!嗚!嗚!’蒼涼而響亮的號角聲在草原上響起,數十萬大軍向敵軍發動生死搏殺,一眼望不見邊際的騎兵如一道洪流,波瀾起伏地的向敵人洶涌撲去。

    強勁海潮撞上堅硬海礁,但最后的結果往往是海濤被拍打成碎片,猝不及防的頡利軍撞上層層推進的敵軍,瞬間血肉橫飛,肢體破碎,血霧彌漫。

    空氣中的青草清新味道早已變成刺鼻血腥。令人聞之欲嘔,隨著沖擊的頡利軍散去,在正面作戰的蘇烏帶著陌刀手繼續向前,而在他們身后出現的由碎尸堆成的肉墻寬約十丈,長達兩里。

    馬尸人尸混雜一起,讓人無法辨認。

    在死亡的頡利軍中,一部分被陌刀砍碎,但是更多人是被后面猛攻而來的戰友撞擊踐踏而死。

    但是對于兇悍的陌刀手來說,這是騎兵陣沖鋒的必然結果。他們完全是熟視無睹,他們在蘇烏一聲令下,象征死亡的陌刀再次劈砍而出,然后踏著碎尸向前突進……

    奇謀妙策在這種慘烈的廝殺之中變得慘白無力,任何陣型都被淹沒和沖散在人海之中,任何指揮也都無法傳達,戰爭回歸到了最原始的一幕。

    此時此刻,誰的實力強、誰的軍隊訓練有素、誰的士兵更加勇猛頑強,誰將獲得最后的勝利,反之,則被敵人撕得粉碎。

    而這,也是秦瓊強烈強調——‘穩中前進’的用意,軍隊只有不散,將士才能避過亂刃砍死的下場。

    兩支大軍野蠻的絞殺在一起,人性最野蠻碰撞從未停止過,一千年前如此,一千年以后亦如是。

    戰爭的爆發往往代表著兩個階層、兩個勢力碰撞,或是某個階層內部出現分裂所引起。

    無論在哪個年代,無論借口有多冠冕堂皇,戰爭都只有勝負的結果,只有獲利和失利之別,始終都沒有正義之說,因為它給人類帶去的始終是毀滅性的災難。

    對眼下的大隋來說,最著名的無疑就是最初的風起云涌的農民大起義,雖然各個著名的聲勢浩大的農民起義很快被一一撲滅,從而進入了如今的群雄鼎立,但最初的大動蕩的危害深遠無比,直接撼動了皇權的威嚴,使得大隋王朝國本動搖,在國本搖搖欲墜之際,引發了貴族起義。

    不過世上無絕對,戰爭帶來災難的同時,也促進了意識的轉變,比如這些年來,法、工、醫、商等百家,地位提高到了有正式編制的地位,而百家地位的提高,間接帶來技術革新、律法完善、醫術精進、通商天下……百家之技固然早已萌芽,但如果沒有亂世的催動,楊侗也不敢冒天下之大匙提升他們的地位,他們最終在士族的壓制的下,始終只是處于萌芽地位,稍有發展之勢,即被利益損失者掐死。

    就拿眼前這場戰爭來說,頡利可汗為了他的族人,過上好日子而南侵,于他的族人來說,他沒有錯。而秦瓊率領的大軍則是保護既得利益,同樣也沒錯。

    在不遠處一座小山丘上,統御著一眾貴族觀戰的頡利可汗心急如焚,他看出自己的軍隊快不行了,如果不盡快扭轉戰局,虎視耽耽的兩萬隋軍騎兵殺到,他們就全軍崩潰。

    只不過他知道騎兵對決的時候,主動撤軍的一方會吃大虧,容易被對方銜著尾巴追殺,退無可退之下,他心底的血性也被激發出來了,他就不相信,草原最精銳軍隊會敵不過眼前這支雜兵,他大吼一聲,“擂鼓催戰!”

    ‘咚!咚!咚!’巨大的皮鼓驟然敲響,突厥大軍吶喊聲聲,他們勇氣忽增,奮起余力和敵方絞殺在一起。

    而阿史那思摩的嫡系經過多年的訓練,也具備非凡的戰力,在占據優勢之下,一個個都煥發出了驚人的戰力。

    時間在殺戮中很快就過去了,不知不覺已是午后。

    鏖戰至今,戰爭從體力戰,漸漸演變成體力和毅力的較量,程咬金在昨夜騷擾所造成的影響,終于顯示出了巨大的效果。

    頡利軍體力下滑得十分厲害,體力下滑的后果就是死亡,連帶的就是軍隊開出現了大死傷。相反,阿史那思摩的手下則越戰越勇,慢慢地掌握了戰場上的主動性。

    ……

    “將軍!下令吧……”不知何時,一萬名重裝隋軍已經在秦瓊身后整齊排列著陣型。

    他們就像一萬名煞神,靜靜地坐在戰馬之上,一雙雙目光,充滿了激昂的戰意。

    人馬俱甲的樊則站在隊伍最前面,他手執馬槊,凝視秦瓊的雙眼充滿了對大戰和戰功的渴望。

    他是大隋名將、大隋名臣<!--中间广告位置-->樊子蓋的孫子,是從驍果軍校尉走出來的鐵血悍將。兩重身份之中,樊則更喜歡后者,他不希望別人說他是樊子蓋的孫子,他希望有朝一日,有人說‘樊子蓋是樊則的祖父,有孫當如是!’

