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08章:吃人魔王人人愛

正文 第308章:吃人魔王人人愛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洛陽、紫微宮。

    隨著王世充執行了閹割版均田制、科舉制,鄭國朝廷的威信也逐漸建立了起來,伴隨著的當然是王世充威望更加卓著。

    王世充每當接受群臣朝見處理政務,都要情意懇切的指教一番。他有時帶上幾個隨從到通衢要道上巡視,也不布置警戒禁止行人,百姓只要讓讓路就行了,每每這時候,王世充總會下馬慢步行走,對百姓們說“以往的皇帝高天天住在宮廷里,無法了解到真正的民情、民意。我王世充登上皇位,也不是貪戀皇位,目的是讓大家過上好日子,所以我現在像一個普通官員一般,每件事情都會親自處理,并且跟黎民百姓一起評論朝政得失。擔心宮門禁令有著限制,大家的意見傳不進去,如今忙里偷閑的出來聽聽大家的意見。”

    不僅如此,他又在西朝堂受理案件,在東朝堂聽取民間建議。只是每天都會有幾百、上千人前來,書信奏疏已很煩雜,考慮難得周全,幾天就以國事繁忙為由,不再出去了。然后,把接待上訪百姓的工作扔給了太子王玄應來處理,每天雞毛蒜皮的小事弄得王玄應一顆頭兩個大,但是王世充的命令又不得不聽,無奈只能硬撐著,誰讓他是太子呢。不過好處也明顯,不僅令他親民形象深入人心,還讓他理政水平蹭蹭上漲。

    段達、云定興并肩進入紫微宮。

    “兩位大人,圣上已經等候多時了。”門口,一名老宦向二人行禮。

    “明白了。”段達、云定興相繼點頭,兩人的臉色都有些凝重。李淵敗退南方后,最近這段時間,不斷在上洛、房陵二郡增兵,大戰的氣息已經籠罩洛陽,只是眼下王世充這邊尚未做好接戰準備。一是地盤小,只有河南、弘農、襄城、淯陽、滎陽五郡,二是王世充還沒有從戰爭的創傷中恢復過來,這就是地小人少者的悲哀。

    按照王世充和一眾謀士的預計,這場仗若再推遲半年,待王世充恢復之后,便可放心大膽的與朱粲一戰,只要控制淅陽漢水以北和南陽地區,便可穩住南方,但了立足房陵的李淵顯然也看出了其中的關鍵,并不準備給他們半年時間。

    時不我待!

    此刻兩人的心情都十分沉重,匆匆往文思殿走去。見禮之后,在王世充的示意下,各自就坐。

    “看看這個,這大概是這段時間以來最好的消息了。”王世充將一封急報讓遞給兩人傳閱,微笑道。

    段達和云定興聞言大奇,這段時間戰云密布,基本沒什么好消息,前段時間傳來李淵意圖結盟御隋的消息,幸好這邊還沒及時反應,關中就已經被楊侗奪下了,可惜的是,連同關中千多萬百姓也都成為楊侗的了。然后收到的大多是四方諸侯蠢蠢欲動的消息,李密在江淮一帶也與杜伏威打得不可開交。

    王世充雖然占據中原五郡,但有戰略縱深小、人口少、四面環地等天然劣勢,北方的楊侗、西方的李淵、東方的李密,沒一個是省油的燈,而且中原之地無險可守,楊侗和李淵任何一人都可以全力與王世充作戰,但王世充必須顧全四方,這也是王世充如今不敢開辟戰場的原因,他手中能夠拿得出來的人馬太少,甚至不及楊侗的十成中的二成,也就是說,王世充的兵馬不足十萬,分守四方之后,可以機動作戰的兵力就更加少得可憐了。

    急報的內容不多,卻足已讓兩人驚喜,吃人狂魔朱粲迫于李淵的壓力,向王世充上表稱臣,朱粲現在還有六萬大軍,為人兇狠殘暴,但另一方面卻又敢做大事,極有魄力。

    ……

    朱粲是各路諸侯之中最為殘暴的一支,早先是縣里的一名小吏,其后從軍,討伐長白山的叛賊,深受感觸,于是自己逃出來,聚眾起兵,也當了叛賊,號為“可達寒賊”,自稱“迦樓羅王”。

    朱粲性情殘暴,沒有什么宏圖大志,更沒有什么遠大的政治理想。他所熱衷的就是攻城略地,殺人相食。他率領這樣一支滅絕人性的部隊,東殺西屠,征下郡縣,不問善惡、無分良莠,全部殺光,所過之處雞犬不留。

    在漢水、淮河之間剽掠,每攻破一個州縣,還沒有吃盡該州縣積聚的糧食,就再次轉移,將離州縣時,把州縣其余的物資全部焚毀,朱粲的軍隊沒有東西可以掠奪,軍中缺乏食物,朱粲就讓士兵燒煮婦女、孩童來吃。后來攻克南陽,朱粲自立為楚帝。

    自從被李孝恭打出上洛郡以后,活動范圍便在淅陽、南陽一帶,

    他此時面臨的敵人是曾經將他打敗的李孝恭,雖然李唐做出了蠢蠢欲動的姿態,但實際上,李道宗已經率領兩萬大軍進入淅陽郡,藏身在在南鄉縣境內,而此時李孝恭才率領三萬大軍在淅陽攻城略地,當他攻下最后的丹水縣后,才引軍駐扎在郡治南鄉縣,距離李道宗所在的秘密營地不過三十里。

<!--中间广告位置-->   李唐在做出了隋朝不會干涉的判斷以后,便決定在南方打下一片疆土,攻下蕭銑所在的荊州地區,但朱粲阻在他們北上、東進的要地上,所以李唐首先就是要剿滅朱粲。只是在李孝恭拿下了淅陽郡的時候,得到了朱粲投降王世充的消息。

    李孝恭在進軍的時候,也在密切關注局勢變化。

    南鄉縣衙內,李孝恭和剛剛到來的李道宗商議對策,李孝恭負手走了幾步道“王世充率領四萬大軍來援,但進軍速度不快。”

    李道宗笑問道“不知王世充是怎么想的?”

