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23章:坐觀成敗

正文 第323章:坐觀成敗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侗親征突厥的消息傳遍天下,南方諸侯的戰爭不約而同的為之一靜,與隋朝隔河相望的王世充、李密、竇建德考慮到的問題和李淵一樣,當他們見到大隋水軍大舉進入黃河之后,人人為之心顫,莫不擔心隋朝對自己不利。

    洛陽紫微宮文思殿。

    “當初就知道楊侗不是那么簡單,朕原以為自己已經高估了他,誰想到還是小看了人家,真是不可小覷楊家子弟……!”王世充凝眉沉思。

    當初是他王世充和裴矩、裴蘊合力,在楊廣面前大力推薦楊倓,將才把本屬于楊侗的地盤生生奪走,楊侗也如他們之所愿,被趕去飽受近十戰亂之苦的冀州,這個本該在冀州消沉下去的秦王。卻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一直活躍在王世充耳邊,千里轉戰之時,一戰定竇建德,將后者轟出了冀州,之后遷往涿郡不久,羅藝又引契丹大軍南下為禍雙遼郡。

    那時候,王世充甚至以為楊侗會在幽冀扎根,王世充當時還是很高興的,因為楊侗如果扎根在幽冀,就可以幫自己擋住東面越來越強勢的和崛起于并州的李淵。

    可惜,楊侗做得很干脆,干脆得讓王世充都瞠目結舌,不僅干翻了羅藝和契丹,還順手從高句麗手中奪下遼東,接著又殲滅存在了近丟掉的奚族,過了沒多久,又在馬邑滅了始畢和幾十萬突厥精騎。好像從那時候開始,楊侗憑著堅強的韌性,一點點融入到天下這盤棋之中,以國手的姿態面向世人。

    在鄴城安分了一點點時間,當他再動手的時候,直接攻下李淵發家之地的并州,而且還一口氣卷走了雍北地區。

    隨后征戰突厥,楊侗的力量在一點點壯大,到年初的時候兵入高句麗,不過兩三個月的時間,便掃平了讓大隋大亂的高句麗,當時的楊侗,在王世充眼中,其所具備的威脅已經超過李密和李淵。誰想他沒有絲毫休整,又發動了關隴之戰,如同并州戰役那般一戰而鯨吞關隴,將擁兵四十萬的李淵打殘,以一種極度屈辱的方式將之轟出關中。

    李淵遭此大敗,亡魂外冒,內部皆有不穩之態,這才急急忙忙收拾朱粲、蕭銑,重樹魂魄。

    過不了多久,楊侗又鬧騰了起來……說是去打突厥,可誰敢信?

    “這才幾年啊,幾年前楊侗還灰眉土臉的離開洛陽,一眨眼功夫,人家居然成了天下第一諸侯,看看人家楊侗,那才是王者該過的日子。而我們呢?卻困守區區一個洛陽,太危險了……楊侗這個人太危險了……”王世充的語氣也是頗為感佩,可以說,他是將楊侗推向今天的‘功臣’之一。

    太子王玄應想了一想,問道“那些關東貴族怎么說?”

    “他們能怎么說?他們這幾年一邊敵視楊侗,一邊動用自己龐大的人脈關系,將巴蜀和南方大量物資和隋朝貿易往來,一個個都賺得盆滿缽滿,躺著就可以來錢。如今李淵得勢,一個個聒不知恥的巴結討好…他們巴不得李淵滅了我們王家…”王世充越說越憤怒,一腳將案桌踢翻,王玄應和一旁的王仁則嚇了一跳,不敢大口喘氣。

    王世充說“楊侗說得半點沒錯,這些世家大族就是依靠不忠才得以傳承千年。朕覺得我們需要重新考慮和關東士族這些白眼狼的關系了,再這樣下去,那些士族遲早把我們王家賣了!”

    沉默許久,王玄應硬著頭皮說道“人無完人,兒臣覺得我們不能太苛責臣子了……畢竟艱難的世道之中,人人都講良禽擇木而棲……況且,世家大族之中未必沒有忠心者……”

    王世充道冷哼一聲“這世上忠誠的人很少。他們拿著朕的俸祿,想的卻是自己,想的卻是投奔其他諸侯。那些人只不過是沒了去處才暫時在我們這里立足而已…如果楊侗愿意接納,他們二話不說就會把我們王家賣個干干凈凈…”

    王世充冷笑。

    王玄應見父皇對自己之說沒生氣,膽氣一壯“父皇認為楊侗會放寬限制嗎?”

    “楊侗所圖之大,我們根本無法想象,而且他已成氣候,更沒必要向世家大族妥協。”王世充說道。

    王玄應松了一口氣“父皇也認為楊侗不會放開限制,那他們依舊沒有最合適的去處,所以他們還得在我鄭國。既如此,父皇與其苛責、懷疑、提防他們,倒不如胸懷放寬,向世人展示父皇寬愛博大的一面……只要父皇讓天下太平、人心安定,我大鄭的江山社稷自然穩如泰山…如此一來,世家大族又能將父皇如何?正如官渡之前,曹操麾下文武向袁紹表忠誠者不計其數,官渡之戰結束后,曹操將通敵名單當眾焚燒,那些心懷異志之人知道自己留下把柄,再也不敢有所動作。所以說,關鍵還是自己經得住大戰的考驗,只要自己強大,那么,心懷不軌之士也會轉向成忠臣良將,反之,忠臣良將則會心懷異志。”

    王世充沉默了很久,不再發脾氣了,心想確實如此,朝代更迭時常有,他不能指望每個人都是絕對的忠臣良將<!--中间广告位置-->,如此鄭國強盛,心懷異志的人也會變成忠誠,頷首而笑“皇兒說得有理,是朕著相了。”

    他揉揉眉心,朝王仁則問道“楊侗現在說自己要殲滅突厥,且讓各方勢力不要觸犯隋朝,但他自己卻派強大的水軍游弋于黃河之中,你看他是真打突厥還是對付我們?我們又該如何應對?”王世充向太子王玄應詢問。

    王仁則道“臣以為圣上不必太過擔心。他要打我們的話,為何不在我們最弱的時候打?”

