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59章:陳漢在行動(4/4求月票全訂)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59章:陳漢在行動(4/4求月票全訂)

正文 第259章:陳漢在行動(4/4求月票全訂)

推薦閱讀:

    “傳我命令,城門即刻緊閉、禁止出入,全軍上城防御,再動員全城百姓,準備協防。”

    平壤城,皇宮一座華麗,威嚴,高大的大殿內,響起了一道威嚴的聲音,只見在正殿主位之上,留榮王高建武迅速下達防御指令,他中等身材、兩鬢和胡須烏黑,一雙炯炯有神的雙目威嚴畢露,給人一種尊貴無比的感覺。

    這時,高句麗次相高延壽出列道:“大王,臣覺得很可能是隋軍。”

    高建武聽完之后,他臉色微變道:“情報上不是說,隋軍的主要敵人不是突厥和關中的李淵嗎?而且他們的頭號大敵是突厥,怎么還有余力進攻我高句麗都城?”

    “大王,楊侗此人極善詭計,臣懷疑隋軍進攻突厥是用來迷惑我們的疑兵之計,更重要是新羅剛剛慘敗不久,他們如今與百濟對峙于半島南部,他們無論如何也沒有進攻我們的實力,所以來犯之敵只能是隋軍。”高延壽斷定道。

    高建武眼睛里充滿了焦慮,背著手在殿內來回疾走,一時之間不知如何是好,水軍如今已經全軍覆沒,平壤城內現在只有三萬軍隊,能抵得住隋軍的進攻嗎?

    高延壽在高句麗的地位僅次于淵太祚、乙支文德,也是高建武最倚重的重臣之一,在高句麗國內,也算是善于謀略之人。

    只不過此人極為高傲自大,根本瞧不起淵太祚和乙支文德。

    這主要是出身問題。

    高句麗國內等級森嚴,重門第的風氣比中原更嚴重,世家大族在隋朝大舉來侵之時,受高元之命,各自都從百姓之中選出了青壯之士組建起了軍隊,在一次次戰役之中,世家大族的兵力進一步仗大,他們對威望較弱的高建武陽奉陰違,這也是高建武“削藩”的最大因素。

    高句麗貴族最初分為涓奴、絕奴、順奴、灌奴、桂婁五部,根據地域的分布又稱為內部、東部、南部、北部、西部五大世家群落。這五個最大部落分為三個等級:第一等級是高氏王室為首的桂婁部,第二等級為涓奴部和絕奴部,第三個等級則是順奴部與灌奴部。

    淵氏本屬第三個等級中的順奴部,他們的地位一直以來都是世家之末,但淵氏冒出了一個驚才絕艷的淵子游,他借著楊堅和楊廣父子東征的契機,掌控高句麗實權,并且侵吞高句麗第二個等級的涓奴部和絕奴部的勢力。

    如今的高句麗只余王室桂婁部、淵氏順奴部和中立的灌奴部,高延壽目前是桂婁部褥薩,褥薩是世族之首,相當于中原世家大族里的族長、家主。

    位高權重的高延壽對于敵對的淵氏,和平民出身卻又深得高建武重用的乙支文德有著本能的排斥。

    只是淵氏家族在高句麗如日中天,淵氏家主淵太祚手段又異常狠辣,他才不得不保持著表面上的尊敬。而乙支文德這樣一個‘賤民’卻位居自己之上,這也一直被高延壽視為莫大恥辱。

    此時見到高建德心中焦慮,高延壽覺得這是自己取代乙支文德,成為大王第一心腹的契機:“大王,隋軍水軍大舉來犯,必然是有備而來。國都軍力空虛,這場守城戰必然變得十分艱苦,臣建議在隋軍圍城之前,讓乙支文德調兵回援,到時我們里應外合,擊敗隋軍。”

    高建武想了一想,道:“隋軍水軍大舉來犯,想必隋軍在遼東那邊的援軍也已到達,國都受到攻擊的消息傳到前線,士氣一定大跌。要是再把大軍調回,我擔心前線將士承受不了隋軍攻擊啊!隨著遼東的失守,我們已經喪失了太多的天險,隋軍完全可以沿著海岸追殺到平壤!”

    “誅漢城的十多萬大軍占了高句麗七成兵力,一旦潰敗的話,我們高句麗就完了,所以前線大軍不宜調遣!平壤城看似兇險,實際反而比前線更安全,因為平壤城高大堅固,錢糧充足,里面又有幾十萬百姓,隋軍水軍遠道而來,必然缺乏大型攻城器械,我們堅守一年半載都不成問題。先等水軍的戰報,再發動城中青壯守城。”

    高建武也是知兵之人,他的安排

    就在這時,一名士兵急速的沖到殿前,大聲稟報:“大王,緊急軍情,隋朝水軍大舉來犯,我軍水師全部覆沒。”

    “什么?”這一個驚天動地般的消息,如同晴天霹靂一般,令大殿內的文臣武將臉上紛紛露出了震驚之色。

    “隋軍水師才到不久,我高句麗一萬多名水軍怎么可能敗得這么快?你居然亂報軍情,殺無赦”一名身著華服,身材高大,眼神陰冷的青年男子憤怒的說道。

    “大王,我冤枉啊!我水軍真的全軍覆沒了。”斥候兵被押了下來,但此時沒有人再聽他的了。

    高建武感到一陣撕裂般的劇痛從心底傳來,重重坐在了榻上:果然是隋朝水軍來犯,而且他的水軍竟然在短短時間內就全軍覆沒了。

    “大王,不管隋朝來犯之敵有多少人,國都都不能出錯。末將請命,帶兵迎敵,趁隋軍登陸之際打他一個措手不及。”一名高大的武將站了出來,渾身散發著一股不凡的氣勢。

    高延壽也急了,大聲道:“大王,下決心吧!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高建武嘆了一口氣,慢慢站了起來,沉聲道:“次相,我任命你為平壤<!--中间广告位置-->太守,主要任務是發動城中青壯堅守國都,同時主管安民之事。”

