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87章:李淵安排身后事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87章:李淵安排身后事

正文 第287章:李淵安排身后事

推薦閱讀:

    大興宮,甘露殿

    沉默如死!

    片刻后,劉文靜微微欠身道“圣上,往壞處去想的話,隋軍最遲明天可以殺到長安,我們現在還有些時間準備,臣這里有兩個緊急應對之法。”

    李淵大喜,他希望的就是有實際內容的建議,連忙道“肇仁請說。”

    劉文靜語聲沉重的說道“一是守、命禁林軍和金吾衛上城防御,只不過長安城太大,需要的人數和守城準備都不少,可以招募長安青壯協助守城;二是援、臣沒料錯的話,隋軍應該是大舉來犯,晉王的軍隊有十多萬人,加上屯田于涼州河湟地區的軍隊,接近三十萬,臣的意思是讓晉王殿下放棄河湟地區,派兵鎮守大震關以后,主力回援長安。”

    “劉相國想到退兵后果么?一旦退了晉王退兵,天水、隴西、金城、枹罕、臨洮、澆河,甚至是西平,好不容易打下的這七個郡都會丟守,這是幾十萬大唐將士用性命打來的,我大唐為了這七個郡,已經拖了太多時間、太多精力。若是隋軍圍魏救趙,逼迫我們從涼州河湟地區退軍,我們不是中了楊侗的計策了?這后果又有誰來承擔?”裴寂其實也知道這是最好的辦法,可他在強勢霸道的同時,還是一個極為狡猾的政客,他說這話,是未免上了隋軍的當以后,自己要擔責任。

    李淵是一個視地盤如命的人,一聽裴寂這么說,頓時眉頭都皺成了一團。

    竇威在這時候淡淡的說道“問題是我們冒不起這個險。是關中重要還是河湟七郡重要?想必裴相國心知肚明。”

    “沒錯!”獨孤整亦是說道“河湟七郡土地貧瘠,甚至是千里無人煙,而關中是我大唐的核心,輕重之分擺明眼前。”

    李淵見到蕭瑀一直沉思不語,便問道“蕭相國以為呢?”

    蕭瑀目光里帶著濃濃的憂色,他緩緩的說道“微臣擔心晉王也出事了!”

    蕭瑀的大膽判斷,令眾人倒吸了一口冷氣,如果真是這樣,那危險可就大得太多了。

    “何以見得?”李淵急問。

    “隋朝在武威有五萬駐軍,會寧有三萬……”

    “等等!”李淵打斷了蕭瑀的話,凝視著蕭瑀,道“隋朝這八萬人不僅要防御我大唐軍隊,還要防李軌,可用之兵不到五萬,晉王收攏屯田軍以后,少說也有三十萬,不至于被五萬人打敗吧?”

    “會寧有挖礦的突厥奴隸十五萬之多,這些人裝備之后,就是一群野獸。”蕭瑀緩緩的說道。

    “那楊侗就不怕這些人造反嗎?”陳叔達目瞪口呆道。

    “他不怕。”蕭瑀搖了搖頭,看向李淵道“楊侗在馬邑一戰中,消滅了突厥數十萬人,連始畢可汗就死在了那里,之后又連連在草原上縱兵,所到之處,向來是搶光殺光燒光,‘楊侗’這兩個字在草原上等同于魔鬼、死神、殺神,突厥人怕他怕得要命,根本不敢反抗。楊侗還承諾,只要突厥俘虜、奴隸表現出色,即可脫離奴籍,獲得漢人一樣的官籍,會寧的突厥人有了盼頭,個個都賣命的干活,老實得很。楊侗讓他們賣命的話,他們一定會效死。”

    “啥?”陳叔達聞言茫然的瞪大了眼睛“就憑這個,誰愿意?那些突厥人腦袋壞掉了?會有人響應嗎?”

