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57章:毒龍匕(2/4求全訂月票)

正文 第257章:毒龍匕(2/4求全訂月票)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聽到李淵再次擴軍的意向,不說獨孤整、竇威、劉文靜、裴寂、陳叔達、蕭瑀這些“政事堂”六相,連太子李建成和賭性重的晉王李世民也嚇到了。

    以上八人,全都臉色沉重、凝重!因為李淵的決定,完全是不成功便成仁的驚天豪賭。

    “庫存中的錢糧,加入提前賣了的南方各郡商稅,招募十萬軍隊都綽綽有余,關鍵是我們不能持久啊!”李建成說得非常謹慎和吃力,他語氣沉重的說道:“軍隊的正常武備、日常訓練方面的開銷很大!戰時不僅需消耗軍糧,還要補充損壞武備,戰后還涉及到獎勵和撫恤,以上這些,都不是我們長期承受得了的。”

    李淵皺眉道:“隋軍以戰養戰、越打越富,難道我們就不能從戰爭中致富?”

    李建成幽怨的看了看常敗將軍李世民一眼,不說話了!心下卻說說:人家隋軍越打越富的前提是屢戰屢勝,可我們呢?屢戰屢敗!屢敗屢戰的精神可嘉,可這一切,都是以國庫空虛為代價的。

    李世民拳頭一握,最終還是無奈的低下頭,尷尬、無奈、羞愧之余,更多的是郁悶、不甘、不滿、憤怒等情緒。

    他覺得自己的戰略眼光沒錯,可運用到具體戰術上的時候卻屢屢失敗,在他記憶中,他好像從來沒有贏過一場,在淺水原打敗薛舉那一回,也不是軍事上的勝利。而在與隋朝開干的時候,向來都被隋軍按在地上,被打得眉灰土臉。

    但李世民不認為自己無能,他認為一系列失敗,都是李唐王朝的朝堂害的。

    也許失敗經歷太多,李世民也變得沉穩了起來,通過不斷的反思,他已經明白自己和楊侗的區別了。

    楊侗屢屢獲勝、隋朝越來越大的原因很多很多。

    首先、楊侗在軍政之上,從來不用浪得虛名的世家子弟,他的文武百官很純粹、很務實。在軍事方面,李景、李靖、裴仁基、楊善會、秦瓊、羅士信、裴行儼、牛進達、蘇定方、尉遲恭、薛萬均、薛萬徹、王伏寶、段德操、張鎮周等等都是中小豪族、寒門出身,但個個都能獨擋一面。楊侗在重用這些人之余,抱以完全信任之心,使得將軍們無所顧慮的發揮自己的才華。

    楊侗甚至把‘國都’鄴城的防務都扔給了麾下將軍沈光,他這份毫不保留的信任,使他手下人才輩出、將星璀璨、上下齊心。

    而自己的父皇卻從來沒有把軍權交給宗室以外的將軍統帥,甚至連自己這個當兒子的,他都派出了監軍。正是父皇的狹隘、狹窄、多疑,才使唐軍在作戰時深受羈絆!這樣的軍隊或許能夠戰勝蕭銑、薛舉、梁師都、林士弘、杜伏威、沈法興、李子通這種目光淺短、根基淺薄的小勢力,可是面對生機勃勃的隋朝時就會屢戰屢敗,最后連皇宮都被一把大火燒個干凈,使軍民銳氣喪失殆盡。再這樣下去,別說是戰勝隋朝了,便是大力整頓軍隊的王世充、李密、竇建德都能壓著唐軍打。

    看得遠一點的說,這其實是利益純粹的寒門戰勝了利益糾葛、自私自利的舊貴族。天下寒士好不容易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一個個都卯足勁力的力爭奮進,懷有這種主流思潮的新隋日益強大,是理所當然之事。而關隴貴族、關東士族、南方士族目光狹隘,個個都盯著自己的一畝三分地死死不放,他們支持的唐朝日益沒落,也是理所當然之事。

