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91章:親戚親,好坑

正文 第291章:親戚親,好坑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一天過后,在淺水原隋軍中軍大營內,楊侗坐在首位之上,下首是數百名精神抖擻的將校,黑壓壓一片。

    “大業十二年,一個大雪紛飛的冬日,我大隋戰神張須陀將軍戰死在滎陽大海寺,我用重金從翟讓手中贖回了張將軍的遺骸,然后在滎陽康城草草的為張將軍舉辦了葬禮……”

    眾人聞言一愣,不知楊侗這話是何意。而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等人盡皆流露出了傷感的神色。

    張須陀是羅士信的師父,如同父親一般的存在;裴行儼算是張須陀的記名弟子,裴仁基為了他更好的成長,便將他安排到了張須陀麾下;牛進達被張須陀提拔于行伍之間,于他有知遇之恩……帳中一些武官也是出自張須陀麾下,以前他們只是小兵小卒,如今都成了隋軍中流砥柱。

    念及張須陀的恩情,大家眼睛都紅了。

    “那一年我和小羅十五歲!我是養尊處優的越王,小羅則是在尸山血海中混了三年的老兵!”楊侗接著說道“張將軍陣亡,整個中原的天都塌了,我當時只有兩萬驍果軍,以及張將軍殘余的一萬將士左右,而接近三十萬大軍的瓦崗軍壓城而來,正當我準備帶著大家冒死一戰的時候,營嘯了!”

    在古代,軍隊被認為自帶肅殺之氣,軍中規矩森嚴,“十七條禁律五十四斬”更是給人一種無形的壓迫感,由于環境高度封閉,人員高度集中,紀律又嚴苛無比,再加上行軍打仗,士卒朝不保夕,往往都會處于一種精神高度集中的狀態!所以軍營特別是處于交戰狀態中的軍營里,上至統帥下到士兵每一個人的神經都高度緊張。營嘯的直接結果就是軍隊指揮官在瞬間失去對部隊的控制力,而往往軍紀越嚴格的部隊越容易發生營嘯——壓力太大了。

    一個人忽然說夢話,亦或是大聲吼叫,都有可能引起很多士兵的共鳴,然后瘋一樣的自相殘殺,毆打對方、撕咬、現場很混亂,會死的非常難看,在古代被稱作“太歲臨門”!

    眾人都是軍中將軍,知道營嘯的后果,一個個臉色都變了,一些親歷者更是帶著后怕之色。

    “還好發現得及時!及時化解了一場災難,然后以一場大勝仗泄去了大家心頭的郁氣。”

    楊侗笑了一笑,接著說道“我當時怕得要死,但是為了活下去,只能硬著頭皮上,最后沒被人打死,自己差點吐死。”

    眾人理解的笑了起來。

    “三年多以前,我麾下只有楊仆射、叔寶、小羅、行儼、老牛五個人,我不會想到我會有今天的風光和地位!小羅,你以前想過嗎?”

    “沒有!做夢都沒想過。”羅士信老老實實的說道。

    “那你知道,我們為何有今天嗎?”楊侗重重一揮手,道“一個字打!打爬阻攔在我們面前敵人,摧毀一個又一個強敵,獲取一個又一個勝利……只有不斷勝利,我們才能走向輝煌!若是失敗,那么我們失去的不僅是風光和地位,還有生命,就連身后的親人也會慘受屠戮。你們每一個人身上,都擔著成百上千條人命,請大家小心小心再小心!自大、松懈要不得。”

    “喏!”

    眾將肅然應命。

    楊侗之所以說這么多,便是因為驕傲、自大的情緒在軍中滋生,這種傲慢的情緒,是一支軍隊走向滅亡的第一步,必須在萌芽之前掐滅。

    “大家都下去冷靜冷靜,做好決戰準備!”

    “喏!”

    ……

    不一會兒,楊侗在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王伏寶、薛萬徹五員主將的陪同下,于高處觀看唐軍大營。

    唐軍大營矗立在一片微微隆起的高地上,方圓十多里,一條小河從營北流過,成為一道天然的護城河。

    營盤層層疊疊、錯落有致;一隊隊巡營士兵精氣十足、整然有序,可見布營的李孝恭胸中韜略確實非凡,不由贊道“李孝恭在軍營布局上也有如此的造詣,無愧是李唐第一將,了不起……”

    “有點麻煩了!”一旁的羅士信微微皺眉!楊侗所倚重的這些主將、大將經過堅持不懈的努力學習,都有不俗的軍事造詣,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他們決不是歷史上的猛將那么簡單。

    “的確有點麻煩。”牛進達接口道。

    中原人在交戰之前,通常先在易守難攻的地方扎下營盤,進可攻,退可守,以讓自己立于不敗之敵。長此以往,中原人對營盤布局,有了極高的心得造詣。所以中原人的營盤,比起異族營盤嚴謹得多,破綻也少得多。