    “喏!”高延壽大聲應是。

    “叔父,如此懦弱,我大高句麗顏面何在,我們城中三萬精兵,可擋十萬精銳,根本不懼隋軍,我認為柳將軍說得對,我們應該主動出擊。”那名青年聽到高建武的安排,很是不甘的咆哮道。

    “你給我閉嘴!”高建武怒罵了一聲后,輕輕一揮手,讓眾臣暫時安靜了下來。

    他回望有些委屈的青年,目光當中帶著一絲慈愛,此子名叫高藏,是他弟弟高大陽之子:“藏兒,你勇氣不凡,為叔十分欣慰,但你就是太傲了!隋軍裝備精良,器械先進,突厥幾十萬大軍都被殺得全軍覆沒,其戰斗力、戰斗意志都不是新羅兵比得了的,如果我們這三萬精兵敗于城外,平壤城就完了。”

    高建武嘆息搖頭,自己這個侄子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軍事上有著不俗水準,但年輕氣盛、高傲自大,有一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干勁。

    “喏!”

    高藏很不服氣的閉上了嘴巴,眼中閃爍著濃濃的不甘。

    高建武對那名威武大將說道:“柳成將軍,城中三萬精就交給你了,平壤的城防由你處理,絕不能出城作戰。”

    柳成看了高藏一眼,有些猶豫,最終沉聲道:“末將遵命!”

    高藏嫉恨的看了柳成一眼,鐵著臉一語不發。

    高建武道:“至于我們其他人再看看情況,不能有半點大意。散朝!”

    就在眾人即將離去的時候,高建武再次道:“柳成,你留下來。”

    柳成頓住了腳步。

    高藏咬了咬牙,氣急敗壞的出了大殿。

    柳成嘆道:“大王對末將厚愛,末將無以為報,只是這般怕會讓小王子不快。”

    高建武鐵青著臉,哼道:“年紀小小好高騖遠,路都走不好就想跑,能有什么出息。我兒子無才無能,便將高句麗的下一代重任寄托在他身上,卻不想養成了他的高傲自大的脾性。就算是天縱之才也要經歷磨練才能閃耀光華。何況他只有一點天份罷了,還遠遠不是天縱之才,比起閃耀奪目的淵蓋蘇文,他差得太遠了。現在平壤諸將之中,數你最為冷靜沉穩,我不把四門交給你,還能給誰?準備作戰吧。”

    ……

    隋軍入寇,水軍全軍覆沒的消息,很快便火速在平壤城內傳播開來,全城陷入了徹底的混亂,街上到處是奔跑士兵,城中所有文武官員盡數出動,他們挨家挨戶敲門,動員城內青壯協助守城。

    一名英武青年跑進了一間蕭條酒館,他推開酒館大門,此時酒館內空無一人,掌柜支著手腕在柜臺上打盹。

    大門一開寒風入內,掌柜冷打了個寒顫,沒好氣的說道:“急什么急啊你小子?”

    “陳叔!發生大事了!”

    “何事?”

    英武青年又輕又快的說道:“外面傳來消息,高句麗水軍在貝水被我大隋水軍全殲。”

    掌柜一下子站了起來,懶懶散散的目光神采飛揚,“當真?”

    掌柜名叫陳漢,是當年薩水之戰的幸存者,當年那慘戰中,大隋損失了四十多萬大軍,這損失掉的軍隊當然不可能全都死光,就拿左天成來說,他所收攏的幾千號人,大多是薩水之戰的幸存者!

    陳漢和對話的青年也是如此。

    不過陳漢與左天成的選擇不同,前者是遁入了山林,而陳漢他們則混入了高句麗的各路雜兵,他們被解散以后,又偷偷摸摸的聚在一起,并在這塊比較貧窮的區域開了幾間店鋪為生,他們以陳漢為首,共有三百六十多人,是一支不可忽略力量。

    “此事一點不假,高句麗的文武官員現在挨家挨戶動員,要求所有青壯必須協助守城!”英武青年低聲的說道。

    “這是我們為幾十萬同袍報仇雪恨,同時也是建功立業的機會!”陳漢十分振奮的說道。

    英武青年低聲道,“陳叔,我們該怎么辦?”

    陳漢沉吟一下,道:“他們既然發動全城百姓協助守城,肯定一片大亂,到時候誰也認識不了誰,我們想辦法集中到一個地方。”

    青年點頭,“就這樣辦,我去聯系弟兄們。”

    一名伙計飛奔而至,用一口流利的扶夫話大聲道:“掌柜,有大官來了!”

    陳漢快步出門,只見一名文官站在大門處,他立刻行禮道,“這位官爺,我們要協助守城嗎?”

    官員道:“大王命令城內所有青壯參與守城。”

    “這是我們大高句麗子民應盡的責任!”陳漢諂媚的笑道:“小人以前是個百人將,這附近不少人都是小人的部下,要不,我去號召大家?”

    “很好很好,這一片區域就交給你了,讓大家盡快去領取武器。”官員大為滿意,高句麗當年全民皆兵,對于陳波的話,他一點都不懷疑。

    “是是是!”陳漢連聲應是。

    官員走后,陳漢對那青年說道:“讓大家全到這里來,我們時間不多,盡數商議出一個方案。”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