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20章:戰前吉兆

正文 第320章:戰前吉兆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恭喜殿下,喜得龍鳳!”當楊侗匆匆趕回后院,卻見幾名穩婆迎上了來,笑容可掬道“母女、母子皆平安。”

    “老三是不是女兒?”

    “先是賢妃生了郡主,不到一刻,武妃就生了一個王子!”

    楊侗聞言,心中更覺得是一種冥冥中的安排,很有宿命感。這個念頭在楊侗腦海只是轉了一下,臉上并沒有露出太多的情緒,笑著對幾名穩婆道“辛苦幾位了,去領賞吧。”

    “多謝殿下。”幾名穩婆歡天喜地的跑去皇家賬房領賞。

    楊侗則大步走入房中。

    楊家的娘子軍全都到了,此時蕭后、劉太后各抱一個剛剛出生、皺巴巴的新生兒,蕭太妃、韋太后則分別抱著老大楊蕙、老二楊崢,大人們個個喜笑顏開。

    楊侗會心一笑,算起來楊家做到四世同堂了,而直系頂層中的蕭后只有五十三歲,要是到了二十一世紀,恐怕她正在為子女的婚事發愁。

    前后不到兩個月,楊侗又當爹,到年底,就輪到李秀寧了。

    一年之內,就當了五個子女的父親,這是楊侗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這世間真奇妙、真瘋狂。

    室內檀香裊裊,如云似霧。

    楊侗一進入房間,就對上了水天姬那欣喜而疲憊的雙眼,關切的問道“天姬,辛苦你了,你感覺怎樣?”

    “夫君看看二姐,她很辛苦……”水天姬聲音很是沙啞,語聲中透著濃濃的關懷。

    “嗯!好生休息。”楊侗歉意的看了眼懂事的水天姬,便走向長孫無垢的床鋪。

    長孫無垢是楊侗四個老婆之中,體質最弱的一個,精神比剛剛生下雙胞胎的小舞還不如。

    昔日國色天香、秀麗脫俗的人兒此刻容顏憔悴,面色灰敗,秀發濕噠噠一綹一綹的貼在蒼白的臉頰之上,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唯有長長的睫毛在輕輕眨動

    楊侗心如刀割,蹲在床榻之前,將垂在被外纖手握在手里。冷冰冰的纖手柔軟纖巧,仿佛沒有一絲力氣。

    “無垢……”

    楊侗喉嚨堵得有些難受,眼眶有些發熱,見長孫無垢無力的睜開眼睛,露出一個溫煦的笑容。

    “夫君,咱們的孩子,我看了呢,很漂亮呢……”

    長孫無垢秀美的眼眸中沒有一絲光彩,蒼白的臉上,少了昔日的冷清,似乎多了些成熟風韻。盡管很虛弱,可她心情極好,一字一字都是含著笑容說的。

    好心情是調養身子的靈丹妙藥,她如此心態,讓楊侗放心了不少,將自己的臉貼在她冰冰的俏臉上,柔聲道“我也看了,咱們的寶貝女兒,一定像無垢美若天仙、溫柔賢惠。”

    “嗯!”長孫無垢人在半昏半醒之間,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聞到舒心的氣息,帶著幸福笑容疲乏睡去。

    待到楊侗替長孫無垢蓋上被子,走向自己的時候,水天姬輕聲問道“夫君,孩子應該叫楊嶸吧?”

    按照劉炫、楊恭仁給楊侗這一脈推敲出來的子名,應該是‘崢嶸崇峻、岱岳巍巖……’那么第二個孩子就應該是楊嶸。

    但是小舞開過玩笑,說楊侗有可能在外面跟別的女人生了好幾個,家里的第二個男孩子也許得排到‘楊巖’(注楊倓的‘倓’讀[tán])…

    雖說都知道是玩笑話,可事到臨頭了,水天姬卻有了心思,所以她一定要丈夫親自定名,才知道自己的孩子該叫什么。

    “那是當然!”

    楊侗肯定地對水天姬笑道“老四的大名就叫楊嶸。”

    “那咱們的三郡主叫楊什么?”

    在一旁小舞聞言,立即問道。

    小舞已經有了心得,她拉開了衣襟,露出了兩坐‘崢嶸崇峻’的山峰,一手一個,喂著餓得嗷嗷叫的老三、老四楊嶸。

    楊侗目光落在‘崢嶸崇峻’的山峰上,有些呆滯,忍不住咽了口口水,竟有嘗一口試試的想法。

    “羊乳……”

    “楊汝?”小舞輕輕地皺了一下小鼻子,不滿道“真難聽。”

    麗妃李秀寧順著丈夫那色眼瞟到小舞‘崢嶸崇峻’的山峰上時,眼底閃過一絲了然明悟,秀麗容顏于剎那間漲得通紅,笑得花枝招展。

    “羊乳是給寧兒生的丫頭準備的,我說錯了。”

    “才不要呢!”李秀寧氣壞了。

    楊侗狠狠地瞪了李秀寧一眼,道“咱們家的三娘子叫楊瑾。”

    “……”眾人一臉無語。

    楊瑾?干脆叫楊仁謹算了。

    “楊婉!”腦子被晃花了的楊侗終于回了神來。

    “‘有美一人,婉如清揚’,這個好!”小舞滿意了。

    “噗!”

