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30章:聯合世家

正文 第230章:聯合世家

推薦閱讀:龍婿大丈夫娛樂超級奶爸朕有帝皇之氣海賊之吞噬果實九零時光微微暖三界之城市獵人大道從心最強贅婿巔峰軌跡神級基地

    李淵雖然沒有招惹世家,卻也借鑒了楊侗的不少方法,比如說均田到戶就在上洛郡推廣了開來。

    因為上洛郡曾經是吃人魔王朱粲的領土。朱粲上上下下都以吃人為樂,大軍所到之處以百姓為糧,致使上洛白骨于野,人口絕跡。

    朱粲雖為李孝恭轟去了南陽一帶,但今之上洛郡卻沒人了,也因此,全郡土地都成了官田、官地。

    在安置百姓于此之時,李淵少了諸多掣肘,可以說李淵對楊侗的許多政策完全抱以熱衷態度,因為這一系列政策,統治者都是最大的獲利者,所以楊侗的一些政策就算不能照搬,李淵也會跟兒子和麾下謀士探討,如何能用在李唐的疆域之中。

    因為均田到戶、攤丁入畝稅少了世家大族那一層盤剝,不但令上洛郡走向了富足、豐滿了國庫,也引來不少蕭銑治下的百姓。

    但李淵做得不徹底,不敢在關中推廣,使深受世家盤剝的百姓、世家大族奴仆、佃戶就近逃往楊侗治下的關中各郡。

    李淵雖然不敢推廣在治下推廣義務教育,但《蒙學》傷的是世家大族,卻利于萬世皇權,他絕不禁止。

    李淵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苦笑道:“想必楊侗賺得盆滿缽溢了。”

    在賺錢方面,楊侗實在厲害!

    他開設的官辦供銷聯社,專門販賣糧食、油鹽、農具、布匹等生活必須品,從而抵制商人的惡意抬價,只要供銷社一直平價販賣,物價穩定,別人就鼓動不起百姓!也因為供銷聯社是官辦,百姓哪怕排著隊都愿意去買,使得大量差價都落到楊侗口袋之中,這也為養官、養軍提供了大量資源。

    李淵固然眼紅,卻就不敢辦,因為糧食、油鹽、農具、布匹生意都在關隴權貴手中,他不敢去搶關隴權貴這碗飯。

    他一揚手中的《蒙學》,搖頭道:“這書全是宣紙做成,楊侗要推廣文教,卻是想當然了!等他成為窮光蛋,就會知道全治普及書籍是多么的可笑。這書在隋朝賣價幾何?”

    宣紙不遜色后世紙張,唯一的缺點就是做工繁雜,一張上好的宣紙需要經過浸泡、灰掩、蒸煮、漂白、制漿、水撈、加膠、貼洪等十八道工序,歷經一年方可制成。

    故而宣紙極為昂貴,常人想都不敢想。就算是李淵,也舍不得浪費,平時用的都是硬黃紙書寫,只有到必要時候才會用上宣紙。

    《蒙學》這一本書,雖說只有《千字文》、《三字經》、《弟子規》,但附加釋義和一些教人向善、學習的小故事之后,也有幾萬字,百多張紙!包括印刷費用,裝訂費,那價格尋常百姓如何買的起,連書都買不起,試問百姓如何能夠讀書萬卷,如何能夠擁有豐富知識?

    隋文帝為了消弱世家門閥優勢,廣推文教、開設科舉,他本意是讓天下貧寒百姓都能學到知識,以再科舉制度考取功名,從而打斷超級大豪門對文化層次以及中小官員的壟斷。

    但因為文教不是一天兩天就都到效果的,科舉制反而讓世家大族獲得了更多的好處,也直接導致了英明神武隋文帝在晚年干了件蠢事。下令廢學,將國子監、太學以及州縣學全部拆了廢了,不允許百姓學習。之后楊廣雖然重新辦學,但因為紙張太過昂貴,書籍依舊是天價,效果也不盡人意。

    劉文靜明白李淵的意思,說道:“這種紙面光滑、潔白如玉、任意折疊的紙張并不是宣紙,價格和竹紙差不多。”

    李淵眼睛大瞪,低呼道:“怎么可能?”

