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89章:那一夜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89章:那一夜

正文 第289章:那一夜

推薦閱讀:

    天剛蒙蒙亮,長安城已經亂成一團,原本天亮即啟的城門和各個坊門盡皆關閉,嚴重的影響了百姓的生活,加上李唐軍方挨家挨戶強征青壯守城,導致長安陷入巨大的恐慌之中。

    各種傳言在長安各坊風傳,有人說是突厥大軍南下,也有人說是隋軍入關,但無疑,后者更有說服力,只因雍北是大隋的國土,連連敗于隋軍之手的突厥不可能跨越雍北入關。何況驪山烽火表明來犯之敵源自東方!經過左鄰右里自發爭論,隋軍入關很快就成了主流之說。但是新的爭論又來了,有人說楊侗率領十萬大軍攻打長安,也有人說楊侗率領三十萬、五十萬,甚至有人說是百萬大軍西渡黃河。總而言之,隋軍的到來,鬧得長安滿城風雨、人心惶惶。

    整整燒了一個晚上的五道烽火,讓城外村莊的十多萬百姓爭相入城避難,但長安九門盡皆緊閉,恐慌的百姓聚集在各個城門外大聲叫喊開城,場面十分混亂。作為長安正南門,明德門一帶尤為混亂,城防統帥趙慈景無奈之下,只得開啟明德門,放長安郊外的百姓入城避難,時長一個時辰。

    城門就那么大,又需要對百姓進行嚴格檢查,一個時辰的時間,又能放進多少百姓?當城門再次關閉之后,與親人失散的百姓們隔著一道門戶,大喊大叫、哭聲一片。

    門內的朱雀大街上,此時擠滿了進城百姓,他們背著籮筐、挑著家什、牽著牲口、坐著牛車……大的紛紛呼兒喚女、吵嚷叫罵;小的哭爹喊娘、四下奔跑,場面異常混亂。

    緊靠明德門的延祚、安樂、安義、安德四坊,坊門已然開啟,一隊隊裝備齊全的士兵兇神惡煞地把逃難百姓往里驅趕。而坊中很多住戶卻堅決抵制難民進坊,從家里搬來各種障礙物堵住坊門,更有地痞無賴借機大占年輕女子的便宜,搶奪百姓財物!使得坊門口哭喊連天、擁擠混亂,牲畜家禽屎尿把這一片天地弄得臭氣熏天。

    城樓之上,趙慈景俊美的臉上憂色濃重,他并不是擔憂這個逃難的百姓,亂世人不如犬,活著就是幸運,哪能苛求太多?

    他擔心的是長安城防。

    長安城周長六十多里,守軍卻只有五萬,只能重點部署在北部和南部,可盡管如此,城墻上的兵力還是十分稀疏,無奈之下,只能募集數萬青壯協助士兵守城,雖說也發放了弓箭長矛,但戰力堪憂,若是勝仗還好,若是遇到慘烈的攻防戰,這些青壯將會變成毒殺士氣的毒藥。

    這時,一個斥候小隊遠遠的疾馳而來,人數只有十個,趙慈景也沒有下達作戰戒備,待他們靠近,高聲喝問道“可有馮翊消息。”

    “十萬火急!請將軍恕罪!”小隊什長輕輕一張弓,將一封箭書輕飄飄的射落在城頭上,然后一揮手,帶隊狂奔而去。

    ……

    愁云籠罩的大興宮,陷入了最高級別的戒備,時時刻刻可以看到一隊隊武備精良的士氣在走動,特別是在玄重門一帶,更是重兵把守、戒備森嚴,后面的龍首原也是廣布明暗哨,這是楊侗火燒大興宮給李淵的帶來的教訓。

    正午時分。

    李建成騎著一匹戰馬,飛馬入宮。他這才離開不到一個時辰,父皇就是令他緊急晉見,盡管宦官也不知何事,但所有人都知道,肯定與隋軍有關。

    禁衛見他在宮中縱馬,也沒有絲毫驚訝,在這非常時期,正二品文武皆有此特權。

    到了太極殿前,李建成跳下馬背,扔下韁繩,快步走上臺階,一路向大殿內疾步走去,一名老宦官迎了上來,“圣上請殿下直接去甘露殿。”

    李建成頭也不回的快步向前,不露聲色的低問“何事如此倉促?”

