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34章:六境

正文 第234章:六境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當清晨第一縷天光灑入閣樓之中,楊侗緩緩的睜開眼睛,自穿越以來,這絕對是睡得最沉的一次。

    初冬的寒氣被窗紙隔絕在外,但楊侗仍舊不愿從被子里出來,有一種‘苦短日高起,從此君王不早朝’的感覺。

    “夫君該去與諸位先生議事了。”長孫無垢如同慵懶的小貓兒一般瑟縮在楊侗懷里,長長的睫毛顫動著,如同蝴蝶振翅。呼吸也有些凌亂,最終忍不住按住了在自己胸前那作怪的大手,清冷的聲音里,少有的帶著幾分嬌嗔。

    寬敞的床榻上躺著四個人一點也不擁擠,水天姬、李秀寧還在一旁酣睡。為了懷上骨肉,她們昨夜癡纏得很晚,水天姬蜷縮在楊侗的胸膛上,嬌嫩的俏臉上,還掛著承受雨露后的滿足和歡暢。

    李秀寧在最里面,緊緊地摟著水天姬,被中半遮半掩身子,足已讓雄性動物瘋狂,鼻端縈繞著淡淡香氣與空氣中傳來的曖昧氣息混合在一起,不斷刺激著楊侗鼻腔。

    對于長孫無垢來說,這種場面哪怕不是第一次,仍舊有些不適應,感覺實在有些荒淫,卻又不舍那給她帶來安全感的強健臂彎。

    從一開始認命般的婚姻,到如今已經變得離不開,尤其是聚少離多的婚后生活,讓之前并不深刻的情感,在思念之中一點點沉淀和升華。

    將這個女神般的天仙化人拉到墮落人間的過程,一直是楊侗最喜歡的感覺。此時聽聞長孫無垢不舍卻又不得不說的勸諫之語,楊侗也只是笑笑,并沒有太過在意,繼續抱著長孫無垢溫存,風雨過后的美麗女子身上,總有一股令男人著迷的魔力,讓他愛不釋手,不舍得分開。

    又胡鬧了一番之后,楊侗才強行讓自己離開溫柔鄉,一時的放松是可以,但太過留戀,只會磨平心中雄心壯志,‘溫柔鄉乃是英雄冢’真不是亂說的。

    對于“溫柔鄉是英雄冢”這話,楊侗在后世是很認同的,因為歷史上類似的事情發生了太多太多。從幽王烽火戲諸侯,到吳三桂沖冠一怒為紅顏等等事例,無不證實這話的意義價值。

    但自與小舞成婚以后,楊侗有點改變了想法,‘溫柔鄉是英雄冢’并不絕對。

    說那話的人是因為他們沒有遇上小舞、長孫無垢、水天姬、李秀寧這種熟知大是大非賢惠妻子。

    她們四人在生活中張弛有度,該溫柔的時候溫柔,該勸說的時候勸說。

    作為妻子,她們一個個都盡心盡力服侍著自己的丈夫;作為兒媳孫媳,她們真心誠意的陪同長輩聊天,以盡孝道;作為一個望夫成龍的女人,她們以身作則。不管愛好為何,每一人都如東晉祖狄般,聞雞鳴而起,不是練武就是讀書,以身作則、以己為榜樣的感染督促楊侗,完完全全是模范妻子。

    常人獲其一,已經人生最大的幸運,而楊侗一人獨占四人,完全稱得是艷福齊天。

    將被子蓋在李秀寧身上,免得凍著,又跟著長孫無垢說了一會兒話,兩人這才起來!

    看著為鏡中為自己打理頭發的長孫無垢,以及還在沉睡的水天姬和李秀寧,笑道:“她們今天估計是爬不起來晨練了。”

    “昨天晚上鬧得那么瘋,妹妹們哪里還起得來啊?”長孫無垢沒好氣的白了丈夫一眼,兩人收拾停當,出到了外間!

