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15章:隋文漢景之高遠

正文 第315章:隋文漢景之高遠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如今南方打生打死的,如果我們南下,應該可以把他們一網打盡吧?”

    隨著楊侗這一句話,朝陽殿頓時鴉雀無聲,大家都被楊侗的瘋狂舉動嚇到了。

    “不可!”

    “不行!”

    “萬萬不可。”

    許久過后,楊恭仁、楊師道、房玄齡他們人人反對。

    “我大隋如今朝野肅然、百姓安樂、商貿發達、農業興旺,將士用命……還有十幾二十萬不要賠錢的奴隸去打頭陣,怎么不能一戰定乾坤?”

    楊侗忽然不想玩了,只想著一家伙就把南方勢力推平!而且他感覺大隋推得平。

    楊恭仁望著能張任性十足、張揚十足、尚顯幾分稚氣的臉,無奈道“既然殿下這么問,臣這就作答了。大隋繁華著錦,一片鼎盛之像,可臣看來,這種局面或許只是表相……”

    “表相?”楊侗定定地盯著他。

    “大隋事業近年來蒸蒸日上,文治武功盡皆顯赫無雙!論文治,殿下教化萬民、富裕天下,便是漢之文景亦有不如;論武功,殿下在遼東和北方草原拓地數千里,再以長城庇護天下,最重要的是殿下越打越富、越打越強,這一點便是秦皇漢武和本朝的武帝也不如。這一點,誰也不能否認。”

    隋朝自建立以來,實際上問題重重、矛盾重重。楊堅生怕的楊勇鎮不住天下,所以楊堅一定要換太子。因為諸子之中只有雄才偉略的楊廣才能保得下大隋王朝。

    楊廣平定南陳以后,在揚州坐鎮了十多年,他安定了民心不附和反抗不斷的南方,使大隋王朝真正走向了統一,他的文才、武略、雄才有目共睹,楊堅認為只有楊廣才能鎮得住野心勃勃的關隴權貴,也只有他才能帶領大隋王朝走向強盛。

    而楊勇文治有余、進取不足,更沒有讓關隴權貴畏懼的雄才,他根本無法平定因為科舉制而引發的大亂,而如果不推行科舉制,大隋也會像東魏、北周那樣無法長治久安。

    楊堅在世之時,關隴權貴還不敢輕舉妄動,他若死了,文弱和平庸的楊勇不過又是一個孝靜帝和魏恭帝而已。可以說,楊勇被廢,絕不是某些書籍上說的那樣,是獨孤皇后偏愛楊廣所至。這或許是一個原因,但絕不是主因。

    因為楊勇當了二十多年儲君,早已形成了龐大的勢力體系,同時還有文武雙全的高颎輔佐;而楊廣在揚州十多年,于朝中勢力遠不如楊勇,若僅是獨孤皇后的原因,楊堅肯定不會廢楊勇,因為廢除楊勇風險的實在太大了,甚至會引起新生的大隋王朝一分為二。

    但最后,楊堅為了大隋王朝的江山社稷、也為了楊家得以延續,楊堅才不惜廢除立儲了近二十年的嫡長子楊勇,換上雄才大略的楊廣。而為了助長楊廣的勢力,制衡高颎,不惜將文韜武略、治國理政、樣樣精通的楊素推向了楊廣。

    這道理就像漢景帝換漢武帝上位一樣,景帝認為劉徹才能率領大漢王朝抵御得了文武雙全的軍臣單于,他為了讓漢武帝勝利上位,誅滅了頑固支持太子劉榮的周亞夫,繼而扶持田蚡上位;楊堅為了楊廣,也用了一個不是理由的理由罷免了高颎,將重點扶持了楊素。

    只不過漢朝的敵人是匈奴,而隋朝的敵人源自內部,但是對于皇家來說,內部的危險才是最致命的危險。相對直接滅了周亞夫的漢景帝,罷了高颎的楊堅仁慈厚道得多。楊廣即位后,拜高颎為太常,希望以高官籠絡其心,誰想到高颎不念其恩,還到處煽風點火,接三連四的挑戰楊廣忍耐度,終于惹來了殺身之禍。

