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54章:肆虐(求月票全訂)

正文 第254章:肆虐(求月票全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翌日清晨,蒼茫的群山繚繞在一片白茫茫的晨曦之中,淵太祚、乙支文德正在準備出兵!

    淵太祚嚴肅道:“隋軍如今占了堅城之利,那冷水雖然傷不了人,可偏偏卻比弓箭、滾木、擂石令人恐懼,而一旦我們化整為零散開,但卻無法有效攻城,南扶余城(丹鳳城)里面有隋軍兩萬余眾。如今也不知來了多少援軍,我等十一萬人雖然不少,但如果強攻下去,就算收復南扶余城,也必然損失慘重,如果隋軍再派來援軍,我等又該如何?”

    “莫離支大人所言甚是,強攻南扶余城看來是不行了,看來只能智取了。”乙支文德年近五旬,頭發斑白,臉上布了滿歲月痕跡,但精神非常好,他腰桿挺得筆直,論精氣神一點也不輸給四十出頭的派太祚。

    淵太祚目光一凝,“如何智取?”

    “雖說我們暫時失去了遼東,可這里始終是我高句麗的腹心地帶,論起對地形的熟悉,隋軍遠不如我們!隋軍固然有了援軍,可每天消耗的糧食也不在少數,只要我軍翻過鳳凰山,截斷隋軍的糧道,再多兵力也不攻自破。”乙支文德自信的說道。

    “我也想過,但我們都知道,隋軍在各個大小城池之中有都在軍隊駐守,若是我們一一攻克,那得需要多少時間啊?而且我們面對的隋軍,有不下數十萬人馬,這個糧道能截斷嗎?”

    “莫離支大人勿憂,原本我也擔心這一點,但細細一想,隋軍與突厥一直作戰,需要防御著漫長的邊境線,而且他們內部不平,這也面要分兵防守,隋軍現在根本派不出多少兵力,否則,左天成就不會據城而守,而是直接與我們正面作戰了。”

    “報!”

    就在此時,一道拖得長長的聲音在平靜誅漢城城樓上響起來,一名高句麗戰士沖了進來,行禮道:“啟稟莫離支、太大兄,兩萬隋軍步卒兵出南扶余城(丹鳳城),正往北而去。”

    “往北而去?”淵太祚微微皺眉。

    “莫不是國內城?”乙支文德警惕道。

    淵太祚臉色為之一變,忽爾又興奮的哈哈大笑道:“國內城在一百多年前是我高句麗的國都,如今還是政治文化的三都之一,哪怕遷都平壤城以后,地位有所下降,但卻也是我高句麗的陪都之一。哪有那么容易拿下的?真是可笑,兩萬步卒就想打下國內城?簡直是癡心妄想。”

    乙支文德皺眉道:“莫離支大人,那也未必不能啊!在有所準備的情況下攻取一城的確很難,若是全無防備的話,攻下一城并不是一件難事。別忘了,遼東就是在我們大意之下丟失的。”

    淵太祚眉頭一皺后,最終忍不住冷笑道:“區區兩萬步卒,竟敢出城作戰,隋軍好大的膽子!”

    乙支文德搖頭嘆息道:“輕敵——是隋軍死不知悔改的習慣。”

    “哼!那就讓他們再嘗嘗輕敵的后果!”淵太祚看了乙支文德一眼,道:“請太大兄坐鎮誅漢城,待我點齊七萬大軍將之殲滅于城外。”

    “小心有詐!”乙支文德提醒道。

    “無妨!”淵太祚一揮手,率領著一眾子侄奔下城樓,隨著他一聲令下,七萬大軍旌旗遮日,刀槍如林,猶如一條黑龍般向著鴨淥水以北游弋,肅殺之氣彌漫天際。

    連追十里之后,卻愕然發現隋軍嚴陣以待。

    他們所選擇的地方是一處開闊地帶,且利于兩軍交戰,淵太祚在雙方相聚一里之外就開始整軍,便在此時,一名騎士策馬直沖來,直到距離一箭之地才停了下來,大聲問道:“我家將軍派我前來詢問,你們是不是需要休息休息?我們可以等你們休息好了,再發起進攻也不遲。”

    “哈哈!狂妄!”淵太祚尚未說話,一群淵氏子弟已經炸毛了,隋軍分明是看不起他們。

    “那就告訴你家將軍,一炷香后再行開戰。”淵太祚冷冷一笑,有便宜不占那是蠢蛋。

    呵呵,輕敵自大,還真是隋軍的傳統。

    “一炷香后!等著去死吧。”騎士應了一聲,調轉馬頭狂奔而走。

    “欺人太甚,休走!”淵蓋蘇文面色鐵青,摘下弓箭就想將這狂徒射死。

    “別中他們激將法!”淵太祚深吸一口,強行將胸中邪火壓下去,冷聲道:“命眾軍結陣,準備進攻!”

    高句麗將士聞言,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給隋軍厲害看看。

    一炷香時間很快過去,高句麗七萬大軍集結成七個方陣,開始向著隋軍進發。

    “殿下,這些蠢貨送上門來了!”楊侗中軍之處,一名士兵以旗語將信息傳達過來:“七個方陣,看樣子要合圍我軍。”

    “合圍?”楊侗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大盾兵結陣!”

    “喏!”

