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80章:起兵伐隋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80章:起兵伐隋

正文 第280章:起兵伐隋

推薦閱讀:

    數天后,弘化郡合水縣城隋軍大營,一身戎裝、腰懸佩服的秦瓊抱拳大聲道“末將參見大都督。”

    “叔寶請坐!”主位上的李靖笑著點頭,道“帶來了多少人?”

    “三萬精騎,不敢說比得上我大隋精銳,但絕對是一等一的精銳。”秦瓊信心十足的回答,訓練精兵的方法,大將們人手一套,秦瓊為了這一天,在白城一邊治理地方、關注關中,一邊學習兵法、訓練精兵,成效斐然。

    “哈哈,好!”李靖高興的說道。

    “謝都督!”秦瓊先朝裴行儼、蘇定方、薛萬備等將拱手示意,這才就坐。

    “鄴城傳來殿下信鷹,同意發動關中之戰!”李靖說到這里,望著帳內眾將,嚴肅道“殿下任命我為西路軍主帥,負責殲滅李世民的十萬大軍,以及在天水以外的十五萬屯田軍,并奪下涼州數郡,徹底斬斷李唐伸向涼州的爪子;裴行儼,你的任務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上郡,牽制關中唐軍;蘇定方,你的任務則是南下馮翊郡,拿下韓城縣和龍門關,為河東軍占據橋頭堡,若是殿下成功渡過蒲津關,那你則順勢南下會師。千萬要記住,這是你二人的主要任務,完成了這任務,才考慮其他。等到殿下率領大軍從河東而來,你們協助著打入京兆!”

    “喏!”裴行儼和蘇定方目光一亮,興奮的舔了舔嘴唇,這是要發起一場大戰的節奏啊!

    “叔寶,你的任務平涼郡守王伏寶拿下安定和天水,然后發揮騎兵優勢,斬斷李世民與關中的聯系。”

    “喏!”

    “我統率八萬主力,與會寧郡守薛萬均的十萬礦奴,攻克金城與枹罕郡后,硬撼李世民的大營!”

    老實說,這是大隋的一慣戰法,就是以絕對的精銳力量對敵人進行實力上的碾壓。體現不出統帥的軍事才華,但反過來說,如果自己有碾壓一切的實力,誰會絞盡腦汁、心驚膽顫的算計對手呢?

    ……

    “真是個多事之年啊!僚人又作亂了。”

    長安太極宮,甘露殿內。

    李淵搖頭嘆了口氣,揉了揉發疼的腦門,扔下了手中的一份奏疏,這是來自巴蜀的奏疏,說是僚人破了瀘州城后,把糧食轟搶而散,給當地留下一片狼籍。

    “自我大唐立國以來,巴蜀僚人此起彼伏,他們不停叛亂,不停的破壞各地經濟農作,給整個國家帶來極大的動蕩。攘外必先安內,若不能將僚人徹底制服,將來東征之時必是心腹之患!尤其是眉山一帶的山僚,必須狠狠打擊!”陳叔達說道。

    僚人,不是一族或是一地少數民數,而是唐朝對是居住山野、尚未開化的少數民族的統稱。這其中,叛亂次數最多的便是蜀地僚人。

    蕭瑀說道“說得容易,可這僚人世居于僻壤山嶺之中,所住之處多為深山老林,根本不利大軍圍剿。而大軍開拔便需要耗費大量錢糧,若是戰事持久,國力靡費無數。可若是軍隊少了,不僅拿驍勇善戰的僚人沒辦法,反而被他們借山林地利之便殺得全軍覆沒,真是令人頭疼!”