    王世充眉頭一皺,道“仁則,今非昔比,楊侗可不簡單,他現在具備一統天下的實力了!”

    王玄應瞳孔一縮,擔憂道“父皇是說楊侗要對南方諸侯發動全面戰爭?”

    “有這個可能,因為他現在有這個實力。不過朕也不敢肯定,但朕以為我們還是小心一點。”王世充輕聲道。

    王玄應點了點頭后,看著王世充有些懷疑的說道“兒臣贊同趙王兄的意見,如今南方各路諸侯打得你死我活,如果楊侗這時候南下,只會刺激大家聯合抗隋,兒臣覺得楊侗不會如此不智。”

    王世充一愣,隨后高聲嘲笑道“皇兒說得對!是朕疑神疑鬼了。聽說秦王喜得麟子,派人奉上厚禮。”

    “喏!”王玄應恭敬道。

    “仁則,盡全力反攻李唐。”

    “喏!”

    王世充深吸了一口氣,向李密寫了一封書信,讓人立即送去。

    。。。。。。。。。。。。。。

    金山兩側的大草原,此時正進入最具活力季節,茫茫草原上呈現出生機勃勃的景象,一望無際的蒼翠將草原覆蓋,從山上向遠處望去,一群群黃牛、白羊、馬匹在草原悠閑吃草。

    如帶碧水蜿蜒流淌在草原上,一個個湖泊如鑲嵌在草原上的寶石,更遠處是延綿千里的于都斤山脈。

    在金山以東、科布多大草原以南的廣闊草地上,搭起了連綿不斷的帳篷,遍插旌旗,無數大旗迎風招展,流露出一種莊重肅穆的氣氛。如果從天上看下,會發現帳篷群體由東、西兩部組成,相互之間隔得很遠,各有數目眾多的突厥士兵騎兵巡視,嚴防戒備,不允另外兩部的人員進入,一股蕭殺之氣撲面而來。

    在中間一個推平夯實的山丘上,立著一座大帳篷。

    “嗚……嗚嗚嗚!”

    蒼涼的號角聲傳遍了突厥各大營帳,這是頡利可汗召集部落首領的號角聲,突厥人執行的是部落制,以血緣為紐帶聚居在一起,與中原的宗主制有些類似,他們的大部落里有小部落,小部落又有細分,,大大小小的部落林立,出身突厥皇賽室的頡利可汗血統高貴,同時也是東部突厥的大可汗。

    頡利可汗是這次會盟的發起人,但是對西突厥的統葉護可汗并不放心,在東部營盤之中有著五萬嫡系;統葉護可汗一樣心懷戒備,同樣帶來了五萬大軍。

    頡利可汗在一頂最大的穹帳內舉行了盛大宴會,穹帳內部裝飾華麗,地上鋪有厚厚羊毛毯,帳壁上滿掛鮮艷織錦,所用盤碗都是上好瓷器。

    大帳內已擺了一圈低矮胡榻,榻上有細軟羔羊皮,并配有小桌,一般突厥人席地而坐,最多鋪了一張羊皮,但今天貴客來了,頡利可汗特地命人搬來胡榻,以示尊重。

    華麗的大帳內,身著厚甲、相貌粗狂的頡利可汗,坐在左邊第一席,瞳仁中閃爍著一絲謹慎。

    在他對面坐著一位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神情狂傲,頭戴王帽的青年男子。他是西突厥可汗統葉護。

    “頡利可汗,你這是怎么了?遇到麻煩了?”統葉護微笑著問道。

    “統葉護大可汗,隋軍大舉來犯,說是不破東部突厥誓不歸。而且還任命阿史那思摩為東部突厥大可汗。”東部突厥一名須發俱白發的小可汗說道。

    統葉護可汗聞言一笑,這是東部突厥關起門來的自家事兒,跟他沒關系,頡利可汗不愿歸順于己,那東部突厥越亂才越好呢。

    “楊侗又怎么樣,他是厲害,但他遠在冀州,草原的事情還輪不到他管。而且隋朝大軍來犯,你害怕又有用嗎?還是想著如何應戰為好。”一位神情沉穩的雄壯青年淡淡的說道。

    統葉護可汗的目光不由看向了這名青年,滿含欣賞之色,記得不錯的話,此將名叫執失思力,即使他遠在碎葉城,也聽說這個名字,是一個不可多得的人才。

    他看出東部突厥現在攤上大事兒了,不僅面臨著阿那史思摩的威力,還有一個強大的隋朝即將來犯。東部突厥斗得越厲害,下場越慘,他統葉護收復故土的希望越大。

    反正圣山也跑不掉,早一點遲一點到手也無所謂。頡利可汗即使現在讓出圣山,歸降于他,還得看他心情了。現在只要引而不發的坐山觀虎斗即可,

    一念及此,索性離開大帳,讓頡利他們自己爭去。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9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