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62章:攻城

正文 第262章:攻城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狂吼的北風裹挾漫天雪花,鋪滿了一望無際的浿水平原!高建武站在平壤城頭之上,望著遲遲沒有攻城的隋軍,哈哈一笑,然而還沒有等到他說些什么。

    一陣轟隆隆的聲音不時響起。

    “大王,隋軍有大型攻城器械。”一名將軍指著遠遠駛來的馬車,臉露驚容。

    高建武極目眺望,目光所及之處,卻是一輛輛馬車并成一排緩緩駛來,平板車上,是一棵棵七八丈長、粗如腰的筆直杉木,用一根根三角木釘成一張張平整排梯,每一張排梯寬約一丈,一頭還裝有抓城大鐵鉤,搭在城墻上的話,軍隊便可以成群結隊地沿著梯子沖上城頭,附近的森林內有的是這種筆直高大的大樹,顯然是隋軍這幾天根據平壤城高度和護城河寬度趕制出來的。

    而在近處,幾百名計隋軍干的熱火朝天,一架架巨大物體在他們的組裝下,迅速矗立的起來。

    高建武臉色終于嚴肅了起來,當年圍攻遼東城的時候,無數飛石箭矢從天而降,那石磨一樣的炮石能夠將活生生的人砸成肉泥,能夠將堅固的城墻砸裂開口,道:“這是井闌車,可又不太像。”

    井闌就是移動箭樓,據傳是墨子發明,是登高攻城的利器,井闌一般高有三四丈,底座裝有輪子,兵士在上面可居高臨下的發射箭矢,常令城墻上的守軍被壓制得頭都抬不起來。井闌的優點是射擊范圍廣,對知打擊能力強,缺點是移動速度慢,如果旁邊沒有相應的守護措施,很容易被破壞。

    但是隋軍的井闌與高建武見過的不同,它沒有箭樓,整體呈“⊿”,朝向平壤城的直面覆以木板,看不到里面是什么東西,斜邊是一根根圓木組成的樓梯。

    但很快,高建武和高句麗上下就知道這種古怪井闌的作用了。只見隋軍將它推到了箭矢的射程之外,再合力把排梯抬到兩架‘井闌’上,然后通過繩索將木排在井闌上豎立了起來。

    高建武的心情變成沉重了起來。

    “這排梯若是搭上城頭,隋軍可以直接爬上城頭,護城河幾近無用了。”高延壽前注視著這個令人心驚膽顫的排梯,眼中閃過一陳驚恐。

    高建武看了一圈臉色難看的文武百官,沉聲道:“是真是假,不可早下定論,但是從以前繳獲的那些沒有被銷毀的攻城器械來看,這東西肯定是莫大的威脅。”

    一旁的柳成凝重的說道:“大王,我們要不要準備出城去銷毀這東西。”

    高建武默默的點了點頭道:“看看他們的效果再說…現在盡可能的準備一些易燃火油,并重點防御南城。”

    “末將明白了。”柳成領命而去。

    城下!

    楊侗一臉的輕松神色,在張鎮周、羅士信、牛進達、李秀寧等將領的陪同下,默默的注視著這一座堅城,城墻上站著密集的高句麗士兵,至少有幾千人。

    “夫君,這排梯有用嗎?”李秀寧問道。

    楊侗笑了一笑,道:“城高四丈,護城河加上城下寬度,有兩丈三尺左右,我們最長的排梯長七丈,只要在從護城河五尺外架到城頭之上,就會形成一個大約三十多度的斜坡,再用幾個短排梯隔段距離搭到前一道排梯上面,騎兵一個沖鋒就沖到城頭上去了。而且平壤城墻寬三丈,根本不擔心沖到城墻對面去,當然了,還需要用投石車、強弩,把守軍壓得頭都抬不起來。”

    “殿下!”羅士信躍躍欲試道:“讓我上吧!有這排梯,我有把握沖破高句麗軍的防線,殺上城頭。”

    “有幾近四萬名悍不畏死的死士,你又何必冒個這個險,有病啊你?”楊侗白了他一眼,然后向張鎮守問道:“張將軍,當年你跟著來大將軍打進平壤城,你有什么好的建議嗎?”

