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301章:劣根性

正文 第301章:劣根性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關中戰役隨著李淵黯然離開關中,漸漸地平息了下來,楊侗在接手長安后,便停止了征伐的步伐。一面安排官員安撫百姓、整頓民生,一面對李唐遺留下來的官員進行‘秋后算賬’。

    剩下的漢中由蘇定方和薛萬均攻打。

    漢中,戰略地位太重,楊侗是一定要拿下的。

    但想不到的是,在李唐大勢已去的情況下,哪怕沒有李淵的統一指揮,蘇定方和薛萬均還是遇到了極大的阻礙,幾乎每城每縣都要通過強攻手段,打垮了當地世家組成的私軍才能占領。

    一開始,二將的手段比較柔和,占領城池后只要世家大族不再反抗,也沒有為難他們。畢竟,他們是將,不是官,收拾世家大族的事情不需要他們來插手。只可惜兩人的柔和手段,換來的卻是世家大族的聯手對抗,不但組織民眾抵觸楊侗的統治,更暗中聯絡關中的世家大族,積極建立私軍,這也使得許多城池今日剛剛攻陷,隋軍明日一走便會復叛,一度讓隋軍陷入腹背受敵和糧道斷絕的窘境。

    “這些世家大族,真是活膩了……”

    杜如晦看著蘇定方和薛萬均傳來的緊急文書,無奈搖頭,大勢所趨之下還反抗?這哪是反抗?用楊侗的話來說這是不作死不會死。

    杜如晦心知楊侗暫時還沒有處理這些世家大族的打算,畢竟剛剛入手了十七個郡,關于民生的事情多如牛毛。而且,對付世家大族也需要罪證不是吧?

    可誰想到,這些人連形勢都看不清楚,自己制造了罪證,活該他們要倒霉。就算不被滅門,這些留著不走的世家大族恐怕也會傷筋動骨,一蹶不振那都是輕的。現在把楊侗惹火了,那就要擔起君王之火的后果。

    唉,讓他們安心的去吧。

    杜如晦搖了搖頭,楊侗在關中的政策不太順,導致楊侗近日的脾氣也不太好,對手下還如同往常,但是這些世家大族,恐怕會成為出氣的對象了。

    自作孽不可活啊。

    “杜參軍,殿下讓你將這份文書復錄,下發各縣。”一名侍衛急匆匆的走進來,將一份文書遞給杜如晦。

    “好!”杜如晦接過一看,卻是一份‘均田令’。

    這是把世家大族奴仆家丁遷出關中后又一大手筆,也是最致命的暴發點。只要這份觸動了關隴世家根本利益的命令下發下去,那世家大族恐怕就會起而反隋,而這,正是楊侗之所愛!

    ……

    均田制很快就執行了下來,先于長安所在的京兆郡展開,用的辦法無非就是挑撥百姓與世家大族之間的矛盾。

    很簡單很老大,但很管用。

    這辦法在并州玩過,在雍北玩過,效果好得不得了。

    新上任的大隋官員不是親身經歷,就是經過專業的培訓過,前來長安之前,他們在鄴城已經被強化練習了一個月。現在行動起來自然是得心應手。

    而仇富這種東西無論什么時候都存在,特別是在亂世之中,有一餐沒一餐的老百姓對富人更仇視!現在一經官員挑撥離間,立馬就暴發了出來。

    杜陵!

    “你們這是想干嘛?楊侗竟敢因為一群賤民而冒犯我關中士族?等等,我是韋氏韋陽。”

    一名青年男子憤怒掙扎著,只是他身后兩名如狼似虎的士兵的力道是何等強大?任他如何掙扎,卻還是被押進了囚車。

    “放我出去,你們隋朝的韋太后是我堂姐……哈哈,怕了吧”

    然則,回應他的是士兵們的冷眼!一個二人仿佛啞巴似的,都不說話!執行任務前,上官已經鄭重交待過世家大族的人能言會道,最喜歡胡說八道,最喜歡跟高官搭關系,你要是答他的話就會上當。誰答話扣誰半年俸祿。這么嚴重的后果,隋軍將士誰敢說話?

