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76章:謝幕

正文 第276章:謝幕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與此同時,在西平郡湟水縣城內,一座占地極廣,仆役成群,奢華無比的巨大府宅當中笙歌漫舞,嬌笑聲聲,不時可以聽見梁師都狂放的大笑聲傳來,衛士紛紛皺眉,都為主上的的頹廢感到無能為力。

    而在此時,將士們也會偶爾聽到一些悲傷地歌曲,那是悼念亡者的聲音,漸漸地,梁師都感覺嬌美舞女的歌聲慢慢的有些變了味道。仿佛為自己臨死前唱一出哀歌似的。

    算起來,從他殺死朔方郡丞唐世宗,自稱大丞相開始到現在,也不過只是兩年多時間,但在這兩年多的時間里,他就像做了一遍過山車一般,一下子成為雄霸整個雍北的諸侯,只差一步,他就能夠打下長安,坐擁關中,坐看關東諸侯混戰。但他很快就被打落到了谷底。原本該是向著自己的局勢,不知從什么時候開始悄無聲息的發生了逆轉。

    梁師都仔細想了想,恐怕要從隋軍在馬邑殲滅始畢可汗數十萬大軍開始算起,他效忠的始畢可汗死在馬邑之后,突厥一分為四,內訌不休,再過不了多久,隋朝的李靖便攻入雍北,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他梁師都一下子就靈武、鹽川、雕陰、延安四郡,接著是十萬大軍圍困朔方城,最后他如隋軍之愿,以朔方郡換取了和平南下弘化的條件,雖說隋軍給了他一個安定郡,但他實際上失去了大半的領地,只有平涼、弘化、安定三郡。

    緊接著,他又用平涼、弘化和隋軍換了金城、枹罕、澆河、西平四郡。

    本以為脫離了隋朝的包圍就是海闊天空了,他甚至想據此四郡,仗大自己后再與隋朝拼死一搏,與薛氏兄弟結盟以后,他甚至招來了吐谷渾人,十萬大軍的氣焰何等囂張?

    只是這短暫的復興,并沒給他帶來實質性好處,才剛剛安頓了下來,李世民的唐軍又來了,招來的吐谷渾人現在唐軍打殘了,金城、枹罕、澆河三個郡也丟了,那逃回西海的薛氏兄弟會是什么結果,梁師都已經懶得去關心了。

    自己這邊原本還聚起了五萬大軍,但前線的屢屢失敗,一下子又縮水了一大半,如今梁師都也只能帶著兩萬士氣萎靡的梁軍困獸湟水,任由那絕望一點點逼近,他卻沒有絲毫辦法。

    昔日占地七郡,擁兵二十萬,外有突厥強援,雖不能猛將如云、謀士如雨,但放眼天下,絕對是排的上號強大諸侯一枚。

    可如今手下戰將死的死降的降,身邊剩下的也只有自己的兄弟梁洛仁和馮端了,敗亡只是時間問題罷了。

    想到慘淡前景,梁師都悠悠的嘆了口氣,感受風中吹來的絲絲涼意,梁師都眼中閃過一抹冷厲的神色。

    自己絕對不能坐以待斃,破城之日,其他人可活,但身為王者的自己絕無幸理,李世民不會放過自己,李淵更也沒放過自己的理由,他還不想死,必須想到條活路!

    梁師都揮退一眾舞女,冷著臉來回踱步,雙目中不時閃過一抹陰冷光芒,困守孤城絕不可行,留在湟水是死路一條。所以他必須走,至于去哪里……

    關中是李唐的天下,至于雍北,梁師都連想都沒想,隋軍不是他這支殘兵敗將能染指的,現在看來也只能去李軌的地盤、甚至去絲綢之路上的西域,以他梁師都的本事不說稱霸絲路,但割據一方卻沒問題,手中有這兩萬多士兵,還怕活不下去不成?

    現在最大的問題是如何把兵馬帶走,人在異國他鄉,若是沒有一支強大的兵馬,根本不能立足。

    “大王,您找我?”