    張鎮周鄭重的說道:“高句麗軍十分仇視我大隋,他們最大的特點就是頑強,為了守御自己的國都,他們無論男女老少都會跟著我們拼命到死。殿下千萬不要指望高句麗人會投降,只有把他們殺光才是進攻的正道,更不能相信會投降,那都是騙人的鬼話,一旦我們上當就會前功盡棄,當年這教訓實在太慘痛了。”

    “高句麗人這么頑強,正好為幾十萬英魂陪葬。”楊侗掃了各將一眼,語氣森然道:“地獄傳令下去,城破之時,斬盡殺絕,一個不留。”

    李秀寧一雙美眸為之一縮,屠城,自己的夫君竟然要屠城了,從跟隨楊侗開始,她還從來沒聽楊侗下過如此恐怖命令,這說明楊侗為了大隋將士的安全,真的不顧一切了。

    “喏!”眾將抱拳道:“末將立刻就去安排。”

    “半個時辰后,攻城。”楊侗命令道。

    “諾!”

    隨著攻城指令傳達,各軍有條不紊的準備著!

    氣氛驟然一緊,肅然之氣彌漫天空。

    。。。。。。

    “咚!咚!咚!”

    半個時辰后,巨鼓聲震天敲響,隋軍的喊殺呼聲一浪高過一浪,一萬隋軍迅速部署,一萬突厥奴隸身披皮甲、手持橫刀,也進入了自己的戰斗位子。

    城上高句麗守軍也不敢懈怠,他們一直關注隋軍的動靜,當隋軍戰鼓敲響,立刻投入了五千守軍和兩萬臨時武裝起來的青壯,密集地布防在城頭。

    這一次遠征高句麗,楊侗心知攻堅戰再所難免,所以準備得相當充分,有一半戰船裝的都是攻防裝備,可謂是彈藥充足、奢侈至極。

    二百架大型投石機在高句麗軍的射程之外一字排開,這些投石機可以將數百斤的巨石拋出去五百步遠,這種兩丈一尺高的重型投石機原本需要一百多人挽拉,但經過開天院的改良后,將老式投石機改為后拉,利用投石機的皮帶彈力射出,并利用滑輪原理,將拉拽發力變成多絞盤,這樣,一架投石機只需二十<!--中间广告位置-->人便能操縱。

    開工院中不乏‘科技’良才,他們不僅設計了絞盤式重型投石機,還復原了強大的連發秦弩,就是利用巨大的床弩一次性射出十支十字標槍,可以洞穿四百步內的盾牌,全射程八百步,這種大型床弩只要三人即可操控,再配上兩名上箭的助手,一共五人一架,同樣也是絞盤上弦,這一次帶來了六百架這樣的大床弩,對付密集的守城軍,殺傷效果驚人,如今被安放在最外圍,一支支十字標槍在雪地里發出耀眼的光芒,如同一條條擇人而噬的毒蛇直指城頭。

    各型強中小型投石機、床弩一律俱全,按照射程遠近,布局合理。

    還有一種短距離重型發石機,射程不算遠,但是它的優點精準率高,百十步以內百發百中。

    高句麗兵從城樓上望去,看得特別清楚,這一系列強弩、投石機,組成一個巨大方陣。

    弩陣的兩翼,各有一隊騎兵護衛,要是敵人想從左右包抄弩陣,就會遭到騎兵的迎頭痛擊。

    在弩陣的背后,還有三隊騎兵,分為左中右列陣。他們人如龍,馬如虎,氣勢如虹。這是總預備隊,哪里有需要,就會撲向哪里。

    望著占地數里的陣式,以及斜指城樓的森寒箭矢,高句麗人只看得頭皮發麻。

    如此巨大的攻城方陣,日子巴實緊湊的高句麗別說見了,連聽都沒說過。

    一種全新而奢華的戰術,已經出現!

    李秀寧、張鎮周、羅士信、牛進達激動難耐,眼里閃著熾熱的光芒,雙手緊握成拳,身子微微顫抖!

    如此之多的大弩、投石機集中使用,那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毀滅一切與之相抗的敵人!不要說敵人,就是神,在如此之多的陣式面前,也會招架不住!

    這還沒有發射,城頭上的一些高句麗人已經嚇癱!