    大家現在對自己的校尉抱以了仰慕,這些世家人真能扯,姓韋就說自己是太后的堂弟;老子姓楊,是不是該說自己是親王呢?

    “喂,你們都是啞巴嗎?我告訴你們,你們秦王都得叫我聲舅父……”

    隋軍將士心想‘殿下生母明明姓劉,這家伙果然是騙子!真是該死。’

    將士們厭惡的拖著一群自稱是皇親的韋家人游街示眾,而后便是推出城門斬首,一群‘假貨’的怒罵和哀嚎聲,很快湮沒在一片叫好聲中。

    竇家!

    “我祖父是隋朝陳國公竇榮定,祖母是文帝的親妹妹萬安公主,我是半個楊家人。”

    “假的!砍”隋軍將士心聲。

    “……”

    獨孤家莊園

    “大膽,這是獨孤家的莊園!爾等……”

    “假的!”

    宇文家!

    “故安德縣公宇文靜禮是我叔父,廣平公主武帝的妹妹,我是……”

    “假的!”

    ……

    xx家

    “我是忠良……”

    “假的!”

    ……

    “假的”

    “假的”

    “假的”

    “……”

    京兆!

    均田令的頒布,遭到關隴世家的強烈反抗,引發了一片腥風血雨。

    這一天,又在長安明德門外,在圍觀的數萬百姓歡呼聲中,千多名關隴貴族人頭落地。

    開始殺人的時候,百姓還在惶恐、還害怕,擔心隋朝的屠刀殺向自己。

    可殺了三天過后,百姓不但不怕了,對隋朝的擁護反而高到了極點。

    因為隋朝不但均分田地給百姓,而且殺的都是該死之徒,殺的都是盤剝百姓的大惡人!

    這樣的禍害,殺一個、少一個。

    大義?

    百姓不懂。

    但他們知道世家大族以前掌控了土地,自己為了活下去<!--中间广告位置-->,不得不世世代代、祖祖輩輩的當世家大族的奴隸,忍氣吞聲的被世家大族盤剝不說,主家還像對待牲口一樣,想殺就殺他們,百姓心中自然有恨。

    只可惜他們太弱小、太卑微了,所以世世代代有再多仇恨,都無力發、不敢發

    他們盼了好幾代人,終于有人替他們做主了。

    楊侗收拾這些世家,收回所有世家的所有土地,然后又分發給百姓,百姓再也不用依附世家生存,有了自己的土地以后,可以昂首挺胸當人。可他們同時又害怕,害怕曾在他們頭上作威作福的人卷土重來。

    現在好了,作威作福的人都死了,不怕了。

    ……

    人群中,十幾名手拄拐杖的老者在一群家丁緊張的護衛下,看著血紅的永安渠水,面色慘白難看之極。

    “獨孤賢侄,楊侗他怎敢……怎敢如此?他不怕關隴世家、天下世家聯手嗎?”一名老者看著被斬落的幾千顆人頭,一口氣差點喘不過去。

    三天,短短的三天時間!

    僅僅是長安就至少殺了萬多人,四十多個關隴世家,因為各種緣由被集體拉出城門斬首。

    辯駁、講理!

    隋朝官員都跟你講!跟你辯!人家手里不僅有罪證,還有苦主站出來指證。

    威脅?哈,大隋幾十萬大軍坐鎮關中,各家各族雖有家將兵丁,但怎么跟這些百戰沙場的虎狼之師打?

    “早就已經是敵人了,就算楊侗不這么做,難道元家主會接受他統治嗎?”

    獨孤澄慢悠悠的道。

    “休想!”元氏家主冷哼一聲怒道。

    獨孤澄說道“我們關隴世家是李淵的追隨者、支持者,是楊侗眼中的反賊、叛徒。他也知道我們不會效忠于他。所以,他又何必顧忌關隴世家?謀反,自古就是誅九族大罪,楊侗殺反賊很正常。”

    獨孤澄說得很透徹,因為不管楊侗怎么做,都不會得到關隴世家的認可,那他又何必巴結關隴世家?公事公辦合情合理還合法,還得民心,他又何樂而不為?

