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Too many connections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Warning: mysql_query() [function.mysql-query]: A link to the server could not be established in C:\b2\modules\article\class\package.php on line 407
正文 第222章:李淵厚黑 - 大隋第三世 - 歷史軍事 - 尋夢園小說網
尋夢園小說網 > 歷史軍事 > 大隋第三世 > 正文 第222章:李淵厚黑

正文 第222章:李淵厚黑

推薦閱讀:

    長安大興宮,早朝早已結束!

    但李淵還在甘露殿與心腹商議大事,今天的議題是李唐在隋朝和突厥之戰中,應該扮演什么角色。

    “在朕看來,在隋突對峙中,朕以為隋朝處于弱勢地位,一是隋朝和突厥邊境線過長,隋軍防無可防;二是頡利可汗剛剛登基,急于在突厥樹立威信,所以剿滅阿史那思摩、順勢南下是他最好的選擇,但頡利可汗覆滅對手不成,反被秦瓊殲滅十萬大軍,這絕對是頡利可汗無法接受、不能承受的慘敗,為了找回失去的榮耀和威信,他一定整軍再戰,如今阿史那思摩折扣了五萬兵力,實力十分虛弱,如果頡利再次南下,他只能南下避難,隋軍和突厥一場大戰難以避免!朕想知道,我大唐應當如何?”

    “父皇!”李建成盡管知道自己的父皇不喜,可還是一咬牙,拱手道:“游牧民族自古入侵中原,都會給百姓和天下帶來深重災難,再怎么說,隋朝也是我們的同族,如今我們在隋軍抵抗突厥入侵之時從背后插刀,會激起天下人的憤怒,也坐實我大唐勾結突厥的傳聞。父皇,兒臣以為要樹立正統形象,就不能失去大義。兒臣不贊成利用隋突大戰來謀取利益……”

    “迂腐!”

    李建成話沒說完,李世民尖刻的打斷了他的話,如今西邊天寒無戰事,于是把軍隊交給麾下大將掌管,自己入京來謀取一定的利益。

    他言辭激烈的說道:“自古成王敗寇,史書向來是勝利者書寫,只要我大唐一統天下,誰說我大唐趁火打劫?誰敢說我大唐沒有大義?到時候,史書可以說我們北上是為了抵御突厥、可以說隋朝請求我們助戰,也可以說隋唐聯合抵抗突厥,更可以說我們不計前嫌、大仁大義的幫助隋朝……甚至還能說楊侗引阿史那思摩入寇中原,我大唐北上是殲滅民族敗類。如果我們將來失敗了,皇兄以為楊侗會說我大唐是仁義之邦嗎?”

    瞪著臉色難看的李建成道:“我也把話挑明了說。仁義道德是對于自家百姓而言的;對于異族和敵人,講仁義道德有個屁用!仁義道德能夠讓楊侗歸順我大唐?仁義道德能讓我大唐四方來賀?我大唐要想一統天下,只能用拳頭說話,只能靠將士用命,而不是什么狗屁仁義道德。”

    李世民的強盜邏輯和不客氣的指責,也激起了李建成的憤怒:“跟你這種人講仁義,簡直就是對牛彈琴!好,我現在不提民族大義,只跟你就事論事……并州慘敗的教訓你忘記嗎?當初就是你口口聲聲說隋軍被突厥牽制,無力東顧并州!我大唐才同時向梁師都、薛舉、朱粲和巴蜀進兵。結果呢?并州被隋軍一戰而下!接著你為了遙不及的馬源,一意孤行的要去打西秦薛舉,而不是更軟弱的梁師都,結果又如何?錯失收復雍州全境之機,從而落到了刀懸頭頂的地步……你打了多年的仗,你哪次贏過?淺水原一役你敗給了薛舉,最后說卻自己生病,從而讓殷開山、劉弘基扛了你失敗的罪名。最后父皇說服李軌攻擊薛舉大后方,總算讓你贏了一回,結果你倒好,不僅丟失了辛辛苦苦打下來的幾個郡,十幾萬大軍還被你消耗得干干凈凈!你不但沒有擔起失敗的責任,反倒指責滿朝文武沒骨氣、指責大家資敵,還說和親是恥辱!是,和親楊侗的確是恥辱,但如果不是你被人家打得眉灰土臉,我大唐需要和親嗎?我大唐需要把大量錢財糧食送給楊侗嗎…我大唐陷入重重危機,一切都是你無能所致,你要擔負全部責任!隋朝和突厥的大決戰還是沒影兒的事情,你就匆匆忙忙的發瘋,這又有什么意思?就算突厥勝利南下,他們也沒有攻城器械,最多搶掠一番便走,然后呢?我們如何面對隋朝數十萬精兵?你別說隋朝幾十萬精兵,都被突厥殲滅干凈,在坐的沒有誰是白癡!”

    “若不把握機會?難道引頸待戮!”李世民憤怒道:“你懼怕隋朝不敢開戰,不如投降算了。”

    一旁的蕭瑀看得皺眉不已,這一會兒,他又想到了楊侗說的‘李淵七敗’,而從這里又想到立足于鄴城的袁紹。

    袁紹的兩個兒子為了爭奪大位,反目成仇,同室操戈,才被曹操給逐一消滅掉,否則曹操再用兵如神,袁氏也可以堅持很久,甚至還能拖死曹操!

