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27章:契苾生死抉

正文 第327章:契苾生死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太陽即將落山的黃昏,絢麗的晚霞染紅了一片天空!兩軍默契后退,隋突聯軍大營和頡利可汗的大營相距三十里。

    頡利可汗帶著一群附離站在高處仔細查看隋軍大營,他接到斥候的報告,眼前的十三萬大軍之中,隋軍只有兩萬人,余者盡是一些雜七雜八的雜兵,阿那史思摩所謂的六萬主力他并沒有放在心上,一群來被掠奪自千百個部落的人湊在一起,能有什么戰力?

    上一回自己中了計還打了一個平分秋色,只要自己不再犯下錯誤,自己的這十八萬來自各部的勇士必能一舉蕩平這些人。真正具備戰力或許只有那兩萬隋軍,但隋人素來喜歡坐山觀虎斗,他們又哪會真心幫助阿史那思摩那蠢貨?

    至于楊侗率領的隋軍主力已被西突厥拖在金山山脈南部,根本無力支持眼前這一支雜兵作戰,頡利可汗瞇著眼得意地笑了起來,他覺得自己釣上了一條大魚。

    決戰應該在明天,他的十八萬大軍最遲在后天將一舉擊潰眼前這支雜兵。

    頡利可汗的目光又投向更遠的南方,他心里明白,這場戰役必須要勝利,不是他騎虎難下,更重要是突厥內部越來越不穩定了。

    自己本變威望不足,在登基之時楊侗深入草原,狠狠的抽了他一巴掌,令他煊赫的兵勢成為了笑柄。南下之時,又在這個野馬川慘敗而歸,這一系列不好的事件,令他的威望至今難以恢復。鐵勒契必何力為首的三部自立跡象愈加明顯,薛延陀乙失缽雖是可敦的父親,但此人卻是一個口是心非的小人,其他每個部落都只顧著考慮自己的利益,如果沒一次輝煌戰績來樹立自己的無上權威,那么突厥再次分裂恐怕難以避免了。

    現在很多人都叫囂著打入隋朝,他也順應著喊著這口號,但事實上,頡利可汗十分清楚新長城不是他目前能夠攻破的,善守的隋軍甚至巴不得他們去攻打長城,然后像馬邑之戰那樣,將他們殲滅在長城腳下,

    馬邑之戰的結果太過深刻,也是這一場慘敗教訓,讓頡利可汗絕對不愿放棄騎兵優勢,跑去和隋軍打攻城戰。一是突厥勢弱得厲害,沒有這個實力;二是西突厥大側虎視耽耽,自己需要警惕起來。所以這一戰的目的消滅眼前這支雜兵,樹立威望。

    只要自己經得住繁華中原的誘惑,不傻乎乎的去攻城,這一仗有七八成把握獲勝,畢竟軍隊人數比敵人多,裝備和戰力也都不弱。

    就在這時,契苾部大酋長契必何力大酋長匆匆而來,大聲道“我要見大可汗,你們讓我過去。”

    “不行!大可汗有令,他在考慮破敵之策,不準任何人打擾。”一名附離冷冷的說道。

    “事關成敗,你們必須讓我過去。否則就來不及了。”契苾何力的聲音充滿了急躁。

    “讓他過來吧!”頡利可汗冷冷的盯著契苾何力,目光中充滿了暴戾之氣,這小子也是一頭喂不飽的白眼狼,利用自己的信任,吞并無數小部落,使其統率的鐵勒三部成為尾大不掉之勢。

    契苾何力大步走了過來,憂心忡忡道“大可汗,我們恐怕要撤軍了,不能打了!”

    “為何?”頡利可汗有些目瞪口呆,都這時候,你讓老子不打,灰溜溜的滾回草原?這是什么意思?

