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74章:意義深遠之偶遇

正文 第274章:意義深遠之偶遇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跟著厲飛進入村莊之后,只見里面的房屋大多簡陋樸實,會百姓的臉上都透露出著一股安逸神采,尤其是孩童開心笑聲,路過老人友好的招呼,都讓剛從戰場回來,剛從災區回來的楊侗他們生出一種世外桃源的感覺。

    “村長……”

    “教官!”

    “厲叔!”

    進入村中,農忙歸來的百姓好奇的看著楊侗他們一眼后,紛紛向厲飛打招呼,得到出來,他在村中很受百姓敬重。

    走了不久后,一行人村莊的中心地帶,這里有一個面積頗大的宅院,比村內的其他房屋明顯要寬大、堅固,也沒有圍墻之類的東西,只在菜地扎有防止家禽偷食的籬笆。

    “厲飛,你們這村子雖說不算富裕,但百姓氣色甚好,且人人知禮。足見老兵雖退,但你這老兵依舊在另一個戰場為國為民謀求福祉!你這輩子無愧于國家、無愧于百姓、更無愧你自己…”楊侗由衷贊道。

    “這一切都是殿下之功,若不是您逼著我們讀書,我也不懂這些。”厲飛一臉崇敬道。

    “哈哈,我記得當初你們個個都反感著呢。現在知道讀書有用了吧?”

    “知道了,知道了!”

    這時,一位虎頭虎腦的小家伙一身是灰的跑了進來,緊跟著是一位懷有身孕的女子。

    小家伙也不怕生,好奇的看著楊侗他們,問道:“爹爹,叔叔們是你的戰友么?”

    厲飛狠狠的抽了小家伙的屁股一下,連聲道:“殿下恕罪,這小子性子野。”

    “男孩子不野那還是男孩子么?挺好的!而且他叫得也不錯,怎么說我也比你年輕嘛!”楊侗不在意的說道。

    一旁,厲飛的夫人聽到丈夫對楊侗的稱呼,惶恐的上前行禮。

    “厲飛你行啊!孩子都有倆了。不過我也快當爹了!”楊侗還了禮,感觸道。

    “恭賀殿下!我大隋終于后繼有人了。”

    厲飛激動萬分,仿佛比楊侗這個當爹的還要激動一番!這也可見,大隋治下百姓,對楊侗遲遲無子嗣一事是多么的在意。

    楊侗笑道:“不說這些了,先弄點吃的出來,隨意一點。”

    厲飛連忙向身后的青年吩咐:“去將家中最好的酒肉都拿來,改天我一一對上。”

    “不要搞太大動靜,隨意就行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行軍的辛苦。”楊侗言下之意,自然是他吃得了苦,不計較這些細節。

    “這!”厲飛有些猶豫了。

    但最后,還是把一桌豐盛的美食正擺在了楊侗的面前,望著坐在最后面的厲飛,楊侗無奈的笑道:“這一餐估計把你家一年的收入都吃掉了。!”

    雖說厲飛有退役撫恤,還有補貼!但這一大桌好菜,也不是他可以承受得起的。

    “殿下能到我家,是我厲飛的榮幸,別說是一年,就是十年、百年也值得!”厲飛激動的說道。

    楊侗笑了一笑,也不再說什么,離開前悄悄放置一點錢財補償就是了,這時候說要付錢,恐怕厲飛急得想撞墻。

    酒到中巡。

    氣氛也更顯熱烈!

    “厲飛,你覺得我恢復驍果軍的名字好,還是用現在的?”楊侗忽然停杯而問。

    入村之后,楊侗便在糾結這個問題,由于自己的魔改,驍果軍已不復存在,漸漸的淡化了人們的視線。但驍果軍乃是功勛赫赫的威武雄師,更是大隋軍隊的榮耀、靈魂、軍魂!

    但如果繼續使用各種魔改之名,到一兩代人過后,誰還會得驍果軍?軍人又該信仰什么?堅守什么?又該拿哪支軍隊為膜拜圖騰?

    “大業九年,武帝圣人詔征天下數十萬禁兵集中涿郡,然這些禁兵將領輕慢自大,甚至連圣命都置若罔聞,武帝怒而募集普通士卒和民夫,是為驍果!僅只訓練一月,武帝親率十萬驍果,將七十萬禁兵打得落花流水!是役,驍果軍一戰成名!在之后的第二次高句麗大戰中,遭遇大暴雨,禁兵屢戰屢敗,士氣萎靡,驍果軍則進展迅速,屢戰屢勝;雁門之戰時,三萬驍果向四十萬突厥兵發起死亡決戰,一日九勝……那一戰,只殺得突厥賊兵尸橫遍野、血流成河!那兩萬名弟兄卻也無一生還,更無一人投降!始終不負‘驍勇果毅’之志”厲飛握著拳頭重重一揮,滿是屈辱的說道:“但是……這樣一支英雄之師,卻被宇文化及、宇文智及和司馬德戡這些混蛋玷污了。”

    “鳳凰浴火,才能重生!只要驍果軍還在,早已死去的叛徒玷污不了驍果軍的忠誠、輝煌、英武!叛徒的存在,更能體現出驍果軍英勇善戰之名、拳拳忠誠之心、不死不休的報國之志。”楊侗微笑道。

    厲飛看著楊侗臉上的微笑,狂喜道:“殿下打算為驍果軍正名?”

