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67章:軍神葬禮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67章:軍神葬禮

正文 第267章:軍神葬禮

推薦閱讀:

    “哈哈!”

    看著房玄齡的飛鷹傳書,楊侗放聲大笑。張鎮周湊近一看,卻是一張惟妙惟肖的笑臉。

    “殿下,這是何意……”張鎮周一頭霧水。

    “哈哈,誅漢城攻克了唄!想不到玄齡還有這么好的漫畫功底,改天讓他創作一套。”楊侗狂笑道

    “恭喜殿下!”張鎮周不懂什么是漫畫,卻知道誅漢城入手了。

    楊侗呵呵笑著翻過紙條,房玄齡比自己靠譜多了,在笑臉的另一面付上了戰果,念道:“‘畢功于一彼,深夜攻克誅漢城,擒淵太祚、淵蓋蘇文、乙支文德。’”

    “哈哈,想不到房尚書不僅有王佐之才,還具有統帥之姿,恭喜殿下,再增一員名帥。”張鎮周笑道。

    “不錯!”楊侗欣喜的點了點頭。

    “有淵太祚父子在手,鴨淥水以西可以輕易到手了。”

    “張將軍說得極是。就拿他們父子換下那片大地吧。”

    “平壤附近少說也有六七十萬人口,干脆把他們的人口掠空!嘿嘿,我們雍州人口差得很呢。還能抽干高句麗的國力。”張鎮周建議道。

    “我有點擔心發生六鎮人口進入中原的后果!”楊侗皺眉道。

    當年六鎮兵亂被鎮壓后,北魏將幾十萬六鎮男女押入中原安置,這些人最后引發中原大亂,把北魏分裂成了北周和北齊兩個朝廷,高句麗人心難附,現在掠入中原恐怕不太妥當。

    張鎮周慫恿道:“那不一樣,北魏采取的是一縣一縣的安置,這些人互通有無,才有顛覆了北魏的實力!我大隋一村十戶的分配制,他們根本興不起半點風浪,若是殿下不放心,大可一村五戶的安置,幾十萬人固然不少,但是到了我大隋大地,這點人根本不夠看。”

    “這事交給你了,單純的孤寡老人戶不收、家有病殘青壯的也不要。”楊侗稍一猶豫,便應了下來,然后又說道:“他d高建武,這混蛋的漂亮宮女居然有一千五百多個,比老子還多了一千三百多個,一律帶走,到時候分給弟兄們。”

    “喏!”張鎮周又問道:

    七天過后,大隋千艘戰船和無數高句麗貨船分走數趟,將平壤城的物資全部運到遼東半島尖端的旅順港。同時掠奪了薩水以南的十五萬戶高句麗百姓,總計六十余萬人口,這些人將被安置到大隋各郡縣,女人、老人、小孩一安排下去就會入籍,但是1歲—45歲之間男子,必須經過五年的勞動改造才能得到大隋官籍,若他們爭取不到官籍,一家人全降為官奴。

    ……

    這一天中午,在丹鳳城郊,楊侗見到了出城迎接的大隋文武,還見到了兩個顏值不低的少女,雖然不及小舞、無垢、天姬、秀寧,卻也差不到哪去,而且這兩人長相有七八分相似,真是難得一見,一人是新羅王長女金德曼,另一人想必是她的妹妹金勝曼了,兩人都是十足的純天然美人胚子。

    “新羅金德曼/金勝曼拜見大隋秦王殿下!恭賀殿下凱旋歸來……”姐妹花斂裾一禮,口中說著流利的漢語,金德曼字圓腔正,金勝曼卻帶著些許扶余腔調,但咬字清晰,聲音悅耳,舉止大方得體。

    姐妹二人望著楊侗的目光中充滿了仰慕和崇拜,離開新羅的時候,還說要觀戰、學中原兵法,萬萬想不到在海上和百濟水軍兜了半個多月的圈子,好不容易抵達旅順港才聽說高句麗的國都被楊侗拿下了,姐妹一聽,頓時懵了。

    再到了這兒,不僅見到了高句麗以為神的乙支文德、淵太祚和他的梟雄兒子,連高句麗的國王高建武、次相高延壽等高句麗高官都被帶了來,一個二個全都成了大隋的階下囚。

    高句麗壓著新羅打了好幾百年,可現在被大隋三下除二就解決了,大隋之強著實讓她們毛骨悚然。

    “二位王女無須多禮!”楊侗微微一笑,向大家說道:“入城再說吧!”

    “喏!”

