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88章:輪回報應

正文 第288章:輪回報應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快,再快點!”馮翊郡,在澄城縣通往蒲津關的路上,屈突通率領四萬唐軍急速行軍。

    屈突通在看到烽火之后便率主力來援,雖然他也不認為蒲津險關連幾個時辰都堅守不住,但屈突通向來是一個謹慎的人,凡事都往壞處去想,所以他帶來了四萬主力。有充足的兵力在手,即使是蒲津關真的丟了,也能斷去隋軍前進的步伐,甚至還能將隋軍打回河東。在他出發的時候,又派虎牙郎將桑顯統領八千唐軍馳援北邊,以阻延安郡隋軍。隋軍都進犯蒲津關了,延安郡的蘇定方肯定不會無動于衷。

    屈突通固然對蒲津關有信心,但其地位實在重要了,這也使他極為著急,因為蒲津關一旦失守的話,隋軍便能在這里立穩腳跟,河東郡和河內郡十萬大軍,輕易就能渡過黃河,整個關中都會暴露在隋軍的鐵蹄之下。

    沒有糧草輜重的負累,四萬大軍行軍的速度非常快捷,用了半個時辰的時間便已走了二十里的路程。

    屈突通雖恨不能飛到蒲津關,但作為一個善于防守的名將,他還是廣派了斥候。

    這些斥候卻認為馮翊關中是大唐腹心地,在蒲津關未失的情況下,哪里來的敵人?覺得屈突通過于小心了,但命令下達,他們也象征性的在前方巡視,斥候們的麻痹大意,加上天地昏暗,從而使四萬大軍一步步的進入了楊侗的埋伏圈。

    隊伍當中的屈突通,回想這幾年的天下大勢,如同做夢一樣。

    當年他是西京留守楊侑手下第一將,大隋隨著李唐的大舉來犯搖搖欲墜,整個長安人心惶惶,楊侑急命他屈突通坐鎮河東郡,但由于桑顯和的出賣,被楊侑寄予厚望的自己迅速慘敗,李唐事業如火如荼,大有席卷北方之勢,自己從大隋之中看不到絲毫希望,順勢降了李家王朝。

    本以為李唐會是天下之主,然而從不顯山露水的楊侗硬是以一己之力,扶正將傾的大隋,短短幾年時間,愣是把龜縮一角的大隋經營成天下第一勢力,張狂霸道、不可一世。

    這破繭新生的大隋在冀州、幽州、并州和雍北扎下了牢固的根基,比舊隋更具生命力,大隋如果一統天下,將沒有任何一個利益集體威脅到皇權,接下來會如東漢王朝一樣,綻放出異樣的光彩,與東漢劉秀不同的是,楊侗沒有依靠任何一個舊有勢力,這也使得楊侗的隋朝江山更干凈、更純粹、更具生命力,幾百年的壽命一定會有。

    而自己當初看好的大唐王朝反倒是暮氣沉沉,跟舊隋一般無二,這身份互易太快,令人有些目不暇接。

    看著疾速行軍的將士,屈突通暗自嘆了一口氣,自從進入關中以后,唐朝就沒有一個酣暢淋漓的大勝,接二連三的失敗讓李唐軍隊地士氣不一直不旺,而隋軍在域外的一次次驕人戰績傳到關中,更讓全軍視隋軍如洪水野獸,現在,隨著隋軍侵入蒲津關,全軍上下都很緊張,都很害怕。

    這樣一支畏敵如虎的軍隊,又如何與大隋這種虎狼之師正面對決?

    希望蒲津關尚在何潘仁之手,只要隋軍沒有渡河,他還有發揮的空間,但如果蒲津關失守,隋軍渡河成功的話,那關中便如當年那般陷入混亂,局勢亂得連朝廷也無法收拾。

    天似乎更暗了一些,不時不覺,已經到了黎明前的黑暗,屈突通也有了一絲倦意,畢竟是六十三歲的高齡了,體力精力早不如當年。他抹了把臉,讓自己更清醒一些。

    就在這時,屈突通忽然聽到了一陣不安,走了不到兩里,山道兩側傳來一聲梆子響,頓時萬箭齊發,密集箭矢從兩邊的山林里射出,四萬唐軍措不及防,被射得人仰馬翻,慘叫響成一片。

    屈突通驚得魂飛魄散,他抽出戰刀嘶聲大喊“不能退,往前沖,沖出重圍,”

    然而他的聲音在漫天慘叫聲中,是何其之無力?

