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66章:三大巨梟

正文 第266章:三大巨梟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鴨淥水自北方蜿蜒流向南方,離誅漢城最近處不足十里,現在雖然寒冷的枯水時節,可鴨淥水的水量很充沛。

    十五里外,宇文溫、李春站在河邊放眼望去,只見河面浩浩湯湯,無盡浪濤川流不息地向著東方南方滾滾逝去。

    一名工匠看著數里外火光沖天的誅漢城,不解地問道:“宇文將作、李侍郎,我軍已經打下了誅漢城,我們為何要跑到這荒郊野外喝冷風?”

    “你懂什么?”宇文溫哈哈一笑道,“咱們可不是看風景來的,房帥讓咱們立大功呢!”

    “立大功?”一眾工匠和護衛著他們的一千隋軍均是一愣。

    宇文溫森然道,“水淹誅漢城!”

    “啊!?”一名偏將聞言大驚道,“水淹誅漢城?那不是連我軍也一塊淹了?”

    “你放心,鴨淥水淹不到咱們自己人。”李春笑著說道,“鴨淥水雖然水量充沛,但我們又不圍堰,水淹不到誅漢城。我們的任務是撥開堤坊,引水注入下面的平原,用以阻止敵人北逃。”

    “動手吧!”

    “喏!”

    眾人轟然應是,各自動用手中的工具,挖掘了起來。

    宇文溫、李春選擇的這個地方,正處于湍急河流猛烈撞擊之處,經過兩千余人熱火朝天的挖掘,一條向南的溝壑很快形成了,然后,眾人合力挖起了河堤。

    在河水的沖擊下,缺口越來越大,某一刻,伴隨著嘩啦一聲響,河堤終于被沖垮了,霎那間,滔滔洪水如脫韁野馬,形成一個個巨大洪峰,向西南方向咆哮而去。

    眾人站在安全處朝南方望去,只見西南方向一片汪洋!

    “就近伐竹木扎成筏子,順流南下,獵殺逃兵。”宇文溫下令道。

    “喏!”

    ……

    天漸漸的亮了。

    淵太祚、乙支文德、淵蓋蘇文等將領在數千名騎兵護衛下,終于殺出了北城,一路暢通無阻,勝利得讓人難以置信。

    回望著火光沖天的誅漢城,眾人心頭沉重、凝重、難過至極。

    高句麗最大的特點就是拿來主義,憑借從中原手中學到的知識反作用中原王朝,利用地形優勢筑堅城對付中原王朝是他們最厲害的手段之一。

    這個誅漢城是遼東失守以后,舉國之力修筑起來的重要堡壘,然則,耗資無數的四面環水、周長二十里的堅城一夜之間就失守了,這不得不說是一個天大的諷刺。

    “十四萬高句麗勇士啊,就剩下眼前這幾千人了。”淵太祚痛心疾首的說了一句。

    乙支文德沉默不言,他和淵太祚因為政見不同、利益不同,向來不對付,可此際,兩人的心情一樣的黯淡,失去了十四萬大軍的高句麗,憑什么抵御縱橫馳騁的隋軍?

    前途一片暗淡。

    不約而同,兩人長長的嘆了一口氣。

    “什么聲音?”這時,一邊的淵蓋蘇文警惕道。

    眾人一靜,側耳聆聽。

    “轟轟”一聲巨響自前方傳來。

    “騎兵!”淵太祚駭然。

    “不對!”

    乙支文德雙眼圓瞪,這聲音,他太熟悉了,掘薩水淹三十萬隋軍的時候,就是這個聲音,那一戰是他乙支文德名揚天下、一戰封神的大勝仗,每每想來他心中即會美滋滋的,也因此,他十分迷戀海潮之音,無事之時,總會到海邊、河邊聆聽半天。可如今,他美不起來了,驚恐萬狀的尖叫道:“是洪水,隋軍掘了鴨淥水的河堤。”

    一行人頓時徹底呆住了。

    他們看到前方巨浪高達數丈,眨眼之間,洪峰就把他們卷進了巨浪之中。

    鴨淥水的洪峰波濤洶涌,猶如無堅不摧的水龍,將淵太祚、乙支文德、淵蓋蘇文等幾千名幸存者吞沒……

    自然威力之前,人力是多么的渺小。

    洪峰席卷了四五里的一切生物,終于倒卷而回,整片區域變成了一片澤國,而幾里外的誅漢城安然無恙。

    房玄齡和杜如晦在一個高地上,他們借著淡淡的曙光放眼望去,只見前方一片汪洋,方圓估計都有上十里之廣。

    再看到不遠處的誅漢城,兩人都暗自慶幸,幸好,宇文溫和李春沒有來得阻了整條河水,否則,誅漢城實難幸免,但是躲過一回,第二回能躲得了嗎?