    在唐朝,除了宣紙以及一些名貴紙以外,再也沒有可以折疊的紙張。流傳市面最廣的是竹紙、硬黃紙,竹紙流行小康之家,這種紙硬如餅干,只能用于書寫,一折就斷,價格最低。

    劉文靜說道:“據說造紙術、印刷術的技術在隋朝得到了重大突破!隋朝各地的供銷社都被書籍堆滿了,書籍厚薄不同,價格高低也不等,隋朝已經全部普及了,因此書籍才會銷往關中和其他地方!但最高的書籍也不過是兩貫錢,莫說世家大族,便是普通百姓,也能買得起。據說在隋朝,價格最高的書籍也就兩百錢而已。兩者價格有十倍之差,是書商從中牟取了巨大的差價。”

    “這卻為何?用意何在?”李淵皺眉不解,書籍在楊侗那邊普及開了,但在關中卻是壟斷性的,就算最貴的書籍價格翻到兩貫給書商,到這邊二十貫后,也都有人愿意買,楊侗只賺書商一貫八百錢,未免太便宜了一些,他感覺這里面必有陰謀。

    “楊侗不是在賣書,而是收買天下寒士和百姓之心啊!”劉文靜感嘆道:“書籍在以前財富的象征之一,藏書多寡是一個世家富裕與否的一個標準。而寒士求學不易,想要求學、想要有書讀,需要借書抄錄,繁瑣不說,還要欠下一個老大人情,若是關系不好,還借不到。如今楊侗以低廉價格將書籍交給唯利是圖的天下書商賣于天下,寒士若再想求學,不必再求世家門閥,長此以往,天下寒門必然大興,最后,天下寒士感激的是誰?是推廣物美價廉的書籍的楊侗。”

    天下最想讀書的是哪個級別的人群?

    世家大族?并不是!

    世家大族擁有天下最豐厚的教育資源、生存條件,讀書對他們來說是吃飯一般的習慣,又能通過家族關系出仕,對讀書沒有太多渴望。

    百姓?也不是!

    在解決溫飽問前,百姓關心的是生計,讀書對他們來說只是一件很崇高的事情,是一種遙不可及的空中樓閣。但解決生計之前,他們不會往讀書方面想。

    最渴望讀書的——

    無疑就是寒門了。

    寒門和后世的寒門不同,這時代的寒門,指的是不必為生計擔憂,卻又不是世家豪門的小富之家,寒門人家知道讀書能給自己帶來什么益處,所以他們才是天下之中,最渴望掌握知識的一個群體。

    ‘窮文富武’一說,是紙質書籍流通天下,不再昂貴的說法,在仍舊以一折即碎、大力即碎的竹紙為王的現在,‘富文窮武’才合情理。

    寒門子弟受盡世家白眼不說,還要屈尊降貴,為的就是有一個求學機會,而且就算學有所成,要想得到進階機會,得要權貴世家們賞不賞識,愿不愿施舍。也因為背后沒有世家支持,一輩子都無法身居高位,即使有那也是意外中的意外。只不過世家門閥與寒門之間的界線沒有那么明顯,寒門只要成功的積累三代,也有希望晉身世家豪門之列,但<!--中间广告位置-->那需要上百年積累才有可能。

    楊侗將大量廉價書籍盛行天下,勢必有大量寒士歸隋,因為相比仕途資源固定分配、上品無寒士、寒門無貴子的關中、中原、江南等地,隋朝執行的重視寒士、開科舉士、能上庸下等用人制度,能夠寒士獲得更多出頭機會。

    “這……”李淵沒想到這一招,除了斬斷世家大族的根,竟然還有這等效果,李淵心中不禁哀嘆起來,他也有推廣義務教育的心思,卻被麾下謀士制止,若早早推廣,這份天下寒士的人情,他李淵豈不也能占據一些?到時候何愁沒有人才可用?又何須處處受制于世家門閥?急忙看向劉文靜道:“肇仁可有破解之道?”

    “此乃楊侗慣用的陽謀,天下各方諸侯都能看出,只不過他們都與世家門閥有交集,所以無人敢碰,楊侗治下之域,無世家門閥一絲立錐之地,各種利國利民政策才得到盛行,但是在文教上,哪怕他那么強勢,也依舊用了三年多時間來鋪墊,如今他大勢己成,便是天下世家門閥聯手,也無從抗拒。”劉文靜搖了搖頭,嘆息不已!

    殿中氣氛,隨著劉文靜的話語陷入沉默,李淵父子三人和蕭瑀、陳叔達都理解劉文靜為什么這么說。

    如今蕭瑀、陳叔達成了李淵最信任的李唐新貴,都有資格參與這種重大決議。

    蕭瑀是南朝梁明帝蕭巋第七子,西梁靖帝蕭琮異母弟,隋煬帝蕭皇后之弟。幼行孝道而聞名天下。愛好學習、才華橫溢,為人剛正不阿、光明磊落。西梁滅亡后,楊廣和蕭皇后撫養成人,進入長安后拜內史侍郎,李淵立足關中時,他獻河池、順政、漢州三郡給李淵,官拜戶部尚書,加光祿大夫,封宋國公!