    秦瓊明白他眼中蘊含的期待,沉聲道“出發吧!為大隋榮耀而戰,為自己榮耀而戰。”

    “為大隋榮耀而戰,為自己榮耀而戰。”

    樊則狂吼一聲,將高高舉起的馬槊朝前一指,一萬重騎百人一排,以整齊隊列緩緩向前奔跑,馬蹄發出了整齊而節奏噠噠之聲。

    在一萬重甲騎后,是五千名手持強弩的輕騎兵,他們整隊就緒,等待秦瓊進攻的命令。

    重甲騎的戰馬無法支撐太遠的距離,他們緩行到戰場以北一里外才開始發動。

    但重騎的襲擊很容易被發現,但發現了又能如何?

    仗都打到了這個分上,敵我雙方都無法撤出戰場,這時候誰先撤誰就慘敗。

    他們的到來,令阿史那蘇延大吃一驚,他一面派人向頡利可汗求援,同時將最后的一萬軍隊布防在后營。

    黑壓壓的重騎兵緩緩逼近,一個個都只露出一雙眼睛,那磅礴氣勢和恐怖威能讓很多頡利軍露出了驚恐之色,不等隋軍騎兵進入射程便盲目放箭。

    樊則以手臂護在額前,避免箭矢射到雙眼,待到三百步外時,他將馬槊再次狠狠的往前一指,一萬重騎兵頂著密集箭雨猛然加速。馬蹄聲如奔雷,氣勢儼如驚濤駭浪,以銳不可擋之勢向一萬名防御嚴密的突厥兵猛沖而來,

    突厥兵已經鏖戰了兩個多時辰,早已筋疲力盡,戰斗意志也已大為減弱,

    有著氣勢的重騎兵令他們膽寒股栗,紛紛調頭而逃,亂成一團。

    阿那史蘇延臉色一片慘白,衛王楊爽當年就用過這種怪物,阿史那蘇延有幸見識到重騎兵強大、恐怖的沖擊力。但他知道不能后退,拔出戰刀大喊“給我頂上去!”

    后面的突厥軍拼命上前、面前的怕得拼命后撤,他們在戰和逃之間更加混亂,擠不進來的騎兵恐懼得大喊大叫。

    烈馬奔騰的重騎兵帶著沖天殺氣,距離敵軍只剩數十步,突厥軍抗不住那沖毀一切、披靡一切的氣勢,他們終于崩潰了。紛紛調轉馬頭向四野拼命奔逃。

    這時,頡利可汗拼湊出來的一萬援軍也趕到了,他們頂住了潰軍的后退之路,但他們同樣被重騎兵那撼天動地的氣勢所懾,心中驚恐。

    前排士兵無處逃命也無法后退,被后面的士兵推搡成一團,他們只得閉上眼睛絕望地慘叫。

    “轟!”

    終于!

    重騎兵以摧枯拉朽的力量沖進敵群,第一排突厥兵被撞得粉身碎骨,數十具尸體和戰馬橫飛了出去,一群一群人仿佛稻子被割倒,無數人連慘叫的聲音都喊不出,就在鐵蹄之下踐踏成泥。

    阿史那蘇延看著密集的突厥兵墻碎裂成了千萬片,在尸骨橫飛、碎肉四濺之前,被鮮血染得血紅的重騎兵猛然出現在了他眼前,戰馬儼如怪獸一般,雙眼通紅的向他沖來。

    “啊!”

    阿史那蘇延失聲狂叫,接著和百多名附離被這支魔鬼一般的鐵騎卷入蹄下,踐踏成泥。

    重騎兵手中的馬槊刺殺飛挑,他們勢如破竹、所向披靡,以一種狂暴的方式殺出一條真真正正的血路。

    在他們身后,秦瓊親自率領一萬隋軍騎兵沿著血路殺進了突厥大營,哭喊連天。

    在東北方向,早已帶著族人脫離戰場的契苾何力、騰格里、木宗看著那一支被血肉染紅的怪物大軍,人人嚇得臉色慘白,騰格里焦急地大喊“大酋長,隋朝的怪物大軍來了,我們快點走!”

    “撤到安全地帶。”

    契苾何力看了有兩里左右的距離,頓時無語的撤退,其實他也很害怕。

    退到了安全地帶后,契苾何力深吸一口氣,道“突厥一統草原的時代徹底的結束了,草原上的戰國紛爭到了。”

    木宗興奮道“有沒有我們一份?”

    契苾何力馬鞭指著那支狂暴的重騎兵,苦笑道“有他們在!我們沒一點機會,除非有辦法打敗他們。”

    木宗噤若寒蟬。

    打敗他們?開什么玩笑。何況,隋朝還不止這么一支魔鬼大軍。

    他們這三位部落酋長還很年輕,連重騎兵都沒有聽說過,今天隋軍這一支充滿殺戮氣息的軍隊,用慘烈的屠殺方式狠狠地給他們上了一課。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0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