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05章:仗勢逼人

正文 第305章:仗勢逼人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關中之戰,李淵敗退南方的消息,很快傳遍天下,北方之狼再度向世人彰顯其鋒利的獠牙。

    盤桓關中近百年、令北周王朝滅亡、令隋朝文武二帝寢食難安、再推李淵于關中代隋的關隴權貴集團,就這么敗在了楊侗的手上,在關中的勢力也土崩瓦解,關隴權貴的佃戶、私兵、奴隸、家仆被隋朝登記在官籍。統計出來的數據,令天下集體失聲。因為登記過后的關中人口,在唐朝官方記載的基礎上,生生多出六百八十多萬人口的駭人聽聞數據。

    也就是說,大隋鼎盛之時的人口不是5600多萬丁,而且6500萬以上,因為除了關隴權貴集團之外,關東、巴蜀、荊揚、江南等地的大大小小世家都以藏匿人口,從中謀奪原屬于朝廷的‘丁稅’。若是全部厘清,必將是一個令人無法想象的龐大數目。

    至此,各路諸侯終于知道楊侗治下兩千多萬人口的構成和來源了,接納各地流民是一部分,本就生活在冀、幽、并、雍的百姓才是主體,只不過被世家大族藏匿著,以前才沒有記錄于官籍。

    人口的大量增加,無形中,也令楊侗的威勢更甚,不只是被楊侗死死咬著打的李淵感覺到了壓力,與楊侗接壤的王世充、李密、竇建德也在同時,感受到來自楊侗的莫大壓力。

    人口、地盤的暴增,讓楊侗成為名符其實的天下第一諸侯,因為關中之前,李淵控制的人口和地盤并不弱于楊侗,所以天下第一諸侯之說一直在楊侗和李淵之間搖擺,更因為楊侗沒有世家大族的鼓吹,一直被唱衰。

    李淵呢?厲害,非常厲害。他有地五十多個郡,除了反反復復著打的涼州河湟幾個郡,余者幾乎沒有受到戰事的波及,治下人口并不比楊侗少,而且他還有關隴權貴集團、關東士族、南方士族的支持,從聲勢上說,比楊侗只強不弱。

    而關中之戰的結束,讓天下第一諸侯再也沒有爭議,李淵失去了十七個郡和千多萬人口,實力嚴重縮水,但老二的地位卻依舊保住了。

    至于第三,則在蕭銑和李密之間搖擺。

    為何這么說呢?蕭銑勢力范圍東至九江,西至三峽,南至交趾,北至漢水,擁有精兵四十萬,雄踞南方,但他的勢力是自多個異姓反王拼湊而來,這些個異姓王各懷鬼胎,又都手握重兵。再加上蕭銑此人心胸狹窄,無容人之量,且猜忌心極重。先派張繡殺了忠誠于他的董景珍。蕭銑提升張繡為尚書令,過不了多久,蕭銑又殺了張繡。他手下大將立大功者必死無疑,這樣的君主,又有幾個手下愿意為他效力?大臣舊將都懷疑懼怕,以中庸自保,蕭銑日漸衰弱。

    李密雖說地盤、人口、財富都不如蕭銑,他的軍隊也是部曲制,很多大將都有自己的軍隊,像左孝友、孟讓、赫孝德、柴孝和、陳智略、李文相等人都有自己的部曲,多的像孟讓有兩萬多人,少的像陳智略有五千人,但李密有威懾這些人的威望,只要他在世的一日,這些人就跳不出他的手掌心,而且李密不像蕭銑急著收回軍權,因此,魏軍上下基本上能夠做到同心同德,所以從凝聚力上說,決非蕭銑所能匹敵。

    如今的楊侗無論是人口、地盤、還有軍隊數量,都是第一,只要他滅了茍延殘喘的李軌,那么他便是北方之主,之后,將會毫無后顧之憂的發展內部、壯大自身,屆時,南方的各路諸侯又有誰是他的對手?也因楊侗所到來的巨大的壓力,各路諸侯都卯足了勁兒,希望南方在自己手中一統,然后以一個完整的‘南朝’與楊侗決出天下之主。

    在地域上,楊侗等于將中原諸侯與草原隔斷了,聽起來似乎不太嚴重,甚至是好事,畢竟,草原異族一直以來都是中原的心腹之患嘛,現在有人吸引了火力,不是很好嗎?

    不,當然不好。

    一是頡利可汗為首的東部突厥已經被楊侗打爬,沒有了威脅中原的實力。

    二是楊侗那個東起遼東海邊南山城的高大、堅固的長城,已經修到了武威郡,下一下就會修向敦煌的居延澤,由于這里還是李軌的地盤,所以一直沒有動工,但是新長城所用材料,都在陰山打造著,一旦消滅了李軌,那么,長城便會向西延伸而去。新長城高六丈、寬三丈,全由條石打造,異常堅固,沒有什么大型攻城器械的突厥人怎么進得來?