    看到小舞‘崢嶸崇峻’的山峰被兩個孩子擠成大碗,李<!--中间广告位置-->秀寧又噴笑出聲。

    只不過這一回,楊三娘的大名卻是定了下來,楊三娘長大以后,絞盡腦汁也想不明白四娘叫她‘大婉兒’是啥意思。

    當天,楊侗擺了酒席,宴請麾下文武,慶賀子女誕生。從年初開始,今年可謂是喜事連連。

    ……

    夜!

    楊侗從背后摟住小舞,自從有了兒女,他對戰爭就有一種深深的厭惡,或許正是這種‘有子萬事足’的心態,才讓他說出了一戰定乾坤的蠢話。

    在諸多梟雄、文臣武將心中,這種‘小富即安’心態是最不可救藥的!所以,楊侗從來沒有在大家面前流露過。

    與愛妻的緊密相貼,傳遞彼此體溫之時,他這種心態更加濃重,也懶得去掩飾——

    “夫君?”小舞的聲音打破了夜的寧靜,一只玉臂撐起柔若無骨的身軀,薄薄的絲被順著肌膚緩緩滑下,完美無瑕的身子讓房間幾乎失了顏色。

    哪怕夫妻多年,對面妻子的時候,楊侗仍有難言的驚艷,他伸手將小舞攬在了懷中,原本凌厲的目光,在看向小舞那一刻柔和了。

    對男人來說,絕世美女的絕代風華能夠讓人失魂落魄;而在女人心中,一個向自己釋放溫柔的鐵漢,如同一朵罌粟花,有著妖魅的誘惑力。

    “夜了!睡吧。”楊侗暗嘆一聲,心知越來越溫柔的妻子看穿了自己。

    這樣的語氣,讓另一邊的李秀寧有些羨慕,楊侗對她也是百般寵愛,但卻無法和小舞相較,即使她并不喜歡爭什么,此時此刻還有些吃醋了。

    楊侗卻仿佛心有感應一般,將李秀寧也攬入懷中,在她臉上輕輕—吻。

    “簡直胡鬧,說正事呢!”

    李秀寧嬌嗔地斥他—句,卻掩飾不住心中的喜悅,丈夫并沒有冷落她,剛才因為楊侗忽視,而生起的淡淡失落,隨著楊侗這一抱—吻而消失無蹤。

    小舞懶得理會他們,猶豫好一會兒,輕聲道“夫君是不是要出征了?”

    “對!西北出了大事。”楊侗并沒回避這個問題。

    李秀寧的身子為之一僵,上次這么說的結果是把她的父親兄弟轟得慘兮兮、灰溜溜的離開了關中,現在又是這么說……

    楊侗明白、理解李秀寧的難處,苦笑了一下,安慰道“這回不是中原任何一方勢力,而是突厥。”

    小舞一驚“突厥不是讓夫君打翻了么?”

    楊侗笑了笑“不是這一個突厥!”

    “西突厥?”一邊的李秀寧明白了過來。

    “正是西突厥!”

    楊侗稍一猶豫,最終還是準備坦白告之,李秀寧雖是李淵的女兒,可現在是他楊侗的老婆,如果連自己的老婆都信不過,那人生還有什么意義?活得有多累啊!

    “大業六年,泥撅處羅可汗歸隋以后,西突厥立其叔射匱可汗為主,從大業六年至今正好有十年。西突厥這些年內無內亂,發展也還行!我對‘突厥’二個字本就不痛快,又聽說發展不錯,當然更不痛快了。西突厥讓我不痛快,那就沒必要存在。”楊侗冷哼了一聲,霸氣的宣示。

    為了安老婆之心,也只能這么腦殘的說了。

    “霸道!”小舞嗔怪的掐了他一下,繃緊的身子卻是軟了幾分,李秀寧亦如是。

    “那夫君也沒必要親征吧?”李秀寧對西突厥的了解也是稀里糊涂,以為是個軟柿子。

    楊侗把一只手放在她高高隆起的肚皮上,里面的小家伙骨碌碌的動了起來,楊侗輕輕按了下,小家伙動得更激烈了。仿佛互動一般,有趣極了!

    李秀寧見他們父子/女隔著自己的肚皮玩得不亦樂乎,嗔道“夫君,問你話呢。”

    “呃!”楊侗故作回神的模樣,以一種疑惑的語氣問“你問什么了?”

    “西突厥這么好打,夫君為何要親征呀?隨便派個將軍不就行了?”李秀寧說道。

    楊侗心說“我也想啊,這不沒人嘛!”嘴上卻說死鴨子嘴硬的說“就是因為它好打,所以我才要親征。當我登基的時候,禮部官員當著百姓的面,念到我打爬東部突厥、消滅西突厥的偉大功績,這面子可大了。”

    “噗!”

    “噗!”

    小舞和李秀寧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

    楊侗滿心滄桑……

    為了哄老婆開心、放心!愣是把一個強大得不得了的敵人,說成了個軟柿子,還不能露出破綻…更要命的是自己的老婆個個鬼精鬼精的…

    表演途中,哪怕一個手指揉不到位,都‘怕死’掉,

    楊侗無力感嘆男人真難!哄得了冰雪聰明的老婆的男人更是難上加難。

    可是哄得了嗎?

    當楊侗睡著之后,他的兩個老婆瞪著亮晶晶的淚眼到天亮。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9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