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58章:決戰(3/4求全訂月票)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58章:決戰(3/4求全訂月票)

正文 第258章:決戰(3/4求全訂月票)

推薦閱讀:

    “咚咚咚咚!”

    浿水入海口,戰鼓特有的巨響,肆虐著眾人的耳膜。那種戰場上特有的澎湃氣勢彌漫大江。

    張鎮周高舉寶劍大聲吼道:“大隋將士們,殺!”

    “殺”各艘戰船上的精銳戰士,紛紛歇斯底里的大喊起來,一個個煞氣騰騰。

    隋軍的戰船,船體堅固高大,數倍于高句麗戰船,武器也十分豐富,除了弓箭和強弩外,船頭可以撞沉敵船,而且還有投石機、火油和拍桿三大水戰利器。

    在令人窒息的戰鼓助威聲中,五十艘大隋戰船呈菱形排列,和高麗句的戰船越來越近。

    時間飛快,雙方戰船終于撞在一起,這時,隋軍五牙船上高高豎起的拍桿,在隋軍士兵吶喊聲中猛地落下,向對方的戰船砸去。

    只聽見‘轟!’地一聲巨響,一艘高句麗戰船被兩根拍桿同時砸中,船體斷裂,江水洶涌猛灌而入……

    拍桿在隋軍的平南陳之役中運用廣泛,當年楊素率領水軍在長江上和南陳水軍激戰,拍桿發揮了巨大的威力,是隋軍戰勝南陳水師的第一功臣。

    這種水戰武器還沒傳入高句麗,所以當隋軍使用巨大拍桿猛砸高句麗戰船時,高句麗士兵還以為是隋軍戰船的桅桿倒下了呢。

    高句麗水軍沒有防備,且他們的武器單一,準備近距靠近隋軍戰船,然后以弓箭攻擊,但是他們的靠近,正好給拍桿發揮,在短短的時間內,拍桿便給了高句麗水師重創。

    五十余艘戰船先后被砸碎沉沒,水面到處漂浮著抱著碎木呼救的高句麗士兵,但迎接他們的卻是碾壓而過的大隋戰船。

    雙方水戰進入白熱化,江面戰鼓如雷、殺聲震天,箭矢和炮石漫天飛舞,巨大的拍桿如一只只巨大的手臂,反復拍向高句麗戰船,不斷有船只發出刺耳的船體斷裂聲。

    高句麗戰船上,弓弩手陣列在前,渾然不顧被江風吹得通紅的手掌,一個個奮力張開弓弦,目測距離,弓身向上抬起一定角度,但還沒有將弓箭發出去,整條戰船就被砸碎在江面之上。

    “那不是桅桿,是他們的武器!”高句麗損失了數十條戰船后,終于意識到了拍桿的作用。

    首次交鋒便宣告挫敗,這多少會打擊士氣,換成一般軍隊說不準已然膽氣全無,陣腳大亂了,可高句麗水軍同樣是訓練有素,居然壓住了陣腳,迅速散了開來。并組織弩箭反攻,盾牌列陣在前,弓弩手在其后,雙方同時對著對方攢射。

    但隋軍戰船高大堅固,吃水線上的船體上先覆一層鐵皮,再在包面蒙上兩層熟牛皮,在江風之上輕飄飄的箭矢射在上面,莫不是被彈了開去,女墻之上立有竹片編成的竹排,箭矢射到上面,全部卡在了縫隙之中,幾乎對隋軍將士沒有絲毫損傷。

    反觀隋軍戰船!

    在廣闊的江面上,如披風斬浪的巨獸一般,兩邊江水被破開,白浪翻涌,筆直地朝高句麗戰船沖撞而去!