    老宦官小跑幾步,警惕的瞄了四周一眼,見侍衛遠遠站開,并沒關注這兒,便借腳下門檻攙扶了下李建成,迅速低聲道“馮翊出事了。”

    “多謝!”李建成似是感謝老宦官的攙扶,又仿佛感激他的提示,然后快速走向了甘露殿,門口宦官替他稟報,“圣上,太子殿下到了。”

    “讓他進來!”

    李淵的聲音透出濃濃的疲憊,李建成快步走進了御書房內。只見平天冠摔在地上成了兩截,一名老宦官拿著一只朱漆木盤,另外幾人將斷冠和零碎珠玉一一拾進木盤之內。

    李淵鐵青著臉負手站在窗前,李建成嚇了一跳,看樣子事態有點嚴重啊,頓時有些緊張起來,快步上前躬身施禮,“兒臣參見父皇!”

    “都退下!”李淵沉聲道。

    等幾名宦官慌忙退下,李建成小心翼翼的問道“父皇!是馮翊消息到了嗎?”

    “剛剛收到消息,說是蒲津關昨晚失守,各縣援軍慘敗在增援路上,屈突通在澄城附近被楊侗伏擊,四萬大軍全軍覆沒,連屈突通也被俘了。另外,廣通倉、上郡、北地郡、定安郡也完了。”李淵語聲中透露著濃濃的驚懼。

    原來就在屈突通被抓獲的時候,馮翊縣援軍被尉遲恭殲滅于城外,尉遲恭順勢殺入了城中,令一員偏將率領三千坐鎮,然后領大軍長途奔襲,強克下邽縣,兵鋒直指京兆東部的萬年縣<!--中间广告位置-->。

    沈光在朝坂城南郊伏擊廣通倉六千援軍,以張平高的尸首騙開廣通倉,堆積如山的物資完整無缺的落到大隋之手,然后率領五千大軍渡過廣通渠,攻克京兆華陰縣,從東南方向威懾長安。

    裴仁基見塵埃落定,蒲津關已成大隋‘內地’,派一萬河東軍增援沈光。

    楊侗這一邊,留下牛進達領河東軍打掃戰場,并留下攻克澄城的命令后,和羅士信率統玄甲軍、驍果軍北上,天亮之時,在梁山南麓追上李唐‘關中十二軍’騎官軍主將桑顯和支援龍門關的八千唐軍,經過一場大戰,將之擊潰,一如沈光那般,以桑顯和尸首騙取了龍門關,除了守將何常率領一支親兵逃出生天,剩余守軍投降大隋。

    韓城、合陽、白水、蒲城四縣,不戰而降。

    同樣是昨天晚上!

    蘇定方黃昏時分接到飛鷹傳書之后,立即急行軍,天黑之際突襲了上郡洛交縣城,然后分兵招降攻伐內部、三川、鄜城、洛川四縣,他自己則親率主力南下,天還沒有亮,就已經直逼京兆郡的宜君縣。

    宜君縣位于銅官道以北,銅官道是從雍北進入關中的主要通道之一,也就是后世銅川—線,沿著銅官水能進入關中,不過這條道路崎嶇破碎,不利于大規模軍隊行軍,所以唐軍并沒有在這條道路上進行重點防御,只是在宜君縣駐有一萬玄戈軍,蘇定方的攻城戰,根本沒有技巧可言,他以強弩壓制住城上守軍之后,親率精銳將士攀上云梯,斬殺關中十二軍中的玄戈軍主將盧軍諤,主將一死,玄戈軍盡皆歸降,之后,率領延安郡四萬精銳順勢進入同官縣城,如一把利刃,懸在長安的頭頂之上。