    “我率軍和朱粲激戰,王世充并沒有趁機側擊,他的表現很蹊蹺。”

    “王世充希望和我們和朱粲打得兩敗俱傷,再坐收漁翁之利吧?”李道宗問道。

    李孝恭道“我覺得王世充是逼朱粲放下軍權,安安心心的聽從他的安排。”

    “這樣的話,我們需要盡快殲滅朱粲的軍隊,防止兩軍聯合。”

    “我也知道形勢危急!”李孝恭憂心忡忡道“現在關鍵是看朱粲縮去了南陽,我們沒有破敵的戰機。”

    “兄長!”李道宗笑了一笑,道“在兄長攻城掠地的之際,小弟也并沒有在藏在林中喂蚊子。而是聯系了兩個人。”

    “何人?”李孝恭奇道。

    “陸從典、顏愍楚。”李道宗笑著說道“陸從典原是隋朝著作佐郎。顏愍楚原是隋朝通事舍人,大儒顏之推次子,兩人都因貶官而在南陽生活。朱粲請他們做自己的賓客,后來朱粲缺乏食物,就將他們二人全家都吃掉。兩人對他深惡痛絕,卻又不得不為朱粲治理‘都城’,在朱粲軍中有一定的地位。我有一計,可破朱粲。”

    李孝恭大喜。

    ……

    朱粲武藝超群,長相兇惡,是一個有小聰明缺乏大智慧的人,他沒有什么政治頭腦,也沒有想過一統天下,他打仗最喜歡大軍壓上,那種大軍壓城、城破后血洗城池的快樂,令他興奮得發狂。

    在此之前,王世充曾多次派人去勸降,卻被朱粲一口回絕,而此次唐軍南下,讓朱桀感受到極大的壓力,他心知自己罪孽深重,除了王世充,再也沒人敢收容自己。

    不過朱粲手中還有軍隊六萬,他認為自己還有擊敗唐軍的希望,因此,朱粲表態投降王世充以后,遲遲沒有前往洛陽。

    這天上午,朱粲聽說李孝恭率三萬軍隊殺向南陽城,朱粲喝令軍隊準備迎戰,這時,謀士顏愍楚匆匆找到朱粲,“大王,卑職有個緊急情報。”

    朱粲是個剛愎自用之人,他用顏愍楚為謀主,更多是為他處理亂七八糟的戰果平分問題,而不是喜歡別人干涉。

    朱粲滿臉不高興問道“什么消息?”

    “卑職聽說唐軍在淅陽搶百姓之口糧,卑職認為唐軍應該缺糧了,李孝恭才急于決戰。”

    “這又是什么意思?”朱粲嗓門極大,和他說話需要極大勇氣。

    顏愍楚道“如果我們閉城不戰,唐軍糧草不繼后,必然被迫退兵,大王便可追殺過去,一戰而擊潰。”

    “你怎么斷定李孝恭缺糧?”朱粲可不是傻子,他知道李唐背后的關隴權貴的實力有多么的強大

    陸從典接道“李唐被楊侗轟出關中之后,沒有帶出絲毫財產,再加上今年大旱,唐軍缺糧十分正常。”

    朱粲想了想,覺得也是這個道理,他用指頭重重的戳了戳顏愍楚的胸膛,露出一口白森森的牙齒,冷冷道“如果你說得不對,老子回來燉了你!”

    顏愍楚嚇得打了哆嗦,這個吃人魔王可不是說著玩兒的。

    朱粲當即閉門不戰,唐軍天天派士兵來南陽城下罵戰挑釁,企圖激怒朱粲出戰,但朱粲看出了唐軍急切求戰的心情,開始相信顏愍楚的推斷,哪會出城決戰。

    三天后,守城士兵忽然來報,說是唐軍撤退了,朱粲大喜過望,親自出城查看唐軍大營。

    唐軍走得十分倉促,至少有一半營帳沒有拆除帶走,但糧食卻是一顆都沒有。

    這時,一名士兵飛奔而來,把一個餃子遞給朱粲“大王,這是在唐軍火頭那里找到。”

    朱粲捏碎餅子一看,只有極少麥粉,絕大多數是糠皮、野菜和麥麩,他心中暗喜,連忙道“火頭軍帳在哪兒?帶我去看。”

    士兵領著他來到火頭軍帳,帳內大多是無法帶走的壇壇罐罐,里面空無一物,朱粲發現一個角落有點潮濕,他立刻令道“給我挖開看看!”

    幾名士兵挖開泥土,里面是唐軍吃剩下的菜,朱粲細看,全是煮熟樹葉,當即立斷下命令“集結大軍,跟我追擊!”

    ……

    (讀者企鵝交流群1623145)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8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