    誅漢城終非良地,不可駐軍、不可倚重,除非奪了鴨淥水以西全境,希望淵太祚、淵蓋蘇文父子不死,更希望乙支文德老賊逃過一劫,這老賊,只有千刀萬剮才能解心頭之恨。

    房玄齡和杜如晦不約而同的在心中重重的下了定論。

    澤國的水并不深,靠近地勢最低處的堤壩也只有兩米左右,很多高句麗人都自發的向著高處艱難移動著。然而等待他們的卻是四千名隋軍分乘的幾百只竹筏,竹筏在水面上穿梭,快樂的抓捕、獵殺著幸存者。

    淵太祚、乙支文德、淵蓋蘇文是幸運的,又不是不幸運的。

    幸運的是他們的戰馬為他們抵消了洪峰沖擊力,馬死了,他們活著,不幸的是他們都成了隋軍的俘虜。

    當三人被羈押到一起時,相視無言。

    淵太祚回想到月前,自己率領十四萬大軍出征之時,意氣風發,還滿以為可以一舉奪回遼東,卻萬萬沒有想到,十四萬大軍居然在短短不到半個月之內消耗殆盡,這其中包括他的三個兒子和淵氏近百名杰出子弟。

    想到這里,淵太祚頓時萬念俱灰,連死的心都有了,但此時,他想死都死不了,武器一樣不剩不說,還被綁成了個粽子,嘴里還塞著臭得要死的足布(襪子),那臭乎乎的東西差點要了淵太祚的半條命,看情形,乙支文德、淵蓋蘇文也好不到哪兒去。

    很快,他們被隋軍押入了丹鳳城。不到半天時間,便被左天成等老隋軍指認了出來。

    丹鳳城內,房玄齡皮笑肉不笑的說道:“淵太祚、淵蓋蘇文、乙支文德!齊了!”

    他讓人給除去三人口中的臭玩意,這東西一離嘴,三人當即嘔了起來。

    稍作恢復,淵太祚看了房玄齡一眼,冷笑一聲:“你是誰?”

    房玄齡一拱手,微笑道:“鄙人房玄齡,大隋吏部尚書,此次遠征高句麗北路軍主帥,很不幸,你們的失敗成就了鄙人的威名,一戰定乾坤,還抓了高句麗的莫離支、‘軍神’!呵呵,鄙人也成軍神了,只不過這軍神,來得也太容易了些。”

    大隋文武哄堂大笑。

<!--中间广告位置-->    淵太祚羞怒道:“你想拿我們怎樣?”

    房玄齡道:“鄙人拿你們怎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大隋秦王殿下拿你們怎樣。對了,攻打平壤的南路軍主帥,便是我家殿下。”

    乙支文德目光一凝,寒聲道:“平壤,又豈是你們打得下的?”

    房玄齡悲哀的看了他一眼,道:“讓乙支軍神失望,平壤城在昨天已經被殿下屠了。”

    三人聽到此話,已經是一臉的死灰,心知到了今天這地步,房玄齡根本沒有騙他們的必要。

    “給殿下發捷報!”

    房玄齡抓起毛筆,一揮而就,等墨汁一干,交給了一名侍衛。

    ……

    平壤初春的清晨,依舊寒意濃濃、雪花紛飛,哀絕朔風吹過窗欞發出嗚嗚聲響。一處富麗堂皇、奢華、大氣的宮殿卻自有一股春意悄然綻放。

    楊侗神清氣爽的伸了個懶腰,悠悠的體香摻雜著一些奇異的氣息縈繞鼻端,床榻上李秀寧一夜風雨之后,散發著一股難言的慵懶和安適。昨夜癡纏的很晚,李秀寧蜷縮著身子在丈夫懷里,俏臉上,還掛著雨露后的滿足和歡暢。

    伸手將李秀寧抱開,楊侗從床上坐了起來!

    “夫君,讓寧兒來侍奉你吧。”楊侗起床的響動,終究還是驚醒了沉睡中的李秀寧,她打了個呵欠,迷迷糊糊的說著。

    普通人家自然沒這么多繁瑣禮數,但皇家不同,只不過楊侗不太習慣這種待遇,摸了摸李秀寧似醒非醒的腦袋,柔聲道:“都說了很多次了,這些繁文縟節能省則省。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會消沉人的意志,讓人產生依賴感。”

    “夫君的想法總是與眾不同!”李秀寧雖是巾幗英雄,但也許是出身貴族的緣故,出嫁從夫、夫為婦綱的思想在她身上有完美的體現,對于楊侗的話她從來沒有反抗。

    “高句麗人狡猾得很,別亂走。”

    楊侗穿完衣服,柔聲交待。

    “嗯!”李秀寧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場面,淡然笑道。

    走到外面,一陣冷風令楊侗清醒了不少,洗漱完畢,羅士信已經笑嘻嘻的走了來。

    “何事這么開心?”

