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71章:女娃救父

正文 第271章:女娃救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重點盯著這幾個大帳!這幾個賊老頭死了最好。”離開大帳之后,魏征憤憤不平的吩咐。

    魏征和鐵面無私的御部尚書劉政會是同一類人,天生就是愛憎分明,他們會傾心維護善良百姓,而對于壞人,不管男女老少,全都一律憎恨。

    “喏!”陰弘智、骨彥他們這些憋屈了許久的小青年,感到暢快無比,一時之間,覺得這個老愛糾著他們辮子‘老魏’可愛起來。

    “存在的問題確實比較多,在分置完畢前,我會在這里看著。”魏征在大家的陪同下,巡視了許多大帳,發現這里存在的問題確實比較多,但是他鐵面無私之余,也有開明的一面,他看得出這些小青年已經盡力了,而且肩上的壓力也很大,因為這里有四十多萬人,陰弘智和骨彥做到這一步真的很難得、很不容易,并沒有指責什么。

    “多謝魏尚書!”

    陰弘智和骨彥他們自然是大喜過望,仿佛有了主心骨一般。

    魏征點了點頭,對眾人說道:“冀州、幽州還有近半的田地沒有分派出去,平時租賃給勞力充足的家庭耕種,這些田地主要是為日漸增加的新生人口準備的,不是軍屬和特殊人群,一律不予接納。至于眼前這些災民,朝廷會安置到白檀、雙遼、襄平、旅順,四郡也已做好了接納災民的準備,但這種大事還得殿下親自批準才能執行,所以大家這段時間辛苦一點,務必群策群力的克服困難。而且你們以后將會主政一方,所以眼前這些困難對于你們來說,是一個難得的磨礪機會,希望你們借此機會積累治理地方、處理民間糾紛的經驗,為以后造福一方百姓打下牢固的基礎。”

    “喏!”陰弘智和骨彥等人肅然起敬。

    高雅賢道:“現在渤海各地青壯都在自救,而陽信是災情最嚴重的地方,所以抽不出民兵。毗鄰永濟渠的南皮縣相對要好一點,我已派人發動一萬民兵,今天傍晚就是到來,明天便可協助疏散災民。”

    以防萬一而跟來的沈光亦道:“高太守抽調民兵過來,會不會傷及本地農田?要不調一萬巡城軍調過來?”

    魏征搖頭道:“在全國皆旱的非常時期,難免有諸侯會鋌而走險,而且王妃生產在即,所以巡城軍不僅不能動,沈將軍還要立刻回去坐鎮。至于災民這一邊,如果人手實在不足的話,大不了把陽信的民兵抽來使用,到時候朝廷賠償損失便是了。”

    沈光點頭道:“那末將這就回去了。”

    “嗯!”魏征點了點頭。

    沈光走后,高雅賢問道:“不知殿下何時回來?”

    魏征不太確實道:“應該快了吧”

    高雅賢有些不放心的問道:“不知殿下戰果如何?”

    魏征笑道:“不到一天時間,殿下就把平壤城攻了下來,榮留王高建武割讓了五分之四的國土,殿下在新地盤上重設玄菟郡,目前正在處理戰后事宜。”

    高雅賢等人聽了此言,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在春秋戰國時代,割地求和之事屢見不鮮。諸侯國將城池互換也不是奇事,秦王為了和氏璧,甚至愿意割讓十五座城池給趙國。

    但自從秦朝一統天下以后,割地逐漸少去。到現在更加沒有割地一說。各個國家想要開疆拓土,只能憑借實力去打。故而眾人也料想不到高句麗割地求饒。

    “此乃大隋榮耀,身為武將卻不能參與,實在是人生憾事。”高雅賢遺憾的嘆息道。

    魏征道:“我大隋有此雄主,而高將軍正值有為之年,還怕沒有立功的機會?”

    高雅賢訕笑道:“魏尚書,我實在不想當太守了,只要能回軍隊,哪怕當個校尉我也愿意。”

    他話音剛落,一名疾速奔來的斥候大聲喊道:“殿下回來了,我們的水軍船隊回來了!”

    眾人先是一愣,隨即喜出望外,魏征急問道:“水軍在哪里?”

    斥候道:“船對已經全部開進河口,用不了一刻就到!”