    “據我們深入高句麗的諜報人員回報,楊侗遠征高句麗的時候,帶去了四萬突厥奴隸!這些人是攻打平壤城的主力,戰后死得只剩五千人左右。活著的全都成了隋朝的平民,一個個都以漢家身分為榮。”李建成苦笑著說道。

    “就為一個漢籍之名?那些突厥人連命都不要了?”陳叔達咽了口口水。

    “陳相莫要小看這漢籍的影響力。”李建成苦澀的嘆道“楊侗兌現了他的諾言,對于活著的人都授予官籍,并且不少表現優異者都獲得一個榮譽勛章,憑這一枚勛章,不但可以享受漢民待遇,更能在隋朝治下享受到隋軍將士一樣的優待。”

    “就這個,突厥人連命都不要了?”陳叔達不可思議的看向蕭瑀,這簡直比奇聞逸事還要離奇。

    蕭瑀苦澀的點點頭,不管天下世家、士族愿敵不敵視楊侗,但是在草原之上,楊侗的名頭大得嚇人,在這些被俘虜的突厥人心中,楊侗就是神一般的存在,都被殺怕了,一個個乖得跟綿羊似的。

    “高句麗戰爭中活下來的那些突厥人,不但不恨楊侗,反而對楊侗死心塌地,因為楊侗帶給他們榮耀和富貴。至于死去的同族,在崇尚強者為尊的突厥人心中,都是弱者;弱者死了,那是活該去死。”蕭瑀說到了這里,滿臉苦澀的向李淵道“會寧郡十五萬個突厥人,一旦裝備戰馬弓箭和戰刀,那就是以一擋十的強兵,就是十五個不要命的瘋子,而隋朝并不缺少戰馬弓箭和戰刀!所以,臣才擔心晉王出事了。”

    “蕭相國有何辦法?”李淵只覺嘴里發苦,沒想到自己一直聯系的突厥人指望不上,反被突厥人搞了,只感覺一口老血差點噴了出來。

    蕭瑀嘆息道“能有什么辦法?無非就是劉相國說的那樣,讓晉王退守大震關,回援關中。”

    隋朝一直在穩步擴軍,光是在李唐四周都有二十多萬,而且隋軍的精銳程度天下皆知,就算拋開隋軍不說,光是會寧的十五萬突厥奴隸,都足夠讓李唐吃一壺了,現在唐軍該做的不是進攻,而是守住西線以后,集重兵防御從北方、東方來犯之敵,將隋軍堵在關中之外,轟出關中之外,如果硬要按照李淵要關中、也要涼州河湟地區的想法的話,就算李世民將十五萬突厥奴隸殺光,自己也殘了,到時候李唐有敢的兵力將要面對殺出關中的大隋精銳,到時候,就等著被橫掃吧。

    “父皇,先守住長安,其他可以看形勢再作決定。關中是我大唐的根本,不可失。”李建成嘆息著建議,這時候李唐和關隴貴族的利益一致,再是不愿也要做出如此選擇。

    “臣復議!”

    “臣復議!”

    獨孤整和竇<!--中间广告位置-->威立即贊同。

    李淵看到這一幕,頓時面色有些難看,眾人的話也讓他知道,必須在涼州河湟地區與關中之間做出一個取舍,盡管這個取舍如若很疼,心中微微一嘆,痛苦的閉上了雙眼,道“朕準了,讓晉王放棄河湟,火速帶兵回防關中;令兵部侍郎趙慈景為長安城守,負責長安城防事宜。同時,封屈突通為馮翊大元帥,務必將隋軍趕出關中。此乃關系到大唐生死存亡之一戰,希望大家全心全意的配合。”

    最后一句話,是向獨孤整和竇威說的,意思是說大家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老子死了,你們關隴貴族也活不下去,你們兩位老兄還是乖乖的發動關隴貴族出人出錢吧。

    獨孤整眉頭微微一皺,心中有著萬般的不滿,打從一開始扶持李淵,這混蛋都是屬于貔貅的品性,光吃不拉……他覺得自己支持李淵反隋,是人生中最失敗的投資,而后果則是搭上獨孤一家子。但李淵的賊船都已經到了河中心了,反悔已經來不及,下也下不來了。

    楊侗但凡給一丁點機會,獨孤整都會再次去當楊家的狗,哪怕讓他獻出長安也干了,可楊侗,連一個當狗的機會都不給獨孤家了。無奈,只得跟著竇威之后,萬般不爽的應了下來。

    等眾人退下之后,李元吉突然沖了進來,大聲說道“父皇,聽說楊侗殺進關中,兒臣愿意領兵出戰。”

    李元吉的眼神當中帶著濃濃恨意,當初他遇到了大搖大擺的闖入關中的楊侗,一不小心之下被打暈了過來,被對方利用著詐開玄重門、玄武門,接著一把大火席卷了大興宮,更嚴重的是皇家大大小小都因為他被生擒去了河東城,結果李淵花重金,才把他們贖買回來。