    “對!”楊侗將杯中酒一飲而盡,說道:“我所統御的五軍,除了玄甲軍依舊用現在的番號,其余四軍重新使用驍果軍之名,以驍果軍第一軍、驍果軍第二軍、驍果軍第三軍、驍果軍第四……以區分!等天下一統,就用驍果軍十二軍取代十二衛。”

    “厲飛多謝殿下。”厲飛激動萬分。

    “也是見到了你,我才想到了這些!叛徒已經覆滅了,驍果軍之名也到恢復之時了。”楊侗笑著說道。

    眾人說說談談,時間很快就到了深夜。

    “砰砰砰砰!”

    忽如其來的一陣叩門之聲,在寧靜的夜色中格外洪亮。玄甲軍將士頓時嚴肅了起來,右手已經迅速握住刀柄,羅士信和程咬金更是渾身繃緊。

    厲飛也跳將了起來,深夜敲人門,感覺有些不尋常了。

    “不用這么緊張!”

    楊侗一臉舒適放松的神態,冀州是他的第一塊地盤,拱衛鄴城所在的魏郡的汲郡、武陽、清河、武安、上黨、長平、河內七郡是大隋重點整治和防御的外圍,文武官吏皆是忠誠有才干的出色人物,吏治、治安、防御也是大隋最好的地方。如果在大隋核心地帶還被人刺殺,死了也是活該。

    “有人嗎?游方郎中途經寶地,能否借宿一宿?”一道蒼勁洪亮的聲音突然響起。

    “阿虎,讓他去你家住宿一晚。”聽到這話,松了口氣的厲飛立刻守在外圍的一名村民吩咐。

    若平時也就算了,但今天有殿下再此,怎么能夠讓一個陌生人住進來?今夜他還要帶著村中青年守住數百米外呢,若非時間不允許,他還要把自家圍上一道防御。

    “是!”青年阿虎應了下來。

    “等等!”就在阿虎準備出去的時候,楊侗阻止道。

    “殿下……”厲飛疑惑的看了楊侗一眼。

    “都是深夜了,大家也都睡了,又何必勞師動眾的?這位游方郎中估計是看到你家還亮著燈才來的,讓他住進來吧。”楊侗微笑道。

    “可!”厲飛擔憂道。

    “咱們君臣還在洛陽的時候,軍心民心一片渙散,最后還不是把幾十萬瓦崗軍打沒了?到了冀州以后,我們哪一戰不是以少勝多?游方郎中游走在偏僻山村之中,他們救死扶傷、活人無數,是最值得敬重的職業之一。而且他只是一個人而已,不必太過擔心了,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

    “喏!”

    厲飛苦笑了一聲:“阿虎,你去看看,要是超過三人,先回來稟告。”

    “諾!”

    不久后,阿虎帶著一名中年人走了進來。

    此人紅光滿面,二目炯炯有神,爍爍放光,背不陀腰不彎,走起路來快若流星,可往哪一站,卻又是不動如山,好似蒼松赫柏,好一幅仙風道骨的神仙人物!中年人看了在堂眾人一眼后,眼神微微一縮,便很快就收斂了下來,向著主位上的楊侗施禮道:“在下錯過了時間,無法趕到湯陰縣,冒昧打擾了。”

    “先生不必客氣!這出門在外難免遇到這種麻煩之處!”楊侗見他有些警惕,指著厲飛解釋道:“我們是大隋軍人,路過這里,便過來看看我們這位戰友,而我是厲兄弟的上官,先生不用擔心。若不嫌棄的話,一起飲用如何?”

    “不了、不了,有個落腳之處就好了。”中年人看了看厲飛空蕩蕩的左臂,又見楊侗隨行之人雖然煞氣騰騰,但英武不凡、氣度恢弘,沒有匪徒的惡態,也便放下心來。

    這邊話音未落,在菜肴香氣的誘惑下,他的肚子不爭氣的咕咕叫了起來。

    眾人都笑出聲來。

    這名中年也很是尷尬的訕笑。

    “阿虎,添副碗筷,你們也找個地方吃飯吧。”楊侗笑道。

    “喏!”