    自古以來,剿匪都是苦差事。

    軍隊去多了,人家往山里一躲,你連鬼影子都找不著!僵持下去,大量的糧餉的消耗讓國家財政苦不堪言。可去的軍隊少了,人家便跟你打,一不小心就被匪寇吃個干凈。

    李建成說道“此次瀘州僚人叛亂,雖然勢大,但畢竟是疥癬之疾,有虢國公張士貴在,禍害應該不大。只是清剿起來耗費時日而已。可隋軍最近卻蠢蠢欲動,隱然有出兵寇邊之意,卻不得不防。”

    李淵面色亦是一憂,他本來以為只要高句麗把楊侗拖入戰爭泥淖,從而讓自己得到休生養息的時間,只要三年,不,只要一年,自己可以將如今的地盤區域打造成鐵桶一塊,到時候對隋朝采取守勢,完全可以橫掃中原諸侯。只可惜高句麗太弱了,并未給他爭取到不受外部干擾苦練內功的時間,而隋軍的戰力在此役中的表現,也再一次令天下矚目,不到半個月的時間就在高句麗本土殲敵二十萬,攻破平壤,最終逼得高句麗割地求饒,這強悍的戰斗著實是駭人聽聞。這樣一支魔鬼般的軍隊已經隱隱有攻打關中之勢,若是挾大勝之師西來,關中守得住嗎?一旦失守,李唐又將何去何從?

    眾人都沉默了,大唐可謂命運多舛,時局什么時候才能平靜下來?每個人心中都沉甸甸的。

    “朕想知道隋朝會不會來打關中,大家暢所欲言?”李淵陰沉著臉,目光在眾人臉上掃了一圈,又說道“如果隋軍攻來,大唐軍隊能不能守得住關中?”

    劉文靜出列道“如果說中原群雄是狼,那么楊侗則是虎,一旦他南渡,中原諸侯必將群起攻之。也因此,楊侗對青州能拿而不拿,可見他并不想過早陷入中原諸侯的混戰之中。如今高句麗和突厥對隋朝再無威懾之力,而我大唐卻牽制了他十多萬的軍事力量,長期的對峙也讓他耗資無數,若是拿下關中和涼州,他只需用少量軍力坐鎮潼關、武關、散關和黃河北岸,即可高枕無憂的坐看各方諸侯打得兩敗俱傷。臣以為內無內憂、外無外患的楊侗,沒理由不攻伐大唐。”<!--中间广告位置-->

    這時,旁邊的蕭瑀接口道“臣贊成劉相之言,楊侗確實有可能對我大唐用兵。”

    李淵眉頭微微一皺,“愛卿何出此言?”

    蕭瑀微微一笑,拱手道“從一些蛛絲馬跡便可判斷出楊侗從始至終都在針對大唐。比如,隋朝在自己治下推廣炎黃通寶,再用從前各種劣錢從關中、巴蜀買走大量物資,從而使這兩地物價暴漲,民怨沸騰,然后他趁機出兵襲擊并州。”

    蕭瑀說的這話,是因為唐朝吃了深刻教訓,楊侗讓商人用作廢的五銖錢買走關中大量物資,使長安貨物短缺,物價暴漲,李唐奪到巴蜀以后,本想用巴蜀物資來穩關中物價,卻發現,又被楊侗傾倉買走了,最后,李淵不得不求助關隴貴族才度過了難關,穩住了物價。

    后來我大唐也找到銅礦,得到大量的銅錠,才開始發行屬于唐朝自己的開元通寶,挽回貨幣上的劣勢。

    蕭瑀接著說道“如今隋朝又換了一要方式,那就大量書籍以鋪天蓋地之勢涌入關中,以此換回了關中的物資。希望引起物價上漲,從而令關中引發恐慌,然后順勢攻打關中。”

    聽到這里,李淵父子心知肚明的默默對望一眼,這書籍之所以能夠暢通無阻的進入關中,實則是他們父子支持李元吉麾下的凌云商行,支持他們從大隋購書來賣,為的就是抵消關隴貴族的優勢,不過換取的卻不是蕭瑀說的物資,而是黃金白銀這些硬通貨罷了,對朝廷根本沒有影響,只不過蕭瑀也是士族中的一員,自然對泛濫成災的書籍深惡痛疾。

