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90章:倍受爭議

正文 第290章:倍受爭議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甘露殿,李淵坐在龍榻上,整個人似乎一瞬間衰老了很多,那頭上的白發在陽光照耀下,是如此的刺眼,年僅五十四的李淵此時看起來,如若是行將就木的古稀老人。

    各地慘敗的消息傳來后,李淵便意識到,自己又慢了楊侗一步,這邊才決定召回屯田軍,對隋朝雍北發動偷襲,人家就已經殺了關中,慶幸的是在他作出決定之后,在關隴權貴的支持下,又募集到了六萬青壯,雖然這些人沒有經歷過戰陣,卻也可以頂住一段時間。但同時,他也意識雙方軍隊戰力、意志、士氣有巨大差距,這是一道無法逾越的鴻溝,目前彌補不了,他只求李唐不要有慘敗的消息傳來,可是他也明白這很難。

    他們必須一路勝下去,最終才能一統天下,否則,必將成為別人的墊腳石。

    “父皇,不管真偽!我們都應該收縮京兆兵力,用來加強長安防衛,那些小縣城已經沒有鎮守的意義了,廣而散之,容易被隋軍逐個擊破!只要守住長安,我們還有收復的機會,若是長安失守,那真的只能遷都向南了。”李建成從震驚中醒來后,立即嚴肅建議道。

    李淵點了點頭,從善如流道“皇兒言之極是!傳令讓京兆各縣守軍撤入長安,另外讓近處的大興、鄠縣、始平三縣募集一批青壯進入長安城,有多少是多少。”

    “喏。”李建成應了一聲,接著說道“兒臣另外還有三個建議”一、以八百里加急的方式讓世民放開一切,引大軍回援長安。”

    “朕擔心世民那里也遇到麻煩了。”李淵愁容滿面。

    李建成安慰道“父皇放心好了,世民手中有幾十萬精銳,只要他謹慎的撤入大震關,隋軍也拿他沒辦法。”

    “嗯!”李淵憂心稍減,問道“另外兩個建議是什么?”

    “以下兩個建議是針對當下長安而設,一、隋軍大舉入侵的消息若是傳到長安,會產生搶購糧食的風潮,為了防止不良商人惡意抬價,請關隴貴族將自家糧食以平價投入糧市;二、安排官員二、御史一人入駐長安每一坊,了解民情,及時掌控輿論,及時處理民間糾紛,避免不法之徒趁亂生事,若有人趁亂鬧事,殺無赦。”李建成不負太子之一職,僅在一會兒功夫,便給李淵開出了幾個良方,應急能力之強,著實令人矚目。

    李淵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欣慰之色,道“皇兒此三策,皆是良方,你代朕處理吧!”

    “喏!”

    李建成重重的點了點頭。

    ……

    而就在此時,被李淵和李建成寄予厚望的李世民卻是遇到了大麻煩。

    原因,自然是李靖給他準備的絕殺之計。

    李靖是大隋西路軍主帥,如何破敵、什么時候破敵,皆由他自己抉擇,楊侗絲毫不作干涉。沒有了框框套套限制的李靖,用兵、布局有如行云流水一般。

    窺準李世民心思之后,李靖令秦瓊進入天水郡,誘得天水郡隴城縣的天節軍偷營劫寨,天節軍主將李安遠偷襲不成反被秒。

    天水郡落在李唐之手不足半年時間,不事經營,對之掌控不力,主力殲滅之后,各縣紛紛殺官獻城。戰后,秦瓊令樊則率領兩萬大軍兵壓大震關,這是為了防御唐軍從逃入關中,同時,也是堵住關中來援之軍。而本人則率領一萬精騎,攻入隴西郡。

    在秦瓊大獲成功之時,薛萬均亦在隴西立下了赫赫戰功,只不過他打得相當慘烈。李世民在這里部署人數一萬的平道軍和三萬屯田軍,加上從金城郡和枹罕郡陸陸續續撤回的屯田軍,總兵力高達七萬人。

