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65章:火龍蔓延

正文 第265章:火龍蔓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楊萬春帶了一萬敢死士夜襲大隋器械營,人數占了誅漢城的六分之一左右。

    一萬人看起來似乎相當多了,但房玄齡這一次為了能夠一個不剩的將對方留下,足足調集了三倍于敵將士把器械營團團圍困,不但投入大量油罐,還人手強弩一把,敵明我暗的將企圖逃跑的敵軍盡數射殺。

    尤其讓高句麗軍恐懼和絕望的是,當隋軍的油罐落在營寨周邊,轟然大火立刻轟然燃起,隋軍明顯在四周布滿了柴草和油料。

    從天空俯視下去,整個器械營如同被一個圓形火盆,高句麗士兵對上這突發狀況,心中浮起了濃濃恐懼,想要沖出去,卻被一支支箭矢獵殺。

    箭矢橫飛、戰馬嘶鳴、慘嚎連連,火光沖天。

    被保護在最中間的楊萬春望著四周的火墻、撲面而來的熱浪,以及時不時穿透而來的箭矢,眼中閃過濃濃的絕望。隋軍這是要全殲他們啊,他的一萬大軍為了隱藏,所以騎兵不多,此時更如甕中之鱉一般,除了等死之外,毫無他法。

    “將軍,現在怎么辦?”

    將校們看到這一幕,全都絕望了。此時的大隋器械營猶如牢籠一般,讓他們動彈不得。

    楊萬春眼神一凝,高喊道:“縱然是死成灰燼,也要表現出我高句麗人的勇猛,隨本將殺出一條血路來”

    “砰!砰!砰!”

    語音未落,十幾個油罐在他們身邊落下,濺到身上的火油立即變成最好的燃料,火焰瞬間將他們燃燒了起來。

    火光映照下的楊萬春一行人,顯然十分突兀,自然成了隋軍的最佳靶子。

    楊萬春慘然一笑,將戰刀架在橫在脖子之上,輕輕一抹,鮮血四濺,整個人倒在了地上,這位在史上令李世民難以寸進的高句麗名將,發揮不出自己一成本事,先是窩囊的敗在楊侗手中,不到半個月后就死于房玄齡毒計之中,死得相當的慘烈和窩囊。

    小山之上的房玄齡看著遠遠從從丹鳳城方向走來的,如同一條火龍般的火把隊伍,冷然道:“傳令下去,讓鄧暠率領六千‘高句麗軍’‘凱旋’回城。”

    “喏!”

    ……

    “干得漂亮!”

    誅漢城西城城頭,淵太祚大喊一聲,一拳向城垛砸去,手上頓時鮮血漂流,但他此刻感受不到絲毫的痛楚,有的只是無盡的快意。

    “隋軍的攻城器械完了。”乙支文德亦是激動的說道。

    “看!”淵蓋蘇文指著遠處的火龍。

    淵太祚、乙支文德凝目遠眺,只見一條火龍從西邊撲向了器械營,另外一條火龍則是直直的從器械營奔向了誅漢城西門。

    淵蓋蘇文皺眉道:“不是說悄悄的撤回東城么?”

    乙支文德笑道:“楊將軍任務已經完成,沒必要再做掩飾,直奔最近的城門,不僅減少將士體力上的消耗,還能迅速入城,以避開隋軍的追殺,而他打著火把則是告訴我們:這條從器械營出來的火龍,只要不亂不斷,那即是自己人,反之,則不要開門。”

    淵蓋蘇文默然無語,總感覺有些出乎意料,以楊萬春的為人,不應擅自改變既定戰略才對,但乙支文德的解釋卻讓他無從反駁,因為隨機應變是一名大將的基本素質,而楊萬春顯然是這樣的人。于是按下心中疑惑,和大家一樣,緊緊的注視著狂奔而來的火龍。

    時間一點點過去,只見屬于隋軍的火龍,忽然中斷,前部繼續殺向了器械營,后部朝著‘高句麗’軍追來,但是隋軍移動的速度固然很快,但是他們反應得晚了一些,已經拉開了很遠的距離,哪怕再快,也已經追趕不上。

    但城上諸人卻不知道,他們遠遠盯著遠處的時候,一支軍隊趁著他們‘燈下黑’的時候,迅速游過護城河,緊緊的貼著吊橋兩邊的城墻。

    “放吊橋、開城門。”替友軍松了口氣的淵太祚看距離差不多了,連忙喊道。

    “是!”

    當吊橋放下,城門緩緩開啟之后,下城的尉遲恭松了一口氣,高喊道:“眾軍,隨我殺。”

    “殺!”

    立刻有千名大軍向著毫無準備的誅漢城門守軍殺了過去,只一個沖刺,就已經跨過城門洞之內,大肆的殺戮起來。

    在尉遲恭行動的時候,幾名大漢迅速從護城河對岸的水中鉆出,幾名壯漢手持重錘砸在了吊橋的鎖鏈之處!

    “砰砰砰砰!”

    鎖鏈四周的木板破碎。

    “不好,上當了!”城上,淵太祚大吃一驚,下令道:“收起吊橋。”

    其實不用他吩咐,高句麗士兵已經絞動了絞盤,只可惜絞回來的,只是兩根空蕩蕩的鐵鏈。

    乙支文德一愣之時,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而在此時,劇烈無比的喊殺聲驟然響起,俯首一望之后,只見無數隋軍從四面八方包圍而來。隨即下<!--中间广告位置-->令道:“放箭!”