    呈現在大家的營盤就是一座細致到極致的戰略堡壘,不是說沒有破綻,而是破綻極小,<!--中间广告位置-->這點小破綻可以用人力和武器來彌補,強攻的話,使己方無法給對方造成致命危害。

    羅士信和牛進達都看到了這一點,才先后說了‘麻煩’二字。

    “大家都說麻煩,那就不打好了!”楊侗悠然的說了一句。

    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相顧愕然,半天都沒有緩過神來。一邊的王伏寶倒是心領神會、一語道破天機“唐軍拖不起、耗不起,著急的理應是唐軍,而不是我們。我們的目是最終的勝利,而不在一時得失。”

    四將恍然大悟,都明白楊侗的意思了。

    楊侗笑道“姜還是老的辣,多跟王將軍學著點。”

    四將恭敬行禮道“請王將軍日后多多指教!”

    “不敢當!”王伏寶回了一禮,苦笑道“河北聯軍當初便是拖不起、耗不起,急著與殿下決戰!最終中了殿下之中,全軍覆沒。我這也算是吃一塹長一智。”

    “這就是‘勢’!”楊侗笑著說道。

    “勢?”

    “天下大勢,浩浩湯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比如說現如今,李唐敗離關中是大勢所趨;雙比如,李孝恭營盤修得再堅固、存糧再多,但是他心憂關中,所以他必須棄長揚短,放棄自身優勢跑出來和我們決戰,這也是大勢所趨,對他來說,現在決戰,勝算要比關中失守消息傳來后多得多。如果不決戰,那就是逆勢而為,結果自然是‘逆之則亡’。”

    “決戰,尤其是在大決戰!更要著眼天下大勢,當你看透了天下大勢,你就會在瞬間得出戰還是不戰的結論了。如果手臂被毒蛇咬上一口,而你手中只有一把刀,該怎么辦?”

    “一刀砍了!”羅士信道。

    “這就對了!手臂固然不能丟,但是和一條命相比,就顯得微小;一個勝利,如一個國家的生死存亡比起來,也是微不足道。”楊侗笑著說道“故而,局部永遠要服從整體,不能因小失大。”

    這時,一名校尉匆匆趕來,向楊侗施行道“啟稟殿下,營外有唐軍使者奉李孝恭之命前來,以私人身分請殿下往陣前一序。”

    “私人身分?”

    楊侗聞言,不禁笑著點了點頭“內兄相邀,不可不見。小羅,你帶上百名玄甲軍將士承隨我前去赴約。”

    “呃……”羅士信看向楊侗“既然是私誼名分,李孝恭不會對殿下不利吧?”

    “嘿!那就難說了!親戚為何容易受到親戚欺騙?因為親戚親,更好騙!你別看李孝恭說得好聽,如果有機會,他絕對會弄死我。”

    楊侗笑著說道,要說親戚騙親戚、朋友騙朋友這問題,這里就是他最了解了,傳銷人員為何專門朝親友下手?因為親友信任他,面對他的時候,自然而然的放下戒備的心防,這才導致傳銷人員屢屢得手。別說壓根就不認識他的李孝恭,就算換成認識、熟悉他的親內兄李建成來,在這個事關李唐生死的時候,只要有機會,李建成絕對不介意陰死自己。

    “那,那如果李孝恭不帶人咋辦?”羅士信黑著臉道,真要這樣的話,不就顯得自己這邊很小人了嗎?

    “沒帶?嘿,絕對不可能!”楊侗搖了搖頭“如果李孝恭沒帶人的話,那就趁機把他抓來。對了,順便帶上一壺酒、兩只杯子,一只杯子抹上迷藥、毒藥都行。杯子一定做好標記,別把我放倒了。另外……每個人都帶上小弩一把,全部拉上弓弦,箭矢是有毒的那種。有機會的話,給我弄死他。”

    “……”

    眾人臉色更黑了,全都無語的看了楊侗一眼,原來親戚還能這么親,只是這也未免太、太歹毒了一些吧。

    回到軍營,羅士信默不作聲的點了五十名玄甲軍精銳,還帶了結實的繩索,看樣子,羅士信真是準備抓人呢。

    準備停當之后,楊侗帶著羅士信出了軍營,在相距不到一里遠的地方,正看到兩人等在那里,他們身后還有兩百名手持圓盾、刀劍、繩索的唐軍將士,一個個煞氣騰騰。

    羅士信和明顯是副手的少年唐將同時一愣,下一瞬間,兩人的臉色變得相當精彩好看。緊接著,仿佛松了一口氣似的。

    看樣子,兩人都覺得坑親戚,良心過不去。但大家都是一款,良心上的譴責自然就消失了

    李孝恭滿不在乎,楊侗淡然處之,大大方方的坐在了對方備好的桌椅之上,不過在入坐前,一名侍衛還很細心的鋪上了張坐墊,很厚,中間縫有十幾層牛皮,不是頂級猛將,刺不穿。

    ……

    (新的一周開始,祝大家又是一個美好的開頭。讀者企鵝交流群1623145)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