    陳叔達是陳朝宣帝陳頊第十七子,陳后主的弟弟,容止出眾,頗有才學,十余歲時便能即興賦詩,援筆立成。他原是絳郡通守,李淵起兵造反時,他獻絳郡投降,后被封為黃門侍郎,如今接替劉文靜的納言之位,成立李唐的權貴之一。

    這也是李淵有意識的消弱關隴權貴在朝中的勢力,雖說他是因為關隴權貴而入關,并迅速坐穩,但他對關隴權貴的強勢心懷顧慮。

    但由于關東士族在關中不如關隴權貴,李淵便漸漸引進了南方士族,這也是蕭瑀和陳叔達連連提升的緣故。

    至于劉文靜,雖是李淵謀主,在起事的前幾年也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他是一個書生意氣極重的狂士,又因為知道太多不應該知道的事情,已近邊緣化。

    “圣上也不必太過在意書籍涌入關中的影響。”劉文靜笑道:“楊侗固然獲得天下寒士之好感,并獲得大量寒士的效忠,卻也觸動了全天下世家大族和各大諸侯核心利益,這也為結盟創下了堅實的基礎。不出一年,我們必能聯手各方諸侯共討之。楊侗雖強,但邊境延綿數千里,西起靈武,東至遼東,若諸侯聯手共討伐,圣上覺得楊侗以一家之力,能擋天下兵鋒么?”

    “絕對不能!”

    相比于昔日反王盛行的時份,如今數得上的勢力無外乎李淵、李密、王世充、竇建德、朱粲,以及南方的杜伏威、沈法興、李子通、林士弘、蕭銑,數量雖然比以前少了,但勢力卻都不差,若這些諸侯能夠勠力同心的聯合在一起,就算楊侗再強,李淵也不認為他能力抵抗得下來。

    “只是如何說服各路諸侯聯手呢?”

    李淵非常頭疼,前一輪使臣盡皆折戟而歸,因為各路諸侯都知道楊侗對李淵的威脅最大,在沒有干掉李淵之前,楊侗暫時不會向中原下手,當楊侗滅掉李淵之后,說不定自己已經一統中原了呢!以一個完整的南方力量去對付楊侗,勝算就大了。而在這之前,只有傻瓜才會同意與李淵結盟,去招惹暫時對自己沒有威脅的楊侗!

    而杜伏威、沈法興、李子通、林士弘、蕭銑這五個諸侯與楊侗隔著一個中原,遠著呢!他們根本沒有意識到楊侗的恐怖,所以一點都不著急。

    這時陳叔達微笑道:“前一輪使臣,只不過是試探諸侯們的態度而已,下一步則重點向諸侯麾下的世家門閥下手,向陳明以厲害,并以重利收買各方諸侯兄弟近臣。比如說,可以以收買王世充的兄弟王世師、王世衡、王世偉、王世惲、王世辯,也可以收買他的兒子王玄應、王玄恕、王玄瓊,讓他們影響王世充;李密方面,則可以收買他的近臣房玄藻、邴元真、王伯當、單雄信、徐世績;竇建德方面,則是收買他的義弟劉黑闥,謀主孔德紹……只要諸侯們的親眷部從答應,再攻諸侯們的心防就容易多了。當然了,在收買之前,要前提了解那些人的品性,以便針而對之,暫時別動那些一心為主的人!當人人皆同意與我大唐結盟,少數人反對也沒用,只能隨波逐流。”

    “聽先生一席話,朕茅塞頓開!”李淵目光一亮,以陳叔達大加褒獎。

    這時,陳叔達謙虛道:“臣慚愧,這也是聽了肇仁兄的分析后,才有所領悟罷了!拾人牙慧,不足道哉。”說著,還向劉文靜拱手一禮。

    李唐朝廷的高層有著激烈的派系之爭,劉文靜、裴寂、獨孤整、竇威、蕭瑀是李唐之中的核心人物,在李建成和李世民的明暗爭斗中,劉文靜、裴寂、蕭瑀保持中立,而李世民是獨孤家的女婿,獨孤整自然從屬于李世民一派,而竇威為了謀奪獨孤家手中的關隴權貴第一席位,支持太子李建成理所當然。

    可是裴寂在河東郡受辱時,他對付不了楊侗,便恨上了沒有能力保護自己的李建成,從而成了李世民的堅定支持者,這一階段,李建成處于弱勢地位。

    但劉文靜被撤了納言以后,朝廷上下一致認為京兆韋氏家主韋匡伯合適人選,可是李建成卻極力推薦陳叔達,李淵也想削弱關隴權貴,便采納了了李建成的建議,升陳叔達為納言,這樣一來,李建成和李世民的勢力恢復到了平衡。

    劉文靜和李世民有忘年之交,可他一心為公,理應歸入帝黨的,但因為李淵的可疑疏離和打壓,又因為最大政敵裴寂主動向李世民靠攏,這才有了向李建成靠攏跡象,雖不表示什么,可李建成的太子黨一直懷有拉攏之心。而陳叔達是太子黨中的核心成員,自然不愿得罪這個才華橫溢、書生意氣重的厲害人物。

    “陳尚書客氣了!”劉文靜神色如常的回了一禮。

    (有月票、推薦票的兄弟能來幾張安慰安慰么?懇請兄弟們支持正版,對您來說只是幾毛幾分錢,對我卻是天大的動力……收藏也是大力支持!)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60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