    然而薛萬均的兵力更充足,他手握隋軍兩萬,又有十五萬突厥奴隸,在不計死傷、不要命的強攻下,最終以八萬具奴隸尸體搭成了一道‘人梯’,輕易就殺上了襄武城。唐軍早被突厥奴隸慘烈的死亡攻擊嚇破了膽,當隋軍入城時,一個個都癱了,好在這里是國內戰爭,殺紅了眼的薛萬均并沒有干出屠城這種天怒人怨之事,只是勒令唐軍用板車拖著堆積如山的尸體去鄣水附近焚燒。

    當薛萬均畢功于一役,秦瓊和收復枹罕和金城全境的段德操剛好到了隴西。

    三人才一碰頭,李靖又下了分兵之命,攻守兼備的段德操攬下了坐鎮隴西郡的責任,御唐軍于‘國’門之外。

    薛萬均則又殺向河池,阻在了散關之外,再斷李世民撤回關中的路。而秦瓊則引軍進入臨洮郡,協同李靖主力圍攻李世民部,令李世民為首的數十萬大軍,不能去關中給楊侗制造麻煩,從而為楊侗打造出一個舒舒服服的好條件。

    李靖用兵之妙在于一步使出,已不僅僅只計算這一步攻守之勢,敵軍進退方位,而是針對敵方處境立時想出下一步是攻還是守,攻向又攻哪里、守又守在何處,攻得到什么,守又有何戰果。就如同一位圍棋國手,每下一子,考慮著的是全局勝負,每下一了,是為幾十手后暗伏殺機,不在意一時一地的得失,

    在神一樣隊友不計個人得失的神助攻下,楊侗只要不犯低級錯誤,攻破關中的‘戰神’、‘常勝將軍’之名穩穩到手。

    李靖這樣一個能打又懂事的屬下,誰不喜歡?誰不喜愛?

    也正是在李靖保駕護航之下,代表李唐絕對主力的唐軍連關中都進不去,更不要說解關中之圍了。也因此,關中處于大隋重兵包圍之中,孤立且無援。

    如今!

    京兆東南華陰有沈光部——京兆東有尉遲恭部——京兆正北有蘇定方部——<!--中间广告位置-->京兆西北北地郡淺水原有裴行儼和王伏寶部——關中正西方大震關外有樊則部——關中西南散關外有薛萬均。從六個方向將關中團團圍困,形成了一個戰略大包圍,而在關中內部,則有楊侗為首的機動大軍。

    對李唐王朝完成了包抄割裂后,楊侗為首的東部戰線開始向長安逼近。

    蘇定方逼降了華原、三原、云陽、醴泉、上宜五縣,駐軍于涇水西岸的醴泉縣九嵕山,與北地郡的裴行儼和王伏寶部一南一北包抄著新平的李孝恭大軍。

    尉遲恭等到并州后續軍隊之后,從馮翊下邽縣進入京兆郡,富平、萬年、高陵、涇陽四縣亦是不戰而下,之后兵臨長安城下,屯兵于長安西北的開遠門外。

    華陰沈光部的進展也相當勝利,在他攻克華陰那一天晚上,潼關守將劉綱便率領關中二十中的天紀軍降了大隋,他是衛玄的不記名弟子之一,奉衛玄之命打入唐軍內部,是衛玄給楊侗留下的后手,易幟之后繼續坐鎮潼關,防關東王世充。沈光連克渭南、新豐二縣以后,屯軍于長安城東北的通化門。

    至此以后,渭水北部的京兆各縣盡數被大隋收復,加上東部被沈光連連攻克,李唐在關中的地盤,只剩下扶風郡和三分之一的京兆郡,形勢岌岌可危。

    楊侗手中的兵力相當充足,僅在東線戰場就調用了二十多萬精銳隋軍,事實上,他如此大動干戈,不只是為了一個關中,更多是為了殲滅李淵的有生力量。這樣,等李淵逃去南方,才沒有一統南方的霸絕實力,南方各大勢力犬牙交錯,若是大家實力相當,那將會打上好長一段時間,嘿嘿,楊侗的機會就來了。

