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10章:李密西進

正文 第310章:李密西進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汝陰郡下蔡縣,淮水北岸,一片巨大的軍營駐扎于此。此時在中軍大帳,雄偉威武的單雄信望著面前的一群部將,憤怒的咆哮道“整整一個月了,居然過不了一條小小小的淮水,你們是干什么吃的?”

    單雄信原本是翟讓的部將,歷史上,翟讓被李密所殺后,瓦崗軍內部離心離德、貌似強大,內部卻是矛盾重重,單雄信翟讓的兄弟,一直對李密懷恨在心,在邙山之戰中,單雄信狠狠地坑了李密一把,他先在激戰時按兵不動,接著又勒兵自據,讓李密無法進入洛口城。因此可以說,李密在邙山之戰中的慘敗,和單雄信有直接關系!

    但如今的天下已經大變模樣,翟讓死在宇文化及之手,導致李密直接上位,李密為人公平公正,處事不偏不倚,在瓦崗素有威望,更重要的是李密使瓦崗寨發生了質的轉變,不再是劫掠鄉村、搶奪商人的亂匪強盜,而是爭奪天下的政治勢力。因此李密很快就坐牢了首領之位,李密得到單雄信、徐世績等瓦崗元勛支持下,得以成功的去除瓦崗,建立起了大魏王朝。這身份的轉變,也使他們從一個野人,成了衣冠整潔、彬彬有禮的貴族。不再是土匪的魏國,也獲得許多人才的投效。

    而單雄信也從歷史上的反對者,變成了李密的鐵桿支持者,深受李密的重用,冊封他為大將軍,于軍中的地位僅在李密之下。

    他是南征杜伏威大軍的主將,但兩者之間,卻有一條天然的戰略屏障,那就是淮水。

    淮水發源南陽桐柏山老鴉叉,直入大海,杜伏威在李密來犯之后立刻下令向渡橋焚燒,并將所有民用船只全部控制在手,讓簡略的水軍阻擋李密大軍南下,淮水湍急,又寬又深,沒有船只和渡橋,李密的大軍根本渡不過去。而鎮守對面的杜軍守將是王雄誕和闞稜,這兩名勇將是杜伏威的義子,性格十分頑強,膽識和忠心都夠,且二人十分聰明,他們兄弟二人一個死守渡口,一個率領派水軍巡游在淮水上下,將單雄信準備搭建浮橋過河的計劃給徹底破滅。

    單雄信知道李密的南下戰略,就是迅速撲滅南方的大小勢力,然后以南方之力和李淵、楊侗急一雌雄,雖然李密從來沒催過他,但他很清楚攻下江淮,對李密的重要性。特別是現在,李淵已經對蕭銑發出強烈的攻勢了,若是李淵如愿以償的拿下荊州,那李密南下荊揚的計劃不說是胎死腹中,卻也受制重重,繼而會影響雄霸天下的大業。

    “大將軍,這附近的船只都被王雄誕和闞稜派人搶光了,現在好不容易二十多條漁船,有的甚至還漏水,而且就算有,也不是杜伏威那正規的戰船的對手,據說他們的那些戰船都是楊廣時期所造,別說是淮水,就算到了黃河長江也能縱橫無阻。”一名部將硬著頭皮說道。

    “而且就算我們有戰船,我們也必須有一支強悍的水軍,可是我們沒有人會打水仗,上了船也會是活靶子。”另一人弱弱的說道。

    “是啊!要不和大王說說,先找些會水性的將士訓練幾個月。一邊找來工匠緊急造船。”

    “這……”單雄信頓時無語一愣,隨即嘆了一口氣,他的這些兵雖說不完全是旱鴨子,如果真上了船,己方最大的優勢就等于徹底被廢了,只是雖然明白這道理,但是給魏國的時間實在太少了,連半天都浪費不得。

    “爾等知道,我大魏的南下戰略是奪取荊揚以養民,爾等也知道李孝恭先在淅陽和南陽蕩平了朱粲,又在荊州連戰連捷,而我全部困在淮水北岸,一步未進。若是蕭銑被李唐殲滅,我們不僅失去奪取荊州的機會,甚至連揚州都難以敞開著打。到時候,我大魏又有何資格爭霸天下。所以我們再難也要攻到對岸,再難也要在李淵奪取荊州全境之前將揚州奪過來。否則,我們有何臉面對大王?”單雄信厲聲道。

    眾將一個個面色難看的低下了頭,對淮水這條河、對那橫行在江南上的杜軍痛恨無比。

    “大將軍不必擔憂。”正在這時,只見帳篷突然被掀了開來,一身盔甲的李密帶著幾名親衛走了進來,他是剛剛到來的。

    “參見大王!”大帳內的眾將紛紛行禮。

    “哈哈,大家無須不必多禮!”李密進入帥帳后,一臉笑意的向跟在身邊的房玄藻吩咐道“先生,將士們這些天都辛苦了,吩咐下去,今日加一餐肉食。”

    橫亙在眼前的淮水不僅令魏軍難以逾越,也嚴重的打擊了士氣,他必須要好好安撫一下,讓他們重新鼓起勇氣。將士們在戰場上賣命無非是為了四樣東西,一為權、二為名、三為利、四為吃飽穿暖,前面三個,李密暫時還不能給得了,但吃飽穿暖這一項還能勉強做到。

    “喏!”房玄藻立刻應道。

    李密坐下后,望著一個個面色難看和羞愧的將領,笑著安撫道“諸將不必如此,此戰失利不在爾等,皆在本王小瞧了杜伏威,小瞧了水軍之利,是本王準備不足,要論罪的話,罪魁禍首<!--中间广告位置-->也是本王。。”