    如今天下還未統一,君臣上下的目光應當集中到大業之上,<!--中间广告位置-->可是李建成和李世民卻已經勾心斗角、離心離德。但是李淵不僅沒有制止,反而有推波助瀾之兆,這讓蕭瑀極為不喜,再這么走下去,他擔心大唐內耗過渡,會走向滅亡。

    “全都閉嘴!”

    終于,李淵被兩個兒子吵煩了,他重重拍著桌子,大怒道:“混賬東西,你們哪像太子、晉王。跟潑婦罵街一無二樣,統統朕閉嘴。”

    兄弟見父皇發怒,都嚇得不敢再爭吵,兩人不經意的看了對方一眼,幾乎不約而同地重哼一聲。

    兩個兒子的當面爭執讓李淵惱怒萬分。

    自從蕭瑀當朝說了派系之禍,建議收回李世民的兵權以后,李建成和李世民的矛盾已漸漸公開,這種矛盾目前還不是奪嫡之爭,而只是政見不同,李淵并沒有過多干涉。帝王有帝王的考慮,只要兩個兒子的矛盾不危害社稷,那么反而有利于他李淵對帝位的控制。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李淵很希望他的兩個兒子有派系之爭。

    只是他們兄弟當著自己和一干大臣的面吵,李淵在感情上又難以接受,因為他除了皇帝這個角色,還是子女的父親。

    當皇帝的時候,太子是李淵最大的威脅,這時候沒父子親情可說。為了鞏固皇權,他千方百計、絞盡腦汁的對付兒子,不惜把李世民提到不亞于太子的地位之上,讓他們二人為了儲君之位而斗,自己樂得逍遙。

    但李淵偶然也回歸到父親這一個角色。當他以這重身份出來的時候,兒子不和令他震怒,可他卻沒有意識到兩個兒子的矛盾是他一手促成的。因為他提拔李世民的理由冠冕堂皇,以父親的身份講一視同仁,以皇帝的身份說唯才是用。

    當然了,李淵的煩惱還在于他對隋朝和突厥之事上的舉旗不定。在這件事上,他和李世民的看法是一樣的,根本沒有把仁義道德放在心上,他知道仁義只是件外衣,利益才是根本。否則也不會在起事之初,慫恿始畢對付楊侗了。

    他贊同李世民的投機主義。因為突厥攻隋,確實是奪取關內道的機會,自從隋朝勢力進入以來,關內十一郡是他最大心病,如同一把懸在頭上的利刃,讓他寢室不安。

    原本這把刀是插在鞘內,可隨著平涼、弘化二群落入大隋之手,隋軍對關中已經有了全面的壓制,如今馮翊、上郡、北地、安定、天水、隴西全部處于大隋的兵鋒之下,這種困境讓李淵多次從睡夢中驚醒。

    但李建成說的也沒錯,突厥不是鮮卑,他們知道中原并不適合他們突厥生存,中原的富饒是因為農耕文化,農耕是中原的基本。而突厥是根本是游牧,而中原的土地盛產糧食不是馬草。突厥人要是看上中原土地,早在始畢時期就可以南下,那個時候,突厥有百萬鐵騎,又有哪個諸侯能夠抵擋得住?所以,頡利可汗即使真的南下了,頂多搶掠人口財物后便撤回草原,而且地方也頂多是關內十一郡,因為并州、冀州、幽州不僅有險關要塞,還有高大堅固的新長城,沒有攻城器械的突厥人根本攻不進去。這樣一來,隋軍當然不可能被突厥消滅干凈。

    當突厥心滿意足的拍拍屁股走人,作為盟友的李唐又該怎么面對隋軍瘋狂反撲?并州戰役的瞬間慘敗,和關內道戰役被李靖打到涼京兆的兩大事件,已在李淵心中留下了極深重陰影,使李淵骨子里害怕楊侗。

    李淵處于兩難境地……

    就在這時,只得遠處傳來‘轟’的一聲巨響,四周傳來一片慘叫聲。

    聲音是玄武門而后的傳來的。

    “怎么回事?”李淵等人心中驚疑不已,就在這時,一名侍衛狂奔而至,“圣上!大事不好,楊侗親率五千騎兵,從玄武門殺進宮里來了!請圣上趕快撤離皇宮!”

    這話令滿堂震驚,李淵嚇得面如土色,癱坐在榻上說不出一句話,他頭腦一片空白,心中恐懼得如同墜入了地獄。

    李建成反應極快,厲聲追問:“隋軍怎么可能打得了玄武門?”

    “這已經不重要了!趕快撤離皇宮!”李世民冷靜的背起嚇癱了的李淵就往外面跑。

    眾人這也反應了過來,一窩蜂似的往南邊的甘露門竄向兩儀殿,一路上只見很多宮女、宦官驚慌失措地四散奔逃,身后濃煙滾滾、火光沖天。

本文網址:http://book.ek21.com/book/5415/310459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book.ek21.com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