    馮端有些疲憊的來到大廳,向梁師都一禮。

    “馮端,眼下我軍困守孤城,內部軍心動蕩,外無援軍,繼續守下去,絕無出路,你跟我最久,我實不忍你陪我送死,李唐不會放過我,隋朝也不會放過我。你可帶著我人頭去任何一方請降,或可換取一條生路。”梁師都目光悠悠的看著馮端。

    “大五何出此言!”馮端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向梁師都說道:“末將哪怕是死,也要死為大王殺出一條生路。更何況李正寶將軍還在堅守著化隆,還遠不到生死之二境。”

    梁師都默默將藏于袖中的匕首收了起來,嘆了口氣道:“其實也不是毫無生路。”

    “大王有何妙策?”馮端不知自己剛在鬼門關前繞了一圈,聞言興奮地看向梁師都。

    “算不上妙策。”梁師都嘆息道:“不管是李唐還是隋朝,都不是我們能敵!如今李唐大軍尚未到來,我們可以撤離西平。”

    “撤離西平?我們還能去哪?”馮端一臉茫然的看向了梁師都,西平郡是他們最后一塊生存的土壤了,離開西平郡,下一步該去哪兒?又能去哪兒?

    “通過大斗拔谷去張掖投奔李軌,若他不接納,借道去西域。”

    “西域?”馮端聞言大驚,不可思議的看著梁師都道:“大王,兩萬大軍的糧草從何而來?”

    “兩萬大軍自然不能全帶走,你挑選五千名忠誠的精銳之師,將城中所有戰馬集中,然后一人三騎,多負些糧草!我明天會讓大將軍率領大軍去營救化隆城。等他們走了,我們快速向西飛馳,至于其他的都不管。”

    梁師都是要斷臂求生!

    以他現在的糧草,根本供養不起兩萬大軍,與其大家都餓死,倒不如挑選五千忠誠銳士,帶上所有糧草,趁著大家不在之時逃離,為了實現逃出生天的目的,連自己的弟弟梁洛仁也不要了。

    “喏!<!--中间广告位置-->末將這就去辦!”馮端應了下來,這的確是梁師都唯一的生路了。

    不久過后,梁洛仁到了“王宮”,得到了支援化隆縣的命令。

    原本梁洛仁與梁師都關系不錯,梁師都能夠殺害朔方郡丞唐世宗,占據朔方全郡,梁洛仁居功至偉,堪稱是第一功臣。

    但是梁師都稱帝架子大了,皇帝威風十足,梁洛仁心中縱有諸多不滿,卻也認了君臣之間的鴻溝,自那時起,兄弟之間的情意已經茫然無存了。

    也因此,每當兄弟二人相會,梁洛仁也是以臣子而居,并無絲毫逾越之處,深得梁師都的“器重”,官拜大將軍一職,名義上掌管著大梁的兵權,但實際上,大梁上下都清楚,兵權自始至始都在梁師都的手中,沒有他的命令,任何一人都調不出了一個兵。

    但梁洛仁也無不滿,亂世之中,軍隊是一名君王立世之本,梁師都如此決定,他也理解,唯一能做的只是從旁協助。

    但此時!

    梁洛仁那一雙目光中充滿悲傷、傷心。

    對于梁師都的打算,他心中有數。當一個人懦弱久了,就會形成習慣!

    梁師都這個曾經的大梁皇帝也是如此。

    他要逃,又怕沒有人為他斷后,才讓自己率領剩余將士去支援化隆,即是說,包括自己在內的一萬多將士的價值,就是為梁師都創造生機。

    他們,被梁師都賣了。

    梁洛仁看了看陰霾的天空,心頭的陰霾更重,嘆了一口氣,點齊了一萬多名士兵,離開臨湟水朝化隆方向開進。

    梁洛仁走后不久,五千銳士便擁觸著梁師都向西狂奔,隨行一萬戰馬的馬背上馱滿了一個個糧袋,里面除了糧食,還有一些是梁師都多年搜刮而來的財寶。

    僅只半天時間就到了琵琶峽,這里是西平郡進入河西走廊最狹窄之處。

    再過不了多久,就是大斗拔谷這一個重要的戰略通道,這是祁連山的一個大缺口,通過這條長達百余里的山谷,可以抵達祁連山的南面,也就到了西平郡的最北端,往南便是梁師都現在所在的琵琶峽,再進入長寧谷,最后才抵達湟水北岸,而對岸便是今天西寧。

