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12章:發小隔空博弈

正文 第312章:發小隔空博弈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在李世民為自己定計之時,李建成所在的東宮也是燈火通明。

    雖說父皇將二弟李世民麾下人才一一調離,但李建成知道,自己這個二弟不但心狠,而且走向成功的意志十分強大,不到瀕臨絕境之際,是絕不會坐以待斃的,只要擁有一線希望,他都會為自己搏一把,哪怕付出一切都不在乎,是那種只顧自己,而不管身后事的賭徒。

    此時的李世民雖然處于一個極度虛弱的時期,但如果他再次被父皇重用,那他麾下文武還是會重新歸附,所以說,父皇把劉弘基、丘行恭、段志玄、殷開山、高士廉調走之舉,看似是對李世民的懲罰,但實際上是幫李世民培養人才,當這些人從失敗的陰影走出,并在地方上歷練歸來的話,一定比以前更厲害、更有威力。

    而且李世民歸來后,父皇繼續讓他的是擔任尚書省尚書令一職,而至關重要的兵部依舊處于他的掌控之下,分別從各郡調來的軍隊,依舊由李世民統御。也就是李世民雖處于不利的局面,但他實際上還在控制著七成左右的軍方勢力,而且他在朝堂上還有獨孤整、裴寂、兵部尚書趙慈景、戶部尚書竇琎、工部尚書武士彟為支持。

    反觀自己!在軍中的勢力弱小,主要是李神通、柴紹、李孝恭三派。另外齊王元吉在訓練的兩萬新兵也屬于他的黨羽,在軍方勢力中勉強占了三成。

    他李建成的勢力主要集中在朝廷之內,朝廷和地方近八成官員都是他的支持者,擁有著十分強大文官勢力,正是文官體系的強大,才使他牢據太子之位,李世民才難以撼動他的地位。

    但是李建成依舊為二弟李世民在軍中的強大勢力,以及朝堂中的擴大而感到憂心,尤其他回歸以后,準備納蕭瑀的嫡女為側妃,而且蕭瑀也同意了,這使李建成心生不滿。

    從某種意義上說,一直支持他李建成的南方派系,因為李唐的南遷而出現裂痕,蕭瑀從保守中立而倒向了李世民決定,使南方士族分為陳叔達為首的陳派、蕭瑀為首的蕭派,以后,他們會為了爭奪南方士族的領袖地位而爭斗。

    房間里,李建成有些悶悶不樂的背著手來回踱步,長孫無忌則坐在一旁沉思不語。

    許久過后,李建成忍不住恨恨道“我不知父皇是怎么想的,給他兵權就算了!現在還撮合他與蕭家聯姻,這分明就是嫌棄他勢力不夠大。父皇難道不知后果嗎?父皇明顯就是讓他與我爭奪皇儲之位?我真不理解父皇到底是怎么想的?對我不滿意的話,大可撤了我的太子之位,我李建成二話都不會說一句。”

    李建成心情惡劣萬分,都敗成這樣了,父皇居然還要這樣,還要支持、鼓勵他們兄弟內斗,難道父皇想讓自己做楊勇嗎?

    他發了一通脾氣以后,便坐在桌前發呆,他只覺得心煩意亂和心寒,他不想這樣去揣測自己的父皇,但事實明顯擺在眼前,他無法欺騙自己的心,可以說,父皇這種手段傷他的心了。霍地對長孫無忌道“無忌你說,父皇難道真就這么糊涂嗎?虧我還以為長了記性了呢。”

    長孫無忌是李建成的心腹幕僚,也是李建成的軍師,此時也明白李建成的心情,他嘆了口氣道,“殿下也不必太過難過,其實這都很正常的。圣上雖是殿下父親,但他也是帝王,只要是帝王都會運用帝王心術,對文武大臣如此,對自己兒子也是如此。無情最是帝王家之說,也就是這么來的。”

    “我自以為把‘君父’分得十分清楚了,為何父皇還要用帝王心術,他對我又用了什么帝王心術?”李建成看著長孫無忌,十分不解。

    長孫無忌委婉地迂回道“殿下應該看到劉文靜相國和裴寂之間的矛盾吧?他們二人有時甚至在圣上面前差點動手,那種劍拔弩張、不死不休的敵視態度。圣上居然沒有去調解,著實令人費解,不過很多帝王都會在重臣之間刻意制造矛盾,讓他們彼此爭斗,從而讓重臣忽略了帝位,忽略了謀反的野心,一心只想搞死自己的政敵。而帝王此時便居中平衡,這是帝王最常用的手段。”

    盡管長孫無忌沒有直說,但李建成還是明白了他的意思,父皇是在刻意自己兄弟間的矛盾,然后平衡自己和二弟的關系,可這樣又有什么意義?用意何在?李建成覺得自己必須弄清楚個中緣由,否則,他會寢食難安的。

    李建成知道長孫無忌還有話沒有說,便起身關了門窗,令侍衛站到遠處把守,這才壓低聲音道“無忌是建成最信任之人,現在我對父皇的態度十分迷茫,儼如黑暗中看不到前進的方向,懇請無忌坦言相告,我李建成今天對天發誓,無忌之言只在你我心中,絕沒有第三人知曉。”

    “殿下對幼妹無垢有救命之恩,對卑職又有知遇之恩。我長孫無忌寧可被上天懲罰也不會隱瞞殿下!”