    景帝和楊堅的高瞻遠矚,決非常人可及。而偉人之所以偉大,是因為他們具有長遠的目光,思維不局限于眼前利益得失,始終放眼天下,前進一步,已想好后百步。

    ……

    歷史學家錢穆說過‘凡歷史上有一番改進,往往有一度反動’,而‘改進’會觸犯到太多人的利益,和平演變那一套根本行不通,所以楊廣登基之后,以激進的方式,對大隋王朝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但他又沒有把天下打爛了再收拾的瘋勁,所以在激進變革的同時,又有妥協,才最終把天下搞得大亂。

    而變革家往往都要具備一顆堅決、永不言敗的心,決定了就要不計代價、不擇手段達成目的,在這一點上楊廣就顯得有些不足了,在動亂之際,他選擇了逃避。

    如果雁門之圍結束后,楊廣在洛陽居中調度,李淵之流壓根就不敢就跳出來搞事。可即使楊廣去了江都,李淵也沒造反的膽,直到蕭銑把南方搞亂了,才在遭人算計之下,走上了謀反之路。

    而隋朝到了楊侗這里,已經支離破碎,但他立足冀州以后,卻一掃頹勢、大力推行新政,將楊廣的激進手段再一步放大,從根本上斷了世家大族把持朝廷的根基。從文武二帝到楊侗,都有一條主線任務,這條主線其實就是在和世家大族斗,文帝楊堅是文斗、武帝楊廣是武斗,而楊侗則破而后立,在大亂中尋求大治,是一種思想上的傳承和延續。

    到得如今,雖然大家嘴上都不說,可心里卻都明白,大隋在楊侗的經營下,已經是天下第一諸侯,百姓安樂、倉府豐盈、軍備充足,隨隨便便都能拉出數十萬披甲之士,天下仿佛難尋抗手。

    但是!

    “但是,殿下可知武帝那么一個強勢的人,為何在變革中失敗嗎?”

    “為何?”這一個,楊侗還真沒有認真想過。

    “妥協。”楊恭仁鎮定自若<!--中间广告位置-->下了定義后,分析道“平衡之道,歷來是扶持一派、打壓一派、孤立一派。武帝在對待關隴貴族的問題上,就是這么做的,他扶持宇文述、打壓獨孤氏、孤立竇氏,又引關東士族代表的裴矩、裴蘊為相,還重用了南派的虞世基!然則是人都有私心,不管是二裴、虞世基,還是宇文述,他們都在武帝扶持中,失去了初心,他們為了獲得更多,不惜在背后與關隴世家相勾結!武帝對此也是頭疼無比,所以到了后面基本采取了妥協之策,原本關隴貴族便桀驁不馴,助長了氣焰之后愈發囂張。收拾起來難度更大。”

    “而武帝為何要妥協?因為他舍不得把安定的天下弄得大亂。若是他當初不問青紅皂白,把關隴世家屠戮一空,亂的頂多只是關中而已,接著均分田地的話,天下很快便會平定下來。但武帝這一退,把自己退到了絕境。因為到那步田地的時候,大隋和關隴世家早就已經不可共存了。”

    “如今李淵正處于茍延殘喘的時期,實力受損嚴重,急切之間拉不起一支可以抗衡我大隋的軍隊,此時南下,確實可以將之蕩平,但是殿下,那明晃晃的刀子不可怕,可怕的隱藏在背后的毒蛇,若是世家潛伏起來,大隋又將陷入不休止的內斗、無休止的妥協之中。而且他們報復起來會更為瘋狂,因為他們和今天的大隋仇恨比武帝時期更深!”

    “是啊,殿下!”楊師道亦是說道“其實殿下入主冀州以后,定下的打一地、治一地、穩一地的策略是最高明的策略,你看我大隋治下現在多干凈啊!又何必圖一時之快,而讓以后陷入無限的爭斗之中呢?”