    一陣火箭忽然迎頭射來,山道之中瞬間被點燃,熊熊火光照亮了整個天空,唐軍士兵無處躲避,被燒得哀嚎慘叫,哭喊連天…………

    屈突通眼睛通紅,他揮舞戰刀撥打箭矢,馬速如飛,片刻已沖到了數十步外,他要趁敵軍還未完全封堵時機,率領大軍殺出一條血路。

    屈突通額頭汗珠滾滾落下,這不是炙熱,而是緊張和焦急,巨大壓力使他心亂如麻,這一場潰敗的后果,比河東之敗還嚴重,因為他在河東的潰敗,楊侑還有潼關、還有蒲津關,而今晚這場慘敗,導致長安再也無險可據,從此一馬平川的關中暴露在了大隋鐵蹄之下。今天是他從軍四十多年來從未遭遇的慘敗,他又敗了一次關乎國運的戰爭,以前他敗了隋朝的國運,今天他敗的卻是奪走了隋朝國運的李唐的國運,這是何其之巧合?這是何其之諷刺?

    此時屈突通不指望能反敗為勝,他知道士氣已喪失殆盡,現在只指望保存一部分兵力,屈突通縱馬在軍隊中奔跑,嘶啞聲音大喊“大家不要亂,穩住陣腳就可以活命!”

    “咚咚咚!”

    在一陣戰鼓聲中!

    一支人數一萬的精銳騎兵斜刺入混亂的唐軍之中,精準的將唐軍一分為二,然后,各有五千騎兵分別朝兩頭殺去,分兵之迅速、之整齊令人嘆為觀止。

    這是一支強悍的重騎兵,他們盡皆身著赤色重甲,手持一色馬槊,如同是從地獄冒出來的殺戮之師,帶著煌煌殺伐之氣勢,以睥睨天下之氣勢殺向了唐軍。

    兩邊殺聲震天,又有兩萬同樣裝備,氣勢不弱于前者的伏兵從左右殺來,所過之處,殺得四周唐軍尸橫累累,血肉橫飛,空氣中紅霧彌漫。

    “驍果軍?”

    屈突通望著這支魔鬼一般的殺戮之師,圓睜的眼睛充滿了濃濃的惶恐<!--中间广告位置-->和吃驚。

    “驍勇果毅,開天辟地!”

    仿佛是回應屈突通的疑問一般,隨著最后一點戰鼓落下,一陣如若驚雷的大吼,轟擊在了唐軍的心頭之上。

    “殺!”

    山呼海嘯的喊殺聲中,大隋的軍隊以摧枯拉朽之勢殺向了膽敢阻攔在眼前的任何一個人,他們如同一道鋼鐵洪流,如同沒有人類情感的殺人工具,一支支閃爍著冰冷寒芒馬槊撕裂空氣,帶著令人心寒冰冷氣息,無情的收割唐軍的生命。

    屈突通好不容易才聚集了一批將士,只是還沒站穩陣腳,便被潰散的自家潰兵生生沖垮。

    “兵敗如山倒”!

    看著自己帶來的兵馬在驍果軍縱情廝殺之下爭相奔逃,屈突通腦海中只剩下了這五個字。

    不及盞茶功夫,這一場伏擊戰,變成了一面倒的屠殺,唐軍的兵馬雖然很多,但被打得猝不及防,在強大的敵軍中亂成一團,人人各自為戰。

    中有一支騎兵始終緊地盯屈突通的大旗,讓屈突通根本無力指揮大軍,而大隋驍果軍卻在羅士信和牛進通帶領下,相互配合默契,將唐軍分割成一片片小塊,然后一步步蠶食干凈。

    楊侗見唐軍已經完全崩潰,若是強行截殺反而會給自己的軍隊造成不必要的死傷,此時應該以讓騎兵發動機動優勢,改截殺為追殺,他下達命令道“依安排,放開一條通道!”

    戰鼓再響,這是讓道的鼓聲,隋軍各級將領紛紛命令士兵閃開道路。

    唐軍儼如暴漲的河水找到宣泄之處,他們從既定的缺口潰逃而出,隋軍在后面一路掩殺,殺得尸橫遍地,投降者不計其數。

    完了!