    而弘化郡守裴行儼收到信鷹以后,則是率領三萬隋軍和一萬突厥奴隸,從合水縣沿著馬嶺水河谷,于黎明時分,偷襲了北地郡治定安縣城,此城由雷永吉統帥一萬參旗軍坐鎮,但是他一樣遇到了類似于盧軍諤的野蠻戰術,當守軍被大隋強弩壓制得抬不起頭,兩萬突厥奴隸冒死攻城,雷永吉戰死,殘余參旗軍盡數降隋。然后,裴行儼率領大軍扎營于馬嶺水與涇水交匯處的淺水原,兵鋒直逼新平李孝恭所部,羅川、彭原、襄樂、三水四縣易幟。

    平涼郡守王伏寶的表現亦是不俗,他率領三萬隋軍和一萬突厥奴隸從可藍山出發,以野蠻戰術攻克安定郡陰盤縣城,井鉞軍主將王長楷戰死,井鉞軍殘軍降隋。

    王伏寶攻克安定城之后,沿著涇水道打下了折遮城、長武城,與裴行儼會師于新平縣,安定郡鶉觚、朝那、良原、臨涇、華亭五縣不戰而降。

    兩人所占據的涇水道平坦寬闊,是最利于大軍南下的道路,騎兵和輜重都能夠暢通,兩人如果從涇水河谷南下,將可以順勢殺入長安所在的京兆郡,而兩人最大的障礙是李孝恭統率的六萬大軍。

    李淵入關之后,從大軍之中挑選精兵十二萬,設立關中十二軍,此之十二軍以星座的名稱命名,分別是參旗軍、鼓旗軍、玄戈軍、井鉞軍、羽林軍、騎官軍、折威軍、平道軍、招搖軍、苑游軍、天紀軍、天節軍。

    每軍設將、副將各一人,主將由心腹大將充任,他們各率一軍駐守戰略之地,是唐軍中一支重要力量。每一支部隊實力都不弱,有著極強的戰斗力。

    但是在短短的時間內,被李淵所倚重的關中十二軍就被大隋殲滅了五支,分別是桑顯和為首的騎官軍、張平高為首的參旗軍、雷永吉為首的鼓旗軍、盧軍諤為首的玄戈軍、王長楷為首的井鉞軍。

    聽完李淵的敘述,李建成驚呆了,僅只一夜和一個上午,隋軍就打下了這么多地盤,隋軍的速度和戰力太恐懼了吧?還有就是消息怎么傳得這么快?

    “朕知道你也不信,朕也不相信!”李淵深吸了一口氣,強壓下了心頭的恐懼,接著說道“但朕以為這是事實,隋朝騎兵天下無雙,一夜跑上幾百里很正常,有心算無力之下,以強橫的實力殲滅我軍主力也很正常!大勢已去,各縣縣令獻城投降更正常。”

    “軍情又哪來這么快?”

    “楊侗抓了我們的斥候,讓他們傳回來的。”李淵憤怒的說道。

    “啊?會不會是故意攪亂我們?”李建成皺著眉頭說道。

    “馮翊都被他打下了,下午即可殺到長安。朕以為楊侗沒必要再騙我們。”

    李淵頹然長嘆,失神的坐在龍榻上,喃喃自語道“朕很不理解,為何楊侗就盯著我大唐?朕還沒起事的時候,他就處處惡心我們,都不知到底在哪里得罪他了。就不能打打王世充嗎?……都說女婿半子,女婿半子,朕這個女婿、這個半子,專門盯著老丈人打,不孝。”

    說著,婆婆媽媽的抱怨了起來,數落著楊侗的種種不是來。

    “……”李建成只聽說一頭黑線,頭腦陣陣眩暈,實在不知從何應答。

    心頭生起了濃濃的思念和提成,想道不知道三妹在鄴城過得如何,唉,但愿楊侗不要把男人間的紛爭遷怒到可憐的三妹身上去。

    ……

    (企鵝群1623145)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6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