    他強抑拔刀砍人的沖動,冷冷地看著契苾何力,他不相信這個十分聰明的契苾何力會不知道他的用意。在這關鍵時候居然提出北撤,契苾何力這是什么意思,他有什么目的?頡利可汗異常惱怒的看著,等著契苾何力給自己一個合理的理由。

    契苾何力指著天空對頡利可汗道“這是暴雨的跡象,戰爭中如果暴雨來襲,戰場一片泥濘,戰馬陷入其中進退不得。”

    契苾何力的話連旁邊的突厥附離都有點不安起來,他們都知道戰馬陷入泥濘中的后果。

    頡利可汗神色稍微好了一些,他又怎么會不知道。但事到如今,不是他想退就能退的,不說阿史那思摩會追上,單是狼狽逃竄的名頭就不是他頡利承擔得起的。

    若是他連都戰都不敢打,自己這么點威望恐怕立即消耗干凈,到時候突厥上下又會怎么看他們的大可汗?他又有什么能耐統御草原千百部?所以就算天降刀子,這一戰必須打下去,還必須贏。

    “大酋長還是回去吧!戰爭在明天就開始了,你就不要影響了士氣了。”

    頡利可汗的語氣很冷,在他們突厥人的眼中,鐵勒人、黠嘎斯人都是奴仆,是被他們征服的低等卑劣的民族。他們所謂的大酋長在至高無上的突厥大可汗面前,連平等對話的資格都沒有,更沒有提出異議和反對指責他的資格。

    “大可汗!馬匹一旦陷入泥濘,我們優勢全無。而隋軍善于步馬。”契苾何力繼續說道。

    “兩萬隋軍,能頂什么事?難道你以為我們十八萬草原兒郎連兩萬人都對付不了?”

    頡利可汗的怒火已經快克制不住了,如刀一般銳利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契苾何力,手已經按在了刀柄上,契苾何力再敢說一句,他立即宰了這個王八蛋,然后像他的哥哥始畢可汗那樣,在戰前吞了鐵勒三部。

    警惕在心的契苾何力感受到對手毫不掩飾的殺機,迅速的低下了頭,這關鍵時刻他不敢再刺激頡利可汗了,他躬身一禮“突厥大可汗是狼王,所有狼崽子都應跟隨您縱橫天下,我也不例外,先告辭了。”

    頡利可汗的手離開了刀柄,臉上露出虛偽的笑意“如果你站在我的位子上,你就知道我必須打的原因了。”

    “不敢!”契苾何力嚇出了身冷汗,急忙道<!--中间广告位置-->“契苾部永遠是大可汗最忠誠的仆人。”

    “去吧!我希望在戰場上,能能夠看到契苾勇士們的雄姿。”

    “是!”

    契苾何力又行一禮,退了回去。

    頡利可汗冷笑一聲,這個桀驁的狼崽子,非要嚇他一嚇才肯聽話,頡利可汗心知自己不是始畢,如果在大戰前夕殺了契苾何力,一定發生內訌。望著契苾何必遠去的背影,對于兄長那說一不二的無上權威更加向往了。

    ……

    契苾何力回到自己帳中,他背著手在房間里來回踱步,心中焦慮之極,為契苾三部的未來而焦慮。

    這一仗如果突厥勝,挾大勝之威的頡利可汗一定拿契苾三部開刀,以震懾異動的各部。要是敗了,頡利可汗還是會拿他們開刀,因為頡利可汗從來都沒有真正的相信過自己,他怕自己反他,所以他也會下手。

    如今無論如何他都應該為三部做點什么了,契苾何力心一橫,終于下了決心。

    他走到帳門口令道“把回紇部酋長騰格里、渾部酋長木宗召來議事。”

    片刻,兩名魁梧的年輕酋長走進大帳,躬身施一禮,“大哥找我們有事嗎?”

    “坐!”契苾何力等兩人坐下,將三部面臨的死局說了出來。騰格里、木宗聞言又驚又駭。

    “我覺得我們需要重新考慮和突厥的關系了,再這樣下去,我們遲早被頡利大可汗殺光!”契苾何力越說越憤怒。

    “大哥你說怎么做。”

    契苾何力表情愈來愈冷,道“去年有不少部落都投靠了大隋,大隋的秦王接受了他們的南遷歸附,我想,我們也可以。”

    木宗擔憂道“歸附隋朝不是不可以,可我聽說隋朝對于歸附者,都是五戶一村安置在大隋各地,這樣下去,不出十年,就沒有我們的部落了。”

