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45章:胡漢雜居問題多(求月票全訂)

正文 第245章:胡漢雜居問題多(求月票全訂)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殿下,杜如晦有事求見。”江鳳儀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朝陽殿等候。”楊侗回了一句,精神狀態一下子恢復到了巔峰,似乎忘了‘隋煬帝’這個惱人問題。

    “天冷了,照顧好自己。”看著長孫無垢絕美的容顏,楊侗心中輕輕一笑,將她摟進懷里輕輕抱了抱。

    “嗯!”看著楊侗毅然離開的背影,長孫無垢目光有些迷離,這時候,楊侗似乎少了幾分溫柔纏綿,卻多了幾分從未有過的果決和剛強,這時候的楊侗讓她感覺有點陌生,卻似乎比以往更讓人心安,也讓她心疼。

    長孫無垢心知夫君雖是大隋偉岸之君王,可實際上,他和普通人一樣,也會彷徨、也會害怕、也會恐懼。但現在是人吃人的亂世,而他楊侗是大隋秦王、‘皇帝’,他的身份和能力、他的親人和下屬、他所擁有的一切都沉沉的壓在他的身上,一旦他楊侗懈怠了,那終有一天,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包括她長孫無垢,都會被別人奪走。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楊侗身上有太多令他人忌憚東西,出色的作戰能力、驚人的治國水平、桀驁不馴的性格、正統王朝的繼承人、寒門士子的領袖、世家大族的葬送者、天下第一諸侯的勢力、民族大義的領軍人物……這一系列才能和身份看似光鮮,可如今都已經成為楊侗最大的負擔和壓力,這樣一個光彩萬丈的人物,絕沒有一個諸侯容許他的存在。

    不得不說,長孫無垢是一個聰明的女人,她確實料到了楊侗此時的心態。

    楊侗不能停、不敢停,連懈怠的資格都沒有。一旦他的腳步停下,那就是走向滅亡的時候。與其說是怕‘隋煬帝’這個謚號,不如說是人亡家破,這代價太過沉重,楊侗承擔不起!

    楊侗不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皇祖母、母親、姑姑、妻子成為別人肆意侮辱,這種事情,就算只是想一想,心中都會生起一股憋屈的情緒,更何況自己從來就不是甘于平凡的人。不管是為了親人,還是自己。胸中的斗志,都絕對不能熄滅。

    這一刻,兩個人的心是如此之近。只是楊侗并沒有享受到長孫無垢的這一份理解下的柔情,他迎著風雪,徑直向朝陽展走去!這一刻他的心是火熱的,有著前所未有的堅定,有一種與天下為敵也在所不惜的感覺。

    朝陽殿偏殿之中,杜如晦已經等候多時。

    杜如晦這個記室參軍做的十分稱職,很多事情都無需楊侗去操心,杜如晦都會把問題核心羅列出來,還會附上自己的見解,很多方法要比楊侗想的更加精煉有效,這個記室參軍用得很順手。

    “參見殿下。”杜如晦起身一禮。

    “克明這么早來找我,必是有要事與我商議,說吧,可是因為天寒,哪里又出現了房屋坍塌事故?”楊侗大馬金刀的坐在自己的書桌前,看向了杜如晦道。

    鄴城是新建的城市,房子十分結實!幽州和冀州這些老地盤的房子,有成是從廢墟中拔地而起的,不存在危房,并州也還行,可雍州那里的情況委實不容樂觀,這些天已經收到了不少危房坍塌的急報了。

    “不是這樣。”杜如晦搖搖頭,將手中一本冊子遞給楊侗道“這是最近雍州、并州、幽州乃至冀州整理出來的信息!殿下之前曾有規定,大隋治下各族百姓必須學漢語、穿漢服、行漢禮,也因此,民間出現一些矛盾沖突,突厥奴隸為了獲得官籍,早日脫離奴籍身份,倒是十分規矩,在勞作之余,都利用空閑時間學習我族證語言、文字、禮儀!可是會寧、平涼不少羌族百姓對此非常不滿,每每與地方官吏發生沖突,也令兩郡治安十分不穩定,而他們和突厥、契丹、奚族奴隸不同,屬于我大隋正式百姓,所以,官吏和軍隊都不能暴力對待。”

    “克明說不穩卻是有點過了。”

    楊侗搖了搖頭,道“羌人也好、漢民也罷,我們都是本著十戶一村的原則進行安置的!憑這些松散稀疏的人群,沒有達到撼動大隋統治的資格!而且我們的制度也得很清楚,想要享受漢人的同等待遇,就先要成為漢人,而學會說漢語、字漢字、行漢禮、穿漢服是最基本的要求!若這都做不到,憑什么享受一樣待遇?”

