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33章:杜如晦

正文 第233章:杜如晦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數日后,鄴城清華學宮。

    科舉考試在萬眾矚目中正式開始,天還沒亮,三萬多名寒士便從四面八方匯集到清華學宮。

    他們都有一個屬于自己的考號,只對照好考場,便能找到考場所在。考場在前天、昨天開放了兩天,考生都在事先看過考場,各都輕車熟路。

    每一個考場都有專人檢查夾帶之類的東西,然后簡單的核對了考號,便放考生走進考場,快速而有序,不到一個時辰,三萬多名考生便已經全部入場,然后對號入座。

    杜如晦就坐之下,發現書桌有筆墨紙硯和漿糊,另外還有一張紙條,上面印刷著考試規則,還有錄取說明,說是考試以后,會錄取前三百人,經過兩個月的培訓,便可直接為官,另外還選出三千人就讀清華學宮,食宿全免以外,朝廷每個月還補貼兩貫錢用以養家,下面蓋著一個寫有‘大隋尚書左仆射楊恭仁’的印章。

    考官解釋道:“這次科考錄取成績最好的三百人,培訓以后,便會分到各郡縣就職;第三百零一名到三千三百零一名,則可以到清華學宮深造,當然了,若是不愿意就讀清華學宮,朝廷也不勉強,愿意就讀的考生可以在紙條上寫上自己的名字,然后與答卷一同上交,不愿意就讀之士,不用上交紙條!不過大家最好考慮清楚,每個月兩貫錢的補貼看似不多,但我大隋物價極低,一斗米才三十錢,也就是說,這兩貫錢可以買到六石六斗米,頂夠五口之家一月開銷!心無旁騖的在清華學宮學習一年后,明年即可就近參與科考!在這一年中,你們將會得到名師的指點,比起閉門造車學到的學識多得多,明年考中的機會也比其他人高了不少,所以,大家務必想好。”

    杜如晦立刻意識到大隋這是為以后奪取到的地盤,進行人才儲備。名義上只是招三百人,實則招三千三百人,錄取率高達十分之一!

    他雖然有信心進入前三百名,但還是提筆在紙條上端端正正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杜如晦。

    態度很重要!

    …………

    另一邊,朝暉宮中!

    如麝如蘭的芬芳在空氣中飄散,窗外小園,桂花盛極而綻放,浮光掠影的片刻間,清風悠揚,樹梢枝葉柔緩搖曳著,此起彼伏,層層疊疊的天地奇景,宛若置身錦簇花海,令人心曠神怡。

    閣樓之中,悠揚的瑟音如溪水潺潺,緩緩地地流淌在這雅致的院落之中。

    楊侗坐在窗邊,欣賞著窗外的秋色,在他身側,小舞依偎在楊侗的懷中,美麗的俏臉上,帶著幾分母性的光輝,偶爾看向楊侗的目光中,濃濃的幸福流淌……

    無垢坐在楊侗不遠的琴坐之上,美妙的音符自纖纖玉指躍然而出。

    四名小婦人,或嬌憨俏麗,或秀麗雅致,或機靈可愛,或是英姿颯爽,看一眼都美不勝收。

    最美的還是坐在楊侗身邊的小舞,她今天一襲淺黃宮裝,肌膚皓如凝脂,清純可人卻又美若天仙,溫柔似水卻又貴氣逼人,清麗嬌嫩卻又母性氣質濃郁……

    當然,論相貌和氣質,無垢、天姬、秀寧并不遜色于小舞,只是小舞有孕在身,多了一抹三名側妃所不具備的韻味。看著四個各具研態的四名妻子,心中升起了股名為家的溫馨。

    “夫君,又要出征了嗎?”小舞見楊侗半天無言,有些心不在焉,柔聲問道。

    “沒有!”楊侗搖了搖頭,笑道:“若是天下沒有大動蕩、大變故,未來一年內,我不會主動挑戰戰端。”

    小舞溫婉的點了點頭,依偎在楊侗胸口,呢喃道:“非是我要束縛夫君,只是夫君如今不僅是大隋之主,更是我們姐妹的夫君,孩兒的父親,若夫君有什么事情,這大隋的天怕是要塌了。”

    楊侗點點頭,如今的他,確實沒辦法像以前那樣隨時親臨前線了,輕柔的摸著小舞微微隆起的小肚子,看著紛紛走到身邊的三位側妃,笑道:“你們大可不必擔心,如今我大隋兵多將廣,獨當一面的將軍多的是!哪怕真有大戰發生,我這個外行將軍就不去壞事了!”

    “夫君戰無不勝,哪里是外行將軍了?”水天姬脆聲說道。

    楊侗苦笑道:“行軍布陣什么的,我真是一點都不會!我經歷的戰爭也就幾場而已,根本沒什么技巧,獲勝的秘訣只有閃電偷襲、實力碾壓!別的全沒了!唯一算是運用戰術的戰役是在武德山擊敗竇建德那一場決戰,可實際上的總指揮是靠山王楊義臣,只不過那時候我需要軍威來震懾各路亂匪,所以他把名義讓給我了!”

    李秀寧問道:“聽說薛萬徹還在草原上搞破壞?”

    “對!”