    眾人不約而同的向河邊一座土丘跑去,只見東方出現了一群密密麻麻黑點,黑點漸近,一只浩浩蕩蕩船隊挾裹著煌煌大氣席卷而來。

    眾人忍不住一起歡呼。一些學子興奮得跳將起來。

    ……

    齊郡臨邑縣,三百名親衛簇擁著竇建德來到了黃河南岸,望著遮天蔽日的船隊,目光復雜,心頭惆悵無限。良久過后,他才長長嘆了口氣。

    天災不分敵我,對每一方勢力都是公平的,它固然給天下百姓帶來了沉重的災難,卻在它也往往是衡量各大諸侯國力、潛力、向心力強弱的標準。

    亂世之中,要是你能讓百姓過上好日子,百姓就會死心踏地的擁護你。反之,則不能。如今的大隋王朝整體實力蒸蒸日上,這才導致青州數十萬災民紛紛跑去投奔,而他竇建德沒有富余糧食賑災,自然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災民離開。

    而眼前這一支浩浩蕩蕩船隊的出現,更讓竇建德感到震撼,在這大勢之前,他感到自己多么的渺小、孱弱,此時,竇建德心中無限凄涼和焦慮。

    若是實力龐大的隋軍此時進攻青州,勝負根本沒有懸念,不用隋軍攻打,各郡縣守軍會在第一時間開城歡迎,因為在青州百姓心目中,大隋代表的是生機和正義,隋軍真要是打過來,他竇建德又該何去何從呢?

    “王爺!”一名騎兵飛奔而至:“我們抓住了一批企圖北逃流民,人數高達三萬六千多人,請王爺前去處置!”

    “這么多人?”竇建德大吃一驚,皺眉道:“這些人都在哪里?”

    “西邊五里處有片樹林,他們全躲在那里,小孩子的哭聲太大,才被弟兄們發現。”騎兵迅速說道。

    “走!看看去。”竇建德的臉色頓時沉了下來,

    一行人頓時向西席卷而去,不到一刻時間,竇建德等人便來到了這一片樹林。

    林前!
<!--中间广告位置-->
    一大片企圖北逃的饑民被強逼著跪在地上,骨瘦如柴的老人害怕的簌簌發抖,婦女們緊緊抱著驚恐哭泣的孩子,她們身邊那些面有菜色的男子捏緊著拳頭,一雙雙目光惡狠狠的注視著竇建德一行人。

    他們在河邊等待大隋船只來接,不料竇建德奔至河邊觀看大隋水軍,盡管他們嚇得躲進了樹林之中,可惜還是被夏軍的斥候發現了。但這些男子固然赤手空拳,可為了自己的親人,哪怕明知必死,也要拼命一戰。

    竇建德望著這群背叛了他的災民,眼中既沒怒火,也沒憎恨。有只是的無奈的悵然和悲哀。

    沉默了許久之后,竇建德縱身下馬,走到了一名男子身前,他看出這名男子是這伙人的頭領,而且有些眼熟。

    這時,有兩名親衛會意的沖上前去,把這名男子提了起來,并強迫著他抬頭。

    出現在竇建德眼中的這名男子,年紀大約四十左右,身形高瘦,清秀、黑瘦臉龐透露著難以言喻的倦意,他身穿一件打滿補丁的布衣,看上去很寒酸。

    他身邊有一個大約十歲的小丫頭,年紀雖小,卻長得俏麗可愛,一雙深潭也似的大眼睛水汪汪的,流露著讓人心疼心碎的色彩,她應該是這名男子的女兒,和她的父親一樣,也只穿著粗麻布裙,但父女卻干凈整潔,讓人心生喜愛。

    “是你?”

    竇建德的目光掠過小丫頭,死死的盯著這名男子,此人名叫鄭仁基,是已故驃騎將軍鄭權的兒子,由于沒有什么政治資源,在楊廣時期混了個從六品上的通事舍人,王世充奪了楊倓的政權以后,他不愿與賊為伍,帶著家人輾轉到了齊郡,幫竇建德的夏軍士兵寫信為生,也因此進入竇建德的視線,然后任命他為祝阿縣令,鄭仁基為人剛正不阿、正直無私,竇建德還打算將他提拔為齊郡太守呢,誰料到會這樣……。

    “我竇建德沒有虧待任何一員官員,更沒有薄待你鄭仁基,甚至還想把齊郡托付于你……可你,竟然在關鍵時刻背叛了我!”

