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73章:百毒俱全程咬金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73章:百毒俱全程咬金

正文 第273章:百毒俱全程咬金

推薦閱讀:

    對于鄭仁基,楊侗沒有什么印象,倒是這個俏麗可愛的鄭麗琬尤為深刻,她在《貞觀長歌》里有著濃重的戲份,人物非常出彩,便專門搜索了她的資料!然后,又有了新的印象。

    記得是李世民登基不久,賢惠的長孫皇后便給李世民找小老婆,長孫皇后聽說鄭麗琬“容色絕姝,當時莫及”,就想把她找去給李世民當妃子。不過鄭麗琬已有婚約在身,魏征以為是李世民搞的鬼,怒而斥責,這樁婚事自然也就玩完了。

    現在李世民的楊妃沒了、陰德妃沒了,長孫賢后也成了長孫賢妃,這個鄭麗琬怕是也不會和李世民有交集了。

    當楊侗知道鄭仁基在竇建德那邊的事跡后,也沒有為難他們,并肯定了鄭仁基拳拳愛民之心。只不過楊侗不認識鄭仁基,不代表房玄齡不認識,并極力向主管刑部的魏征推薦起來…原來鄭仁基還是一個精通法學的專才…

    而刑部共有四司,分別是刑部、都官、比部、司門。

    其中!

    刑部郎中、員外郎,掌律法,按覆大理及天下奏讞,為尚書、侍郎之貳。刑部主事四人,刑部令史十九人,書令史三十八人,亭長六人,掌固十人。

    都官郎中、員外郎各一人,掌俘隸簿錄,給衣糧醫藥,而理其訴免。都官主事二人,都官令史九人,書令史十二人,掌固四人。

    比部郎中、員外郎各一人,掌句會內外賦斂、經費、俸祿、公廨、勛賜、贓贖、徒役課程、逋欠之物,及軍資、械器、和糴、屯收所入。比部主事四人,比部令史十四人,書令史二十七人,計史一人,掌固四人。

    司門郎中、員外郎各一人,掌門關出入之籍及闌遺之物。司門主事二人,司門令史六人,書令史十三人,掌固四人。

    房玄齡難得推薦人才,他對上眼的人必有過人之處。既然精通律法,自然要人盡其才,于是乎,剛剛從竇建德那里過來的鄭仁基搖身一變,稀里糊涂的成了大隋的刑部郎中。他全程都沒說上幾句話,全由俏麗可愛的鄭麗琬一手包辦,這讓楊侗等人都看得十分有趣。

    休息一晚,船隊繼續前行,滿載糧食物資的貨船全部留在黎陽倉卸載,黎陽倉西瀕永濟渠,東臨黃河,從遼東、幽州、冀州征收購買來的糧食都集中于此,楊廣時期的黎陽倉糧食會由永濟渠或黃河轉運往洛陽、大興。到了征討高句麗的時候,又把江淮運來糧米先儲存在此,然后運往涿郡、遼東,這也是河北地區唯一一個國家級大糧倉,原本只能存糧數百萬石,但經過姜行本擴建之后,其容量遠遠高于天下第一倉之稱的洛口倉,容納四千萬石都不成問題。

    當年從洛口倉、含嘉倉搬來的糧食全部囤積于此,哪怕后來戰爭連連、出陳納新,但黎陽倉始終保持著驚人的滿倉狀態。

    黎陽倉巨大的容量、科學合理的設計、四通八達的水陸交通都是放置糧食的最佳場所,糧食囤積幾年都不會變質。

    在河內郡還有一個河陽倉,它位于黃河北岸,處于黃河與濟水匯合地帶的河陽縣溫城,規模比洛口倉和黎陽倉小,卻也能夠儲糧千萬石,與洛口倉斜立于黃河兩岸,儲藏并州和來自江淮的糧食,每當關中缺糧,率先動用的便是河陽倉。不過總有風水輪流轉的時候,李淵第一次贖回十萬并州老弱病殘的四百萬糧食便是陳放在此。之后用劣錢購買到的糧食也都放在這里,如今依然是滿滿當當的一大倉。

    另外還有千萬石的涿郡倉,五百萬石晉陽宮倉城和恒山倉、雙遼郡懷遠倉,各郡各縣又設有官倉…得益于連年的豐收,這些都是滿的!