    小舞已經安排好了溫馨早餐。

    精致碟中裝有幾樣素菜,或是翠綠晶瑩、或是嫣紅欲滴,有的用清油清炒,有的是精鹽腌漬……有雪白饅頭、油烙餡餅,還有用砂鍋盛著的白米粥……看上去令人舌底生津、食欲大漲。

    與鐘鳴鼎食的奢華全然不符。

    長孫無垢連忙上前幫忙準備。

    “小舞,都跟你說幾回了。”楊侗一伸手,將她手中的碗筷搶了去。從后摟住略微有些變化的嬌軀,故意沉著臉,怒道:“這些事,讓下面的人做就可以了,你現在可是國寶。就算是皇帝的女人也比不上你一根手指頭。”

    楊侗摟著她日小舞和長孫無垢粲然失笑。

    “真霸道,不過夫君,你不就是大隋的皇帝么?”小舞嗔怪的笑罵一聲,身體卻又軟了幾分。

    “夫君?”

    “嗯?”

    小舞猶豫了一下,一雙鳳眸憂色流露,柔聲道:“幾天前,我們姐妹逛了逛鄴城,感覺城中奢侈之風日盛。”

    楊侗自從進入北方以后屢屢大勝,讓隋朝成為天下第一大勢力,由于政策得當,民生在短短幾年里已經恢復到亂世前的水準,作為隋朝第一塊地盤的冀州,發展更加迅速,比亂世之前有過之而無及!

    隋朝的戰爭已經由被動防御轉向主動,一場接一場的大勝,一個敵人接著一個敵人的倒下,也使隋朝越來越穩定,由此帶來的是繁華富庶。與之相對應的,便是奢侈之風的興起。作為隋朝中心的鄴城,勤儉樸素風氣已經漸漸散去!

    “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這句話尚未現世,但并不妨礙睿智的隋朝人理解這其中的道理。

    小舞和長孫無垢知情達理、生性簡樸,看不慣鋪張浪費,最近刮起的這股奢侈之風令她們十分反感。

    “是啊!”長孫無垢坐在了楊侗的另一邊,也很擔憂道:“據說是從兩名官員的家眷引起的!”

    “哦?怎么回事?”楊侗饒有興致的看著兩位妻子。

    “有兩名官員的家眷在一家蜀錦店鋪相遇,衣著樸素者,遭到奢侈者嘲諷,一氣之下買了價值不菲的首飾……奢華之風便由這里開始了。”

    “你們想讓我制止這種不良風氣?”楊侗明白兩人的意思了。

    “是啊!這很不好!”

    “你們倒是說說,不好在哪兒?”

   <!--中间广告位置--> 小舞說道:“人皆攀比之下,會讓一些官員鋌而走險,滋生貪污索賄的事件。”

    “貪污索賄自古即有,以前有,以后也會有,任何一個朝代都避免不了!我從來就沒奢望大隋官員全部都有清正廉潔的覺悟,靠自覺自律來約束官員,完全就是一個笑話。所以我才設御部、設郡級刑部、努力完善律法,以規則約束官員的行為!”

    “夫君不打算扭轉這股風氣?”這時,水天姬和李秀寧也走了出來。

    楊侗說道:“其實奢侈之風,反過來看,對社會也是有益的。”

    小舞哼了一聲,道:“你倒是說說,奢侈有什么益處?”

    楊侗反問道:“一匹蜀錦多少錢?”

    小舞道:“蜀錦價如金!”

    楊侗道:“好吧,就算它一尺百貫錢。我現在買了一尺,如果我不買這一尺,那百貫錢在哪兒?”

    “自然被你省下來了。”李秀寧道。

    楊侗點頭道:“的確是省了下來,然而我又不會帶在身上,所以它和灰土一樣,在府庫之中灰塵積落、蜘蛛結網!而我將現在買了蜀錦。那你說,這百貫錢又在何處?在養蠶人手里、在采桑女手中、在織布女手里、在往返巴蜀和鄴城的船員手中、在腳夫手中…然后,又通過商稅收回到國庫之中…”

    四人呆滯,好像還真是這個道理。

    楊侗看著李秀寧,問道:“如果沒有這百貫錢,你們可知道后果嗎?養蠶人、采桑女可能被毒蛇咬了,無錢醫治而死,織布女可能沒錢買米餓死,船員可能沒錢買衣服凍死!現在大家因為分了百貫錢,病死、餓死、凍死這些問題就不會發生了;而我呢,則是買到自己心儀的蜀錦!”

