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61章:一將誤全軍

正文 第261章:一將誤全軍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大風在耳邊呼嘯,鮮血凝成了寒冰,隋軍艨沖進入貝水以后,逆流而上,隨后是一場鮮血淋漓的屠殺,突厥奴隸沿著兩岸前進,拔掉了數十個高句麗村落,當隋軍遠去,呈現在大火之中的是一片尸山血海,哀鴻遍野。

    此時貝水一處碼頭火光沖天。

    幾十名彪形大漢在一處碼頭縱橫肆虐,為首大漢將最后一名船員捅死在地,隨即一揮手,“把貨物統統搬上貨船!余者全部燒光。”

    一個高句麗老頭跪在他面前哀求,“放過我的碼頭吧!”

    “已經太遲晚了!”

    大漢怒罵一聲,一刀將他劈死在地,“快點,把貨物搬上岸!”

    “將軍,全都是油,有好幾百石。”一名突厥奴隸用生硬的漢語說道。

    “把糧食全部扔到河里,換上油料”

    大漢一聲喝令,百余人一起動手,將一袋袋糧食倒在了冰冷的河水之中,然后再把一桶桶油搬上了貨船。

    離開之前,大火將碼頭吞沒了

    如此慘烈的場景,在整條貝水兩岸上演著。

    高句麗大量漁船民船被隋軍焚燒在碼頭之上,隋軍的用意十分明顯,就是完全摧毀高句麗的水上力量,延緩高句麗援軍的進程。

    與此同時,還有一支艦隊在西邊的薩水大動干戈,所到之處,全都燃起了熊熊烈火。但比起貝水這一支艦隊,在薩水上行兇的隋軍更加兇悍,所到之處,離河直徑十里的兩岸村落全部被燒光,男女老少一律處死。

    不是隋軍心狠手辣,實是高句麗人激怒了大家。

    昔年隋軍攻取不下遼東,楊廣令宇文述率領于仲文、荊元恒、薛世雄、辛世雄、張瑾、趙才、崔弘昇、衛玄諸軍共三十萬人,渡遼水越過高句麗諸城,分向鴨淥水西集中,與來護兒和周法尚統帥的十萬水軍夾擊平壤。

    宇文述為首的陸軍抵至鴨淥水西,高句麗遣乙支文德詐降。他見隋軍有饑色,故欲疲之,每戰則走。宇文述等人一日之中七戰皆捷。遠道而來的隋軍十分疲憊,平壤城高大堅固,沒有攻城器械的隋軍難以攻克。隋軍無奈退兵,高句麗潰軍四面包抄而來,殿后將軍辛世雄戰死水城,于是諸軍皆潰。

    隋軍到達薩水時不知乙支文德早已命人在上游筑壩蓄水,當他們到達河中央的時候,乙支文德下令開閘放水,大批隋軍因此被水淹死。隨后乙支文德帶領埋伏好的高句麗軍隊對隋軍發動猛攻,獲取大勝。薩水之戰的勝利在大隋與的高句麗第二次戰爭中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

    高句麗在戰后將數十萬戰死隋兵尸骸堆砌起來,砌成了京觀炫耀武力,而一座座京觀就高句麗伏擊隋兵地點。

    看著宏偉高大的京觀,隋軍的憤怒可想而知,他們先將周圍村落的萬多名高句麗人押到京觀前祭奠英魂,然后將京觀一一拆除,小心的把烈士遺骸一一火化,將骨灰收進了自己的‘精忠囊’,只是烈士遺骸實在太多,最后只能找到大量衣服,撕下衣袖包好帶走。五千大隋將士忙碌了足有五天時間,才忙碌完畢。之后,便對高句麗人展開血腥報復。

    當隋軍離開,一座座全新的京觀屹立在了薩水兩岸,一個村落就是一坐鮮血淋漓的京觀。

    ……

    “將士們,把好好這八艘五牙船記在心靈深處,因為這八艘大船上,滿是我大隋烈士的骨灰,滿是我大隋的英雄!某一天,如果我們失敗了,京觀就是我們歸宿……所以,身為軍人的我們只有勝利一條路走!”

    貝水邊,楊侗大聲說道,他聲音并不大,卻很深沉的傳出很遠。聽到這番話的兵卒都也沒有喧嘩,臉上都露出了必勝的堅定信念。

    楊侗知道楊廣是為了消滅關隴權貴掌控的七十萬禁兵,才一而再再而三的發動高句麗之戰,每到勝利曙光降臨之時,一次次的答應高句麗的投降,而高句麗利用那有限的期限準備再戰,可以說,這近百萬大隋將士,是被楊廣聯合高句麗絞殺干凈的。以前,楊侗腦海中只有一個數字,對于楊廣抱以理解的態度。但現在,當他看到八艘裝滿烈士骨灰的五牙船時,心中很不是滋味,有一種將楊廣扭出來暴打一頓的沖動。

    一念至此,楊侗心中一陣苦笑:楊廣也算是自作自受,因殺戮過重而遭到報應,被他故意犧牲掉的將士多少還有一袋骨灰,而他楊廣,連骨灰都不剩一把,這不是報應是什么?