    聽到這話,眾將的臉色都緩了,心情也平復起來,房玄藻敬佩的看了一眼李密,為臣主者,先責已再責眾,如此才能眾人一心。

    “大王!”單雄信略顯擔憂道“淮水上下盡為杜伏威的水軍掌控,而我大魏沒有水軍,且多不熟水性,末將擔心這樣拖下去,李淵會奪了整個荊州,之后,就會和我大魏奪揚州了。到時候再打揚州,將現在復雜百倍、困難百倍。所以,我軍必須速戰速決,畢竟,時不待我啊。”

    “哈哈,大將軍所言甚是,強渡淮水現在看來是不行的了,當年盧明月也沒有強攻,一是因為江都還有楊廣坐鎮,二是怕發生這樣的事情,所以我軍也要改變戰術。”李密笑容可掬的說道。

    “不知大王有何妙策?還請明示。”單雄信立即詢問道。

    “隨著李淵的到來,南方微妙的平衡已經被撕破,如今李淵攻城掠地,已經引起了王世充之擔憂,他愿和我們徹底停戰,聯手對付李淵以后,再決一雌雄。本王覺得王世充的意見很有必要。”

    “話是如此,可王世充為人狡猾,他的話豈能盡信?”

    “當然不能盡信,在邊境我們還需要戒嚴的。”李密十分自信的分析道“朱陽關現在落入了李淵之手,他的弘農郡處于李淵的兵鋒之下,僅只一天時間,李淵的大軍即可打到洛陽城下,李淵是他首要擊敗之敵。在擊退李淵之前,他是不會對我們下手的。”

    房玄藻接說道“王世充治下不過河南、弘農、滎陽、襄城、淯陽五郡,這五郡從亂世開始,兵災便一直持續至今,雖然經過王世充一年的努力治理,比以前繁華了很多,但也勉強足夠供養十萬軍隊。兵微糧少的他,根本不敢主動開辟兩條路線。所以,王世充可暫時放在一邊。”

    單雄信點了點頭,不再詢問王世充的問題,而是回歸到了當下最為迫切的杜伏威軍“那杜伏威怎么辦?接著打還是放他一馬?”

    “我們沒有水軍,自然只能放他一馬了。”李密很無奈的說道。

    “末將愿意在下蔡組建水軍,為攻伐杜伏威以及長江以南的大小勢力做準備。”單雄信滿臉不甘的請命。

    李密哈哈大笑道“大將軍是我大魏第一將,接下來的戰事有大將軍在身邊,本王才放心。訓練水軍這種小事自有其他人負責。”

    “多謝大王看重,末將萬死莫辭。”單雄信感激道。

    李密極擅長籠絡人心,他知道對于不同的人當以不同的方式待之,對單雄信、徐世績、王伯當這些人,只要真心付出,只要讓他們感到了你的感情,他們便是真心效命,萬死不辭,若是行之以利、行之以詭,反而落得下乘;而對于孟讓、左孝友、赫孝德這些以前的小寨主則需要以其道而行之。

    他滿意的看著單雄信,欣賞之極的說道“大將軍擔心是對的,水戰非我軍之所長,若是在此對杜伏威長期對峙,我軍在時間上耗不起,因此,我和房尚書決定改變下戰略。”

    “杜伏威只是芥鮮之疾,影響不了大局,等水軍訓練完畢,即可護送我大軍渡到對岸,一戰即可定,他可以暫時緩一緩。我軍連夜拔營,沿河西進,來他一個虎口奪食,奪取蕭銑的荊州義陽、漢東、安陸、永安、沔陽等郡,務必將李淵軍勢阻在漢水以西,完成這一步戰略,再回頭來收拾杜伏威也不遲,到時候,即便水軍尚未成熟,我們也可以從陸上東進弋陽、廬江等地。”

    房玄藻在李密示意下,比較嚴肅的說道“蕭銑或是不堪一擊,但大家千萬不要小看了李淵,他之所以屢屢戰敗,實因遇到了更強的對手。李淵此人能夠讓關隴權貴心甘情愿的誠服,能夠在短短數月內克并州、入關中,而且為了一己之私、一家之利聯絡突厥對付同族,可見此人之雄心、此人之狠辣、此人之手段不可想象,而且他主力雖已喪失,但他掌控的巴蜀幾十個郡,未受戰亂影響,隨手即可拿出幾十萬大軍,我軍若不能在他虛弱的時間內拿入漢水以東的廣袤區域,日后就很難了。”

    聽到這話,眾將眼中現出一絲緊張,但同樣也有一抹期待。

    “不過,大家也不用擔心!”李密臉上閃過一絲豪氣,以必勝的口吻道“李淵損兵折將,手中的殘兵敗將也少得可憐,其精銳力量更被李世民敗光了,所以我們面對的其實是一群新兵罷了。而且,在我軍攻伐蕭銑這幾個郡時,王世充也會對淅陽、南陽發動攻擊,而那兩個郡才是李淵的地盤,所以,我們的壓力至少會少去七成左右。”

    “大魏萬勝。”眾將站起狂吼。

    “哈哈!好,全軍飽餐,今天敞開著吃,晚上再出發。”李密高興的大笑著下令。

    “喏。”

    ……

    (讀者企鵝交流群1623145!還有四天,本書就滿九十天了,爭取在這一天,達到百萬字。為自己加油一下!)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