    房玄齡說道“重要的是我大隋一旦起兵,南方群雄一定結盟抗隋,而我大隋敗了就意味著毀滅,毀滅得連一個縣令、一個縣吏都活不下來。”

    杜如晦肅然的說道“連清華學宮學子、大隋境內的寒士和和義學學子都會死絕。因為世家大族不容許義學、義務教育、科舉制、均田制、攤丁入畝的存在,甚至這種思想他們都容不下!總之,一旦我大隋敗了,一切與大隋有關的人與物,統統都將毀滅。新式造紙術、印刷術等等先進技藝也將成為世家大族繼續統治天下的工具,而被秘而珍之。”

    魏征、劉政會、凌敬、姜行本這四個寒士聞言,面色全都變了,他們的早年求學之路歷經坎坷,他們為了求學,不得不承受名門望族不屑、鄙夷的目光,學有所成以后,自問不輸于所謂的名士,可在洛陽得到的,不僅是士人的嘲諷,甚至連報考的的資格都沒有得到。若是大隋失敗,寒士的處境恐怕會比之前要難上萬萬倍。

    楊侗聞言默然,雖然大隋雄踞幽州、冀州、并州、雍州和大半個涼州,可是以自己為代表的大隋早已是士人階層的敵人了,已經成為眾矢之的,要推翻舊勢力,必須經歷一個沉淀的過程,

    他知道大家說得都對,特別是房玄齡和杜如晦的話,更是讓他汗流浹背。因為他身上牽扯著太多人的命運,所以他不能敗,一旦他敗了,一些人為了得到一條活路,就會生出別樣心思,就會和世家大族茍合,就會出賣大隋的利益。

    人心,若是散了,隊伍就不好帶了。

    良久過后,楊侗長長的吁了一口氣,自省道“這些年,我走得太順了……隨著滎陽大捷、武德山大捷、遼東大捷、馬邑大捷、并州大捷、高句麗大捷、關中大捷……順利的斗走了河北士族、并州士族、關隴世家,勢力順利的擴大千里,使我有一種錯覺,覺得我大隋現在出兵,就可以橫掃天下,一統山河。卻忘了根基淺薄,經不起失敗的事實,從而忘乎所以了,這是我的錯。”

    “其實殿下已經做得很好了!”楊恭仁嘆息了一聲,接過楊侗的話意道“正如殿下自己所說的,殿下乃至我大隋最大問題就是太過順利了。李唐是公認的天下第二大勢力,可在我大隋面前卻成了一個任憑拿捏的軟柿子,既然第二大勢力都這般不經打,那其他勢力就更加不會放在心上了。可大家都沒想過,你大隋戰線從少海(東朝鮮海)之濱延續到武威,雖有新長城抵御,但也要很多軍隊駐守,被動防守終有失。南方的防御線,也是漫長無比,從渤海郡到武威郡也有幾千里長,北方之敵有東西突厥,南方之敵,有高句麗、竇建德、李密、王世充、李唐,還有居心叵測吐谷渾,以及尚未歸附的羌人,說是四面環敵亦為不過,可殿下始終只盯著唐軍打,真要是把李唐往死里打了,別人在唇亡齒寒之下,肯定會聯合抗隋,而不是等著殿下一個個去收拾。”

    “現在我們只要踏踏實實把每一件小事做好,繼續禮賢下士、善待民眾、厚積薄發,只要等上三五年,便能一統天下。”

    “是啊!我大隋無戰事,蒸蒸日上,而南方戰亂不斷,潛力會打會弱,此消彼長之下,我大隋完全可以打得贏南方之盟。”

    “……”

    眾人的話使楊侗躁動的心慢慢平靜了起來,笑著說道“不管怎么說,今天這件事給了我極為深刻的教訓,絕不能因為順利而忘乎所以,我們還需要積累,只要南方諸侯不觸犯到我們的利益,我們也不要做刺激他們的事兒,埋頭發展五年,再抬頭相見。”

    “埋頭發展五年,再抬頭相見。”房玄齡復述了一遍,大聲叫好,然后道“雖說我大隋不宜南下,但是有的地方卻可以毫無顧慮去打。”

    “李軌和吐谷渾?”楊侗明白房玄齡的意思了。

    ……

    (我在參加榮耀征戰預選,兄弟姐妹們都請點個贊)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