    水軍交戰一般都會把船帆放下,防止被敵軍火箭射中,點燃船帆,也因此,火箭在實戰中的作用并不大,而且江上風大,所以火箭和普通箭矢沒有多大區別。

    此時吃了大虧的高句麗將士們也意識到正面對撞吃大虧,他們不再靠近隋軍戰船。利用小船靈活的優勢,發射箭矢攻擊隋軍戰船。

    “將軍,敵船般小靈活,拍桿已經難以傷敵!”一名士兵向張鎮周大喊。

    張鎮周見敵船靈活,頓時大怒道:“傳我的命令,發射索鉤”

    命令下達,隋軍的五牙船隨即箭雨橫飛,一根根飛鉤掠空而起,深深釘進了高句麗的船舷,大隋士兵發出一聲怒喊,奮力絞動絞盤,接近兩船距離后,拍桿再次狠狠砸下。

    此時高句麗將士已經意識到隋軍的戰術,戰船分頭突圍,企圖從隋軍大船縫隙之中沖出包圍,但大隋水軍默契的配合,靈活的艨沖咬著準備逃竄的敵船發射著索鉤,以兩船的重量,將敵軍戰船拖在戰場之上。

    張鎮周目光陰冷地注視船圍慢慢合攏,他見敵船已經逃不掉了,便毅然下令:“火攻!”

    火攻是中原水戰的傳統戰法之一,它使水軍的火戰如虎添翼。

    隋軍的每艘戰船上都有幾架小型投石機,能將三十斤重的石塊投出兩百步距離,但此時,大隋將士使用的卻是油罐。

    隨著投石機長臂拋出,一只只裝滿火油的陶罐被拋射出去,砸在高句麗戰船上。

    陶罐碎裂,火油流滿甲板或是船舷,很快就被隋軍火箭點燃,片刻之間,高句麗的戰船都燃起了熊熊烈火。

    高句麗的情況急轉直下,從巔峰墮入深淵,他們全都陷入了絕境之中,與此同時,兩側有大隋艨沖戰船沖來,徹底鎖死了他們后撤的退路。

    大隋水師訓練有素,隨著鼓聲而動,一根根飛鉤掠空而起,深深釘在進了高句麗的船舷。

    拉近距離之后,一塊塊頭釘彎鉤的木板狠狠的砸向敵船,披著堅甲的大隋重甲兵沿著浮橋,手持橫刀狠狠得向著敵船殺了過去。那股兇猛如虎的氣勢,讓高句麗軍戰栗的揚刀硬架。

    “殺殺殺!”

    這時,其他艨沖戰船的大隋將士也依式而為,沖上了敵<!--中间广告位置-->船,原本就驚惶失措的高句麗兵,此時面這些如惡狼的大隋將士,立刻被殺的連連敗退。

    血腥殘酷的無情戰爭在江面上開始上演。

    數百艘戰船死死糾纏在一起,近萬名士兵激烈博殺,刀光霍霍、血花激濺,一具具斷肢殘尸墜落江中,殷紅的血水已經染紅江面。

    同時出動,大隋相互配合,江面上的其他高句麗戰船依次遭到被撞沉,只不到兩刻鐘的時間,大隋眼前已經是空空蕩蕩了。

    這場激烈的海戰,前后不到一個多時辰便進入尾聲,數百余艘高麗句戰船參戰,除了上游的三十幾艘不敢再戰的向北逃竄,余者兩百多艘盡數被砸爛或被燒。

    而隋軍方面,五牙船一艘未損,只有八艘艨沖被高句麗軍的石砲砸破一個大洞,因江水猛灌沉沒。

    這場戰果懸殊的水面戰役,很快便以高麗水軍幾近全軍覆沒的慘敗下場而告終。

    江面上只剩下幾艘將沉未沉的船只還在飄蕩,火焰未熄,硝煙裊裊地升入天空。

    ……

    但此時,由烽火的示警已經傳到高句麗國都平壤,三柱烽煙意味著有大軍來襲,烽煙來自貝水江邊,要么有不明船隊襲擊,要么是新羅大軍打到了貝水南岸。

    平壤守軍雖然還不知道敵軍來自哪里,但并不能阻止平壤城內的恐慌,平壤城的城門紛紛關閉,士兵們奔上城頭準備應戰,整個平壤城陷入徹底的混亂之中。

    這時候,早有軍士飛奔皇宮,向高麗王高建武稟報。

    說起來,高建武也是一個有抱負的君主,也很有本事,當年隋朝水陸大軍襲擊平壤,高建武率領幾千兵馬,擊破了由大將軍來護兒率領的大隋十萬水軍,取得了第一步戰果,緊接著再由乙支文德大破三十萬隋兵。可以毫無疑問的說,隋朝的四十萬水陸大軍,便是死在高建武、乙支文德兩人之手。