    其次、唐朝連不公平的內幕操作的科舉和均田制都推行不了,這關中依然是舊貴族的天下,關隴貴族的利益不但沒有被觸動,反而在仗大。少得可憐的官田,全被皇親國戚、開國功勛的封地占據。將士們立了戰功的話,得到封賞的始終是軍中中堅力量的世家子弟,普通的有功將士得到的獎勵少得可憐。賞罰不明的唐朝,得不到底層民眾、士兵的支持還是理所當然。

    而楊侗控制的隋朝吏治清明,官員不敢奪利侵民,即使出現不法官員,殺了也不會觸動到其他人,更沒有高層之間的博弈、妥協。政事上的吏治清明,得到民眾擁護。隋朝在軍事上賞罰分明、升遷獎勵分明,莫不使將士用命。

    李世民見到李建成把話題引向了自己,連爭辯都懶得去爭辯了。因為他知道父皇如果不改變的話,在戰爭處處受制的自己和李孝恭、柴紹、張士貴、長孫順德、侯君集、劉弘基、王君廊、李仲文、竇抗、段倫等人還會失敗,這不是大家無能,而是唐軍所存在的框框套套綁住了大家發揮的手腳,勝利是意外、失敗是必然。

    隋唐兩朝的一清一渾、一長一消,無不讓李世民憂心,也使他對李唐王朝的朝堂風氣漸漸失去了信心和耐心。

    “晉王,你是太尉,對擴軍一事怎么看?”李世民不想說話,但李淵終究繞不開他這一關。

    唐朝的三省六部制度還未完善,又因為涉及到太多人的利益,立國之后,一直沿用舊隋朝的官制,官職相當的混亂。李世民除了晉王這個王爵,還有太尉、司徒、隴西道大行臺尚書令、雍州牧、左右衛大將軍、上柱國等等職務。他和楊廣在世時期的楊侗一樣,頭銜多得連自己都記不住。

    聽到這話,一直沒說話的李世民無奈的說道:“兒臣認為大哥說得對,我大唐國力支撐二十萬大軍已是極致。三十五萬大軍所產生的高比例稅賦已使大唐百姓怨聲載道。若是再擴軍,不出三個月,整個關中乃至大唐全軍,便會無糧可用。這還沒<!--中间广告位置-->有考慮欠收和天災在內。”

    李世民的言外之意就是擴軍不是不可以,但要長期保持大軍的數目,就必須做軍屯,讓軍隊在糧食上自給自足,從而減輕朝廷和百姓的壓力。

    他話說開了,也索性把自己的想法說了開來:“至少眼下,我們養不起三十五萬大軍,依兒臣之意,我大唐應該裁減十五萬兵馬,讓他在天水、隴西、臨洮、金城、枹罕做軍屯!農忙時務農,農閑之時組織訓練。如果有一個豐年,我想三十五萬大軍勉強能夠維持。但是在秋收到來之前的日子,依舊是相當嚴峻的考驗。”

    他這一席話也揭開了一個無情的事實,李淵雖然擁有關中、巴蜀、荊州幾個郡,且巴蜀是一個產糧重地,但依舊維護不了四十萬大軍,在此國情之下,唐朝只有兩條路可選,要么裁軍,要么加稅,否則李唐不戰而崩。

    所以李世民提出了軍屯的方案,讓軍隊自給自足,那就能夠養活三四十萬大軍和隋軍抗衡了,這確實是一個成熟的方案,如果軍隊自給率提升到三成,那李唐就可以降稅來平息民怨了。

    “父皇,二弟說的不錯,如今我軍該做的是休養生息,二十萬大軍是我大唐可以承受的極限。”李建成率先贊同,在涉及大唐利益之上,兄弟二人保持著相當的默契。

    唐朝官籍上的人口有七百多萬,這看似數目龐大,但百姓的田地都是產能不高的薄田,即便把他們的糧食全部收繳,也養不活四十萬大軍。

    看著一臉不舍不甘表情的父皇,李建成笑著安慰道:“兵貴精而不在多,何況裁掉的十五萬軍隊也不是完全散掉,待日后我們有足夠家底,再將這些軍隊納入正規軍也不遲。”