    楊侗將幾名高句麗宮女打發走后,笑著迎向了羅士信,打趣道:“嗯,回鄴城就成親了,的確值得高興。”

    “高興,當然高興!”羅士信嘿嘿的笑著說道:“不過今天的高興可是我們在宮中的收獲。”

    “你們清點了一個晚上?”楊侗眼睛一亮。

    “殿下請跟我來!”羅士信笑道

    隋軍已經完全控制了平壤城,皇宮也被楊侗霸占一空,不一會兒,楊侗和羅士信來到了高句麗國庫。

    由數百座大倉庫組成國庫,物資多得令人嘆為觀止。

    楊廣當年遠征高句麗時,遺棄在高句麗的物資,錢糧、兵甲、帳篷、戰鼓、軍旗等物堆積如山,如今大部分物資都集中這里,但楊侗更關心的還是高句麗的糧食。

    楊廣先后在高句麗丟了近千萬石糧食,也不知高句麗還剩下多少,即使剩下也不是以前的陳糧,這是糧食儲備的慣例,像大隋的糧食,是兩年一換,以免糧食發霉壞掉。

    楊侗不缺糧,但如果有的話,他也不介意將之搬空,以此來消耗高句麗的戰爭潛力。

    “殿下、羅將軍,請!”

    一名偏將帶著兩人來到一座高達三丈,占地十幾畝的巨大倉庫,這樣的倉庫有幾十座之多,每一座倉庫可以儲糧十萬石。里面的糧食堆積如山,一袋袋整齊碼放。

    一名軍官和幾十名士兵正在巡視,見到楊侗和羅士信進來,眾連忙上前施禮,“參見殿下、羅將軍。”

    楊侗點了點頭,問道:“這座倉庫有多少糧食?是新米還是陳米?”

    “稟殿下!整個糧倉大約有五百六十三萬石左右,都是前年、去年的米。”

    “這么多?”楊侗嚇了一大跳。

    “高句麗做賬非常精致,沒有太大的偏差。”

    “國小民寡的小國,都在精打細算的過日子,這一點值得我們學習。”

    “喏!”

    楊侗又去看了其他倉庫,堆積如山的武備、帳篷、馬鞍、戰鼓、旗幟都是隋軍當年丟下的物資。

    誰想到時光流轉,又回到自己手里了,這讓楊侗感慨萬分。

    這時,牛進達激動的跑來:“殿下,高建武的私人寶庫里有著數不清的奇珍異寶、白銀黃金,總管,就把高麗封給我做程國吧!我不嫌棄。”

    楊侗笑道:“發動高句麗青壯,把所有物資搬上船。對了,務必要收好賬冊,撫恤金和犒軍到了鄴城再按標準分配。”

    “喏!”

    羅士信和牛進達飛奔而去。

    “殿下。”張鎮周一臉喜色的匆匆跑來,大聲道:“高建武答應了我們的條件。”

    楊侗向高建武開出的條件十分坦率和苛刻,一共有三個條件:

    第一、平壤的財富物資歸大隋所有;

    第二、大隋與高句麗的分界線重訂,國界從鴨淥水入海口以南的西林開始,劃條直線抵達東部海岸的夫租(玄菟郡治所最初在夫租,也就是后朝鮮咸興,地盤被高句麗蠶食以后,越遷越往北),說白了就是以北緯98度為標準,以北的土地歸大隋所有,如若確定下來,高句麗將會失去巔峰時期五分之四左右的國土,一朝回到解放前之說,毫無違和感。

    第三、高句麗正式向大隋稱臣,每年向大隋進貢糧食百萬石、織三十萬匹、黃金二十萬兩;人參千斤、鹿茸萬斤。

    答應這三個條件,隋軍可以不血洗高句麗,撤軍返回大隋,否則隋軍血洗平壤以后,聯合新羅占領整個高句麗。

    楊侗微笑道:“鴨淥水以北是淵氏的勢力范圍,光憑高建武一紙文書沒有任何意義,還需要我們自己打一場硬仗。”

    “那殿下準備什么時候動手?”

    “過早對淵氏的利益下手,反而會使他們精誠團結、一致對外。現在不用太過逼迫淵氏,讓高句麗內耗更符合我們的利益。”

    張鎮周點了點頭,低聲道:“高建武呢?滅了?”

    “如果高建武死了,淵氏一家獨大,無人可制!”楊侗捏了捏下巴,道:“告訴高建武,要是干不過淵氏,派人到鄴城找我。”

    “殿下,丹鳳城急報!”這時,一名侍衛匆匆而來。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