    大斗拔谷由于它的重要戰略意義,屬于武威郡的北部,有三千隋軍把守,這也意味著梁師都要想勝利進入張掖,卻不能驚動到隋軍。但是他有戰馬一萬五千匹,隋軍又不是聾子,怎么可能聽不到呢?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在晚上突然沖過去。

    然則,梁師都全軍剛進入琵琶峽不到三里,就被一萬名突然冒出來的隋軍前段后堵。

    為首的大將正是武威郡守段德操,他一直關注著李唐和薛梁聯軍的戰事,并派遣了大量細作帶著信鷹進入了西平,當梁師都向西行軍的時候,信鷹已經在第一時間把他們的動向傳到了段德操之手,段德操料到梁師都是要去投奔李軌,便率領一萬騎兵撲向了琵琶峽谷,這果然阻到了梁師都。

    望著前方的赫赫軍隊,梁師都卻是倒抽了一口冷氣,他不知道隋軍有信鷹傳訊,直以為是馮端出賣了自己,惡狠狠的瞪向了馮端,道:“你出賣了我?”

    “大王,我沒有……”馮端幾乎是下意識的低頭行禮,眼角處卻見一抹寒光亮起,驚回頭時,冰冷的寶劍已經刺入他胸口。

    “大王,你……”馮端愕然的看著梁師都,臉上滿是難以置信的表情。

    “只有你知道我的計劃,不是你出賣了我,還能有誰。”梁師都冷哼一聲,在馮端痛苦的表情中,將劍柄狠力一攪。

    “啊~”馮端慘叫一聲,瞪著不甘的目光仰天栽倒。

    “梁師都,現在連神仙也救不了你這個漢奸了。”對面的段德操縱馬出列,望向驚恐萬狀的梁師都軍,高聲大笑道:“你們已經被我大隋層層包圍,插翅難飛!只拿梁師都等賊首,降者不殺!”

    “只拿梁師都等賊首,降者不殺!”

    全軍心領神會,步調一致地放聲大喝,好象半空中又打了個焦雷。

    四周兵卒見敵軍已經到了眼前,本能的要上前戰斗,只是聽到“只拿賊首梁師都,降者不殺!”的號召,梁軍步子明顯放慢,動作也變的遲疑。

    瞧著對方旌旗之下的那寒光閃閃的強弩大箭,梁師都的心臟幾乎跳出口腔子,那是追魂奪魄箭矢,仿佛白森森的獠牙一般,瞧著他們緩緩逼近,又聽到針對他的呼喊,終于受不住壓力,撥馬便逃。

    梁師都這一后跑,讓本來就毫無戰心,士氣低落的梁軍崩潰了,響應著隋軍的號召,蜂擁而上,扭著梁師都和他的親屬一并降了。

    就這樣,一萬名隋軍連個沖鋒都沒發動,連一支箭矢都沒有發射,把梁師都給生擒活捉掉了,梁軍方面除了些倒霉鬼被瘋了的梁師都砍死,也基本沒啥損失。

    一個個配合著隋軍的吩咐,丟下兵器,跑下了馬,然后老老實實的抱頭蹲在山谷兩邊。

    “將軍,我等怎么辦?”隋軍集體傻眼,目光從亂成一團的梁軍轉向了段德操。

    “身為一個漢人,為了一己之私、一家之私賣國求榮,百死莫贖其罪。”段德操目光森然的看著不斷掙扎的梁師都,冷冷的說道:

    大聲說道:“拿著梁師都的人頭招降西平郡各城!并向李都督發急信,說明我們這邊的情況。”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4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