    “上油罐,”

    一切就緒,楊侗下達了火攻的命令。

    剎那間,一只只油罐抬上了遠程近程投石機。

    數百多架投石機開始吱吱嘎嘎絞動粗索,長長拋射桿向后彎曲,蓄積的勢能達到了極致。

    “燒吊橋!燒城樓。放!”

    命令下達,士兵同時猛拉繩索,長桿甩出,巨大的油罐騰空而起,呼嘯向平壤城砸去,油罐高高越過了弩陣,砸向了城樓、吊橋,一陣碎響之后,漫天火油傾瀉在了平壤,連發三輪之后,隋軍不用吩咐,數千支火箭射向了城樓、吊橋。

    城樓和吊橋被點燃了,大火迅速燃燒,火光和濃煙直沖天際。

    士兵們一片喊叫,四散躲避。一些沾上火油的士卒身上起了火。慘叫著四下奔逃。

    “十字槍,放!”

    “嗡~”

    二百架大床弩同時發威,二千支十字標槍一齊發威,那聲音比起炸雷絲毫不遜色,震得人耳膜隱隱生疼,就連旁邊的人說話都聽不清。

    凄厲的慘叫聲中,因大火而亂成一團高句麗軍聽見呼嘯的破空聲自疾射,一支以標槍帶著強大的沖擊力,將高句麗軍串成了一串串,余勢未消,狠狠地釘在城樓之上,血漿四濺,發出“嗡嗡”炸響。

    許多應征而來的高句麗百姓哪經歷過這等事情,一時間,凄厲的慘叫聲和呼喊聲響成一片,而破空而來的箭雨接連落下,讓城頭瞬間亂了方寸,一時間,有人想要逃跑、有人想要登上御敵,亂成一團。

    大隋將士分作三排,輪番放箭,一排排十字標槍破空而起,雖然并不密集,卻連綿不斷的傾瀉下來,僥幸沒死的高句麗士兵在那綿綿箭雨中不斷被剝奪著生命,殷紅的鮮血染紅了城頭。

    在大床弩壓制得高句麗無還手余力之際,十架井闌迅速馱著五架排梯被推到了指定的位置上,并成一線后,將士們同時發力,五架排梯如同拍桿一樣,重重的砸到了城頭之上。

    斜坡已經搭成,將士們迅速離開!緊接著又是五架同寬的排梯塔到了第一列排梯中間,一道天橋立即形成。

    “弩陣、投石機,繼續壓制。”后方,大弩、投石機朝城墻傾瀉箭雨、石雨,讓城頭的守軍無法冒頭。

    “老牛,放牛。”

    楊侗看著火光沖天的城頭和零星箭矢,下令道。

    “喏!”

    牛進達一揮手,原本緊促密集的騎陣裂開幾道縫隙,一百頭牛被將士們牽到了排梯之上。

    這些牛蒙著眼睛,身上纏著厚厚的沾滿了火油的布料,每兩頭被綁在一起。

    “點火!”等五組牛被一字排在了排梯之上,牛進達狠狠地握緊了拳頭,大聲道。

    十名戰士飛快的舉起準備好的火把,引燃掛在牛尾上的破布,這些破牛上面涂滿了火油,遇火即燃,頃刻間,半個牛背便被籠罩在火焰之中。

    “哞~”

    一頭頭繳自高句麗百姓家中耕牛,發出一聲聲痛苦的嚎叫著,帶著毀滅一切的威勢,如同驚濤駭浪一般,朝著前方席卷而去。

    “快,射死這些牛!”不少高句麗軍大聲的呼喝著,也有人挽弓搭箭,想要射死這些已經被火焰燒的瘋牛,但此刻這些火牛已經被灼熱的炙烤燒的瘋了,箭矢帶來的痛苦,遠遠無法與身后火焰的炙烤相比,反而讓它們更加瘋狂了。

    “轟隆~”

    在高句麗人絕望的目光中,十頭火牛就像十架‘坦克’一樣,惡狠狠地撞進了平壤城頭,有的撞到城垛之上,然后,重重的翻了個筋斗,砸落進人群之中,一陣陣慘叫聲和哀嚎聲頃刻間在整個城頭又蔓延起來。

    一連放了五批火牛之后。

    兩千名突厥奴隸冒著箭矢踏上了排梯,高舉著盾牌向平壤城頭沖去。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3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