    “如果不投降隋朝,戰爭結束以后,我們就沒了。”契苾何力看著兩人,嘆息道“投降隋朝的話,部落雖然是沒了,但是族人至少可以好好活下去。作為族人們的領頭羊,為的不就是讓族人活下去嗎?至于我們兄弟,完全可以憑軍功搏得一個好前程。”

    騰格里、木宗相顧一眼,道“我們聽大哥的。”

    契苾何力寫了一封信,遞給木宗,低聲道“木兄弟把這封信送去隋軍大營,把這封信親手交給秦瓊將軍,小心頡利可汗的游騎……”

    “我明白的!”木宗接過書信,妥善收好,然后匆匆離開。

    ……

    秦瓊在白城日久,對于突厥的狀況極為了解,知道頡利可汗借助西突厥牽制住楊侗率領的大軍之際,進行孤注一擲。而他秦瓊也別無選擇,不將吉利可汗的主力再一退擊潰,阿史那思摩根本不是頡利可汗的對手,他也無法回去支援壓力極大的楊侗。

    這是一場關系北方邊境能否平靜的關鍵戰役,打贏了這一戰,頡利可汗和阿史那思摩將會陷入無窮的內戰之中,而他則可以抽出隋軍,去支援楊侗,再將發展迅速的西突厥狠狠打壓下去。只有西方和北方邊境安寧,大隋才可以集中精力,為一統天下做充足的準備。

    這時,偏將樊則出現在他身邊,行禮道“將軍,末將有一直比較困惑,想請將軍解惑。”

    秦瓊微笑道“有什么困惑盡管問吧?”

    樊則咬一下嘴唇道“殿下年少之時,都是動不動就是以幾萬大軍破敵幾十萬,滎陽之戰如此、冀州武德山之戰如此。羅藝謀反之時,更是以十萬大軍破羅藝、滅契丹、滅奚族、收復遼東。我們在馬邑之戰時,也是以弱旅大敗始畢三四十萬大軍,殿下更是帶著一支孤軍攻下了白城,殺得尸橫遍野。可是這一次,我感覺殿下似乎變了,變得謹慎小心。”

    秦瓊笑了起來,“你是說殿下膽小怕事了?”

    樊則嚇了一跳,連忙解釋道“末將不是這意思,但殿下似乎太過謹慎了。”

    秦瓊搖了搖頭,“如果只有一個頡利可汗,殿下也不會如此,甚至只需讓我們自己打就行了。而現在多了西突厥這一個大變數,它在一邊坐觀我們和頡利打,不管誰輸誰贏,西突厥都會東進,繼而將東西突厥再次一統。如果國內大一統,我們完全沒有后顧之憂,可以放開手腳來打這個大一統的突厥,但國內現在四分五裂,如果我們與突厥陷入持久的戰事,會導致我大隋國力、民力、兵力一一消弱,這結果正是李淵等漢奸樂意看到的。所以這一戰,頡利是次要的,重點是殿下負責的西突厥,只有打贏了西突厥,才能讓頡利、西突厥、阿史那思摩勢力均衡,他們三方亂斗的話,才沒辦法對我大隋邊境造成傷害,為了打敗西突厥,殿下甚至做出了犧牲雍涼二州的準備。”

    “犧牲雍涼之地?為何?”樊則目瞪口呆。

    “我大隋到如今是天下第一諸侯,這勢頭也會越發強勢,若能埋頭發展幾年,哪怕南方諸侯聯手也可一戰而定。但是殿下始終認為內戰是兄弟之間的氣運之爭,而異族才是大敵。殿下認為地盤沒了可以再打回來,但如果連族人都沒了,那要這天下有何意義?所以,殿下寧可放下埋頭發展的戰略,也要打這一仗,并且做好了戰事不順,而被漢奸從背后捅刀子的準備了。”

    秦瓊拍了拍樊則的肩膀,豁達的笑道“殿下將天下百姓當成自己子民,才會有此不太理性的決定。但我輩武人心中的君王不正是這樣的人么?別想那么多,明天好好打這一仗,就是對殿下最大的支持了。”

    樊則心中升起一股難言的激動,重重的點了點頭。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70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