    不一會兒,一行人到了城守府正廳。

    “厲害啊房帥!”楊侗望向房玄齡,道:“要不改行當將軍好了。”

    “僥幸,僥幸而已。”房玄齡謙虛一聲,但臉上那自得之色,怎么也掩飾不住。

    口是心非的家伙,那一雙賊眼老是往金氏姐妹身上瞟

    楊侗古怪一笑,向一邊的高建武和淵太祚說道:“榮留王、淵太祚。地盤呢,我們已經劃分清楚了。從鴨淥水入海口以南劃條直線到東部海岸的夫租(玄菟郡治所最初在夫租,也就是后朝鮮咸興,地盤被高句麗蠶食以后,越遷越往北)。這道邊界線以北的地盤在西漢分屬玄菟、樂浪郡,是這個雜碎,在我們故土上建立了高句麗。如今被我大隋的拳頭硬,所以被我收復了。自今日起,本王在這一片土地復立玄菟郡,郡治設在薩水上游你們所謂的‘丹鳳城’,名字嘛,自然也要改一改,就叫丹心城,意思是懷念、紀念我大隋英烈赤膽忠心的一片丹心。”

    丹心城位于薩水之戰決戰地的下游不遠處,這座城已經有三百多年歷史,自魏晉以來,經歷了無數次大戰,經過高句麗人不斷的建設、擴大,它現在的周長足有四十余里,丹心城以東是一個小山脈,以北、以西是一片廣袤的平原,是一座扼守戰略要地的堅城、重城,以其為郡治,極為適合。

    “國內城正式更名為受降城,誅漢城更名為玄齡城,紀念房帥所取得的偉大勝利。”

    “多謝殿下!”高句麗君臣還沒說什么,房玄齡已經激動得道謝了起來,這是有史以來,第一個以人名命名的城池呢。

    楊侗望向文武艷羨的目光,道:“有一就有二,你們以后為我大隋開疆拓土,我就以你們名字來命令,以后成為慣例。”

    “殿下英明!”

    大隋文武轟然應是,看著高句麗君臣的目光中,盡皆是不懷好意之色。

    “左天成。”

    “末將在!”

    “你來擔任玄菟郡第一任郡守,你看如何?”楊侗笑問。

    左天成慷慨應道:“末將遵命!”

    “錢杰,你為玄菟郡丞。”

    “謝殿下。”

    “陳漢!”

    “末將在!”曾經的酒肆掌柜激動道。

    “任命你為玄齡城守,你那伙兄弟全部劃入你麾下,如果你們的親人還在人世,我會動用一切力量的尋來與你們團聚。”如今中原大亂,百姓背井離鄉、流離失所,要找幾個人、幾百個人真的很難,但只要有一線希望,楊侗都不會放棄,這也是他唯一能夠為這些英雄所做的事情了。

    “多謝殿下。”陳漢喜極而涕,他也知道很難很難,但楊侗的表態讓他看到了一線希望。

    “我不同意!”此時,淵蓋蘇文憤慨的說道。

    “你不同意什么?”楊侗嘴角微揚

    “國內城是我高句麗的、是我淵氏的,你算什么東西。”淵蓋蘇文不<!--中间广告位置-->屑道。

    “放肆。”羅士信等將冷眼以望,大有動刀子的念頭。

    “沒事,沒事!我們天朝上國要以禮服人,別動不動就動粗。”楊侗突然微笑著說了一句。

    “諾!”

    “楊侗,有本事你就殺了老子。”被按倒在地上的淵蓋蘇文一邊掙扎,一邊無所畏懼的大喊道。

    “不錯,看來高句麗還是有很多忠臣良將的!”楊侗欣賞的點了點頭,轉頭看著一眾將軍道,“我最喜歡這種硬骨頭了,尉遲,我要他一條胳膊、一條腿,記著,全部是右邊。”

    “喏!”尉遲恭早已經看這狗東西不爽,聞言抽出了戰刀,也不等對方求饒叫罵,抬手就是兩刀,伴隨著一陣驚恐的哭喊聲中,淵蓋蘇文的右手右臂隨著鮮血紛飛,血腥的氣息開始在廳堂中彌漫。

    “噗通”一聲,淵太祚跪在地上,老淚橫流的求饒道:“秦王殿下,罪人就這一個兒子了,求您饒他一條狗命吧!我淵氏,愿意退回出國內城”

    “嗯?”楊侗眼中閃過一抹寒光。

    “秦王殿下,我淵氏愿意退出受降城。”淵太祚連忙改口。

    “這是你自己說的,本王向來以禮服人、以德禮人,可沒逼你。”

    “是,是,是!秦王殿下仁義待人、深仁厚澤、施仁布恩、仁民愛物,多謝秦王殿下。”淵太祚連連應是,心中卻罵了楊侗的祖宗十八代。

    “你們淵氏不仁不義、為富不仁、似仁假義、絕仁棄義……你們淵氏離開受降城可以,但一個枚銅錢都不能帶走,你們搜刮的民脂民膏,一律充公。沒辦法,誰讓本王確確實實是仁義待人、深仁厚澤、施仁布恩、仁民愛物呢。”楊侗煞有介事的說道。

    “噗”

    “噗”

    李秀寧和金勝曼終于忍不住笑出聲來。

    “乙支文德?軍神?”楊侗一雙丹鳳眼微微瞇起,目光瞬間冰冷如刀。

    “等等!”高建武見狀大驚道:“殿下,乙支文德是罪臣的忠臣。懇請殿下饒他一命。”

    楊侗看向高建武道:“乙支文德一戰封神,他的軍神哪兒來的?是我大隋三四十忠魂堆積起來的。你保他是袒護我大隋的敵人,看來你高建武所謂的稱臣都是在欺騙本王了?”