    “這……”元氏家主瞪眼道“現在如何是好?難道任他欺凌不成?”

    “胳膊擰不過大腿,反抗只有死路一條。走吧,離開關中、離開楊侗的領地。”另一名老者嘆了口氣道。

    打?

    怎么打?

    李淵幾十萬大軍都打沒了,李淵本人也都打跑了,關隴世家失去了諸侯做外援,屁都不是。

    而且楊侗很歹毒,他每殺一個世家,都會將這個世家的罪行公示于眾,從而給百姓制造出世家大族都是壞蛋的假象。

    也因此,百姓積壓的仇恨全部轉嫁到關隴世家頭上,使關隴世家在這片土地上隋朝屠殺、被百姓排擠。他們失去了無往而不利的名望,自然無法像過去那樣一呼百應。就算他們想打,得到楊侗好處的百姓、佃戶、家奴也不支持,甚至還會告密。

    向楊侗低頭?他們又不甘心,而且就算你低下高貴的頭顱,人家楊侗也不接納你。所以,只能像李淵一樣,走出關中。

    “你們做甚?”

    幾人心事重重的進了城,卻見一串長長的車隊被守城將士攔了下來。

    “那不是韋家家主嗎?這是……”一名老者驚叫道。

    元家家主做了個禁聲的動作,神情凝重的看著眼前這一幕。

    這時候,一名校尉走了過來,他淡淡的說道“你們人可以離開,但財產是你們盤剝百姓的不法所得!不能帶走一錢。”

    “這是我韋家世代積攢之財。憑什么說我韋家家產是不法所得?”韋家家主韋匡伯大怒。

    “你們韋家有四十七當了李逆的官,還有人被李淵冊封為國公!”校尉淡淡的說道“謀反之罪當誅九族。秦王殿下有好生之德,沒有過多追究,這已經是法外開恩,你們居然還想帶走這些民脂民膏?簡直是白日做夢。這是百姓的財產,理應用來建設地方、建設關中,而不是讓你們這群反賊繼續享用!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

    “趁天色還早,帶著你的族人滾出長安、滾出關中。別玷污了這塊土地。當然,你們也可以等刑部官員前來審判,而且我本人也不希望你們走!因為依照你們謀反的罪孽,刑部可以殺你們百次。”

    校尉漠然道。

    “別玷污了這塊土地!滾出長安、滾出關中!”圍觀的百姓聞言,莫不是拍手稱快。

    韋匡伯頓時面如土色,接受李唐國公之封的就是他呢!

    最終,無奈舍棄千多車財富,帶著家人,灰溜溜的離開了長安,往藍田方向而去。

    “這……”

    看著被驅趕出城的韋氏家族,獨孤澄和元氏家主等人陷入了沉默和焦慮。

    楊侗現在連罪名都懶得搜羅了,打算將關隴世家統一定為謀反罪,這讓他們有苦說不出嘴。

    從法理上說,楊侗真沒冤枉他們。因為關隴世家家家都有人當李淵的官,當了李淵的官,實際上就是反了大隋。

    身為大隋繼承人,楊侗殺了他們合理合法。

    由此可見,楊侗的屠刀已經饑渴難耐。

    “現在走,失去的只是財富!再留下去,都走不了了!諸位,我元氏走行一步了。”

    元氏家主一臉嚴肅!行色匆匆的進了長安城,準備卷鋪蓋閃人。

    “長安、關中變天了!走吧……活著,才重要。”

    “走吧!”

    “走吧!”

    “該死的李淵,無能之極!”

    “都是李淵無能所致。”

    所有人都罵了起來,他們不敢罵楊侗,也知道自己斗不過楊侗,所以只能將這份失去一切的仇恨,轉嫁到‘無能’的李淵身上。

    這,就是人類的劣根性。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