    高句麗平原王高元早故,高建武即位號稱榮留王,但他這個王當得并不自由。淵子游這個權臣主導一切國事,高建武空有雄心壯志和一身抱負卻完成被架空。

    淵子游為了淵家長存,他動用了自身的影響力,使莫離支(首相)這個掌控軍政大權的職位,變成淵氏家族的私產,順利傳給了他兒子淵太祚。

    淵子游作為高句麗名臣、權臣,他在高句麗的地位好比是漢之蕭何張良、蜀之諸葛亮、大隋之高颎,乙支文德縱然一戰封神,但他畢竟是普通人家出身,底蘊遠遠不如傳承數百年的淵氏。

    但好在淵太祚野心有余,實力遠不如淵子游,所以他固然坐著莫離支位子,掌握高句麗軍政大權,卻限制不了高建武這個王的崛起。

    高建武在乙支文德等人的支持下,不斷凝聚力量,急欲削弱淵氏兵權。

    也可以說,高建武登基以后的大部分時間,都在考慮著如何從淵氏家族手中奪回權力。

    如今的高句麗處境也相當不好。

    從楊堅時期開始,高句麗就和大隋展開了多次大型戰役,盡管每一次都借助地利之便,拖垮了隋軍,還將整個遼東納入了版圖,但高句麗國小民寡,隋軍眼中微小的勝利,對于高句麗來說都是承受不起的大損失,戰事結束以后,高句麗又進入了與新羅的大戰之中,全國上下本以為隋朝四分五裂,無力攻伐高句麗,便將主力調到了南方,可誰想到,隋軍出人意料的再次攻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奪走了整個遼東。

    遼東的失守,不單是高句麗三分之一國土的丟失,還讓他們失去了產糧重地的遼東平原,以及戰馬之源。在之后的日子里,高句麗的元氣不僅沒有得到恢復,還因隋軍騎兵連連出城騷擾而慘曹破壞,整個鴨淥水以西,幾乎不再產出一顆糧食,那里的城池守軍幾乎全靠貝水平原的產出給養。

    而在這關鍵時候,新羅又在南方配合著北方的隋軍,對高句麗進行騷擾,高建武自然不敢貿然向隋軍發起兵戈。如今好不容易聯合了百濟將新羅打爬,以淵氏為首的軍方立即要求他起兵收復遼東。

    高建武卻是一點都不想在北方開辟戰場,因為打不贏隋軍的話,他的地位更加不穩,更重要的是即使真的收復了遼東,最終得利的也是淵氏,而不是王室,淵氏一旦得到了遼東,那么淵氏的實力便會超過王室,有了遼東產糧重地的支持,淵氏取代高氏十分容易。

    但淵氏相當聰明,見到軍方無法打動高建武,便在民間發起了輿論,在沸沸揚揚之下,本就威望不足、且丟失了遼東的高建武十分被動,王位也變得岌岌可危了起來,無奈,只得派出忠于王室的第一將——乙支文德率領大軍北上。

    對于這一戰,高建武也多少懷有僥幸之心。

    因為——

    高句麗的敵人主要來自北方的隋朝和半島南部的新羅國,但高建武知道中原內戰正在激烈上演,所以他也認為隋軍暫時無力支援遼東。至于南方的新羅在上個月慘敗,他們防御百濟之后,自保有余,進取不足,對高句麗暫時不會有威脅。所以,他把大部分兵力都交給了乙支文德,只留三萬坐鎮平壤城。

    所以當敵軍攻來消息傳來時,猶如一記晴天霹靂,讓高建武一下子驚呆了。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