    屈突通痛苦閉上眼睛,在潰軍的裹挾下,身不由己的狼狽奔逃。

    蒲津關完了!他屈突通帶來的四萬大軍也完了!馮翊郡經此一役,再無強大防御力量,馮翊也完了……馮翊完了,關中又能堅守多久?

    屈突通現在只能退,只有就近退到馮翊縣城,才能繼續與隋軍周旋,只是憑著這些殘兵敗將,即使退到馮翊縣成又能周旋多久?屈突通不知道,更不敢去想。

    自刎謝罪?

    屈突通心中閃過這個念頭的時候,連忙甩了甩頭,他不是怕死,而是不能死、不敢死。因為他死了,那馮翊郡,就徹底成隋朝的天下,他必須據守一城,以此當楔子,延緩隋軍前進的步伐,給長安爭取到緩沖的時間。

    逃了許久之后!

    屈突通以個人威望,陸陸續續收攏到了三軍潰兵。

    這時,一名偏將帶著濃濃的喜悅之情,大聲道“將軍,隋軍并未追來!”

    “沒追?”這本是件好事,但聽在屈突通耳中,卻不啻一聲炸雷。

    之前伏擊自己的隋軍全是騎軍,屈突通可不覺得全軍皆騎的隋軍連步兵為主的潰軍都追不了。

    “快!都別休息了,趕快走!”屈突通慌忙翻身上馬,對著一群坐在地上休息的將士厲聲喝道“再不起來跑,死了可別怨我!”

    幾乎就在同時,原本靜謐的黑暗之中,響起一陣驚天動地的吶喊之聲,整個大地都在震顫,

    緊隨而來的便是通明的火把,無數根火把照亮了整片天地,數目龐大箭雨,攜帶著仿佛要毀滅一切的威勢,如同一道鋼鐵洪流,狠狠地殺向混亂不堪的唐軍。

    無數人被獵殺,無數戰馬悲鳴,無數唐軍絕望嘶吼,冰冷的箭陣盡情掃射,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大地。

    一陣箭雨過后,隋軍齊聲大吼“丟下兵器降者不殺”

    唐軍丟下兵器,紛紛逃離了屈突通。

    僅只片刻,屈突通身邊只剩寥寥數幾親兵。這時,沖出了一股騎兵,一陣矛刺刀劈,親兵們在一片慘叫聲全部被殲滅。

    而在此時,一名大將在十名精悍將士護衛下走向了屈突通。

    屈突通死死的盯著來人,心中充滿悲涼和絕望。

    天道循環、報應不爽,他最終敗在了他所背叛的大隋軍隊之手,而這名以勝利者姿勢走向他的大將,是哪怕身處絕境,也始終忠誠于大隋的堯君素。

    隨著堯君素的走近,屈突通忽然到了當年投降李淵后,自己去虞鄉縣勸降堯君素時的場景。

    他那時滿是傷感和羞愧的站在城下,勸說堯君素早早投降來求取富貴。

    但是堯君素站在城頭冷冷的對他說道“圣上遠在江者,你不會感到慚愧,但你騎的馬、你身上的盔甲、你手中的馬槊和大夏龍雀寶馬都是代王賜給你的,你有什么顏面騎這戰馬、穿這盔甲、用這武器?”

    “君素,我也是力盡才投降的啊!大隋已經沒救了,你何苦自取禍害?”

    “哼!食君之祿,當忠君之事,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為為,力盡圖窮、理應殉國,而不是當仇敵的走狗。總有一天你會遭到報應的,蒼天有公道!”

    ……

    憶起那次對話,屈突通慘然大叫“君素,殺了我吧!”

    堯君素望著屈突通的一雙虎目充滿了殺機,強行壓住心中的殺機,語若寒冰的說道“我是很想一刀殺了你,可惜我沒有這個權力!你還是等殿下審判吧。”

    “將他押去河東。”此戰過后,堯君素就會回去坐鎮河東郡,如今可以親手擒下這個叛徒忘恩負義、貪生怕死之徒,他再也沒有遺憾了。

    “喏!”

    隋軍一涌而上。

    屈突通痛苦的閉上了雙眼,屈辱、恥辱的淚水從他眼中洶涌流出。

    ……

    (企鵝群1623145)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6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