    “再有一點,也就是劉相所說的。楊侗明明可以輕易滅掉竇建德,但他卻沒動手,很明顯是想在隋魏之間留下緩沖。以此方式告訴李密,他楊侗還不想進軍中原。這樣分析下來,他的下一個目標只能是關中。請圣上做好戰爭的準備。”

    蕭瑀的分析讓李淵心中十分沉重,這其實也是他一直在擔心的事情。如果隋軍來犯,那么北地郡、上郡必將首當其沖,此二郡一旦失守,隋軍的兵鋒便會直指長安。唐朝不得不遷都,最后失去關中、涼州諸郡也就順理成章了。

    這種巨大的壓力使李淵經常從夢中驚醒,但他卻又不愿意主動去面對,更不愿提起此事。

    今天劉文靜和蕭瑀使他不能自欺欺人,只能被迫著去面對危機。

    李淵終于嘆了口氣,“說說你們的計劃吧!”

    劉文靜早有腹案,連忙躬身道“圣上,臣認為立即讓屯田軍歸建,先發制人。只要我們拿下延安、弘化、平涼、會寧、靈武、鹽川、朔方、雕陰八郡,再將隋軍趕回朔方長城以北,那么整個雍州便是我大唐的疆域了,有了朔方長城在手,將完全改變我們被動的局面。整個局面會因此盤活了。”

    但李淵念念不忘地卻是并州,太原是李唐的起家之地,他做夢都要把它奪回來,打斷了劉文靜的闡述,問道“那并州呢,你沒有考慮嗎?”

    劉文靜被李淵的野心驚嚇到了,好半晌才苦笑著搖了搖頭“臣的意思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取關北八郡,要實現這個目標,已是我軍的極限了。至于并州還比較遙遠,畢竟隋軍的戰力擺在那里,當他們反應過來,我軍將陷入全面防御的地階段。穩了這個局面,再聯合中原諸侯對付隋朝也不遲。”

    李淵道“那也未必!”

    他話音剛落,獨孤整和竇威同時冷笑出聲,這種異口同聲的冷笑使眾人心生寒意,殿里頓時安靜了下來,李淵心中略微不悅,但又想起了這兩人是關隴貴族之首,自己還需要他們的支持,只能忍住了心頭的火氣。

    “臣以為劉相所言極是,當務之急是為大唐打開了困局,我們不應該去想那些遙不可及的事情,李唐也沒那個實力。”獨孤整冷冷一笑,道“并州如今已經是隋朝的核心利益,從楊侗表現出來的一慣強勢,若是我們動了他的核心利益,他一定會拼死一戰,他治有兩千八百多萬人口,幾乎占到了天下一半,楊侗深得民心,要在治下募集幾百萬大軍都彈指之間的事。加上受他控制的阿史那思摩,圣上以為李唐應付得了么?”

    獨孤整差點被李淵的無知、自大、狂妄氣死。

    “父皇,兒臣贊同劉相之說,隋朝不會因為我們的妥協而讓步的”李建成適時的化解了李淵的尷尬。

    李淵身子微微一震,緩緩道“先將屯田軍召回歸建!至于如何出兵,讓我再考慮考慮……”

    實際上他被說服了,正如李建成說的那樣,楊侗不會因為他李淵的懼怕會放過唐朝。與其處處被動,給逼得凄凄慘慘的遷都,倒不如先發制人,拿下整個雍州呢。

    更重要的原因是,李唐長期的窩囊,已經讓關隴貴族極度不滿了,這從獨孤整和竇威越來越不耐煩、不恭敬的態度極可看了出來。如果再沒有一點作為,關隴貴族一定會拋棄唐朝,沒有關隴貴族支持的唐朝結果會轟然崩塌,這是李淵承擔不起的后果。李唐已經退無可退了,無論如何,不管結果如何,李淵都必須主動向隋朝發動一場大戰。

    想到這里,李淵終于下定決心,舉李唐全國之兵奪取雍州全境……

    。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5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