    孰是孰非?歷史這種破事?誰又能說得清楚?

    君王也好,普<!--中间广告位置-->通將士也罷,代表的是一個逝去的時代。

    回去以后,還是這些無名烈士的骨灰安葬到楊廣的‘手指墓’旁邊最為合適。

    楊侗深吸了一口氣,翻身躍上了高大神駿的離弦箭,目光森然而銳利,在數十名玄甲軍的護衛下巡視著長途跋涉而至的大隋將士。

    大隋將士盔明甲亮,長矛如林,殺氣騰騰,他們已經列隊完畢,就等著楊侗命令,楊侗的目光轉向北方,呈現在他眼前的是一座巨大的城池!

    這是高句麗的國都——平壤城。

    此時已是抵達高句麗國土的第十天,分布在各處的高句麗軍必然已經知道隋軍來襲,而城中肯定也是早有準備。平壤城的庫房擁有大量的武器,加上高句麗民間兵器盛行。動員十多萬青壯民眾披掛上陣,也完全有可能。但是,連續十天日以繼夜的疲兵之計,估計高句麗軍也不好受。

    楊侗抽出湛瀘劍縱馬在軍隊前疾奔,他的聲音回蕩:“這是我大隋報仇雪恨之戰,有四十多萬烈士在船上看著我們、有四十多萬英魂保佑我們。此戰,大隋必勝!”

    “必勝,大隋必勝!”

    三萬多名隋軍將士士氣高漲,群情激動。紛紛振臂高喊:“必勝!大隋必勝!”

    三萬突厥奴隸也興奮得嗷嗷叫,因為大隋秦王已經叫他們承諾,只要打下平壤,那么,便給四千名最勇猛的勇士以大隋官籍!他們這些人,都是被壓榨了兩年的老奴隸,沒日沒夜的壓榨讓他們生不如死,每個人心中都充滿了戾氣,楊侗這幾天對他們的放縱,使他們感覺從地獄過上了神仙般的日子,這巨大的對比,令這些本身就兇悍的突厥奴隸寧愿死,也不愿過那豬狗不如的生活。

    楊侗勒住戰馬,目光瞥向了城樓之上遙遙在望的中年男子,思索著攻城之策。

    平壤城的構架和長安一樣,有內城和外城之分,內城是一座城中城,周長二十里。高句麗的宮殿、官署、官倉和軍營都于內城,另外官員的府邸和高門巨富也住在內城之中。而在內城和外城之間的空隙則集中了大量平民。

    大業八年,也就是第一次高句麗戰爭的時候,楊廣任命來護兒為平壤道行軍總管,兼檢校東萊郡太守。

    來護兒率領十萬水軍由浿水進入高句麗,在平壤六十里外,與高句麗國王高元相遇。當時,高句麗軍列陣數十里,高元之弟高建率數百敢死隊來攻。來護兒命兒子來整、部將費青奴斬殺高建,然后大敗高句麗軍。

    ‘大勝’而歸的來護兒躊躇志滿,渾然不顧水軍副總管周法尚的苦苦相勸,率性的挑選精兵四萬直趨平壤城下。高句麗軍引大軍出城交戰,然后詐敗而回,來護兒輕率的攻入平壤城,并縱兵大肆搶掠民居,大隋全軍頓時亂不成軍。埋伏在內城的高句麗大軍趁機殺出,將隋軍殺得大敗虧輸,來護兒僅率千余殘兵逃出城外。高句麗軍追殺至隋軍戰船停泊處,見周法尚嚴陣以待,這才凱旋而歸。

    事實上,楊廣給來護兒安排的主要任務并不是攻取平壤城,而是為宇文述、于仲文、荊元恒、薛世雄、辛世雄、張瑾、趙才、崔弘昇、衛玄所率的三十萬陸軍提供后勤供給;然而‘大勝’一場的來護兒變得剛愎自用、狂妄自大。

    在攻克高句麗國都的巨天之功的誘惑下,來護兒完全不顧副總管周法尚之勸阻,先一步兵敗撤離平壤,使得三十萬陸軍到達平壤后,陷人糧草斷絕的絕望困境,宇文述等將無奈退兵,最終導致了薩水慘敗的發生!可以說薩水這一場慘敗,來護兒理應負全部責任。

    所以對楊侗來說,攻破平壤外城只是第一步,只有擊破內城才算是拿下平壤。

    平壤城經過百多年的擴建和修葺,城墻高四丈,寬三丈,整體十分堅固。而第一道防御的護城河寬兩丈深一丈,每隔二十丈建有一座凸出墻體的馬城。

    如今城門城墻堅固,吊橋又高高的貼著墻體,易寧難攻,攻城槌根本難以奏效,唯一的辦法便是填平護城河,然后用云梯強攻城池。

    雖說突厥奴隸是用來犧牲的,但如果腦殘的強攻,別說是三萬,就是四十萬也不夠看。

    好在,楊侗也沒想過用人命去填,并有所準備。

    ……

    (注:來護兒在之后的第二次、第三次高句麗之戰,都表現出十分明顯的剛愎自用。這不是冤枉來護兒,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搜索——《試探來護兒兵敗平壤與薩水之戰的關系》)。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3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