    “也就是說,這一百貫錢轉了一圈下來,大家是各取所須、各得其所、救人無數、盡皆歡顏!而你們卻說奢侈不對,那請問,不對在哪里?”

    四女一臉懵逼!

    自古都提倡勤儉度日,奢侈不對,但楊侗奢侈了,卻讓許許多多人受到實惠!如果他不奢侈,反倒害了養蠶人、采桑女、織布女、船員腳夫。

    四女絞盡腦汁想反駁,卻發覺無言以對!

    奢侈不對嗎?

    肯定不對。否則,古往今來的圣人、典籍就不會提倡節儉、遏制奢侈了!因為奢侈是禍國之源,許許多多的昏君就是因為窮奢極欲而使國破家亡,也有許許多多家族因為奢侈而敗亡,多不勝數的例子足以證明奢侈不對!

    可是現在聽楊侗這么一說,她們發現奢侈不僅沒錯,反而利國利民……

    反倒!

    勤儉不對!勤儉是犯法!勤儉是謀財害命!

    最后的結論是奢侈活人無數、勤儉禍國殃民……

    四女想破腦袋,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

    “錢幣不能吃、不能喝、不能穿!只有交易的時候,才能體現出它存在意義!在以物易物的時代,黃金白銀和黃土其實是一樣的,沒有絲毫價值,人們之所以用錢幣代替物物交易,無非是以它的稀有來衡量物品的價值!彌補了物品與物品這間的差價,從而達到皆大歡喜的目的!”

    “錢幣只有花出去才能體現出它的作用……”錢幣的價值是中學生都懂的道理,可是楊侗發現自己的四個大小老婆一臉懵圈,完全不懂他在說什么!

    這是一千多年的代溝,根本沒辦法彌補的代溝……唱完了獨角戲,楊侗有氣無力的說道:“總而言之,鄴城里有錢的都是官員,如果他們不奢侈的花錢,商人賺不到錢!鄴城就會蕭條無華!”

    這一下,四個小少婦大致明白了一些,不過依舊似懂非懂。

    “不說這個了!”

    楊侗親手為她們盛了一碗冒著熱氣的白粥,道:“農民勤勞,是為了更好的生活;商人賺錢,是為了更好生活;官員辛苦治理地方、將士賣命作戰,也是為更好的生活……世人賺錢花錢,就跟吃飯睡覺一樣,是生活中的常態。賺取錢財是為了改善生活,花錢是為了活得更快活!他們通過努力而有了錢,過上自己理想的日子,很正常的。”

    “其實勤儉和奢侈是不同的人,選擇的不同生活方式…勤儉是我們民族的傳統美德,執此生活態度的人,既是一個人良好的生活習性,也是一種文明素養;崇尚節儉對社會來說,則是一種文化,是社會文明程度的體現。”

    “你們勤儉節約、喜歡高雅文藝,與庫房中有多少錢帛無關,只要吾之心安,即是甘之如飴,這是你們的生活態度……穿金戴銀、滿頭珠翠則是另一種人的生活態度。對于那些人,就算我出面制止,她們照樣在家里穿戴上去!既然制止不了,又何必干討人厭的事情呢?總之,那是別人選擇的生活方式,不能干涉壓制!”

    最后,楊侗總結式的說道:“勤儉和奢侈是人生境界上的差別,由儉入奢為一重境界、朱門酒肉臭為二重境界、由奢入儉為三重境界、‘良田萬頃,日食一升;大廈千間夜眠八尺’為四重境界、‘此心安處是吾鄉’為五重境界!”

    “夫君,您覺得我們是哪一重境界?”

    “第五重!”水天姬得意的答了李秀寧之問。

    “錯了!”楊侗搖頭晃腦道,道:“我們家的女子都處于至高境界。”

    “至高境界是什么?”

    “所謂‘美人’者,以花為貌,以鳥為聲,以月為神,以柳為態,以玉為骨,以冰雪為膚,以秋水為姿,以詩詞為心……”

    ‘美人’在這里是一種境界,讓人孜孜不倦的人生至境。

    四女細細的咀嚼,居然有些癡了……

    自己這夫君當真灑脫,若無大智慧,何以有此超凡脫俗的見解?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0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