    第三、也是對中原最不利的一方面,因為他們沒有了草原強敵,卻要面對著楊侗的威脅,而且失去了與草原的聯系,優質的戰馬等于直接被楊侗壟斷了,只要楊侗掐斷了戰馬的輸出,在未來的天下大戰中,各諸侯都難以組建騎兵。

    不過真正令讓李淵、李密等諸侯擔憂不是這個,如果此時楊侗窮兵黷武,積極備戰的話,李淵他們還不會太擔心。楊侗若繼續征戰,一來引來天下諸侯聯手攻伐,二來對自己內部經濟也會產生巨大的壓力。

    因為楊侗不是昔日那個被轟去冀州的小人物了,而是雄霸北方的霸主,<!--中间广告位置-->不客氣的說,接下來的戰爭等于是幾個國家之間的較量,到了這一個層面,拼的不只是軍隊。

    這個時候,拼的是地盤、人口、經濟、后勤、軍隊、武器、文化等綜合國力,而不是單一的軍隊之爭。所以,如果楊侗此刻繼續積極備戰,準備在來年打一場一統天下的戰爭,大家都會很高興,因為那樣的話,楊侗就在與天下諸侯為敵了,如果楊侗被大家打垮,那最大的得益者無疑李淵,以李淵如今的勢力,他完全可以將楊侗之前的一切努力收入囊中。

    然而事與愿違,楊侗奪下關中以后,不但做出防備姿態,還在大量裁軍,做出了坐山觀虎斗之勢,也就是說,大家沒有打殘,楊侗不會南下。最終即使有人一統南方,可一個破碎的南方會是養精蓄銳的北方的對手嗎?答案很令人沮喪。更讓人沮喪的是體量最大的楊侗,卻是年紀最小的諸侯,人家不到二十歲,少說也有三十年的壽命,而三十年后,諸位諸侯即使沒有被人殺死,也老死了。自己的后人比得過楊侗嗎?更悲慘的是還有幾人無后,比如說竇建德、李密、杜伏威,這三位哥們小妾不少,卻是生不出孩子來,而蕭銑呢?只有一個女兒。李淵倒是兒子多,但兒子多也有兒子多的麻煩,等他這個當老子的掛掉,內斗再所難免。有一統天下之前,內斗無疑是最要命的事情。最典型的袁紹,偌大的基業,被兩個兒子內斗敗掉了,然后,讓曹操一鍋端走。總之,沒兒子的覺得焦心,有兒子的也好不到哪兒去。

    相比起楊侗在關中取得的戰果來說,世家大族在意的是楊侗對待關隴權貴所表現出來的狠辣手段,雖說楊侗不是第一回這么干了,但相比起擁有幾百個世家的關隴來說,并州的那些世家實在小得多,排得上號的也就太原王家、太原溫家、聞喜裴家而已。兩者完全不是一個檔次。

    只是當世家大族們準備對楊侗再進行一次口誅筆伐的時候,他們無語的發現,他們的謾罵和詰難,很久很久以前已經用過了,對楊侗造不成哪怕一丁點的影響。因為人家從始至終,就把世家大族當成廢物一般,棄若敝屣。

    他們罵得再痛快,楊侗治下的子民就是不鳥你,該支持楊侗的,還是一如既往的支持,大家以黃河為界,仿佛就是活在兩個世界一般,這殘酷的現實讓摩拳擦掌,準備再來一波口誅筆伐世家大族索然無味起來。

    貌似這么多年,都在他們在唱獨角戲,哪怕你罵破了喉嚨,人家也是該干嘛還是干嘛,民心一天比一天穩固,勢力一天比天強大。

    之前還有不少世家大族叫囂著要討伐楊侗,只是當張鎮周的水師開進黃河示威、做出一副干架姿勢的時候,這些聲音都詭異消失了,各個世家大族嚇得尿流屁滾的打算搬離中原。

    自古以來,世家大族都不怕戰爭,因為亂世和戰爭可以讓他們在投資中壯大自身,可以讓他們在新朝建立后有更多話語權,關隴權貴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但是當戰爭朝不利世家發展的時候,這些人反而慫了。

    他們覺得不打的話,以后未必會比現在好,可楊侗現在不給他們兩面下注的機會,一旦打了敗仗,自己的下場未必比關隴權貴好,楊侗只需一個謀反罪,就足以讓他們清家蕩產、家破人亡。畢竟,大家確確實實是反了隋朝,要搞死楊侗,楊侗反搞你們全家,合情合理還合法。

    到現在,世家大族無奈的發現了一個事實,楊侗比楊廣更狠,楊廣在世之時,只想把世家大族的實力消弱到威脅不到朝廷的地步。而楊侗則是不給大家活路,而且他也不怕世家大族反,因為這天下已經爛了,再爛也爛不到哪兒去。

    當世家大族發現自己所有的優勢都不是優勢的時候,才發現自己賴以生存的、讓歷朝歷代皇帝都無可奈何的手段都失效了。

    這樣的認知,換來的就是世家大族的集體沉默,跟切身利益比起來,關隴權貴的損失就無足輕重了,畢竟……損失是的關隴權貴,而不是自己,不是嗎?

    但若楊侗一統了天下,自己又該何去何去嗎?世家大族們都為自己的未來擔憂了起來。總不能坐以待斃吧,那又應該如何?最好,大家聯合支持一名能夠與楊侗分庭抗禮的諸侯。

    一股詭異的平靜隨著關中之戰的結束死壓過來,所有人都警惕的注意著各大諸侯的動向了起來。

    除了李淵退到房陵郡舔傷口以外,李密忙著收拾在青州頑抗的竇建德,蕭銑也在對林士弘發動了反擊。反倒是楊侗并沒有下一步動作,而是整頓民生、經營關中,所有突厥、高句麗奴隸全被調去關中修路,被傳得神乎其神的隋五軍精銳,也沒什么動靜。

    對于南方諸侯和世家們的反應,楊侗根本沒有在意,每天都在神武宮處理公務,閑暇之余逗著一兒一女玩,皺巴巴的小臉現在也粉粉嫩嫩的,像果凍一樣,可愛極了。

    ……

    (讀者企鵝交流群1623145)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7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