    盡管竇建德知道很多官員都逃了,但他還是第一次看到逃亡官員,此時在惱怒之余,更多濃濃的羞辱,如同被扇了一記耳光似的,臉上火辣辣的疼。

    “王爺的知遇之恩,卑職時刻不敢有忘…卑職不敢說自己不休不眠,卻也可以說聲‘問心無愧’。而且卑職也沒想過要背叛王爺!”鄭仁基的目光從憤怒竇建德身上投向了身后這些瘦骨嶙峋的饑民,慘然一笑:“但是卑職從去年臘月就一直著等王爺的救命糧,可等了足足四個多月都沒等到一粒米,這四個多月來,阿祝縣百姓從118768人銳減到眼前這些人了,其余百姓不是餓死凍死,就是逃了。卑職已經盡力了,也不想再看到百姓餓死凍死了!這才帶著大家尋找一條活路。”

    竇建德看了這些災民一眼,冷冷的向鄭仁基說道:“你是官員,你有糧可食,你不過是利用這些饑民為自己積累聲望,好使自己到了隋朝以后,繼續做你的官,我說的是也不是?”

    鄭仁基嘆了口氣,苦笑道:“卑職無話可說!夏王要殺就殺吧。”

    “你這個渾蛋!”竇建德暴怒的一腳踢翻鄭仁基,拔刀惡狠狠朝他砍去。

    “夏王要殺我爹爹,就先殺了我。”那俏麗可愛的小丫頭出于恐慌,渾身都在微微哆嗦,但此時不知哪來的勇氣,居然忘記了恐懼,邁步上前,擋在了他父親的面前。

    竇建德憤怒的刀刃發出龍吟虎嘯般的異聲,在她眼中無限擴大,刀鋒雖還未到,但這股氣勢讓她的小臉劇痛難當。

    “小丫頭,你不怕死?”

    竇建德是一員虎將,早已到了收發自如的地步,鋒利的刀刃停在了小丫頭的眼前。

    小丫頭愣是忍著恐懼之心,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竇建德,脆聲道:“我爹是好人,夏王憑什么要殺我爹?”

    小丫頭的倔勁,讓竇建德想到了自己的女兒竇線娘,心頭頓時一軟,沉聲道:“你爹背叛了我,怎么是好人?”

    “我爹爹是好人,是好官,他沒有貪污一點糧食,我娘和大哥、二哥都是餓死的。”說到逝去的親人,一顆顆豆大的眼淚如斷了線的珍珠,從小丫頭俏麗的小臉上滾滾而落。

    竇建德的臉色頓時變得慘白,小丫頭的話如同一記重錘,將他心中的驕傲擊得支離破碎,片片四散。他胸膛劇烈的起伏著,最后還刀歸鞘,他翻身上馬,大聲道:“我們走。”

    士兵都愣了,一人結結巴巴問:“那他們怎么辦?”

    “是我竇建德不能給老百姓帶來好日子,也是我對不住他們,由他們去吧!”竇建德猛抽戰馬,向東邊奔馳而去,士兵們紛紛上馬追去。

    饑民們恍若做夢一般,夏王就這么放過他們了?

    鄭仁基抱著差點失去的最后一個親人,萬分珍惜!熱血勁頭過后的小丫頭這才知道害怕,縮在父親懷里簌簌發抖。

    “夏王待人寬厚,其實他真的是一個好人。”幾名老人走到鄭仁基身邊,將他們父親攙扶了起來。

    “夏王本來有雄霸北方的機會,可惜他遇到了更強大的秦王。”鄭仁基嘆了口氣,接著說道:“中原強者林立,他想在夾縫之中的成就大業,難如登天。”

    這時,有人大喊道:“船!有船來了。”

    眾人調頭向黃河望去,只見五艘民船緩緩地向南岸駛來,幾萬名百姓看到了生的希望,歡呼著向河邊奔跑而去。

    “大勢所趨!如之奈何?”鄭仁基回望河南大地一眼,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婉兒,咱們也走吧。”

    話音未落,便牽起了女兒的小手,快步向河邊走去,漸漸消失在了蒼茫灰暗的夕陽之下。

    ……

    (懇請兄弟們支持正版……有月票、推薦票的兄弟來幾張安慰安慰,推薦票、收藏也好啊!萬分感謝了!!)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4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