    長孫無忌嘆了口氣,“殿下,皇帝尚在盛年而太子已年長的帝王,都會扶持一個皇子來平衡、約束太子,這是慣例。這遠的<!--中间广告位置-->不說,就拿隋朝來比,文帝之后,得位者為何人?”

    李建成半晌無語,長孫無忌一句話說到問題根子上了,皺眉道“父皇難道真要廢我不成?”

    “這倒不是!”長孫無忌搖了搖頭,苦笑道“我認為圣上扶持晉王主要是為了平衡,一旦晉王坐大,圣上必然又會加以打壓,從而轉過來扶持殿下,只要你們發生內訌。圣上的帝位就會無憂了,所以殿下不必擔心。”

    李建成嘆息一聲,“如果我大唐已經一統還好說,我也能理解,但問題是我大唐不僅沒有一統,還被楊侗打得連連慘敗。父皇現在就對我們兄弟玩什么帝王心術,不是太早了嗎?他這是在玩火,遲早會出大問題的。”

    長孫無忌想到劉文靜交給自己,讓自己堅定李建成狠下心腸的任務,稍作沉吟,便狠下心來說道“圣上即位太晚了,他到五十多歲才嘗到帝王之權的甘美,圣上認為自己在位十年、二十年時間都應該沒問題,可十年后的殿下已經四十一歲了。雖說殿下無心,但圣上壓力很大,更擔心殿下逼宮,因此,急著扶持晉王。”

    長孫無忌的話如一根鋼針刺穿了李建成的內心,讓他陷入長久的痛楚之中。

    良久過后,李建成嘆息一聲,他知道長孫無忌說的是對的,只不過自己從來不敢面對這個問題,一直自欺欺人而已。但拆穿了以后,他也無能為力啊。

    李建成慢慢的平靜了下來,他知道糾結這個問題沒有任何意義,思路又回到了現實,問道“無忌,你認為二弟甘心在襄陽嗎?”

    “絕不可能。”長孫無忌搖了搖頭,他太了解李世民這個發小和前妹夫了,“晉王是一個永不言敗的人,在他的思維之中,從來就沒有甘于放棄和安分守己這類詞匯,哪怕沒有機會,他也會創造機會。殿下別指望他接受現實。”

    李建成默然點頭。

    太原起事之前,李淵不敢貿然起兵,李世民為了逼反李淵,便跟劉文靜、裴寂策劃了一個“美人計”。一天晚上,由晉陽宮監裴寂出頭請李淵喝酒。趁李淵酒醉之后,將幾名晉陽宮宮女送到李淵床上。第二天,李淵酒醒后,發現床上有幾名陌生美女,整個人都是懵的……

    然后裴寂走過來威脅他,如果不答應起兵,就將李淵強迫晉陽宮宮女侍寢的事情上報朝廷。李淵無計可施,反正橫豎都是反,早不如晚,反了就反了唄。這一出戲,名義上是裴寂出頭,實則大家都知道李世民搞的鬼。

    還有就是李世民為了得到獨孤氏的支持,竟然做出了休妻再娶、放棄發小長孫無忌的事情,為了實現目標,連父親都算計,這種人的心腸的確狠得可怕。

    “那無忌以為他會如何行事?或是說他會向誰下手?”李建成詢問道。

    “趙郡郡王李孝恭!”

    “有何依據?”

    長孫無忌冷靜的說道“一直以來,晉王便是軍方第一人,但是他連連慘敗,這一回更是將幾十萬大軍敗光。滿朝文武、大唐民間對他的意見很大很大,他急于用一場大勝來挽回自己的形象,樹立起自己的威望。而圣上吃了全面開戰而丟失并州的教訓以后,思路已經轉向打一路穩一路,也就是說,在沒有徹底擊潰蕭銑之前,我大唐不會開辟第二條戰線,這也說明沒有他晉王立功的機會。更重要的是蕭銑軟弱無能、異常好打,他要借蕭銑立功立威的話,就只能謀奪趙郡王的主帥之權。”

    “卑職聽說趙郡王才德兼備,他每下一城,都會親自安撫百姓,一名武將不好好的打仗,安撫民心做甚?若不是意圖造反、自立為王,為何要拉攏民心?”

    說到最后,長孫無忌自己都不禁搖頭苦笑,若有人這么和李淵說,以他對李淵的了解,李淵肯定會信的,李孝恭到時候即使不死,恐怕也會失去掌兵機會。李世民到時候不僅擁有領兵立威立功的機會,還能斷去李建成在軍中的一股強援。而一旦失去李孝恭,在軍隊方面本就不占優勢的李建成更加被動。

    “我明白了!”李建成嗑然長嘆,道“當個好人,怎么就這么難呢。”

    長孫無忌聞言苦笑不語,心中默默的辯解著說不是好人難做,而是宗室子弟不能做好人。整日花天酒地、為非作歹才是宗室子弟該有的生活。

    …………

    三天后,裴寂的馬車在前往‘皇宮’路上被一群人攔住。

    數十人磕頭大喊“求裴相國為草民做主啊。”

    裴寂從車窗內探出頭來,皺眉喝道“爾等是何人?因何喊枉?”

    一名衣著光鮮老人戰戰兢兢的說道“裴相國,草民們是從競陵而來,我們要告趙郡王李孝恭強占民田,豪奪全郡士族家財。”

    裴寂聞言一怔,默默地將一份厚厚的奏疏扔在了馬車之上,嘆息道“晚了一步。”

    ……

    (讀者企鵝交流群1623145!)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8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