    李淵對李元吉極為震怒,當即削掉了李元吉的齊王之爵和一切職務,被貶為了庶民,但李淵為人相當護短,該給的實在賞賜還是照常,所以李元吉失去的實際上只是名頭罷了。

    但“李元吉”這三個字在天下之中也成為了無能、無腦、愚蠢如豬的代名詞,特別是不到侄女一半的贖金,令他成為了關中的笑柄,人們都說楊侗做生意童叟無欺,因為李元吉的確不如一個小女娃懂事,他真就不如小女娃值錢。

    從小養尊處優的李元吉,何時受過這樣的恥辱?不過他也知道自己闖下了大禍,回來之后,難得的老實了下來。李淵憤怒之下,也感到絲絲安慰,以為自己的兒子受到挫折以后終于長大了,甚至還把引進大隋書籍之事都交給了他來操作。

    此時聽到李元吉請戰,甚至生起了讓李元吉取代的屈突通的念頭,因為他始終都不信屈突通,如此生死存亡之際,這份不信任進一步放大。

    尾隨著李元吉回來的李建成聽到李元吉的話,反對道“不可,三弟為人‘單純’,恐怕不是楊侗的對手。”

    “大哥!”李元吉很是不滿的瞪著李建成,感覺最親厚的大哥也不信他了。

    李建成嘆了一口氣,安慰道“三弟,為兄知道你想報仇,也知道你有建功立業的心思,但你仔細想想,如果給你十萬大軍,敵軍再用十萬騎兵對你發揮動機優勢,對你不間斷的放箭,你該如何?”

    “這……”李元吉面色一驚,這時他才想起大隋騎后之利,一旦真是這樣子來打,他真沒辦法。

    “還有就是,如果隋軍四面八方的散開攻城,你又如何?”李建成問道。

    “我不領軍就是了。”李元吉雖然眼神不甘,但還是理解的說道。

    李淵的臉上頓時露出一絲欣慰之色,道“元吉,你要吸取教訓,努力學習兵法,未來的大戰,皆是你的機會,明白嗎?”

    “兒臣明白了!”李元吉重重的點了點頭。

    “父皇!有件大事,兒臣覺得非三弟莫屬。”李建成又說道。

    “大哥,是何大事啊?”李元吉眼睛大亮。

    李淵也好奇的看向了李建成,眼中滿是疑惑。

    李建成苦澀一笑,然后一字一頓的向李淵說道“兒臣的意思是,讓三弟去南方荊州一帶營建陪都。”

    李淵踉踉蹌蹌的后退了幾步,顫抖著聲音道“皇兒,我大唐真到這一步了嗎?”

    “父皇,凡事要往壞處去想,這樣才能有備無患啊。”李建成低聲嘆息道“關中即使不失,可也時時刻刻面臨楊侗的兵鋒之下,正如陳相當初說的那樣,關中已經失去了身為國都的任何一項條件了。只不過,關隴貴族能夠因為東都而與楊廣反目成仇,也可以跟我大唐反目,不到絕境,他們是不會答應遷都的。但兒臣以為我大唐、我李家需要做萬全準備,兒臣建議三弟帶著工部良匠去荊州擇一上佳之地,興建陪都。”

    李淵默默點頭,又問道“為何不是巴蜀呢?”

    “蜀中太遠,無法及時應對天下大變,不適時為都城。入蜀的話,文武百官會以為我們喪失了信心,屆時人心惶惶、上下離心,我們又如何爭奪天下?巴蜀自保有余,進取不足,是沒有一絲希望后的最后之選。”

    “也好!”李淵向李元吉笑了一笑,道“依你大哥之見,天一亮,你就帶著大匠去房陵、巴東二郡擇地建城。國都干系重大,務必選個攻守兼備之地。”

    “父皇大可放心。”李元吉自信的說道。

    李淵點了點頭,向李建成說道“廣派偵騎,密切關注馮翊事態。”

    “喏!”

    “但愿蒲津關還在我大隋之手,但愿屈突通不負朕望。”李淵長長一嘆,走向了窗外,憂心忡忡的看著兀在燃燒的驪山烽火。那五道升沖而起的狼煙,讓李淵有一種窒息之感。

    ……

    (本書寫到現在,共有67次打賞記錄,很多是書友們重復打賞的,非常感謝!我看是可以爭取‘謝主隆恩’這枚榮譽勛章的!!哈哈,我也是有夢想的人。

    咨詢一下我是不是應該建一個群?可是又擔心不能及時回應大家,有點糾結。)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6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