    “如此,就不客氣了。”中年人感激入坐。

    “本該如此!”楊侗見他臉<!--中间广告位置-->上有著倦容和濃濃焦慮之情,好奇道:“看先生面帶焦慮,莫非遇到了煩心之事?”說著舉杯向他敬了一杯。

    中年人飲盡了杯中酒,放下了酒杯,嘆了口氣道:“我在鄴城聽說渤海郡接納了四五十萬青州災民,而且還是集中安置。”

    “確實如此,我們剛剛從渤海滳河縣來的。情況下先生說的一樣。”楊侗笑道。

    “這可遭了!”

    “先生此話怎講?”

    “自古以來的災民衣服不洗、被褥不洗、澡也不洗,而且就地拉撒,使得整個安置點垃圾成堆、臭氣沖天!這種地方,向來是瘟疫猖獗之所,如今天氣又開始熱了!我很擔心爆發瘟疫。”中年人憂心忡忡的說道:“瘟疫一起,對這天下絕對是一場災難!所以,我要趕著去渤海郡,和當地官員說明情況。”

    眾人聞言大驚,臉色也有些蒼白了起來

    瘟疫這種反人類的病情,別說在這個醫學落后的大隋,便是到了科技發達、醫學日新月異的21世紀,也同樣是一個致命的棘手問題。

    這玩意真不是鬧著玩的,一場瘟疫如果在大隋之地蔓延開的話,對這個蒸蒸日上的政權絕對是毀滅性的打擊。

    “將軍氣度不凡,隨從皆是精銳壯士,想必在軍中地位不低,還請將軍向朝廷匯報此事,及早防御,免去這一場災難的發生。”

    “敢問先生如何稱呼?”楊侗謹慎的問了一句。

    中年人心神不定的說道:“草民孫思邈。”

    “你是孫思邈?”

    楊侗大是意外的叫了一聲。古代的最有名的神醫只有扁鵲、華佗、張仲景、孫思邈、李時珍等寥寥幾人,但是在楊侗心中地位最高的無疑是寫了《傷寒雜病論》的張仲景、《千金方》的孫思邈、《本草綱目》的李時珍,因為他們對醫學的影響,絕不是扁鵲、華佗比得上的。

    眼前這位孫思邈,可是號稱‘藥王’的神醫呢,他是繼醫圣張仲景之后,第一個全面系統研究中醫的先驅,為中醫發展建樹立不可磨滅的功德,是我國醫德思想創始人,被西方尊稱為“醫學論之父”。

    “正是草民,將軍知道草民?”孫思邈奇怪的看了楊侗一眼。

    “知道!”楊侗胡扯道:“軍中有個兄弟曾經得到孫先生救治,一直感恩在心。”

    孫思邈點了點頭,也沒有置疑楊侗的話,他救的人多了,也記不清誰是誰,他現在只關心瘟疫之事,急著叮囑道:“請將軍務必放在心上。”

    楊侗點了點頭,問道:“那要如何防御呢?”

    “疏散人群、尸體掩埋、強制災民清潔衣物被褥和洗澡、居住帳篷注意通風,建立足夠茅廁……”

    孫思邈越說大家神色越是輕松,當他一口氣說了百來種防御措施的時候,大家已經笑了起來。

    孫思邈愕然道:“難道我說錯了?”

    “孫先生沒說錯,我們已經這么做了,大可放心。”

    “此言當真?”孫思邈嚴肅道。

    楊侗聞言,肅然起敬道:“您放心,我楊侗不會拿大隋百姓的性命開玩笑。”

    “呃……”孫思邈聞言,呆滯片刻之后,連忙起身行禮,“草民拜見秦王殿下。”

    他不認為有人敢在鄴城眼皮底下,冒充楊侗。

    “先生多禮了,您之高義,我楊侗萬分佩服,敬您一杯!”

    “謝殿下。”

    飯后!

    楊侗與孫思邈接著閑聊。

    “據說先生行醫天下,專門跑到偏遠的地方研究藥性、藥理,以破解各種疑難雜癥怪病奇病為生平志向。怎么出現在鄴城了呢?”

    楊侗也有些汗顏!

    這話問得,好像人家孫思邈活該當野人一般。

    “我確實研究各種藥理,可是說要破解完天下疑難雜癥卻是萬萬不能,人就這么幾十年,而疑難雜癥卻多不勝多,這絕不是一個人破得完的。我游走天下這么多年,主要是和各地名醫相互學習。”孫思邈說到這里,嘆息一聲道:“可惜愿以秘技示人者,實在太少太少了。我聽說鄴城藏書無數,便專程去閱讀,希望得到一些啟示,可惜圖書館里的書籍,只是記載些常見病癥方子,而且很少,著實讓人遺憾。”