    災旱、水災什么天災只管放馬過來,楊侗全都不怕。

    這正應了偉人說的“手中有糧心就不慌,腳踏實地喜氣洋洋”。現如今楊侗有了這些糧食為底,就不怕百姓被餓死,心頭有底了,然后才能不慌不忙的去做自己要做的事情。

    數天后,卸完貨的船隊由來整再向遼東進發,這一回更是動用大隋官有的全部貨船,準備運回繳自高句麗的第二批糧食和軍備,之后才把幾十萬高句麗人運來分配安置。

    牛進達帶一萬多名精銳護送李秀寧和奇珍異寶、黃金白銀、銅錠鐵錠先回鄴城,其余幾萬精銳留在渤海郡,協助官員疏散災民,強制解決衛生問題,照著難民營眼前這樣子,若不解決衛生條件,非要出大事不可。

    楊侗則是等到貨船卸完所有糧食和武備,才和羅士信、程咬金率領五十名玄甲軍返回鄴城。

    汲郡與鄴城所在的魏郡相鄰不遠,小舞也還沒到預產期,倒也沒有著急回去,一邊悠哉悠哉觀看沿途災情,一邊暗查吏治民生,總體上讓楊侗滿意,雖說河流、水渠的水位下降了很多,但汲郡的田地并沒有出現一片枯黃的景象,百姓都在田間地頭努力自救,他們憂愁之色浮現于形,卻也沒有絕望的表情,這讓楊侗放心不少。

    第二天傍晚,一行人到了汲郡湯陰縣境內,走在平坦官道上,暮色蒼茫的大地上起了一層薄薄灰霧,使周圍景色若隱若現。

    兩邊是只有淺淺一層水的稻田,遠處是一片黑影,看不出是森林還是村莊,沒見有燈光應是森林。

    眾人又走幾里,殘陽終于不見了,眾人在四周找上一圈,發現遠處火光點點,那里應該是一座村落,楊侗說道:“去村里過夜吧!”

    眾人加快馬速,沿著約有一米的平直村路向村子奔去,不多時,一個規模不小的村莊出現在了眼前,從燈光看,是一個滿五百戶的滿編村莊。

    不等眾人靠近,十幾條田園犬<!--中间广告位置-->從村子里竄了出來,遠遠的沖著大家狂叫。

    “真想吃狗肉!”程咬金伸出舌頭舔了舔嘴。

    楊侗森然道:“信不信我把你剁去喂狗?”

    “信信信!”程咬金訕訕一笑。

    老實說,楊侗一點都不喜歡程咬金這個人,哪怕他再有名也是不喜歡。

    吃,霸王餐。

    財,貪小便宜、克扣軍餉。

    酒,醉后恃強凌弱,k人是常有的事兒

    賭,賭品不好,以欠賬賴賬為榮

    色,他玩的是‘白日’,意思是說把人家小姑娘蹂躪一頓過后,趁著對方迷迷糊糊,他褲子一提,立馬閃人。

    吹牛逼、說大話、撒謊、騙同僚眼睛都不眨一下。

    程咬金唯一的優點,就是能打!但楊侗麾下,并不缺少能打的將軍,而且能打又如何?一陣大弩打射過去,看你死還是不死?

    這樣一個百毒俱全的人,楊侗沒辦法喜歡得起來。

    早知程咬金這么惡心,打死他楊侗都不會贖來,甚至不止一次有著退貨的念頭!如果李密開出合理的價碼,他二話不說就會送回去,不說賺一筆了,哪怕收回本錢他就賣掉,可狗兒的李密,沒來提貨。

    可大家偏偏都喜歡他,連李秀寧這樣一個大家閨秀都說程咬金有趣好玩,他的媳婦居然是清河崔氏的嫡系五姓女,人長得相當漂亮,更毀三觀的還是哭著鬧著、與家庭絕交倒追著來的那一種,真是奇了怪了。

    楊侗很是百思不得其解。勉強說得過去的解釋,就是古人和現代人的三觀不同。

    對于這樣一個人,該賞還是得賞,該罰還是罰!