    隨著楊侗一聲令下,一道道旗語打出,從隋軍當中,走出一排手持大盾的戰士,這些戰士沒<!--中间广告位置-->有其他武器,手中就只有一面比人高的長方形盾牌,隨著軍令傳達,迅速在陣前一字排開,盾陣之后,一排手持強弓勁弩的將士藏于盾兵之后,高句麗兵根本看不到盾牌后的狀況。

    “這是?”淵太祚驚訝的一面面巨大的盾牌!

    “應該是中原新盾……吧!”

    其他人也見過大得這么夸張的盾牌,那些盾牌并在一起,仿佛銅墻鐵壁一般,跟小城的城墻沒兩樣。

    “射擊!”

    淵太祚一揮手,一排弓弩手迅速上前對那盾陣射擊。

    “砰砰砰砰!”

    漫天箭雨撞擊在盾墻之上直接被彈飛,大盾包裹一層牛皮一層鐵皮,一般弓箭根本無法破開盾牌。

    “推進!!”

    隨著楊侗一聲令下,盾陣如同一堵前移的城墻,向高句麗軍緩緩的壓了上去。

    淵太祚也下令道:“射擊!”

    箭雨劃破長空,如同雨點一般,籠罩著前面的盾陣,帶著尖利的嘶吼聲落下!

    楊侗喝道:“御!”

    盾陣后排的士兵整齊劃一的將盾牌微微傾斜。

    箭矢如雨點一般落在盾牌上,撞擊一連串鳴響。

    第一波堪堪擋住,很快第二波箭雨又來臨了。

    四五輪過后,高句麗軍的箭雨才堪堪停止,而隋軍除了有限的倒霉鬼,幾乎沒什么損傷。

    高句麗軍只看得面面相覷。

    “拋射!”

    隨著楊侗一聲令下,一支弓弩手迅速出列,他們迅速分成六排,來到盾陣后面一段距離的地方,這些人兩人一把強弩,每張都是有兩條弓弦,其中一條弓弦上還有兩枚滑輪,饒是如此,要使用這種強弩,還是需要兩個人才能使用,一人負責校準,另一人負責張弓,至于射程,最遠可達六百多步,相當于秦弩最遠射程了。

    這種新式強弩也是開天院的作品,只不過是第一次在世人面前亮相,至于滑輪,則是楊侗之倡議

    “準備!”

    “嘎吱~”

    隨著一陣陣沉悶的聲響,士兵們奮力將弓弦拉動,扣在機括之上,另一名士卒迅速將一支長達五尺的箭支搭在弓弦上,這新式弩機躬程遠,卻相當耗力。

    “放!”隨著發令官一聲令下,在淵太祚等人驚駭目光中,五千支長達五尺的利箭越過前排弓弩手的頭頂,落到了方陣當中,剎那之間,一蓬蓬血霧伴隨凄厲慘叫聲中,整個方陣只是一輪齊射便射得四散。

    “放!”

    空氣中傳來一陣陣悶響,那是弓弦崩緊回彈的聲音,如云層后的悶雷一般回蕩。而后數不清的大箭如同蝗蟲一般飛出,朝著另一個方陣撲殺而下!

    突如其來的箭雨將高句麗軍射懵了,五尺來長的箭支,別說尋常將士的皮甲,便是盾牌都直接穿透。

    淵太祚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卻見盾墻上,出現一排排手持手弩的士兵,一張張勁弩架在盾墻之上,對著高句麗軍就是通掃射。這一波則是五發連弩。

    箭雨瓢潑落下,兩三輪之后方才停下了雨點,許許多多的尸體被箭雨釘死在了地上,一雙雙空洞的眼睛中,還殘留著恐懼、絕望、和不甘和不解的神色。

    “舉盾防御!”淵太祚也是一個久經戰陣的人,并沒有像那些士兵一樣被打懵,連忙下令。

    許多盾牌手圓盾,但這一次的弩箭雖然不密集,但卻帶著恐怖的穿透力度,那箭矢雖然不像之前那種五尺長的箭矢,但也有二尺來長,一支支箭矢直接穿透了木盾,將盾手釘死在地上,有些從縫隙中穿過的箭矢,貫入士兵的前胸后血跡飆飛,力度不減的再射穿第二人。

    “后撤!分散后撤!”看著一排排弓弩兵在對方的強弓勁弩之下,連反抗的機會都沒有,淵太祚只能指揮弩兵撤退,希望能夠退出射程。

    “嗡!”

    又是一波箭雨騰空而起,這一次直接掃向淵太祚的中軍,射程足有六百多步!淵太祚頓時臉都綠了,二話不說就爬到了地下,咆哮道:“爬下!”

    “噗!噗!噗!”

    弓弦再次響起,無數高句麗兵成片的栽倒在地上。

    幾輪箭雨過來,一聲鏑鳴在天空凄厲鳴響。

    “轟隆隆!”

    地面突然激烈震顫起來,隆隆的馬蹄聲自南北雙方傳來,七零八落的高句麗軍視線不自覺的被吸引過去,但見兩支騎兵鋪天蓋地朝這邊奔騰而來。

    隋軍騎兵氣勢正隆,挺著長槊,揮著鋼刀,在高句麗亂軍之中左右沖殺,所過之處鮮血飆飛,斷肢殘臂沖天而起,馬蹄之下一片妖魅的血紅。整片地方如若人間地獄,慘不忍睹。

    在隋軍肆虐高句麗兵的時候,另外一個戰場也有如火如荼。

    <sript>();</sript>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2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