    “不……不敢!”楊侗的目光猶如實質般落在臉上,仿佛兩把鋒利的利刃,高建武不自覺的低下頭去。

    “明白就好。”楊侗看的目光轉向了被阻著嘴巴的乙支文德:“我大隋講究信義,卻也有‘以直報怨’之說,此人殘害我三四十萬將士,自然沒資格存活于世,戰場上既然沒死,那就不要讓他死得太痛快了!左天成、陳漢”

    “在!”左天成和陳漢上前

    “這種人當賜以剮刑!”沒有理會掙扎著的乙支文德,楊侗也沒有讓他說話的想法,不過他知道乙支文德等會的叫聲會更加動人,“把他帶到江水邊,當著幾十萬將士的面剮了他。”敗敵只是第一步,殺雞儆猴也不可或缺。

    “喏!”左天成和陳漢讓人取來一張漁網,隨后叫來幾名士兵將之押了出去。

    “寧兒,你就別去了。”楊侗看到李秀寧的時候,目光一時間柔和了下來。

    “好的。”李秀寧微笑著溫婉的應了一聲。

    楊侗站了起來,帶著一大幫人,到了鴨淥水邊。

    水面上,靜靜的停泊著八艘滿載幾十萬忠骨的五牙船。

    “動手吧!”楊侗道。

    在數萬大隋將士的莊嚴肅穆的目光中;在金氏姐妹、高建武、淵太祚、半死不活的淵蓋蘇文、眾多高句麗臣子茫然的目光中,數萬大隋將軍的茫然目光中……

    乙支文德被打斷了四肢,將身體脫得一絲不掛,而后用漁網兜住勒緊,吊在一個單杠上,將一身皮肉都繃了出來。

    在許多異族人疑惑的目光中,左天成、陳漢各自取出一柄小巧而鋒利的刀子,在乙支文德恐懼的目光里,兩人一刀一刀的將他身上的血肉剜下來。

    剮刑一直持續了兩個時辰,乙支文德從一開始不斷地咒罵到最后虛弱的嗚咽求饒,到了黃昏的時候,乙支文德身上找不到一塊完好的皮肉,鮮血已經流了一地,他早在半個時辰前便咽下最后一口氣,但行刑還在繼續。

    金氏姐妹和高句麗上下都看得吐了,他們雖然也殺人,但從未想過會有這么殘忍的殺人手法,對于始終無動于衷、面不改色的隋軍的恐懼融入到了骨子里。

    而這只是一個開始,接著,又有四萬余人被推了出來,這些人都是參與第一、第二、第三次高句麗之戰和薩水之戰的高句麗將領,以及他們的家眷。

    本來楊侗是找不到的,但高句麗軍部有軍人檔案,最后在高建武這個‘高奸’的幫助下,找出了這么多人來。

    楊侗高舉著手,厲喝道:“行刑!”

    轉眼之間,刀光閃爍。四萬多顆人頭遍地亂滾,一腔腔滾燙的頸血直噴而出。有如四萬多股噴泉齊射,場面壯觀壯烈。

    這時殺伐的戰鼓聲想起,血腥之氣彌漫著整個鴨淥水,全場氣氛達到了頂點。

    新羅人、高句麗人的驚恐也到了頂點。

    “左太守、錢郡丞,你二人從丹鳳城和丹陽城各抽兩萬接管玄菟郡,先從玄菟城開始,然后再從麥谷城抽出一萬守軍,總計五萬人去受降城。”楊侗看著二人,笑著說道:“我大隋是禮義之邦、和平之邦,若是遇到暴民什么的,理應為百姓出頭,順便誅他個三族、九族什么的都可以。懂了嗎?”

    “末將明白。”二將殺氣騰騰的應了下來。

    “請淵莫離支父子帶路,現在就去。”

    “喏!”二人應了一聲,向一直望著救治兒子的醫官的淵太祚道:“請吧。”

    “是!”淵太祚站都站不起來了,臉色慘白的向楊侗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整個人仿佛蒼老了許多。

    “回你們的國家去吧。”楊侗向呆滯的高建武說道。

    “呃……是!”高建武神經質的跪下來,經此一殺,他對大隋、楊侗、隋軍的恐懼已經深入到了靈魂。

    “放心,我大隋對朋友還是十分慷慨的。”楊侗沒有去扶高建武等高句麗人,只是淡淡的說道:“希望高句麗能夠成為大隋的友邦。”

    “會……一定會。”高建武結結巴巴的道,就算借他個一千個膽子,也絕不敢對大隋起什么心思了,不只是他,包括他身后的高句麗臣子和新羅人,對漢人有著深深地恐懼,如果要他們現在和大隋開戰,他們現在寧愿去跳進鴨淥水。

    “我們走!”楊侗揮了揮手,大隋文武和大隋將士緊跟而去。

    “噗嗵!”直到楊侗等人的身影消失在濃濃的夜色之中,高建武等高句麗人頹然跪倒在地,一股腥臭的味道在四周彌漫……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