    “嗡~”

    一蓬箭雨落下,大片奴兵如同割芥一般,被降下來的箭雨奪走了生命。

    “強弩,壓制!”城下后方,及時趕來的左天成立即下令,強弩斜指城頭,開始朝著黑漆漆地城頭傾瀉箭雨,讓城頭的守軍無法肆無忌憚殺戮奴兵。

    剎那之間,城頭陷入了混亂,奴兵冒著稀疏的箭雨嗷嗷叫著殺進了誅漢城。

    “可惡!”淵太祚一拳重重的擊向了城磚,咬牙切齒道:“楊萬春,居然背叛我高句麗了。”

    淵蓋蘇文慘然道:“父親大人、太大兄,姑父沒有背叛高句麗,而是全軍覆沒了。”

    “什么?”淵太祚、乙支文德大吃一驚,難以置信的看向了淵蓋蘇文,淵太祚更說大叫道:“一萬人啊,這么短短時間,就死得一個不剩了?”

    “父親,您不覺得器械營的火太大了一些么?”淵蓋蘇文此時終于明白心底的不安來自何處了,但為時已晚,苦笑的嘆息道:“內有大火,外有強弓硬弩,隋軍要全殲一萬陷入大營的敵人還是很容易的。而我們所有人的目光都瞟向了遠方,完全沒有留意到自己的腳下,用漢人的話說,這就是‘燈下黑’。”

    “火?強弓硬弩?‘燈下黑’?”

    抬頭望向遠處依舊燃燒的大隋器械營,淵太祚和乙支文德猛然省悟。

    “嗚嗚嗚……嗚嗚嗚~”

    蒼涼的號角聲中,隋軍和奴兵殺進城后,攀上城梯,朝城頭殺上了上來。

    尉遲恭和程咬金手持大刀,各帶一支奴兵,從兩邊梯子殺上城頭,兩人不斷斬殺身邊高句麗士兵,鮮血濺得臉上到處都是。

    殺戮一會之后,一柄鋒利長槍突然從左邊向著尉遲恭刺了過去,尉遲恭左手一把奪過,右手一刀劈下了對方的首級,步子不停繼續向前。

    “高句麗的雜碎們,今趟我尉遲恭若不殺你們個片甲不留,以后名字要倒轉來念……”尉遲恭豪氣干云的大笑著說,手中的大刀和一雙腳卻沒有半點猶豫的,刀刀寒光閃爍,領著奴兵朝高句麗的軍陣猛沖了過去。

    那一邊,程咬金再次斬下一顆頭顱后,高聲喊道:“尉遲,這是我老程殺的第五十八人了。”

    程咬金原是瓦崗首領,最后失陷于王世充之手,他和黃君漢、謝映登一同被送給了大隋,他雖是新近加入隋軍,武藝高強、粗中有細,人緣極好,僅來幾個月便和隋軍將領都混熟了,尉遲恭和他十分投緣,十分喜歡他的豪邁大氣、侍母孝順,只是卻很討厭他那張破嘴。

    此時聽到程咬金這話,尉遲薛一個橫劈,便斬下了兩名高句麗士兵的頭顱,甕聲甕氣的說道:“七十五,不,七十六個了!”說話之間,又干掉了一人。

    程咬金聽后,咧嘴一笑,再次大喊著殺了起來。猙獰如魔鬼一般,厲吼道:“雜碎們,給程爺去死吧。”

    “你不如我的!”尉遲恭哈哈一笑,奮進勇氣,大殺特殺。

    “不見得!”程咬金不服氣的連連砍殺了起來,只見他大刀橫掃之間,一名名高句麗軍倒在了地上。

    而左天成、黃君漢統率的隋軍,也尾隨著奴兵殺入了城中,他們沒有登上城頭,而是沿著大街向城內挺進,一支支火把投向了道路兩旁的房子。

    ‘當!當!當!’

    刺耳的示警聲在寂靜的夜里響起,誅漢城內已經徹底混亂,最先點燃的房子被夜風刮起,風助火威,大火很快蔓延開來,頓時烈焰騰空,巨大火舌如惡魔的血盆大口,無情的吞噬著城內一切,僅僅片刻后,迅猛的大火把西城都燒了起來。

    受驚的戰馬拼命嘶鳴,扯斷韁繩沿著街道奔跑,驚恐萬分的士兵們從房子中奔出,多數人沒有披掛盔甲,有的甚至還赤著腳丫,城內沖天大火讓所有人魂飛魄散,求生的本能使他們不顧一切向城門涌去,城內哭喊聲震天。

    此時,城外號角聲不斷響起。

    ‘嗚—嗚—嗚’一聲接著一聲,隨即大地上響起驚雷一般的馬蹄聲。

    除了已經奪下的西門,大隋騎兵分別從南門、東門殺來,將誅漢城三個城門團團包圍,就像布下了三個大口袋,從城內逃出的高句麗士兵被一一獵殺,除了北門,他們已無路可走。

    “圍三闕一!”接到各城的匯報,淵太祚苦笑著望向了乙支文德,“明知道這個圍三闕一的‘一’將會非常難走,但我們卻也不得不走了。”

    看著如同煞神一般的尉遲恭和程咬金,淵蓋蘇文眼中閃爍著濃濃的戰意,握刀的手緊了又緊,但最后還是長嘆一聲,冷靜的說道:“父親、太大兄,誅漢城守不住了。我們走吧!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淵太祚拉了乙支文德一把,一群人在精銳親衛的護衛下,殺開一條血路,朝北門殺去。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