    薛萬徹已經成長起來了,失蹤了一段時間后,帶回來了一個柔然族,接著帶著殘余的一千八百多人、五千柔然勇士以及幾千新兵,湊足一萬后,然后和黃君漢去草原當強盜去了。至于程咬金、謝映登被楊侗打<!--中间广告位置-->發去白城當秦瓊副將。

    水天姬笑靨如花,纖纖玉指將一枚桔子剝好,一瓣瓣整齊的放在玉盤里,托到楊侗面前。

    在中原生活了好幾年,她已經漸漸褪去了草原女子的印記,肌膚也變得晶瑩如玉,眉眼間多了幾分溫婉,無論語言還是生活習慣都和漢家女子沒有區別。

    身份上也從一個為部落命運而憂心的草原部落族長,變成了一個明麗美艷的少夫人,但她畢竟天性難泯,渾身洋溢著充滿動感的青春活力。

    不過她見到小舞懷孕之后那種幸福的光輝,她的感受和其他兩個也差不多,有些酸溜溜的感覺,久久都化不開。她抓著楊侗的胳膊一陣搖晃:“夫君啊,你不公平。”

    “我哪兒不公平了?”楊侗愕然,心里冤枉死了,自己的女人雖然多了一點,可每一個都視若珍寶,更不會因為正妃側妃之別厚此薄彼,說起來,自己是這時代中,對大小老婆最公平的一個了。

    水天姬指著小舞的肚子,道:“你看看,大姐大著肚子了,偏偏我的肚子一點動靜都沒有,我也要生個寶寶玩。”

    小舞面色羞赧,抿嘴微笑,一臉幸福。

    “咳咳……”楊侗差點被桔子嗆死,“這種事兒,我怎么能決定得了?一年之中,你跟著我的時間最多,你懷不上我也沒辦法。”

    這話還真是真的,水天姬是一軍主將,在姐妹四人中,她跟楊侗的時間最多最長,偏偏就懷不上,這還真怪不了楊侗。

    長孫無垢、李秀寧也是滿眼羨慕。這種幸運沒有落到自己身上,心里多少也是有點失落的。

    小舞紅著臉道:“反正夫君都不出征了,妹妹們晚上多多努力不就行了么?”

    “好啊好啊!”水天姬第一個贊成,長孫無垢、李秀寧面色通紅,不好意思說話。自從小舞下達了荒唐的命令后,大被同眼這種事兒,天天上演,不過幾天下來,自己居然習慣了。真是……

    楊侗輕咳一聲,“生孩子這種事情,也不是我做得了主的,我們日后再說……”

    回到鄴城這十多天,是楊侗自重生以來,最悠閑愜意的日子,也是豐收的日子。

    算起來,從今年年初出兵草原開始,一轉眼十個月已經過去了,楊侗似乎都沒怎么消停過,眼下從長安回歸鄴城,趕上了清華學宮開門授徒。

    算起來,德治與法治之辯對楊侗而言,確確實實帶來了不少好處,目前雖然沒有看到諸子百家中的某一家入駐,但從各地回饋的情報來看,反響非常不錯。

    根據各地陸續上報,無論遼東、幽州、冀州還是并州,今年都是一個豐收的年景,尤其是在水網縱橫的冀州,不但風調雨順,而且因為提高匠人的地位和待遇之后,在發明即有獎的刺激下,‘開天院’和工部弄出不少好農具來,冀州百姓的耕作工具都翻新了一遍,還有糞肥的施用,也在促進了產量的上升。

    單是冀州一地,今年的收成就比去年翻了兩倍之多,楊侗雖然降低了賦稅,但楊侗政權在民間有極高的公信力,百姓愿意將糧食售賣給官府,而官府從商業這塊得來的賦稅用來收購糧食,庫存的糧草不但沒有降低,反而成倍成倍的翻上去。

    關內道差一些,由于被郭子和、梁師都引來的突厥人蹂躪了幾年,本就凋零的人口更加稀薄,很多地區都沒有人了,不過收復以后,優越的政策吸引了許多關中百姓來投,重點安置百姓靈武、鹽川、朔方、雕陰四郡日漸興盛了起來,今年收上來的糧食勉強能駐軍食用,加上前后兩次訛詐李淵的糧食都在關內道,養軍和以工代賑都不成問題。

    關內道雖是入手最晚,但政令的推廣無疑是成功的,而且因為每項政令在御部監管之下,都能很好的落實到位,大隋很快就得到了萬民擁護,為楊侗地盤的凝聚力上升了一個檔次。

    只不過隨著中原三大諸侯都開始執行均田到戶制度以后,百姓故土難離,如今已經很難大規模的增添人口了。只有關中是關隴世家的集中之地,李淵不敢得罪他們,倒會有關中翻山越嶺投奔而來,但也已經過了爆炸期,人數不多,卻也聊勝于無。未來除了地盤內自己產出的人口以外,很難再像前些年一樣出現人口猛增現象,想要繼續增添人口,除了鼓勵生育,還得打周邊諸侯的主意,就算暫時不準備打仗,也要想方設法的吸納中原人口、資源和人才。

    不過,這些都不著急,因為下一輪的中原之戰一旦爆發,百姓還是會跑來的。

    未來的一年內,除非出現影響天下大勢的戰爭,否則楊侗為首的隋朝,基本上都放在發展自身上面。

    總體而言,今年是一個碩果累累的豐年。

    然而,最讓楊侗滿意的,還是小舞腹中小寶貝的到來,那種將為人父的喜悅,比一年的收獲加起來還要猛烈。甚至,有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安寧,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定了下來。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0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