    “好吧!就依你們之意。”

    李淵兩個兒子步調一致,既有些欣慰、也有些復雜的情緒,感覺兒子聯手逼迫,讓自己失去了君王的威嚴。再看到六相也是如此的表情,心中十分陰郁。

    “圣上!”這時,蕭瑀在一旁說道:“晉王的軍屯確實是一個良方。臣在河池郡為官幾年,對河湟地區比較了解。雖說那里的土地比較貧瘠,糧食產能低,但很少聽說有饑荒問題,根本原因就是河西能從吐谷渾獲得肉食供應。”

    眾人明白蕭瑀的意思了,李淵道:“蕭愛卿是說我們可以和草原貿易,以獲得肉食對嗎?”

    蕭瑀點了點頭道:“如果能夠得到肉食補充,對士兵的體質也是很大提高,糧食消耗也相應減少,我曾經做過統計,如果有肉食補充,一名士兵對糧食的消耗減半,而且體質和力量都會加大,所以肉食對士兵十分重要。”

    李淵道:“幾十萬大軍,每年需要幾百萬甚至上千萬頭牛羊。但是草原對絲綢、布匹、陶瓷、茶葉的需求不大,我們用什么去換這么多牛羊。”

    “食鹽、生鐵、武器、鎧甲都是他們需要之物。”

    蕭瑀話音剛落,眾人立即紛紛反對,“生鐵、武器和鎧甲絕對不行。”

    蕭瑀也不分辨,只是看著李淵。一時間,大殿內安靜了下來。

    李淵看了眾人一眼,道:“朕理解蕭愛卿的意思,吐谷渾的實力今非昔比,哪怕擁有食鹽、生鐵、武器、鎧甲,對我大唐的威脅也不大,與他們交易之后,我們不僅獲得肉食,還能減去他們對薛梁聯軍的支持,這也算是為收復河西創造了條件!蕭愛卿,朕以你為使,盡快和吐谷渾達成協議。”

    “喏!”蕭瑀應了下來。

    眾人見李淵主意已定,也不再說話了。

    李淵接著說道:“那么,我們來說一說攻伐之事。”

    “父皇!”李世民站了起來,鄭重的說道:“以貿易阻止吐谷渾對薛梁聯軍的支持,已經使河西方面壓力大減,兒臣只需八萬大軍,便能收復河西、河煌地區,殲滅李軌都綽綽有余。在此前提下我們可以加大南方攻略,這一次重點攻伐的對象不是蕭銑,而是朱粲。”

    “朱桀有軍隊十萬人,但他卻以人肉為軍糧,殘暴不得人心,且不會涉及到蕭銑、王世充、李密、林士弘等人的利益。我們完全可順應民心,拿下他所占據的南陽、襄陽、春陵三郡!”

    “不行!”李淵毫不客氣的斷然拒絕:“我們因為兵分數路所吃的大虧實在太多了。這一回,朕要集中全力來殲滅薛梁聯軍和李軌,從而保證西部的安全。朱粲這種亂匪,過后再收拾也不遲。”

    過后再收拾?

    李世民心中很是不滿,過后還有機會嗎?人家王世充已經整頓完畢,會錯失良機嗎?

    李淵見李世民不滿,索性對李建成說道:“太子,你來告訴晉王吧!”

    “兒臣遵命!”李建成拱手一禮,然后對李世民說道:“雖說楊侗遠征高句麗,但隋軍在關內有十五萬善戰之士卻始終不動,難保他們不會趁機出兵,所以不僅關中要保留必要的精銳駐守,二弟出征之時,也要帶足夠的兵力,以免被隋軍占了便宜!而且我大唐與隋朝的合約之期已過,他們此時出兵,完全是毫無顧慮的。”

    李世民眉頭一皺,覺得這種打法實在太過保守了,但他也不再多說什么,他也知道不僅是父皇被楊侗打怕了,而且他的思慮也不是沒道理。想了一想,索性便領下了攻伐薛梁聯軍和李軌的使命。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