    另外,楊侗還有四萬多名投降過來的唐軍,這也是一支善戰的精銳之師,只是他們不能立刻投入戰斗,需要進行整編。楊侗將整編之事交給了尉遲恭,自己則親率玄甲軍和驍果軍北上新平。只有把李孝恭統率的八萬大軍擊潰,裴行儼、王伏寶軍和蘇定方的軍隊才能盤活。

    李孝恭此人,在歷史上爭議不小。

    李孝恭沒有房謀杜斷出名,比之長孫無忌和魏征也是差之千里,再拿他去跟李靖一比更加遜色許多。可就是這樣一個人,卻能位居李世民凌煙閣二十四功臣第二名。

    雖然歷史上的李世民說過設立凌煙閣二十四名臣是紀念老戰友,并無高低之分,但是對李唐做出貢獻的名將名士多如牛毛,為什么聲名不顯的李孝恭就在凌煙閣功臣榜上只居長孫無忌之后?

    李孝恭是李淵的堂侄,是一員身經百戰的戰將,李淵攻克京師后,拜李孝恭為左光祿大夫,不久又任為山南道招慰大使,帶軍直入巴蜀,招降攻克三十余州。他雖然是武將,但帶兵手段相當溫和,經常降對歸附之士持之以禮、撫慰有加,因此他在民間頗很有聲望,往往書檄所至兵不血刃,從而保全許多士兵的性命,堪稱“仁德”二字。

    歷史上的武德三年,李孝恭進攻割據江南的蕭銑,李淵非常欣賞他的計策,從而進爵為王,并拜李孝恭為夔州總管,讓他廣造大船、練習水軍,為進攻蕭銑做準備。

    李世民在北方打生打死,李孝恭先是平定巴蜀,接著平定長江以南,單從貢獻地盤面積大小來說,李孝恭并不比李世民差。論起大唐平定天下的軍功,李世民與李孝恭是鐵打不動的第一、第二。

    偏偏對于這事兒,存在著巨大爭議。

    主要是李孝恭在經略南方的時候,身邊還有一個神隊友——軍神李靖。

    也因此,大家基本上都說李孝恭的功勞完全是拜李靖之所賜。人們往往說到李孝恭,李靖就會橫插一腳進來,于是平定南方的軍功到底是李孝恭還是李靖之論,就開始了。

    有人說李靖被捧為軍神,是李世民把唐朝開國的功勞歸于李靖,目標是為了沖淡河間王李孝恭的功績,是對這個功勛赫赫的王爺進行李孝恭保護。這個說法也說得過去,因為世人都知道李靖是李世民的死黨,將功勞歸于李靖,可以從側面來證明他李世民識人用人之能。

    但不可否認的是,在攻略南方的時候,李孝恭是主將,李靖是副手,李靖的軍事才能是公認的強,說李孝恭借了光也未嘗不可能。

    不過話說回來,不管是計策策劃人也好,執行人也罷,兩人都是一個團隊,單論一個人,根本打不動一場戰爭。

    所以,李靖固然是出將入相的軍神,也不能就說李孝恭一無是處,至少,李孝恭能知人善用,僅憑這一點,他就勝任主將一職,若是換了一個心胸狹隘之輩,哪有李靖發光發熱的余地……就像三國的劉備不會打仗,但他會用人,最終建立了蜀國,但是誰又可以否定劉備之功?

    但是從目前來看,李孝恭表現得相當出色,在沒有李靖的情況下,巴蜀和荊州的幾個郡都是他打下來的,說是李唐第一功臣亦不為過。而李世民在這空間上表現得相當悲劇,他在涼州的河湟地區經營了這么多年,毫無斬獲不說,還損兵折將,現在更被李靖領著騎兵追在屁股后面放箭。又因為秦瓊在臨洮斷了他東進關中、南下蜀地的撤退之路,再加上內部又有高級別的間諜,軍隊得不到補充的情況下,形勢相當嚴峻、處境相當不妙。

    想到李孝恭,楊侗感覺自己有點像歷史上的‘李孝恭’,因為李靖不計得失的鉗制,才讓他這般瀟灑。以后人們一說到‘楊侗’的軍功,李靖會不會總是橫插一般進來呢?

    ……

    (讀者企鵝交流群1623145)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6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