    至于說要干掉程咬金的想法,楊侗還真沒想過!

    實際上,程咬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自己很多時候都扮成了‘小丑’式的人物,可為毛就得不到楊侗的‘歡心’呢?后來,他覺得自己境界不足,下一回就更丑了!可換來的卻是更大一通火氣!好吧,我老程回去再修練……于是乎,程咬金惡心領導的修為越高,領導越是厭惡。大方向不對,南轅北轍再所難免!

    這時,從村子里走了三十多人,手中拿著削尖成槍的木棍,他們看見一群騎兵到來,僅只猶豫了一下,便擺出非常合理的防御陣式。

    為首的是一名老者,從天色余光中,依稀看出他須發皆白,背也有些佝僂。

    “軍爺,這是打哪里來?”

    程咬金剛要扯開嗓子大嚷,楊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下馬上前道:“我們從渤海郡辦事歸來,準備返回鄴城,如今天色已晚,想在貴村借宿一晚,我們合理給錢。”

    老人將燈籠照了楊侗一下,見他確實是官兵,便點了點頭,道:“不過是給個住處而已,身在外面誰都遇到過麻煩,軍爺是大隋百姓的守護神,收你們的錢會遭報應的。”

    “阿公,等等!”

    一名斷臂男子正匆匆而來。

    “村長!”

    “村長!”

    村中青年紛紛叫著,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看得出來此人在村里很有威望。

    這名男子也一一禮貌的回應。

    “戒備!”獨臂男子看了楊侗他們一眼,目光為之一縮,從這些人身上,他感受到了濃濃的煞氣,這種氣勢他很熟悉,這是從刀山血海中淬煉出來的氣勢,普通軍人根本不會具備,這種氣勢也讓他警惕了起來。

    隨著斷臂男子一聲吆喝,村中青年擺出了攻擊的陣式。

    “厲飛……這!”先頭那名老人瞬間一愣。

    “阿公,這些人不是普通的將士!我必須要問清楚明白。”名叫厲飛的男子冷冷的盯著楊侗他們,問道:“敢問將軍是哪支來自哪支軍隊?編制為何?”

    “厲飛,原驍果第一軍,后編入秦瓊將軍麾下,在奔襲白城一役中,以一臂的代價,斃敵一百五十七人,獲大隋勛劍第一柄!不知我說得對是不對?”楊侗如數家珍的說道。

    “正是!你是……”剛說到這里的時候,厲飛已經看清楚了從黑暗中走近的楊侗,頓時渾身一個顫抖,整個人不敢置信了起來……這,不是他所效忠的秦王殿下么?

    “原狂瀾軍校尉厲飛,拜見殿下。”厲飛激動的行了一個軍禮。

    所有村民都驚呆了,這位將軍竟然就是秦王殿下,大隋之主?雙腿不由得一彎,都跪下了。

    都被嚇到了。

    “我大隋除了跪天跪地跪父母長輩,便是面對皇帝也不用下跪,請起,大家都起來吧。”楊侗笑著說道。

    “多謝殿下!大家都起來吧。”厲飛狠狠地瞪了嚇爬了的村中青年一眼,感覺很丟臉,很沒面子。

    “參見羅將軍!”這時,厲飛也看到了羅士信。

    羅士信笑嘻嘻的問道:“能不能借宿?”

    “能能能,當然能!殿下請……”

    “哈哈!”楊侗開懷的笑了起來,驍果軍是楊侗起家的資本,厲飛正是其中的一員,如果沒有三萬個‘厲飛’,就沒有他楊侗的今天。

    時至今日,老兵漸凋零,昔日的普通士卒,都成熟成長了起來,很多人都散在不同的軍隊,成為大隋軍隊里的中堅力量,也有很多人如同厲飛一樣,因傷退役。但更多人早已成為一坯黃土。

    老兵不在,但軍魂不死

    ‘驍勇果毅’的精神、軍魂始終保留在大隋軍隊之中。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4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