    楊侗心頭一動,笑著說道:“我大隋王朝文武二帝極為重視文化、文教事業,洛陽觀文殿書籍最多的時有7萬卷,77000多類的圖書,為免這些書籍毀于戰火,我離開洛陽時索性將觀文殿搬空,如今都放在神武宮藏書閣!各種醫學書籍多不數勝,只不過搬遷的時候很匆促,全都亂套了,無法完整印刷,而且太過深奧的知識印刷了也沒幾人看懂,所以只印制常見的疾病和醫治方法。醫書比較偏門,沒有專人保養,竹簡生蟲、書籍被老鼠啃掉的很多。”

    “暴殄天物!”孫思邈一臉肉疼、痛惜。

    “我也知道暴殄天物!”楊侗看向孫思邈,想了想,道:“先生可知清華學宮。”

    “聽過一些!聽說還有‘百家學宮’的雅號。”孫思邈不解的看向楊侗,不明白他為何有此一問。

    楊侗聞言,怔了一下,不過‘百家學宮’這雅號挺貼切的,說道:“我欲在清華學宮設立醫學院,若先生答應在醫學院任教,先生可以在神武宮藏書閣來去自如。”

    “這……”孫思邈有些為難,他的目標是懸壺濟世,而非為一家一姓服務。

    “我亦知道先生之志…但是先生可曾想過,縱然先生醫術冠絕天下,但先生仍舊只是一個人,一個人一輩子又能救得了幾個人?若先生能將一身所學發揚光大,將來會有十個孫思邈、千百個孫思邈去救濟世人,這份功德絕非一人之力可比。”楊侗目光看向孫思邈,誠懇道:“我不會占用先生太多時間,三五年后,先生也應該吸引完藏書閣醫書的知識了,到時候,先生即使不愿走,我都要把先生轟走。”

    孫思邈又是一陣錯愕。

    “這也是從御醫身上得到的感觸。”楊侗笑著說道:“御醫服務于皇親貴胄、達官貴族!不管大病小病皆以昂貴珍貴藥材醫治,天天吃些大補之物,自然藥到病除!也因此,御醫們再無創新,甚至有想法也不敢用。所以,與其說御醫醫術高明,還不如說藥材神效,如果研究不出最廉價的藥物,醫家始終只是為權貴人家服務,百姓生病了只能坐以待斃!我希望先生研究完古人的醫術成果后,繼續行醫天下,在行醫途中改進各種藥方,最終,讓天下百姓治得起病、吃得起藥!讓醫術不再是權貴人家的專用。”

    孫思邈精神一震,眼中閃著濃濃的敬意,感動道:“殿下心懷天下,孫思邈佩服,也愿為天下蒼生盡一份綿力。”

    “是我要感謝先生才是!”楊侗苦笑了一聲,感觸頗深的說道:“我發現這天下最可怕的不是病,而是窮,昂貴的醫藥費用令窮苦百姓望而卻步,小病挺成大病!大病只能等死。但任何一代帝王都做不到人人富有天下,所以,只能從藥材這邊作文章,希望我楊侗在世之日,能夠把就醫成本從百貫降到一貫、百錢、十錢、一錢,這樣就人人有病能治,有藥可食了!要做到這一步,就需要孫先生這樣的仁醫,去尋找替代奢侈昂貴藥材的普通藥材。如果普通草芥可以取代人參、靈芝、何首烏、龍涎香、麝香、熊膽、穿山甲這些東西的藥性,那才是天下大幸。”

    “但一人、一代人……在各種惡疾面前終究太過渺小,先生就一個人,縱有在大的本事,也無法讓天下百姓脫離疾病之苦,因此,我才希望先生進入清華學宮任教,為這一項事業傳播火種!一個人不行就培養百人、千人……萬萬人,一代不行,那就十代、百代、千代!只要整個民族世世世代代都有這種愚公移山的精神,那就有希望。”

    “求賢若渴”這個詞匯在古代用得相當廣泛,但這里的‘才’,通常是軍事、內政、勇猛、縱橫等方面的人才

    醫家在先秦諸子百家時期也有一席之地,只是隨著秦始皇一統天下,漢武帝獨尊儒術,醫家地位被削弱,在亂世時期,諸侯對醫家的需求遠不如工匠,楊侗絕對是這時代第一個提出構建醫學院、研發廉價藥物的諸侯!這是因為他知道就醫難的問題自古皆然,哪怕到二十一世紀了,只要直系親屬中的某一人遇到惡疾,那么這一個家庭差不多就毀了。

    聽到這一番話,孫思邈精神身子劇烈震顫,什么話都沒有說,只是深深的施了一禮。

    ……

    (二合一的大章:多謝諸位兄弟姐妹長期以來的支持!訂閱的成績很不理想,懇請大家支持正版!有月票、推薦的兄弟請投向本書,收藏也是難得的支持,拜托了!萬分謝謝)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