    “恕臣直言。”杜如晦皺眉道“殿下有意將天下百族歸于一族,以避免國內出現族群紛爭,這本無錯。只不過自古以來,歷代君王、先賢皆以安撫為主,以王化、仁德感化。”

    “然而…自夏商周以來,王道和仁德就沒有成功的同化過一個民族。”楊侗打斷了杜如晦,接著說道“就拿奚族來說吧,在夏商周時期,它叫東胡,當時大家在歸化;到了秦漢,它叫烏桓,還在歸化;到了魏晉南北朝,又分裂為鮮卑、柔然、庫莫<!--中间广告位置-->奚、契丹、室韋、奚族等多個部落,這時候,我中原王朝還在用王道和仁德歸化,可結束是縱橫天下莫可御的柔然汗國成立了;到我大隋,前突厥汗國把柔然取而代之,分裂成東西突厥之后,依舊用王道和仁道善待東部突厥汗國,結果呢?始畢先是兵圍雁門,接著又與我決戰于馬邑。克明,這說明什么?說明王道和仁德手段感化不了異族,先賢那一套根本就行不通。你也是有自己思想主張的,你覺得先賢說的就是萬世不變的哲理嗎?”

    “這……”杜如晦聞言一怔,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先賢就一定會對?

    這個疑問,其實都有擦邊球的說法!杜如晦也抱以了置疑的態度,特別是楊侗那天用《生于憂患死于安樂》反諫儒家的時候,思想已經漸漸明晰。

    “世態變遷、滄海桑田的道理,克明應該懂吧?”

    “自然!”杜如晦點點頭。

    “舉個簡單例子,今天我打你一頓,如果你明天死了,這是我下手過重,按律當服刑!但如果你三十年后死了,也要怪我嗎?”

    “肯定不能。”

    “同理,先賢學說,是以‘當時’天下的實際情況而創作出來的知識,他們的學說利用于當時,是無可厚非的正確舉措。但放到幾百年后的今天。卻未必會對,時代在推移,學問也應該與時俱進,生搬硬套于國不利、于民不利。就像李牧的戰車陣、衛青的武鋼車陣、劉裕的缺月陣都是著名的以步克騎之戰術,但若現在來用,絕對會被打得落花流水。時代進步戰術也要跟著進步,淘汰的東西就算曾經再高明、再輝煌,也失去了因有妙用。既然大家可以接受‘兵無常勢,水無常形’的戰術道理,為何做學問、做實事就一定要照搬先賢經驗?”

    楊侗笑道“‘王道和仁德’千年歸化不了一族,這就說明它不能令四夷賓服。我不是說它不好,只是覺得它用錯了地方。因為漢胡觀念、風俗差異大!你想讓人家接受你的觀點,有時候需要先用拳頭把他打服,然后大家坐下來擺道理,你把他打疼了,他自己聽你的話。就如秦始皇統一文字、度量衡,到如今,還有幾人記得六國文字和度量衡?”

    “殿下想要效仿始皇?”杜如晦驚訝的說道。

    “將羌胡與六國并論,太過抬舉他們了一些。”楊侗搖了搖頭“我只是說王道和仁道在短期內的確能讓他們感恩戴德!但中原王朝只要衰敗,我們這個宗主國,就是他們屠宰的對象!他們仰慕我中原繁華不假。可仰慕的另一面是嫉妒,嫉妒就之心一起,會有奪過來的心思。他們不動是因為他們沒有實力,一但他們有了實力,必然會露出他們了銳利牙齒。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突厥的啟民父子,啟民對我們大隋感恩戴德,可到了始畢就立即翻臉了!所以,只要異族保留著自己文字、服裝、風俗,總有一天還會成為我族后患,到那時,我們的后代未必能夠壓得住他們。”

    “那不知殿下有何妙策?”。

    “只要看清問題的關鍵,解決問題的策略就有了。”楊侗笑著說道“非我族類,為何其心必異?”

    “臣洗耳恭聽。”。

    “不同。”

    杜如晦聽得愕然。

    “他們穿的不同,說的不同,在人群里很突兀,所以大家本能排斥。但如果突厥人、吐谷渾人都穿漢服,說漢話,你覺得他們還突兀嗎?”楊侗指了指門外肅然而立的衛兵,有好幾個是霫族人,但現在看去,與尋常漢家將士沒多大分別。

    “無法辨別。”杜如晦搖了搖頭。

    “胡漢雜居的確造成一些小混亂,但從長遠上說,卻是最有效的辦法。我們要做的是什么?律法上不偏不倚,讓他們看到公平的一面,從而降低他們排斥漢人的心里防線。只要做好這一步,再以各種權利誘之,他們就會自然而然的依靠過來!”

    “臣受教了!”杜如晦若有所思的向楊侗行了一禮,而后告退而出。

    今日這一番言論,并不是楊侗比杜如晦聰明,而是他站在了時代的高度上,為杜如晦打開了一扇全新的門戶,一扇讓他跳出固有思想的大門,以一種全新的視角去思索問題、解決問題,使他許多以往的疑惑豁然開朗。

    楊恭仁、楊師道、房玄齡、魏征他們在這個問題上,也曾經糾結過、困惑過!而孔穎達甚至在一些仁義道德的問題上,與楊侗紅過臉,但如今卻不會了,一個二個拋棄了枷鎖,用理性的眼光看待問題,而不是像以前那么,動不動就去找古籍來解答。

    能用自己的眼光看問題,用自己的思維解決問題,在這個尊師如父的時代,絕對是一個巨大的進步,在思想上,他們已經得到解放,走向了獨立。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